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抢祭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仅如此,他的胸前,手印之上,更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块四四方方的东西,泛着耀眼的金光,看不出具体的形态。

    但此物一出,那原本汇聚至其身后的那些无形却有质的丝丝缕缕信愿之力,全都调转方向,朝着此物而去。不仅如此,远处的许多地方,也有一些信愿之力,凭空升起,朝着此物而来。

    神潜,复又将那祭天之文诵持!

    便只见,那多宝阁低矮后院某处,那先前无比神圣的气息,复又外泄出来,随即再度升腾而起。不仅如此,这次随其而出的宝光,竟然是千丝万缕,色彩各异。

    这些宝光,开始只是闪耀在多宝阁后院。但,似乎谁也挡不住,越来越光亮,越来越斑斓!

    不仅如此,这些宝光,投射出多宝阁之后,便似乎愈加得势。不但带出许多宝物的气息,更有甚者,竟然在空中幻现出诸多隐隐约约的虚影。

    一口修长宝刀,虎头蛇尾,隐隐滴血。。。。。。

    (这是千斩门的虎头蛇尾断头刀!)

    一口三足铜鼎,浮浮沉沉,隐约有药香飘溢。。。。。。。

    (这是药石老人的随身药鼎!)

    无数剑影,若隐若现,争鸣不已。。。。。。

    (春秋剑的三十六式剑阵!)

    。。。。。。

    多宝阁周围又有越来越多的修士赶了来,他们看着这些投射而出的宝光,不时的发出惊叹声。

    还有许多名贵珍奇的丹药的气息,也随之而流溢出来。

    天香丹、养神丹、璇玑丹、驭兽丹、破境丹、九转幽冥丹、大罗丹。。。。。。。。

    许多悟虚闻之闻的丹药名字,被随之而来的各色修士,一一叫了出来。

    乱了,乱了。。。。。。

    多宝阁密库泄露气息,竟然又招惹了许许多多的修士来,恰似先前,将多宝阁复又围了起来。不仅如此,悟虚和文天祥,还隐约感觉得到,还有许多真灵、乃至通玄大修士,都有神识投射过来。

    而且,事到如今,还没有高层或者大修士主动正式出面,许多心思活胆子大的修士,面对这么多的宝物丹药,终于按耐不住,出手了。

    由围而攻,便是明抢了。他们全力攻击多宝阁的结界禁制,就像矿工一般,齐心协力的先要将珍惜的矿藏给挖出来。

    面对着如此围攻,多宝阁那精心布置出来的结界禁制,还有那一片粉红,皆如纸糊一般。如此一来,那些宝物丹药,更加真实可见,犹如撩开了隔帘的绝世美人,惹得众修士更加狂暴。

    虽不是喊打喊杀,却胜似生死相斗,有的瞧见了心仪物件的修士,早已用上了十层的功力。

    更有甚者,悲愤交集,双眼通红,听其胡乱言语,似乎是见到了家族传世之物。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强盗行径,大周朝便不管了么?!”粉红灵雾中,钱丹的声音,忽然响起。

    “去\你\妈\的!”

    “贱人,还不快快束手!”

    “多宝阁,一向巧取豪夺,专作些昧着良心的勾当,还有脸喊冤?!”

    。。。。。。

    天空中再也没有什么御史飞来降下。

    众修士,更加有恃无恐,不多时,便将钱丹和鲁智深释放出的那粉红云雾彻底打散,然后如潮水一般飞涌进了多宝阁,朝着后院密库所在而去。

    这时候,一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天而起,不但惊得众修士连连后退,更复又化作一道巨大的魔影,将原先泄露出来的神圣气息和万般宝光遮挡隔绝在了身后。

    这尊魔影,不似人形,好似章鱼,触手无数,长短不一,蠕动不已。一条条看上出,好似在欲要攻击不同的修士,但悟虚和文天祥这些比较远一点的人,看着,又觉得似乎在进行一种互有呼应的律动。

    几乎所有在场的修士,包括悟虚和文天祥,都觉得自己似乎不由隐隐被这种律动所牵引,有一种身不由己、全身气息随之而动的感觉。

    悟虚和文天祥,惊骇地对视一眼,这是通玄大修的手段,难道那一直隐藏在多宝阁密库中的所谓的执事,实则是一名通玄大修?!

    稍远的悟虚和文天祥,如此感受,那些飞进多宝阁打劫的修士,更是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飞退不已。

    但在场众,神潜却是一个例外。他似乎早有所料,随即朝着胸前那四四方方之物,喷出一口精血,然后开始变幻出悟虚从没见过的手印。

    他手印变幻,口中诵持依旧是那篇祭文,但效果却又不同。

    那是四四方方之物,从一片金光之中,显出了原形。原来是一方砚台!黑石为底,上有金光飞驰,有电闪雷鸣之势。

    龙首砚!

    此物一现,便有人认出,不禁大声惊叫了出来。

    此龙首砚一出,便有许多鲜红的光点,飞了出来,飞向多宝阁那低矮阴沉的后院。

    一点鲜红,便有一声冷哼响起。

    数点鲜红,万声起!不光是开头几声冷哼,更是有许多许多声复又响起!

    那开头数声冷哼之后,先前那冒出的神圣气息,复又流溢出来,如汪洋大海!

    众修士,只觉先前的威压不复存在之余,更见那各色宝光,也复又喷涌而出!如一秘藏!

    便在此时,一团团光华,随着那无比神圣的气息激射出来,犹如星辰,遍布高空,无比耀眼!这些星辰,隐约组成一幅幅图案,在高空中一闪而过,似乎永不重复,记载着昔日的人族历史,和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人族祭典!

    顿时,在场的人族修士,几乎全都半跪。

    “好胆!”片刻之后,忽然有一人,厉声喝道,“尔多宝阁,竟然敢染指我玄阴星人族祭典!”

    顿时,千夫所指,无数的气息,带着敌意,尽皆朝着多宝阁后院激射而去!

    人族祭典?

    悟虚有些茫然而激动地问询文天祥。

    却听得文天祥幽幽答道,“人族祭书,乃是大周立国之时,开国皇帝姬天,以半阙天书,凝聚当时人族之鲜血和信愿,历三十三年炼制而成。其后,收凡俗之心,定大周之朝。”

    有何妙用?

    “臭小子!”那个巨大的魔影,大喝一声,一把似剑非剑的法宝出现在起面前,随着其一呼一吸,释放出剧烈的波动,四面八方,长长的恐怖气息,几乎贯穿了整个大周京都,划破了天际。

    这是通玄大修士的奋力出手一击!

    但神潜持诵祭文的声音,依旧继续。无数的光华,如潮水一般,涌现出来,如汪洋大海!

    在这汪洋大海中,那一团团光华,复又升起,犹如海上生明月一般,全然没有了出处的局限,似乎从哪里出现,从哪里幻化,都是可以的。

    许多声音,如天女散花一般降落,与神潜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变得浩浩荡荡,天地回响。

    这情景,便是整个大周京都的人或修士,都可以凭肉眼皆能看见,能听到。

    神潜,竟然挡下了通玄大修的一击!?而且似乎还隐隐有所反制?!虽然是有在场众多修士,乘火打劫,联手围攻。

    无数的奇光异彩,冲天而起,恰似京城元宵烟花夜。

    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荡漾而出,令人心动不已!

    在场的修士,没有一个不眼红的,便是悟虚和文天祥亦是如此。虽是前方有通玄大修坐镇,刚才一出手,便死伤许多,但没有一个拔腿离去的。

    许多都不禁朝着神潜望去。丈二金刚般飘飞在高空的神潜,修为境界,明明白白是不入流的凡尘级别,但方才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地接下了多宝阁里那位通玄大修含怒一击。凡尘对通玄?这是何等荒谬和震撼!但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眼前。

    这是我人族祭典的无上加持?有的见多识广的,似乎已然猜测到了什么,不仅如此,还暗自传讯出来,顿时引起一阵不小的躁动。

    “传闻,人族祭典,自大周开国以来,每十年一次祭祀,千百年来,凝聚了无数人族的信愿之力,一直放在皇宫深处,镇守国运,震慑宵小,却不知道为何竟然被多宝阁暗中夺来,由通玄大修以秘法暗中封印在密库之中。”文天祥,也在一旁对着悟虚悄声而言,“是了。神潜方才带着那些人,大闹多宝阁。那些票据里面的物件,好多都是极贵重,又或者交易时间久远的,估计都存放在密库之中。多宝阁原本想破财消灾,又或者自恃有通玄大修坐镇,却不料神潜身上带着龙首砚,随即与里面的人族祭典产生感应,动摇了封印。”

    “人族祭典,乃本星亿万人族齐心炼制的至宝。你多宝阁,出自幽冥,难道还想封印起来,暗中据为?”这时候,神潜依旧诵持着那祭文,身形不动,却另有一个声音的从身后传出,分不清男女,宏大无比。

    那多宝阁的通玄大修,却是没有搭话,只是不断释放出惊人魔影,一面镇压着密库封印,一边与不停诵持祭文的神潜,默默对峙着。

    旁边的便有一干滑头修士,开始叫骂起来。

    “干他娘的!幽冥星的贼子,居然还想抢夺我玄阴星至宝!”

    “简直是罪不可赦!”

    。。。。。

    那多宝阁后院上空的巨大魔影,气得无数触手一阵乱扭,却只是将愤怒对着神潜一人,其余方向则生生收敛着气势,不敢伤害一人,似乎颇有忌惮之处。

    在场众修士,看在眼里,顿时明白。这多宝阁不但暗中干了许多黑心买卖,还居然敢谋夺玄阴星至宝之一——人族祭典。岂不是与整个玄阴星为敌?难怪他刚才喊破了天,大周朝廷也没有派出一人前来。他多宝阁不过就一名通玄大修,可据说如今在京城中的通玄大修,便将近有十位!更莫说还有护城大阵!于是,

    于是,这些叫骂声,更加多了起来。

    这场面,颇具喜感。可奇怪的是,莫说那如今在京城的玄阴星通玄大修一个没有露面,便是那护城大阵,也没有增强运转,便是连一个大周朝的官方人士也没有露面!

    在场的修士,都是修炼成精了的,谁不曾留意此点?是以,经过方才的试探,开始敢对着多宝阁及那个魔影高大的通玄大修叫骂几句,却没有一人敢真正出手的。

    突然,所有的叫骂声全都停了下来,几乎所有的修士都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那些数不清的喷射出来宝物和丹药,原本在那多宝阁通玄大修和神潜的对峙下,全都一动不动的。此刻,却有一枚宝剑,微微颤动起来,似乎受到了某种特别的牵引和召唤。

    青罡天雷剑!有人惊呼一声,似乎认出此物来。

    此剑,长不过二尺,初看上去普通得很。剑柄乃是一截布满裂纹的枯木,剑身不知是何材质,看上去就像饱受腐蚀的青铜制成,唯一惹人眼的,便是那微圆的剑头上,有一个雷纹,多看两眼,隐隐便有炙热之感。

    此剑,此刻仿佛被一支无形大手操控着,缓缓自动上升。它的剑身,在上升过程中,似乎受到暗中无形的摩擦,不时迸射出星星点点的火光,偶尔还会响起一丝雷鸣之声。

    这是有人忍耐不住,暗中操控,想要取了此剑!既然有人先按捺不住,做了那出头鸟,那么自己也不能太过优柔寡断!

    一时间,吵杂声又起!

    “兄弟们,还等什么?!抢啊!”

    “怕个鸟!开抢!”

    。。。。。。

    “哼!凡我多宝阁之物,皆已登记造册,做下暗记,若有人敢乘火打劫,多宝阁日后自然会找到他们一一算账。”钱丹,飞了出来,飘立在那枚青罡天雷剑旁边,冷声说道。

    随后,她长袖似舞,飞出许多金光闪闪的牌子来,“今日,多宝阁中了歹人奸计,遇上天大的麻烦。在下请示长老之后,愿与诸位结个善缘。那些法宝丹药,如今与人族祭典,同在一个封印之内,牵一发而动全身。诸位若是能行个方便,便请收了此符牌。他日多宝阁在此重新开业,持此符牌者,一律享受八折优惠。”

    多宝阁,出自神秘幽冥,乃是一尊横跨三星的庞然大物,论起势力底蕴,恐怕不输一个大周朝廷。给出的价码,也很是优厚,一律八折,长久算下来,实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不消说,定然有人心动。许多蠢蠢欲动的修士,纷纷停了下来,吵闹声也小了不小。便是那枚青罡天雷剑也止住了上升,静静地插在那里。

    “哼!你们多宝阁暗中盗取封印人族祭典,究竟是何居心?若是说不清楚,便想着以此等小恩小惠来收买我等?!”一个儒门修士,一身正气。

    “此事原委实乃有人嫁祸陷害。。。。。”钱丹正带笑解释着,忽然脸色一变。

    只听一声轻响,那枚青罡天雷剑竟然被完全拔了出来。拔出此剑者,乃是一道淡淡的灰色身影,观起气息,似乎乃鬼道修士。

    钱丹,大喝一声,声若洪钟,金莲乱坠,竟然使出了佛门狮子吼。但那灰色身影,似乎不时普通的鬼道修士,竟然丝毫不惧。他速度极快,哈哈大笑,竟然飞近了过来,顺手取了一片钱丹刚才放出的符牌。然后方才一折身,鬼魅一般朝外遁飞。

    周围都是修士,见他拿了青罡天雷剑,又顺了一张符牌,岂能让其离开。立刻,便有几名修士,拦在前面。

    却只见那灰色身影之鬼修,手腕一翻,把剑一斩,便有青光一闪,轰然一响如天雷,那几名修士便荡然无存。这鬼修似乎也没想到,刚刚取出还没炼化的青罡天雷剑便又如此威力,微微一愣,复又哈哈大笑,“尔等好不知耻,那么多好宝贝,难道还要从我这里抢?”随后,手持青罡天雷剑,飘然而去。

    众修士这才醒悟过来。

    抢啊!

    成千近万名凡尘、真人两级修士,如蝗虫一般。不断地有人拔出了宝物,攫取了丹药,;自然,也有修士互相争斗了起来。那钱丹,挡了挡,便口吐鲜血,自动退了下来,进了多宝阁后院,再不出来。

    乌合之众,却已成势!

    便在此暴动局面,先前所显露出来的神圣气息,随着中众修士的抢夺,随着一件件法宝丹药的飞出,复又开始脱困而出。然后势不可挡,升腾至高空,化作了一个大大的人字,

    几声叹息,从四面八方传来,落在多宝阁上空,却似一道道天雷。那先前从多宝阁后院升起的巨大身影,冷哼了一声,带着一丝明显的不甘,不断收缩,最后消失不见。

    无数的法宝丹药,漫天飞舞,再不受控制。众修士,如追逐日夜星辰一般,亦在天空飞来飞去,叫喊连连,大打出手,将大周朝京城的天空,弄得跟乡下菜市场一般。

    但在这菜市场的高处,还有一个大大的人字,有首有脚,有四肢,似乎便是一个真正的人,顶天立地。它站在那里,好似在环视下方四周,似乎它所在之处,方是真正的天空。

    随后,它如陨星坠落,却又似圣人临世!

    神潜,似乎早有准备,诵持着祭文,双手结印顶着那龙首砚,立刻迎了上去,将此物引入曼陀罗法界。随后,自己也入了法界,消失不见。

    悟虚暗中给神潜传讯,却没有任何回应。再看文天祥,他已然不飞了出去,加入了抢宝混战中。

    悟虚想了想,也飞上前去。

    多宝阁里多宝贝,人族祭典亦封藏。

    打了土豪分田地,各自辛苦各自忙。

    看似不法是乱党,到底英雄少年郎。

    若问因果与对错,悟虚也想抢一场。

    却见得神潜,双手变换,结了一个大莲花印。此印,悟虚熟悉无比,正是自己传授给神潜完全开启曼陀罗法界的手印。

    顿时,一股极其磅礴的力量,出现在神潜身后。以至于他身影暴涨,浑身都蒙上了一层淡淡金光。

    神潜的声音,继续响起,似乎在不断循环,在虚空中引起愈来愈多的回忆或者共鸣。汇聚在一起,他的声音,莫名地,更加宏大而悠远,隐隐有一种无比的气势。便是连悟虚,也不由地生起一丝敬佩和响应。

    一股神圣无比的气息,带着一丝光,从多宝阁后院升起!就好像有一个沉睡的巨人,要惊醒而起,从多宝阁那低矮的后院站起来,走出来。

    神潜合掌所诵持的,竟然是大周朝十年一度的祭天之文!

    但那多宝阁低矮的后院,似乎很不简单,灵动如海,将那神圣气息和光华全都淹没住。不仅如此,那久未现身的钱丹和鲁智深,此刻也飞了出来。

    他们二人,似乎合体为一人,竟然境界修为直逼真灵圆满,周遭灵气呈粉红之色,如云雾一般,几乎将整个多宝阁上空覆盖。

    君子不立危墙。悟虚和文天祥,瞬间飞了出去。

    悟虚在一旁,闲得无事,粗了估算了一下,这相当于玄阴变法之后,多宝阁最近好几日的生意都白做了。

    “尔等,且稍等片刻,多宝阁断不会为了区区这些物件,而自损名头。”两人收齐了票据,那马执事便清喝一声,对着众人说道,而那罗执事则拿着那一叠票据转身朝着后院走去。

    “阿弥陀佛!”却听得神潜,又是一声佛号,身影却是不见,似乎隐入了曼陀罗法界之中。

    那些凡俗之人,已然纷纷跪拜在地,口中也跟着神潜诵持不已。一丝丝一缕缕了信愿之力,汇聚至神潜所在之处,令其更加宝相庄严,进而其诵持祭文的威势也更加壮大。

    便是一些修士,也面现肃穆或惊疑之色。

    许多人,已然渐渐变了颜色!

    “这是大周朝十年一度的祭天之文!”旁边文天祥忽然急急传讯悟虚,“文山之前在御史台中的书库中曾有翻阅相关的信息。”

    片刻之后,这二人便分别走近众人,开始收取他们手中的票据。那些低等的侍女,全都不见,似乎在之前的打斗中,已经悉数死于非命。

    这二人,几乎是看也不看,便将众人手中的所有票据收了上来。真正可谓财大气粗,须知每张票据若要真正执行,任由票据上所约定的价格,赎回先前之物,按照目前这个行情,可是亏大发了。

    “大胆!”后院忽然响起一声气急败坏的爆喝!

    悟虚和文天祥顿时一惊。这声音,二人从未听过,估计便是那一直镇守在多宝阁密库中的神秘执事了!而且,听这声音,这神秘执事,似乎境界修为,远在二人之上,远在钱掌柜之上!

    神潜的声音,还在继续回响。他的声音,在那已是漫天的宝光宝气中,在众人乃至众修的耳边,回响着。

    但他的声音,依旧回响在多宝阁大堂之上,只不过不是佛门经咒,听上去仿佛却是人族远古的祭文,尤其是从结界中传出来,更加显得神秘古朴。

    悟虚、文天祥,二人还好。但那马执事,听了片刻,神情不由一变。至于那些众多的凡俗之人,更是不得了,一个个全都肃然而立,好似兵马俑一般!

    神潜,朝着悟虚微微侧身行礼,随即又对着那罗、马二扬声言道,“阿弥陀佛!贵阁不日即将撤离玄阴星,我等的事情,难道便不管不认了么?”

    众人闻言,顿时又是一阵喧哗。

    那罗执事,沉着脸,看了看神潜,正要有所发作,却忽然又安静了下来,看神色,似乎在接受某人暗中的指示。不远处的,马执事亦是如此。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网王之巅峰王座犬夜叉之水神大人庶女画棠龙珠之捡属性系统完美人生[重生]一胎三宝:总裁老公,甜蜜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