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善元看得顿时火冒三丈。

    这尼玛是威胁我?

    想我张善元戎马一生,几时被人钳制住了?!

    “那个,有话好好说嘛,呵呵。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后期我慢慢跟你解释嘛,你看你这小暴脾气,说说。在凡间有没有被人欺负?告诉师父,师父减他寿。/可爱/可爱。”

    这还差不多!

    “那你立刻回去给师娘道歉,保证再也不撩孟婆了。”

    “好好好,师父听你的,真是的。”

    周昊赶紧截屏,随后将这图片发给了姜老太。

    姜老太看到后,说不上心情大好,但总比之前好了一些。从文字间,她能看出来,周昊是站在自己这里的,当初真是没白疼他,昊昊是个好孩子。

    还有的,便是张善元做这些事貌似是有隐情的,不然他准备和周昊解释什么呢?

    而且姜老太也能看出来,张善元最近正准备做一件大事。这件事,自己问过,他却是不告诉自己,说是天机不可泄露。

    这也天机。那也天机,两人的隔阂便多了起来,所谓的天机也是吵架的原因之一了。

    “什么事情啊?说完没有?”秦广王催促道。

    张善元道:“说完了,我还有事,这便告辞了,地藏王菩萨,那个计划,您老人可是批准了哦。”

    地藏王低头摸着胡茬,左思右想道:“切记,不要造成太多杀业。”

    “谨遵地藏王教诲,告辞。”张善元鞠了一躬,随后向着秦广王鞠了一躬,旋即便消失在原地。

    秦广王愣了两秒,然后将手上的牌一摔,道:“你给我回来!肯定是你出老千!”

    听,不,到。

    姜老太这边。

    “昊昊你有心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师娘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周昊来找姜老太的主要目的,便是问醒神丹药方的事情,扯到张善元纯属意外,不过周昊这么帮着姜老太,并非是因为自己有求于她,而是认为张善元这样做真的不妥,人家守你一句空话,一守便是百年,你就这么对人家?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被鬼妖吸了本命精气神,需要用醒神丹救命,我去了任家一趟后,得知东西在师姐手上,可师姐却说药方被人抢了。当时您也不让她继续查这件事情了,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周昊没猜错的话,这里面一定是有隐情的,不然好端端的为什么不让查?

    “任家的人伤到你了吗?”姜老太问道。

    别开玩笑了。伤到我?我那么牛逼的社会人,能伤到我?

    “没有,师娘放心。”

    “这就好,醒神丹的药方不是一直在你手上么?”

    姜老太直觉奇怪。东西本来就在你这儿,你还跑出去饶了一圈做什么呢?

    听周昊说他去了任家,第一反应便是周昊有没有被他们伤到,倒把这事儿留到第二了。

    药店里的徐孙栋梁见周昊一直在玩手机,心知一定在和地府方面的人联络,不敢打扰。

    姜念元就更是这样了,她估计周昊正和姜念元聊天,更加不敢打扰了。

    周昊整个人都懵逼了。

    在我手上?

    我手上空空如也啊师娘。我岁数小你可别诓我。

    “不会吧?我这里怎么可能有醒神丹的药方呢?”

    姜老太回复道:“弑天不是给你留了一本《金瓶眉》吗?扉页上的内容便是醒神丹的药方,弑天没有和你说吗?”

    周昊惊地手机都快掉在地上了。

    《金瓶眉》!!!???

    干嘛啊!

    搞事情啊!

    我想起来了!当初姜老太看到师父这本书后,一点都不感觉惊讶或者有其他什么情绪表现出来,只是让周昊收好这本书。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原来是因为这个!

    惊讶归惊讶,生活还是要继续。

    “没有,那您当初就发现是师父抢了师姐的药方吗?”

    “是啊,当时我不在。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弑天的身影了,试问偌大的江湖,又有谁能留得住他呢?这事只好作罢。”

    “原来如此。多谢师娘指点,我还有事,先去忙了,等会儿师父就该回去了,拜拜哈。”

    发送完毕后,周昊和姜念元说道:“师姐,师娘说当初是我师父抢了药方,东西现在在我家,我这就去取,告辞。”

    说完,周昊便拉着徐孙栋梁撤了,徐孙栋梁说再见的时间都没留。

    姜念元楞在原地。

    张弑天?

    怎么会是他?

    店铺。

    周昊是跑着过去的,因为叫车的话,可能车没到,他已经能跑到家了。

    长久没回来了,周昊也很是怀念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

    但是这会儿没时间感叹了,他得赶紧去拿《金瓶眉》。

    因为当时周昊就随意地把这本书扔在了张善元的床上,动都没动。

    跑到门前,周昊拿出钥匙捣了半天,钥匙也没插进锁眼。

    “耗子,这就是你家啊?”徐孙栋梁问道。

    周昊还在研究锁呢,没理他,他弯下腰,发现这锁芯居然被人换过了。

    朱红色油漆的门,漆都掉得差不多了,露出原本的木头颜色,因为这里能照到太阳,所以并没有发霉。

    锁眼之上,用油性笔写着这样一段话。

    “想要钥匙,打下面这个电话。”

    下面是一串139开头的电话号码。

    我操!

    趁老子不在家居然把锁换了!

    这是招贼了啊!

    还明目张胆地留电话!

    “我干嘛不能插嘴?这事儿你做的有理了是吧?好,从明天开始辣条下架,你以后也甭管我借钱!”

    少赚点钱饿不死!况且我还寻思着上架巧克力呢。谁怕谁?

    张善元灵机一动,正好消息来了,拿出手机道:“哟,我先回个消息。”

    他看到居然是来自周昊的质问,心里也挺不爽的。

    你知道是啥情况么?就搁这儿站队形?

    尊师重道呢?

    好吧,虽然没教过你要尊师重道。只教了七字不灭绝,但这样也是很不合适的好吗?

    周昊看到消息后也不气。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说,他头戴毗卢帽。就是唐僧的那个帽子,有两个白色的布带子挂耳朵边上的,身披大红色袈裟,坐在一个粉色莲花台之上,他皮肤雪白,双眼微闭,与这皮肤格格不入的是满下巴的大胡茬,嘴里叼着一根红双喜香烟,胳肢窝里别着一根金色禅杖。

    “都别动!王炸!”说着,他便甩出去大小王各一张,玉石雕成的桌子“啪”的一响。

    “地藏王,我手里也有王炸。你这俩王是哪儿来的?”秦广王抽了手里的两张牌摊出来说道。

    “干什么?关你屁事?老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本来也是啊,哪个徒弟这么和师父说话的?

    秦广王皱眉看向张善元,冷冷问道:“张判,你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知道,张善元打牌偷王不是一次两次了,地藏王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也不是自己干的,那还能有谁?

    这会儿张善元正在和地府的两个大佬斗地主。

    一个是秦广王,名唤秦妞妞,这里就不用过多介绍了,都是老熟人了。

    这不,现在还在地府晃悠呢。

    地藏王也很惊讶,道:“这我怎么知道呢?你应该问问小张啊。”

    自己的王炸明明就是摸到的,出家人可不打诳语!

    是了,这不是别人,正是南无地藏王菩萨,也就是曾经许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那位。

    他还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姜念元要是知道姜老太在地府过得是这种日子,绝对绝对不会再敬佩张善元了。

    我妈等了你百年,好容易在一起了,你就这么对我妈的?!

    我杀了你啊!

阅读阴阳网店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未来游戏创始人绝世医宠,异瞳五小姐至尊狂徒红色冷锋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