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赶紧加入收藏夹吧!点击收藏完美小说网(wap访问地址:m.22pq.com)
最新章节

    章节预览: “那也怪我咯,谁叫那个剑法那么难。”宴会上各路神仙和想蹭吃蹭喝的人都来了。阎狄站在门口招呼到来的客人,看见他一身橙色的袍子我突然知道他为什么叫我偏要换一身衣服了,原来是为了称出他穿起来比我穿起来好看。他看见我便大步跑过来,一脸淫笑的望着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得意他比我好看,他过来还没说得一句话就被他爹拉去招呼客人了。我找了一个较为偏僻且被阎狄早就暗动手脚放了很多吃的位置坐下。阎狄不知对我抛了多少个媚眼我才发现他,他被他爹安排到了离他爹最近的地方坐下,离我实在是太远了。我们在空中对了杯酒,然后我眼神示意了一下他待会记得按照原计划去陆判家偷酒喝,他也眼神一个示意,表示很懂我的话,结果换了一个大酒杯一干而尽了。我一直犹豫该不该去,要不撒一个谎说叫阿渡的没有来?但是那边耀灵公主却说:“难不成是不敢了?”我现在真想捏死这个死公主。在这天阎王还会命人把地府所有的灯笼都点亮,说是为了让回家的鬼不要在地府迷了路。“那也不要每次都拖我下水啊?我心灵很脆弱的好不好?”河清晏总共有四层,包括了下面一层地宫。地宫吧,我和阎狄都没有混进去过,刚刚走到那里便被阎王提了出来。上面三层吧,还是挺好去的,守卫不像地宫那般森严,阎狄使了一个小法术我们就偷偷混进去了。里面不摆宴的话一点都不好玩,但如果摆宴的话,嘿嘿,我和阎狄总是会偷偷去捞点吃的来饱饱口福。当宴会接近尾声时,阎狄叫醒了睡得正香的我。现在正是所有人醉到高潮的时候,是个好机会。我们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的摸到了陆判家里,然后又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他家地窖,看见满屋的酒我们的眼里都放出了同样的光芒。一提起酒,不由得就想起了陆判。他家的酒是我和阎狄公认地府最好喝的了。而地府对陆判的评价,也是非常好的,说他办案公正廉明。而我和阎狄对他的评价却恰好相反,你看啊,一个人在人间刚死,还没从死亡的痛苦中脱离出来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还没适应这个鬼地方就又被陆判给判了什么什么刑,只有在人间没杀人放火的还好一点,能够顺利投胎,还可以在我的船上缓一缓,平复一下心情。唯一的一点,是我和阎狄都喜欢他的一点,就是怕老婆,导致我和阎狄在偷酒生涯中屡战屡胜,直到陆判搬出了阎狄他爹,又使得我们的偷酒生涯变得提心吊胆。要说我当时有意识吧,也还说得过去,因为我还是可以感受到有一个人一直抱着我回到我家,帮我脱了鞋子,还帮我掖了掖被角,他掖被角时我还是很受用,总会抬起下巴来给他掖。当时我还是很清楚的感受到这个人不是阎狄,他身上的木槿花香让我很留恋,而阎狄当时,估计是一身的酒味吧!要说我当时没意识我,也说得过去吧,我也不知道我是吐了还是没吐,有没有胡乱说话,只觉得那夜的风很凉,屋里却很温暖,房外不知是谁在弹琴,悠悠转转,像在哪里听过。我一脸懵,我昨日什么时候练花归别了?我不是上个月练的吗,然后太难练了就一直搁在那里搁了一个月都没有理,我现在哪还记得什么花归别?只知道花归别是一支剑舞,阎狄说练好了还可以防身,但是我在这地府活得好好的防什么身啊?这一个月了我还记得什么啊,我的天,他们两个的事干嘛要拉上我啊?阅读渡与卿安最新章节请关注(完美小说网 https://www.22pq.com/ )...

  • 7(六)
  • 6(五)
  • 5(四)
  • 4(三)
  • 3(二)
  • 2(一)
  • 1(绪)
发表书评
    标题
    内容
     没登陆不能发表书评,请先登陆,还没注册

热门推荐

收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