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付公子,你活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位妇人这么一问,就有好几位在排队的人,都在问之前说话的那位妇人:

    “说说,你是不是瞧见了?”

    “不能吧,付公子那么个洁身自好的人,会天天儿去听曲儿?”一位白衣男子疑惑的问道。

    之前说话的那位妇人,对白衣男子说道:“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以去画舫船上看看,付公子是不是在那儿听曲儿。”

    “停靠在港口的画舫船那么多,你让我去哪艘画舫船上看?”白衣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期盼,问道。

    妇人鄙夷的看了那位白衣男子一眼,“哼,人家付公子好歹也是江南第一才子,又是知县的儿子,品位肯定不低。你自个儿去港口找人问问,不就清楚了?”

    那位白衣男子听了,药都不抓了,径直走出了药铺,站到门口搭乘马车去了。

    在那位白衣男子离开之后,站在药铺里的那几位妇人,还在议论付煜。

    有人说,付煜中了进士,应该去哪儿做官儿才是,怎么有闲心去画舫船上听曲儿?

    一位男子听了,答道:“今年进京去参加科考的学子们,好像都没有做官儿。付公子中了进士,在家闲着在;跟他们一起去参加科考的贺昶,还是探花郎,也没做官儿。”

    “贺昶是谁?”有位妇人问道。

    “唉,就是住在付煜的夫子家隔壁,一个带着女儿,在港口那边开过浆洗房的寡妇,收养的个儿子。”那位男子说道。

    那位妇人还是没大听明白,大声说道:

    “你说慢点儿,我好理清楚一些。”

    站在妇人身旁的一位妇人,可能是觉得妇人太愚笨,就说给妇人听:

    “她是说,贺昶是一个寡妇收养的个儿子,那个寡妇自己有个女儿,以前带着女儿在港口那边开过浆洗房。贺昶他们家,就住在付煜的夫子家旁边,是付煜的夫子的邻居。您还有啥需要理一理的?”

    那位妇人尴尬的笑笑,“听你一说,我也就明白了。”忽地跟记起了什么似的,忙对妇人说道:

    “唉,你一提到付煜的夫子,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我昨天去我妹妹家,听他们说,付煜的夫子的女儿是个才女,自个儿在家看医书,前不久去参加考核,还通过了呢。”

    “啊?”一位年轻女子一脸错愕,问那位妇人道:

    “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妇人说道:

    “不瞒你们说,我妹妹的女儿也来参加了考核的,只是没通过。我听他们说的,还能有假?”

    年轻女子听了,感叹道:

    “哈哈,这下该付煜后悔去了。若是他不在外面儿找相好,只怕他夫子的女儿,就和他成婚了,如今就是他的娘子。可谁让他那么不尊重人,分明和人家有婚约,还在外面儿找别的女人,真正是活该他没差事儿做。”

    秦璃偷听到了这话,心里窃喜。

    能退掉她和付煜的亲事,于她而言,是很幸运的事。

    “咱们嘉余府又要多一位女医了,了不起,了不起!”一位头发花白的妇人,凑近身旁的妇人耳边,问道:

    “……”

    秦璃离她们有点远,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

    可很快的,就有位在药铺里帮忙的医者,写了张字条给她看。

    字条上的内容,是提醒她,某位妇人想为她说媒。因为女医是受人尊重的,像她这种有才华的女子,成为合格的女医,是早晚的事。

    到时,她就能领取俸禄,一年还能挣五、六十两银子回家。平时还能领取米啊,面啊,取暖得木炭甚的,也能为家里节省不少开支。

    那个妇人的儿子还没娶亲,想找个媒婆去秦府,为她的儿子提亲。

    秦璃看了字条,眼神里划过一丝鄙夷,很快把字条给揉成一团,藏进衣袖之中。

    “他若是怕人家说闲话,还会天天儿去港口,到画舫船上听曲儿?”

    “哟,你怎地知道,人家付公子,天天儿去了画舫船上听曲儿?你都看到了?”

    除了某些皇室成员们?其他人若是想买到那些药材?都很难。

    她心想,若是悦禧号商船在今年不返航的话,她就等到明年了,再请石伯父帮忙问问赵笙?看看赵笙能不能帮她弄到那些药材。

    嘉余城。

    秦璃一走进药铺,搁放好了物品,洗了手?走到柜台边,帮忙胡郎中他们抓药。只听到前来排队的一位妇人?在与另一位妇人闲聊时,提到了付煜。

    “想当初?他娘和我说,胃不大舒服?我就赶紧为她找丸药?给她服用。街坊邻居?不管是谁去找我,我都帮。谁像他,真正是没良心。我都帮过他们家人那么多了,今早只说搭乘他们家马车,他都不肯。”

    “付公子是考取了功名的,不愿意你坐他们家的马车,也是不想被别人见到了,说些闲话。”

    “嗯。”

    胡郎中说道:“很多医者们都知道,锦蝶兰能解紫翎胆的毒,但一般人,又如何能见到锦蝶兰花?”

    除了某些皇室成员们,会把锦蝶兰用来焚香而外,寻常百姓们,还真的难得见到锦蝶兰花。

    秦璃坐着马车赶到西街?在胡记药铺的门口下了车。

    郭氏坐在马车里,目送着秦璃走进了胡记药铺,才去附近的茶肆里饮茶。

    她需要用到的某些药材,悦禧号商船上有。可是那些药材?是官府里的某些人们?乘坐悦禧号商船出海时,去蓝月国等国买回来的。

    等到悦禧号商船一靠岸?那些人们会带着名贵药材下船,迅速把药材送回宫去。

    “璃儿,不瞒你说,你提到的那几样药材,我行医多年,也没见到过几次。有些药材,是琦州府那边产的,有禁军将士们去看守着,一般人根本都采不到。还有些药材,是从番国买回来的。”

    秦璃相信胡郎中的话,点头应了声儿:

    对于体质较好的人而言,倒是可以熬过一两个时辰,甚至更长的时间。于那种人而言,用锦蝶兰的汤药,或者是丸药解毒,都可以。

    秦璃在心里认为,自己得制作出一种解毒丸药,解紫翎胆的毒,可以救人一命。

    只是她制作那种丸药,需要用到的某些药材?是难得在嘉余城里的?那些药铺之中买到的。

    再者,有些患者在中了紫翎胆的毒后,不足一柱香的功夫,就会死亡。

    若是家中没有备点锦蝶兰,或者是备的锦蝶兰不够多的话,服用的太少,也无济于事。

    只是她也知道,仅只是记得,是没用的。关键还得弄到有些珍惜药材,才能把解毒丸药给制作出来。

    为了弄到那些珍惜药材,她昨天在去了胡记药铺之后,都还在私底下问过胡郎中,如何才能弄到那些药材?

    胡郎中听了,面露难色,道:

阅读医女福妃荣华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杨风叶梦妍荒岛女儿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