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小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曼从来没有出去过,公子又是头一次来,自然是没见过。”小曼抬眼望着他。

    “真的没见过?你再仔细看看?”五皇子满怀期待地望着她。

    小曼瞧了他几眼还是摇摇头。

    “太……我哥在哪里?”五皇子有些失望,忽然想起带他到这里来的萧文煊。

    “你说甄公子?他在隔壁房间。这个时辰应该还睡着呢。”小曼对这个奇怪举止的公子很是好奇。

    隔壁房间?五皇子抬腿就走。

    隔壁门前,房间紧闭。

    五皇子刚想抬手敲门。就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他眼珠一转,耳朵贴上房门……

    “……都怪我昨晚喝多了,玉娘让小曼照顾五弟我竟然不知道。如果让他认出小曼来……哎!”萧文煊懊悔的声音。

    “太子,不会那么巧吧?再说司马家被满门抄斩这么多年了,五皇子怕早把司马小姐给忘了。”无影的声音。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让人知道司马玥玥还活着……不行,你去把……”

    “呯”门被推开,五皇子站在门口。

    “太子……”

    五皇子扑到萧文煊跟前,抓住他的双肩,眼里闪着泪花,激动得浑身颤抖:“真是她?真是她?”

    萧文煊挣开他的手,给无影使了眼色。无影悄悄出去,带上门,在门外守着。

    萧文煊把五皇子拉到椅子上坐下,给他倒了茶放在他手里,这才笑着开口:

    “怎么?昨夜喝的酒还没有醒?我就说这酒喝着好喝,可后劲儿不小。以后可别再贪杯误事了。”

    “太子殿下,你刚才说司马小姐还活着?她就是小曼对不对?”

    五皇子放下杯子,又把萧文煊的袖子拉在手里。眼睛企盼着望向萧文煊。

    萧文煊装傻:“什么司马小姐?这里都是烟花女子,哪来的小姐。我看五弟是长大了开了窍了,想迎王妃了吧?你别急,过几日就是初一,到时宫宴上少不了名门闺秀大家小姐,到时我替五弟把把关,选几个上乘的伺候你。”

    “我不要,我只要司马玥玥。太子殿下,你告诉我,司马玥玥还没死是真的吗?她就是小曼对吗?太子殿下,你告诉我!”五皇子潸然泪下,苦苦哀求。

    萧文煊没想到五皇子竟也是个痴情的,他张了张嘴半天才说了一句:“五弟,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萧文煊的话把五皇子从悲痛中拉了回来。五皇子这才记起今日是皇宫祭祀大日。

    他忙擦干眼泪望了眼墙角更漏,抿着唇,不情愿地站起身来。

    “太子殿下,我们得即刻回宫。”

    按理他们这个时辰早应该候在宫里,等待出发。

    萧文煊唤来无影,叫他打来水洗漱。接下来萧文煊不紧不慢地妆扮着,等真正出门的时候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这时大街上已经人来人往容不得他们快走了。

    马车在闹市慢慢地走着,直到近了皇城根才算跑了起来。

    可他们在风雅阁耽误了太多时间,到了皇宫里,文武百官已经站在寒风中吹得鼻子通红,缩手缩脚得怨声载道。

    萧文煊和五皇子进了大殿,萧文煊吊儿郎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五皇子低着头紧张得不敢开口。皇上黑着脸盯着他们半天都没有出声。

    “父皇。”萧文煊笑嘻嘻。

    “你们去哪里了?”

    昨夜,皇上派去监视萧文煊的人没有按时回来禀告皇上萧文煊每日行踪,皇上心里暗暗焦急。

    他不怕萧文煊跑了,因为又苏慕灵还在他手里。但失去了萧文煊的消息,皇上不爽。

    皇上撒出人去各处寻找,可直到天亮,也毫无所获。

    眼看祭祀时辰已过,百官议论纷纷,皇上火腾腾地烧。

    “回父皇,昨夜……”

    五皇子紧张地抬眼偷看了萧文煊一眼。

    萧文煊退后一步揽住五皇子的肩:“昨夜我带五弟去听曲儿,没想到喝多了就宿在外面了。”

    萧文煊主动把责任揽过。五皇子松了口气。

    “混账,你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喝醉酒?宿在外面?太子,你的心里越来越没有章法越来越没有朕了。”

    皇上火冒三丈,如果不是萧文煊长着和甄乔十分相像的脸,皇上怕是要当场就废了他。

    “父皇,不就是去外面喝了点酒,回来晚些,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嘛。”

    “住口。祭祀这么大的事你竟然如此轻视,看来是我对你太疏于管教了。”

    皇上真想把他绑起来痛打一顿,可时辰不等人,再耽误下去今年的祭祀怕是进行不下去了。

    皇上气冲冲地瞪了萧文煊和五皇子一眼对安公公厉声吩咐:“出发。”等回来再收拾你。

    萧文煊撇了撇嘴紧了紧大氅跟在皇上身后,五皇子暂时抛却心中琐事紧随其后。

    皇家祭祀的地点在南郊的天庙举行。

    本来祭天时辰为日出前七刻,时辰一到,斋宫鸣太和钟,皇帝起驾。

    可今日萧文煊和五皇子姗姗来迟,误了时辰。皇上和大臣们一路上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看。

    到了天庙,皇上在专人的陪伴下更换祭服。然后至上层皇天上帝神牌主位前跪拜,上香,然后到列祖列宗配位前上香,叩拜。

    祭祀礼仪极其隆重与繁复,在场人员无一不是凝神静气恭恭敬敬生怕出一点错儿。

    五皇子站在萧文煊旁边,趁人不备悄声问他:“司马小姐是怎么逃脱出来的?是你出手相救吗?你告诉我,我不会传出去的。”

    萧文煊嘴角一扬,瞄了他一眼:

    “司马一家包藏祸心,谁人胆大到敢暗藏反贼之女?我知道五弟对我诸多不满,可也不能随随便便扣这么一顶帽子在我头上。这话如果传了出去,不光太子之位不保,怕是从此以后要和你几个哥哥一样永世不得翻身了。”

    “太子殿下不必防我,司马小姐对我有恩,我怎能把这事说出去害她?”五皇子贴近他一些,急急表白。

    萧文煊冷哼:“这可说不准,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的人多得是。五弟虽然年纪小,可手上也不是那么干净的。本宫没有冤枉你吧?”

    五皇子低下了头。他知道,他对萧文煊所做所为萧文煊都心里明镜的。他的人品在萧文煊这里,已经不值一提。

    五皇子暗淡了目光,暗暗咬牙,这事儿他不会就这么让萧文煊唬弄过去,他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

    当日,风雅阁来了个浓眉大眼的劲装汉子。把一百两银票拍在桌上,开口就要找玉娘伺候。

    玉娘是艺女卖艺不卖身。点了桌花酒,汉子慢条斯理的喝着,玉娘抱着瑶琴在一旁弹唱。

    “听说你有个丫头叫小曼,叫来一起乐乐吧。”汉子提议。

    五皇子望着她那熟悉的眉眼,泪不觉湿了双眼。

    “你以前见过我吗?”五皇子转过身用袖子抹了两下眼睛,再回过头来问她。

    司马玥玥知道五皇子孤单,经常做些小玩意儿送给五皇子。五皇子也总会把皇上和母亲赏赐给他的东西转送给她。

    同年,五皇子的娘亲去世了。又是司马玥玥经常书信给他,伴他渡过那段难捱的痛苦时光。

    司马玥玥是五皇子心里的明灯,是他前进的希望。他以为他们会一起慢慢长大,他还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长大后要娶她为妻,永远相伴。

    五皇子得了消息偷偷地哭了三天,最后病倒了。

    病好后,他仿佛变了个人一般。他疯狂练武,用心读书。母亲没了,最关心他的人也没了,他要活下去只有自立自强,他要做自己的坚强后盾……

    “公子?公子?”小曼见他愣怔着像失了魂魄一般,上前拉他的袖子唤他。

    在司马家里,五皇子和六皇子跟司马大人的几个儿女在花园子里头玩儿。

    小五皇子一岁的六皇子要抢五皇子手里的草编蛐蛐。那是司马天最小的女儿司马玥玥亲手编制送给他的,五皇子自然不肯。

    于是六皇子带着司马家里的公子们把五皇子按在地上痛打。

    可惜,没过多久,司马家出事了。

    司马天因为涉嫌叛乱造反被皇上抄家诛九族。司马家上下几百口人全部被杀,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没有放过。

    当时是司马玥玥顶着一脸的血向皇上说明事情真相,才免了他十大板。

    从那以后,两个人便成了朋友。

    他想起来多年前父皇带他去兵部右侍郎司马天的家里给司马天的父亲司马老将军过寿。

    那时候的他才九岁。因为生母身份低从小被人欺负,所以性格有些自卑。

    血从司马玥玥脸上流下,吓呆了五皇子和司马家的公子们。

    六皇子跑到皇上身边来个恶人先告状,说五皇子欺负他,还打伤了司马家的小姐。

    皇上大怒,要当场责罚五皇子。

    司马玥玥见了上前阻拦,被六皇子一把拽倒,差点摔进一旁的湖里。

    五皇子急了,抓起地上一块锋利的石头奋起反抗,却失手一石头拍在拉架的司马玥玥的头上。

    小曼扭过头,躲开他的手,把头发拨到眼前,遮住了疤。

    “回公子,这疤我到这里之前就有。但是怎么留下的,我不记得了。”

    五皇子心里一揪接着顿疼起来。

阅读殿下,王妃又在写休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宠初恋[重生]夺舍之停不下来杨风叶梦妍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