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五皇子 究根追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告诉五皇子,本宫得皇上令,闭门思过,不适宜接见外人,请五皇子回去吧。”

    无影把萧文煊的话转达给了五皇子。

    五皇子心有不甘,小曼一事一日不解决,他就如鲠在喉不得安宁。

    “太子在哪里,我只有几句话问他。”五皇子拨开无影硬往里闯。

    “五皇子,太子不宜见客……”

    “我是他弟弟,不是客。”五皇子甩开无影奔入萧文煊的寝宫。

    萧文煊正坐在棋盘前手持一子自己和自己对峙。

    “太子殿下。”五皇子走到他身边。

    “五弟,你这是要干什么?”五皇子闯入,他眼睛都没抬一下。

    五皇子在他对面坐下,伸手弄乱了他的棋盘:“太子殿下,我要你告诉我小曼在哪里?”

    萧文煊痞笑,对无影微微点头。

    无影退下顺带关上房门,立在门口守着。

    “小曼?那个丫头?你对她感兴趣?”萧文煊起身给五皇子倒了茶送到他手里后再次坐下。

    “太子殿下,我听到了你和无影的谈话,你说司马玥玥没有死,她就是小曼。太子殿下,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你救了她吗?你是怎么把她救出来的?”

    五皇子一连串的问话让萧文煊收起了笑脸:

    “五弟,你把窝藏叛党的罪名强加到本宫身上,是何居心?想除掉本宫你好当这个太子?”

    五皇子盯着萧文煊半晌,忽然起身跪在他面前:

    “太子殿下,臣弟承认之前做过对不起您的事。臣弟愿意为之前的事受到惩罚。但太子殿下要相信臣弟,臣弟打探司马玥玥的下落绝不是想让太子承担风险。”

    “臣弟从小因母亲地位不高受人冷落,只有司马玥玥这么一个知心人。司马家满门抄斩,臣弟当时还小,没有能力替他们说话,也没有能力救司马玥玥出来。这一直是臣弟心里的痛。如今……臣弟遇到了和她长相酷似的人,又听了您和无影的谈话……太子殿下,您就告诉我她在哪里好不好?”

    五皇子说着眼睛发红,泪珠儿在眼眶打转儿。

    萧文煊审视着他,半晌他开口:“知道了她的下落你又能做什么?她是叛贼之女,是见不得光的。”

    五皇子眼睛一亮,面露喜色:“太子殿下?这么说她真的还活着?”

    萧文煊默默地点点头。

    “司马家不光有你惦记的人,也有我的挚友。司马天和我是忘年之交,说他是叛党我第一个就不信。只可惜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司马家行刑的那一日,我只来得及救出司马玥玥一人……”

    “太子殿下,那司马玥玥现在在哪里?”

    五皇子爬到萧文煊面前,抓着他的腿兴奋地问。

    萧文煊伸手把他搀起,面色郑重地凝视着他:“你知道了她的下落想怎么做?”

    五皇子一愣,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我,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安置她。风雅阁那个地方……不适合她。”

    “你如今还住在宫中,在外面置办房子会惹人嫌疑。过了年你也到封王的年纪了,到时封王建府,你想收几个人还不容易?所以,要沉住气,再等等。”

    萧文煊一颗一颗极有耐心地把被五皇子抹乱的棋子收好。自己拿了白色,先放一子。

    “来一盘?”

    五皇子心不在焉的伸向棋盘捻起一颗随便放了上去。

    “臣弟听太子殿下的。不过,为什么司马玥玥好像对臣弟一点儿印象也没有?臣弟问她什么,她好像也非常防范,都说不知。”

    萧文煊又落一子,望向他。

    “当时救她出来,怕她日后暴露身份,我让人给她吃了药,把她之前的记忆清除了。”

    “那么说,我如今在她眼里就是……就是陌生人一般?”

    两个人的美好时光只有他一个人记得,在司马玥玥眼里他和别人一样,没有区别。五皇子感觉心里很难过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如果你想和她在一起,她不记得你父亲是杀她全家的凶手岂不是更好?”萧文煊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五皇子抬头望着他,心中如刀刺般钝疼。

    ……

    夜里,苏慕灵坐在床上哄着不肯睡觉的璟烨,听着萧文煊说五皇子说与他的话,有些担心:

    “你把实情告诉了五皇子,就不怕他去皇上面前参你一本?”

    萧文煊笑着去捏璟烨的小脚丫:“怕什么?他如果真去皇上那里告我一状,我就大大方方承认。皇上恨我吃里扒外废了我才好。正好我们可以出宫不再困在这牢笼里。如果他不去,说明他对司马玥玥是真心。等年后五弟王府建成,司马玥玥也不用再躲在青楼,五弟会替皇上补偿他欠下的血债。”

    “当初司马家叛乱是假?”苏慕灵听出他话外之音,歪头好奇地问。

    “当初司马家得罪了人,被人陷害。皇上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杀了司马一家也是杀鸡骇猴。”

    “当皇上有什么好的,滥杀无辜夜里也不怕会做噩梦?”苏慕灵心里不齿。

    “皇上做不做噩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妻子为了儿子冷落了我,我委屈。”

    苏慕灵白了他一眼道:“你还委屈?你夜宿烟花之地怎么不说?”

    “老天作证,我可是和无影在一个房间里睡的,不信你去问无影。”

    萧文煊支起身子,争辩道。

    “无影?无影和你是同流合污,只把我和惜春蒙在鼓里。”苏慕灵哼他一声。

    “灵儿,你不信我?”萧文煊有些急了,坐起身来,扳住苏慕灵身子,两只深邃的桃花眼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璟烨本要闭上眼了,这会儿听萧文煊声音大了,吵着他了,小脾气上来,一巴掌拍在萧文煊的脸上,接着自己先张开嘴哭了起来。

    苏慕灵忙又亲又哄,偷空还瞪了萧文煊一眼,怨他不帮忙还添乱。

    萧文煊挨了打却有苦说不出,一掀被子把头蒙住,自己委屈去了。

    惜春听见声音忙走进来。

    “小姐,我来吧。”

    苏慕灵本是给惜春放假的,没想到她又进来。见哄不好璟烨,只好递给惜春。

    惜春抱着璟烨去了外间,没过多一会儿,璟烨的哭声渐止,惜春轻哼着摇篮曲的声音传来……

    璟烨快八个月了,身上胖墩墩的,抱上一会儿就累的不行。

    苏慕灵活动了下酸疼的手腕,刚想钻进被子里好好睡一觉,一只大手从被子里袭来。把她直接按下。

    接着,被子下萧文煊起身把她整个儿揽进被子里,话也不说,直接解她里衣带子。苏慕灵也不动,任他疯。

    “青楼里的女子都是怎么伺候人的?”

    正当萧文煊雄赳赳气昂昂地要尽义务的时候,苏慕灵忽然悠悠地来了这么一句。

    萧文煊顿时气焰全无,瘫在苏慕灵身上。

    “拜托,玉娘是卖艺不卖身的。”

    “你很遗憾?”苏慕灵双手抬起他的头,大眼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遗憾什么?那么多男人用过的,我才不会沾手。”萧文煊感觉自尊受到了伤害。

    “那她们总会有些招数留住男人吧?”苏慕灵不耻下问。

    萧文煊放弃了进攻,从苏慕灵身上翻下。

    东宫。

    萧文煊因为祭祀一事惹恼了皇上,被皇上责令闭门思过。五皇子来访,萧文煊并不奇怪。

    当日凌晨,风雅阁里一个身影穿梭在各个房间,搜寻了阵子后,一无所获的离开。

    ……

    “殿下,属下把风雅阁搜了一遍,的确没有找到头上有疤的女子。”说话的是去风雅阁花一百两银子找丫头的五皇子的贴身侍卫周杰。

    “属下确定。”

    “好了,你下去吧。”

    五皇子瘫坐在椅子上,片刻,又猛然站起,快步向东宫而去。

    “我这丫头是粗使的,没什么本事,公子如不嫌弃,就让她陪公子饮杯酒吧。”说完给琴儿使了眼色。

    琴儿低头来到汉子身边,端起酒杯怯怯地望着汉子。

    汉子并不拿杯,而是伸出手摸向琴儿的脸。琴儿一惊快速闪开。

    五皇子满怀期待的目光瞬间变冷。

    “你确定都搜过了?”

    说完把银票往汉子面前推了推又道:“公子想找丫头还是到别处寻吧,我这里没有。”

    汉子见玉娘冷脸,收了银票离去。

    玉娘开门唤人。

    没一会儿一个瘦小的丫头走进来,急在玉娘身边。

    玉娘嗤笑:“公子真是与众不同,别人来这里都是找头牌,公子却是来找丫头寻乐儿。”

    汉子盯着她从怀里又掏出一百两银票拍在桌上。

    玉娘没动,悠悠地回他:“奴家不比正经人家的小姐,有一个丫头伺候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哪里还能再有。”

    汉子笑:“别怕,我只想好好看看你的脸。”说着琴儿脸上刘海儿被掀开,露出光洁的皮肤。

    汉子一愣,看向玉娘:“你还有别的丫头吗?”

    玉娘停下手中瑶琴,来到汉子身边替他斟上一杯酒。

    “公子从哪里听来的?奴家倒是有个丫头,不过不叫小曼,叫琴儿。”

    “琴儿?叫来。”汉子吩咐。

阅读殿下,王妃又在写休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沈浪苏若雪童养媳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佛系小妾现代豪门日常[古穿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