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炎夏之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还有的像蘑菇云。

    而夜晚呢,星辰高挂,偶有飞机在天上略过,划出特别特别奇怪的“风景画”。

    可我夜晚却很伤感,不知为何默默流泪。

    某一天晚上,天上不断的坠落像红灯笼一样的花火,还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我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于是想告诉很多人,我爱我生命中遇到的所有人。除了爱,我不懂其它情感的技巧。更不知要如何学会那些所谓的嫉妒、仇恨,除了吐槽外,时间超级紧缺。

    在我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刚按了“1”,就吓得忙丢了手机。因为很巧,手机语音报了“1”后,立马有一架飞机冲上云霄,让我误以为自己被丢在陌生世界,或者老家所处区域是一超级飞船,在我离开后就去了宇宙,将我遗弃了,而我再也见不到他。那一刻,我后悔自己产生了要去体验摘棉花的念头。

    我忙吃了药,走到水井旁打水洗漱,见那飞机伴着天上的星星,勾勒出很美的画。可我很害怕,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地球”,当时身处的地儿,就像电影“火星大营救”的感觉,我还在想若回不去了,是否要去找很多土豆种在水井旁,储存起来过冬吃。或者要去找“国家地理杂志”中介绍的非洲沙漠中的野鹰豆,那是全球最耐旱的植物,比土豆和麦子都容易存活。

    反正我茫然无措,恨自己没有好好的看那些关于野外求生的全球各地的纪录片,还有搬家时弄丢了野外用的各种装备,望远镜、瑞士军刀、水壶、放大镜、指南针、带着全球离线卫星导航地图的几百块的黑莓(那可是奥巴马同款,“吸血鬼日记”同款)、黄铜芝宝火机、风油精、清凉油、地塞米松软膏、红霉素软膏、眼药水……

    顿时,我觉得自己走得太匆忙,当时搬家也太草率,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拉掉了,还有伊利出产的手工雕花匕首、手工翻皮手套……若被丢在那儿,过冬没有那些东西怎么办?是否会遇到狼,或者藏獒?可我的匕首没带,我怎么杀它们呢?

    猛然间想起了在机场见过的那个赶着回上海的男生,他还专门提醒我,“亚马逊一千多就可以买黑莓了,再过几天就下架了。”我还傻不拉几的说:“以前买黑莓都是二手,在亚马逊买书便宜。”

    那天,我突然发现自己荒废了很多时间,特别没有好好的看书。那本汽车维修的书安安静静且全新的躺在书架上好多年,直到搬家都未翻阅。可当在戈壁滩上时,才觉得自己连生存技能都没学会,要是开车的话,半路坏了,自己没法处理。要是像“世界末日”那样的电影桥段发生时,自己只有坐以待毙等死,连逃跑的本领也没有。就算逃跑,也没野外生存能力。不懂生物、不懂医疗、不懂机械、不懂武器、不懂驯养野生动物、不懂药草、不懂……

    反正就是一无是处,国外大片中最不行的打酱油龙套都比我强无数倍。

    ……

    那里的晚霞好美,红通通的照亮天际。特别有几天,总有特别亮的光突然闪现天空,照亮云层。

    我已经很努力的才假装坚强着对他露出了微笑。那段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在我未知的世界中究竟发生着什么,除了虚弱外,便是不停的流泪,甚至大哭。

    后来某个出大太阳的日子,我身体好些了,刚走过水井,便见一对父母开着车停在我途经的地儿,孩子妈妈将1岁左右的孩子抱下车,让她自己行走,而我不解的问她:为何没给她穿裤子?

    她浅浅的笑着说:就是没穿,太热了。

    明明都在外面乘凉,干嘛不要我出门?

    难道不可以跟他们一样坐在路边聊天吹风吗?

    我又不是犯人?

    此刻心口好痛,不知道为何如此,如同有针在狠狠的刺着心脏。

    昨儿终于把前些日子构想的小可爱“咪咕”用文字写了出来,记得那晚上半夜惊醒,按照三维立体画的绘制方法去延伸性“预览”胡乱画在墙上的最基底层线条,得出了几个关于“咪咕”的形象,最终选择了可爱的模样。

    因没有学过怎么用几何图形绘制三维立体画,但却学过怎么用眼睛去看那些超级大师们绘制的“神作”。特别是几何图形拼凑的繁复的平面图,往往就隐藏着三维立体的画儿,并根据自己眼睛的“聚焦”和移动路径,便会产生透明的立体图形、更甚者能运动。(看已解密的神作的具体方法是:将指定两点看作一点,一定时间内,平面图就会出现三维立体的浮像。通俗话叫:斗鸡眼。)

    而我瞬即想起企鹅号失而复得后,在“狂盟”里跟小孩子们闲聊时说的话,“我在这里时,你还没穿裤子呢。”

    紧接着,穿粉色衣服的男生叫我马甲,我便想去路边跟他们一起坐在水泥墩上乘凉,守门的叔叔立马按了开关,关闭大门。我见那门关闭的速度很缓慢,于是穿着拖鞋就踩踏上铁架,翻门而出。我确信那铁门在移动,但为何那么缓慢我不知,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胆量竟然众目睽睽下翻门,还是移动的门。现在想想很搞笑,可当时却不是这样的心理。

    某天中午,我继续寻找那位少女,从窗户处眺望冒着蓝白火花的新厂房中的人儿。他很像儿时的同学,在铁像寺时见了一面,可阔别二十几年见面的那天,很忙,匆匆寒暄后我就去处理繁杂的诸多事儿。对他印象很深,是因他留学时拍摄的照片都很美,勾起了我对国外那些先进的农村的向往。除此之外,他在意大利街头拍的时尚美女照,比杂志上的街拍还好看。

    那天我头很痛,身体很虚弱,趴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看电视,他走到门口轻声的唤了我的名字,我茫然而无力的偏头看他,浅浅一笑。

    在听歌的时候,能听到各种编者故意合成的“扰乱”人心绪的声响,而猜度编者为何如此呢?环绕声、立体声等均是各种素材合成的音乐。

    关于此,依稀记得有个记录片,讲述了电影制片厂中那些关于影视声效的制作方式,而那些大战中的声音均来自于生活,经过老师们的奇思妙想和巧手而产生。当时觉得好震撼,非常的震撼。金戈铁马的声响,说不定就是桌上的瓶瓶罐罐碰撞或滑落地面的声音。而瓶瓶罐罐中装着沙粒、石头、豆子、米粒、水、油等等不同的物质,在不同的运动中就会成为不同场景中的配音;也有可能是口技老师尝试多次而说出来的声响。(好像是关于《三国演义》的影视原音及歌曲的专题片。)

    看画,又怎会以直视这样简单方式看呢?

    也在那几天,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便是为何家人后来不让我继续学画画。因为从学素描那会儿便喜欢画人。而人体艺术是否能被我身处的时代所接受?前些年四川有个画老虎的艺术家,便以“骑老虎的少女”而闻名,那副画褒贬不一。赞扬声称画作细腻,神韵俱佳。喷子的声音呢,集中在画中的裸,体少女,道他禽兽不如,居然画自己的女儿。

    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自己吓自己的认为也许陌生的某处,便藏着那只饥肠辘辘的老虎,它吃了那个画中的少女,我想一探究竟,又怕老虎跑出来我对付不了。接而很巧,第二天食堂吃牛排,很大的排骨让我误以为那是老虎的排骨。于是放松了几许。我心中压力降低,以为老虎活吞腹中的少女得到了营救。于是我偷偷的围着房子周围的街沿,去寻找是否有那位少女。

    最近我在想,也许梵高啊、达芬奇啊这些超级大师的时代,已经有电脑绘图特效软件,于是他们可以先设计出三维立体图,再逆向思维选择视线运行轨迹及效果,效果就包括了裁剪、错乱拼图、各种场景效果等,最终临摹出成像的图案。

    为何他们的画值钱,因为那是按照金主的要求绘制的啊,其中隐藏着指定的艺术密码,而要看懂密码,必须知道他设计画时的“步骤”及各种“艺术效果”,并要知道当时的年代背景及其后的各种复杂原因。才能还原出最初的设计理念,解读密码。

    今天是7月20日,炎热。20点45分开始落阵雨,却依然不能冲刷掉我烦闷的心情。

    开了电脑却无心码字,口干舌燥的感觉很难受,高烧好几天了,早习惯各种病毒在自己身体中的每个细胞争斗的难受感觉,并想象着它们群战的场景。

    从几月前开始认为那些鸡是吃了很多涂料才生了蛋,而我又吃了那些带着有害成分的鸡蛋,于是导致出各种猜疑,更在某种时候能顺风听到一些遥远房子中传来的话语。曾一度认为那是幻听,可并不是。

阅读天神荒芜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洪荒玄幻之神级圣师中餐厅之我是大名人妖女[快穿]烽皇重生空间:鬼眼神棍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