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理想生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管生活给了我们什么磨难或者奖赏,都不是永恒不变。我们在不断的接受挑战,但是那些自以为是以干涉旁人的生活为己任的人,其实只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和想要拥有的东西及未来。

    并不是我想要的未来,也不是我要的生活。

    顺从,只是奴性,不是人性,不能以“人情味”或“自认为的道德底线”来要求不知生命长短的另一个“人”成为自己想要的他(她)成为的模样。

    我们只能要求自己不断进步,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并祝愿生命之旅遇到的人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如果运气好,便会遇到跟自己共同前进的人,携手到老共赴惊险刺激的生命终点。

    见到维族少年那天晚上,我胆怯了。我突然害怕他伤害我,尽管我手中有警棍,却依然做贼心虚的怕他伤我,而病后的我很虚弱。为何害怕呢,因为我总是口无遮拦,对伤害过自己的人总在第一时间吐槽发牢骚。但发过牢骚就忘了。并未真的记恨过谁。可在有暴动发生的当口,我心虚了,尽管是那个记不清模样的维族男子先“吓”了我,才导致我带着地域性的言语,抱怨过。

    不知为何,在那种情况下,我后悔自己那般抱怨——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应该指证,那个遗忘了模样的男子的不是,……

    很矛盾!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很矛盾。

    前几天,又犯了口无遮拦的错误。可这就是我的性子,没心机、无伤害且说话直接的个性。

    有人在作者群问:你是哪儿的?

    我顺口回道:四川。

    可一瞬后,我后悔了,我该打字道:china。

    毕竟大数字的作者中有国外的。

    好吧,我还是太不了解我所在的“公司”的性质了。前天中文在线股价下跌了,有作者群里让买,买多了就成了股东。呵呵,要是以后稿费有很多,就全买了吧。身体不好不能去实际探险旅游,那就写书写到老死,写一个奇幻的野外求生的故事,那样稿费能多起来吗?全部买股票,到老死前的十来年,会不会晋升为大股东之一?这,是否是又一个笑谈,可又有实现的可能,不是吗?

    在被莫名威压压制的时候,害怕得删了好些好友,只剩了编辑、作者、艺术家的联系企鹅号及微信号,特别有一位熊姓妹子她加了我两次,后来我依然删了。不是我不喜欢她,我喜欢。她让我备注,并说是小蛮介绍的,还说,“我是你的粉”。她是第一个这样跟我说话的女生。

    可当时我很害怕,害怕自己总发负能量的话语,搞得朋友们情绪不好。但是,当时我如果不默默发点什么,我没办法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其实我发的朋友圈中说的话语已经很克制自己的茫然与愤怒。

    当生活欺骗了我们时,才发现自己在意的所有,都有着特别小的心眼。那样的小心眼及私心终将让看似熟悉的人儿分道扬镳,很多假装糊涂的不在意或忘却,甚至不想去追根究底,其实只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回忆。

    正因总想自己的一生只有幸福的画面、温婉的音调,所以才尊重别人的隐私,尊重别人的生活,更尊重别人的选择。离开的人是找到了更好的归属,我想摆脱的人,是因我需要坚守自己的理想生活。

    人生,很短,短得没法重来。

    而在这短暂的一生中,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不是旁人口中希望你成为的样子。就算是父母,也不能剥夺子女追求极致自我的“自由”,更不能限制。

    因为,我们生活在美好时代的中国。

    呵呵,李若彤很厉害,演了小龙女后便考了国家地理杂志的女摄影师,全球不到十位。曾计划若能探险,便要成为那样的摄影师。可传说中的考核条件是:生吞活老鼠、匍匐荒野几十小时不能动……

    这就是生活中的偶像,神一样的偶像。

    我也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自以为,可我从清醒到昏迷,再由昏迷醒过来时,迷迷糊糊的知道,转了好几个医院,在急救通道上用“藏/彝/朝鲜语”哭着叫着哥哥——电影看多了不是个好事儿,在上海时居然还跟别人讲上海话,我当真有毛病。

    医院那会儿,没发高烧(41°)后醒过来,被绑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的看到左手手背上的血管被注射了某个很小的凝固的红色“东西”,而蓝白相间的布袋将我双手勒出了淤痕。我无精打采的仰着头,看病床墙壁上放置的卡片,写着我的名字,下面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和一片绿色的叶子。

    耳畔有人跟我说:“你不要挣扎,就把你松开。也不要想跑。”

    可我从未认为,理想是空想。

    除了身体垮掉的那一刻开始,我才放弃了自己。

    没了帮我规划和实现且按照“行程”督促我学会所有应对未知的人,连车都不会修,连枪都不会打,连蛇都不敢杀……这么弱小的我,走进热带雨林就会被食人花吞了。

    啊,又一天晚上,有人说工业区只有一个小卖部,那个人养了条很大的狗,他疯了。我一听,打算夜探小卖部。于是在门边拿起那根竹棒,就往她给我指的地方去。我想去看看开小卖部的人,问他在戈壁滩上是否孤独。可只走过秦洋电杆厂,便听到一条大狼狗的声音在空旷的厂房中缭绕。

    我接着往前走,见有一个很大的钢铁厂,却没小卖部的影子,也没传说中“修仙而疯”的小卖部老板。黑漆漆的马路上,没有人烟,只有辽阔无垠的戈壁滩。那几条凶犬站在大门后望着我,不断的狂吼,我呢拿着竹棒靠近它们,想瞧个究竟,想看看它们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狗,看过关于驯养狗狗的很厚的一本书,当时认为要去探险得养一条凶犬,好跟猛兽拼搏。

    可钢铁厂的狗狗叫声太大,震天响。怕打扰各厂宿舍中人们的休息,我忙回到大马路上,继续往没有尽头的遥远厂区的小卖部行进。突然来了一辆车,他们拦在我的跟前,“我们要去埃特邦,你知道怎么走吗?”

    说这话的医生什么意思,我懂。因为在把我带到医院二楼的第一时间,我迷迷糊糊的看了所过处的楼层消防通道图,并想出去。在逃跑中,被身体很壮的女保安拦截了,然后拼命的挣扎——外人看起来,我跟疯了没区别。可谁知道一个人涉猎的“经验”是什么呢?

    我们一直在为了我那不切实际的理想做着准备,可生活却不完美。生命无常,我没放弃那个不切实际的理想,所以一直在奋斗,在旁人眼里是徒劳和笑话吧。

    第二天晚上十点过,我见有人下班回家了,于是心急火燎的难过起来,喝了中药后觉得浑身不自在,躺在床上听着隔壁李电工放着的音乐,觉得自己身体突然变得如此虚弱且被某种威压震慑,定是中了蛊毒。按照某些书中写的方法,要解蛊毒,得去五毒俱全的高山寨子中找巫医以毒攻毒才行。

    正巧第二天中午,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播放广西的高山茶叶,听那声音,我居然误以为是蒋晓平。顿时觉得要让我中的毒全解了,得去广西。或许可以去“投奔”他,请他帮忙找老铁们寻个厉害的巫医,把我身体中的“蛊”弄出来,我不想它活着爬出来。

    还有那一排做菜的书,跟着搬家后,却在生气时撕了它们,反正没学会几道精致的地方特色菜。如此,离自己追求的精致生活相去甚远,更别说全球探险的生活了。还没去探险,身体就垮了,居然就垮了。准备了那么些年却忘了。

    当时,尽管知道自己不该在那里流泪,因为每个地方的习俗不同,也许他们忌讳,且不知我对付不了彷徨及莫名降临的威压。

    可白天不准我出大门啊,又热得受不了。

    当我回到住处后,便拿起门口的警棍,戴上帽子,去找方才开车进来的几个家伙。好巧不巧,见到厂区内车间门口的白炽灯下坐着一维族人,他眼睛很漂亮,头发微卷,他也透过大门看着我。

    顿时我往宿舍走,因前几天有人提醒我,“最近到处都是武警,很多闹事的。”而某一天我还看了下防弹衣,问,“这防弹衣防子弹吗?”

    我给他们指了路,却继续朝前走,走着走着,居然没路灯了,于是有点胆怯,想放弃夜探小卖部。

    或许白天去更合适吧。

    于是我不断的哭,恨自己岁数一大把了,却什么也没有学到,而从很多很多年前开始,从那个书架和进门柜做好开始,就已经在为不知哪一年的全球自驾游做准备了,不是吗?

    慢慢出现的装备、陆续出现的相关书籍,设定的电视节目,远程遥控的电脑,呵呵,可过去这么多年,离自己想要的自己越来越远,而生命就快要终结,居然没有去过黄石公园,看世界末日的影子……

    甚至到临近中年时,失去了保护自己的基本能力。

阅读天神荒芜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至强者降临薄情总裁上错床极品全能透视神医逍遥梦路海贼之一刀必灭小夫小妻小仙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