第六十五章 不会对他动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位公子,咱们胡记药铺是多年老字号,诚心待人,童叟无欺,天下人皆知。公子若是实在不放心,怕谁做出缺斤少两等欺骗他人的事儿,可以请你熟悉的老大夫,为你煎药。”

    男子掏出一锭金子,搁放在柜台上,微笑着道:

    “小娘子,本公子只想请你为家母煎药,这是本公子的一点小心意,还请小娘子莫要嫌弃。”

    煎药那活儿,可是个细活儿,要花点工夫的。他请小娘子煎药,是不想让小娘子白白的为他付出。

    秦璃没有拿起那锭金子,视线更没在那锭金子上多停留一秒,道:

    “并没嫌弃之意,还请公子莫要误会才是。我们药铺里有分工,掌柜的收钱,我只负责抓药……”

    男子被拒绝,看着搁放在柜台上的那锭金子,瞬间红了脸。

    那锭金子,至少能换十两银子。寻常人过日子,一个人两个月都用不到十两银子呢。可是这位小娘子却不肯接收。

    男子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歉疚以及敬佩,没有拿走那锭金子,径自转身离开。

    秦璃见了,赶紧离开柜台边,追赶着上前,把那一锭金子还给男子。

    “公子,等等。”

    男子听到了熟悉女声,蓦地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只见是小娘子追了过来,在他即将要走出药铺的大门之时,正好叫住了他。

    “小娘子。”

    秦璃看向男子的双手,只见他并没伸手接过金子,只好说道:

    “你忘了样儿物件儿,我送来了。给。”

    “多谢小娘子。”男子伸出双手接过那锭金子,看着秦璃那双清澈明净的双眼,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

    但秦璃在把金子还给男子之后,就又返回到柜台前,继续为人抓药了。

    男子注视着秦璃忙碌的身影,越是看,越是舍不得离开这儿。只是看到有些妇人们在看他,还在私底下悄声议论着什么。

    虽然他听不见人家在说什么话,但他却猜测的出来,人家肯定是在说,他对小娘子有点想法什么的。

    男子很快敛了眼底的那抹温馨,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抬脚走出了药铺的大门。

    来到外面儿一瞧,雨还在下。

    男子手中拿着伞,并不撑开。默默走到一个角落,在那儿守着,等小娘子收工了,好再看看她的身影。

    胡记药铺里。

    在那位男子离开药铺之后,有位妇人很是好心的告诉秦璃道:“小娘子,方才说要请你煎药的那位公子,可是对你很真心的。”

    秦璃眼神里闪着尴尬之色,看了看妇人,没有说话。

    妇人却没管,秦璃是否爱听,接着说道:“那位公子就住在我家附近,品行端正,还是考中了进士的。虽说不如江南第一才子付公子考的好,但他毕竟是考中了,以后早晚都会做官儿。”

    “他今年十八,家里人并未给他娶亲。小娘子,你不如……”妇人借此机会,帮着那位男子提了提。

    秦璃很想让妇人别再说了,但想了想,人家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才为她说这事儿的。在本朝,有些热心的妇人,本就爱帮街坊邻居们提亲。

    她不愿意接受,也不好直接怪妇人管闲事。只好委婉的对妇人说道:

    “……”

    妇人一听,没再说什么。毕竟这位小娘子说的也有理,来到药铺了,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多跟同行们学习学习。等她顺利的当了女医,再考虑其他的事,也不晚。

    当天,秦璃在收工后,跟郭氏一起坐马车回家。

    到家了,她父亲拿给她一封书信,说是三公子托石叔父转交给她的。

    秦璃回到卧房,迫不及待的拆开书信来看,却只见装在里面得几张浅黄i色的纸上,一个字都没写。

    她的眼神很快变得暗淡,不明白三公子为何要这么做,是表示没话对她说了吗?

    可是很快的,她就打住了某些思绪。因为静下心来一想,她自认识三公子以来,他都从未对她冷漠过。

    莫非是三公子在这封书信里,写了很重要的事,事关皇族的一些秘事?

    官府那边派来的人?一般都是在暗中了解这些的?她也无法提前知晓。

    男子这般为难她,她也只能忍住心里的不悦,在为一位妇人抓药了之后,双手交给妇人。看着妇人离开了柜台边,才对男子说道:

    “煎药这事儿,并非小事儿。我得瞧瞧小娘子煎药?好知道?该如何煎药,更还要看看?小娘子有没有用心待人。”

    秦璃听了这话,心里蓦地升起一股怒火。

    胡记药铺都是一家老药铺了?在嘉余城之中的人们?谁不知道,药铺里就有代人煎药的老大夫。

    男子执意让她为他煎药,她一是忙不过来,二是不愿意。

    只是她心里明白?自己如今还不是真正的女医,在接受考核期间?不好对待顾客太过于冷漠。否则,若是被官府派来的人给瞧见了?会认为她不会待人接物,不适合当一名医者。

    若是那样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只这么看了一眼,男子就看的移不开眼了。

    秦璃说什么,男子都没有听进去。

    直到秦璃把包好的药交给男子,那男子才恍然若梦般的接过。拿了药,还是舍不得离开柜台,注视着秦璃的双眼,问道:

    多花点银两就可以让人帮忙煎药,非得找她说这些,是安的什么心?

    瞧着这位男子的穿戴?虽说不像付煜他们那样儿?净穿的是些华贵衣服,但好歹也算是穿的齐整,并不像是付不起工钱请人煎药的人。

    可他在听了秦璃的声音后,总觉得这悦耳的,有些清冷的女声,似是他在哪儿听到过的。一时半会儿的,他又记不起了。

    很想知道这位戴了面纱的女医?究竟长什么样儿?是不是他见到过的人。于是继续同女医闲聊。

    有些患者的家属,不知该如何煎药,在他们向秦璃请教这事时,秦璃就耐心的教他们,该如何去做。

    一位男子只见秦璃戴着面纱,看着也很美,特别是她的那双狭长的眼眸,清澈明净,如一泓清水。

    不管男子会不会煎药,她都没义务跟男子回他家,去给他的家人煎药。只是淡淡的对男子说道:

    “这位公子,你不会煎药,也无碍。可以在这儿稍等片刻,找人为你代煎药就好。”

    “可我只信得过你,小娘子。”那位男子一直在盯着秦璃的双眼看,从她的眼神里瞥见了一丝不悦,知道她不愿意和他多说。

    “小娘子,本公子也不会煎药。你要不跟我回家,教教我,该如何煎药?我好亲自煎药,端给家母服用。”

    秦璃只见男子在说话时,看向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心里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那位妇人,哪儿是想给儿子娶媳妇儿?分明是看到她家境还可以,自己又有一技之长,想把她娶回去养家而已。

    亏她想的出来!

    秦璃没把那些事儿放在心上,该给人家抓药,还给人家抓药,该交代人家几句的,也交代一下。

阅读医女福妃荣华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杨风叶梦妍荒岛女儿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