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激战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文天祥,一边躲闪着,一边复又传讯过来,“三缺盟,是一个秘密的修士组织,首脑不知,背景不详,但却网络了许多亦正亦邪的修士,行事也是亦正亦邪,无所不为,但据说里面高手甚多,不是这慈恩坊多宝阁可以比的。”

    他言语间,已然有退意。

    “不瞒道友,昨晚小僧昨晚方知,智深师兄乃是受莲花宗慈恩寺之命行事。”悟虚,想了想,终还是对文天祥神识传讯说道。

    文天祥那边,即刻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见莲花宗慈恩寺出面?”

    这一句,正戳中了悟虚的心思。悟虚不由朝着后院方向望去,那鲁智深的幻影虽然带着三张钱丹的绝世容颜,安然退去,但那三名强敌,却已然进了后院,不动声色地飞立在那里,只怕下一步,便会联手施法,破门而入了。

    是啊,为何不见莲花宗慈恩寺出面?难道非要我等全心全意当炮灰了不成?

    便在悟虚和文天祥这般猜疑着,那边那三名真人修士,已然杀了进去。

    只见,轰然一声,那原本幽秘地后院密室,炸了飞去。无数灿烂星光飞出,好似挖掘出了一个新的小宇宙。那绵厚的灵气,夹杂着淫靡之气,飘溢而出,俨然是举世无双的毒药。逼得众人不由倒退。

    隔着这星光,鲁智深和钱丹紧紧相拥相抱,一动不动。悟虚等看过去,颇有点咫尺天涯的感觉。

    只见,钱丹忽然动了起来。她抬起头,嫣然一笑百媚生,同时玉腿横伸,身形下仰,一手搂着鲁智深的腰,做出一副随君采撷的娇柔模样,一手却抖了抖深长彩袖,像雾像雨又像风,似乎有无限的倾诉。

    那三名攻进去的真人修士,齐齐冷哼一声,似乎对此番情景早在八百年前便见过,去势依然不减,更各自运功施法,即刻便是要大打出手。

    便在此时,那鲁智深忽然在钱丹香怀中睁开了眼。他双眼圆睁,犹如两盏大红灯笼,却是朝着这三名不速之客望去。

    阵阵虎啸响起,无数的猛虎从鲁智深双眼中飞出。

    不知最前面的那三名真人修士感受如何,只说后面的悟虚肉身也微微一颤,似乎体内有虎妖喷射而出。

    随即,便见到那一直冲在最前面的,文天祥说的那个圆月魔刀魏卫,一个踉跄,惨叫了一声,周身灵气紊乱,似乎神识遭受了极大的冲击。然后,他便怪笑连连,朝着钱丹和鲁智深二人飞去。到了跟前,两只魔掌双双击出。看那声势,一掌下去,便是惊涛骇浪,飞云乱坠。

    只是这掌力,打在钱丹飘飘衣袖上,却如泥牛沉大海。再见,钱丹彩袖一抖,这名修士便是连整个人也抖了起来,随后便化为乌有。

    钱丹的妩媚之色更加飘扬,身形也似乎高大了几分。她缓缓朝着在场中人看了一眼,那眼神犀利无比,哪还像怀春之人。倒是鲁智深,这般魁梧之人,此刻好似如妇人一般,委身在钱丹怀中,犹如巨婴。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悟虚,智深道友似乎有些不妙?”文天祥,不无忧虑地提醒悟虚。

    悟虚正要说什么,却见那黑白儒生汪承平,合欢真人田真,根本没有吓到,反倒是似乎早有所料,见得那魏卫被杀之后,也只是微微一愣,随后又冲杀了上去。

    钱丹,垂下头,长发无风自动,似乎和怀中的鲁智深深吻在了一起。

    噗呲噗呲。。。。。。。

    受那黑白儒生汪承平,合欢真人田真的气息压迫,钱丹与鲁智深两人身上本已不多的衣衫,悉数炸裂,于粉红气息中,露出许多雪白来,既有钱丹的,还有鲁智深的。

    “好一对奸夫淫妇!”那黑白儒生汪承平,爆喝了一声,便只见那原先不过是如经幡一般的黑白羽扇,忽然飞出一枚枚黑白飞剑,在空中组成一个太极剑阵。

    而那合欢真人田真御使的桃木剑,却飞出一朵朵绯红的桃花,飘飞向四周。不仅如此,那些桃花,绯红得有些过分,好似殷红的鲜血,更散发出一种淫靡气息。

    悟虚和文天祥,稍稍一闻便随即断绝了的呼吸。

    “这合欢真人,极其精通采阴补阳之术,据闻那把合欢桃花剑,不知汲取了多少元阴少女的精血。此番如此施展,似乎是要打乱钱掌柜和智深道友的双修节奏。”文天祥,到底见多识广些,复又对悟虚传讯道。

    果不其然,那些绯红桃花,在这多宝阁纷纷扬扬地飘落起。本相拥无事的钱丹和鲁智深,便生变故。只见那鲁智深,忽然伸手,撩开了钱丹的长发,随后抬头,竟然朝着钱丹双唇吻去。

    悟虚心知不好,这合欢桃木剑幻化出来的桃花,似乎有催情之用。双修一途,本就凶险。而钱丹与鲁智深,虽在双修,却实不能由外界外物催情而有所动,否则必有破绽。

    与此同时,那骷髅佛修,正祭着骷髅佛珠,对悟虚百般精神引诱和压迫,妄图令悟虚自行圆寂涅槃或与佛门而生怨恨。

    悟虚即合掌持诵六字真言。

    唵、嘛、呢、叭、咪、吽!

    此六字真言一出,似乎有些作用,不但那些骷髅佛珠,在悟虚面前停滞不前,便是鲁智深也停顿了一下。

    这一停,总比一进的好。

    钱丹,似乎也清醒了,趁此时际,身躯微沉,与鲁智深肩并肩,两首相交,远远看去,便是两人缠坐相对。

    “所谓和气生财,多宝阁与三缺盟,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夜诸位前来,却是为何?若是眼红多宝阁这些日子的生意,倒是可以说个数。”钱丹双手扣在鲁智深的后背之上,忽然睁开双眼,一边扫视四方,一边柔声问道,那语气好似一场春梦被恶人莽夫无端惊扰。

    她话一说完,自己与鲁智深的位置便在无声旋转中,调了过来。只见鲁智深,复又如钱丹刚才这边,圆睁双眼,对着众人说道,“朝廷早已下旨,要剿灭三缺盟,却不想尔等今日竟然敢送上门来?”

    “难道今日,伏虎将军布下了千军万马,要将我等一并捉拿归案?”这时候,一个声音,从高处徐徐响起。

    三缺盟这边,今夜来了六人,一人对悟虚,一人对文天祥,三人直闯钱丹和鲁智深双修之地,实则还有一人,降落在多宝阁上空之后,便一直隐身在缭绕灵气中,偏偏毫无一丝激荡声势。明眼之人一看便知,这至少是真人八层以上的境界修为,不然不可能如此云淡风轻地凝聚和控制周遭这么多灵气。

    悟虚和文天祥,虽然各自可以胜得了目前得对手,但自问对上这人,却一点把握都没有。不然,今夜,两人也不是这般行事了,只缠斗住对方一名真人修士而已。

    此刻,正是此人开口说话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徐徐降落下来,最后悬浮在今夜前来的三缺盟之人的中间。

    便是这短短距离的缩短,却让悟虚心头一凝,不由朝着文天祥望去;但文天祥似乎也不认识,只是身影更加淡薄而幽远。

    钱丹和鲁智深,相拥得更紧了。至于那罗、马两位执事,早已不见踪影不知死活。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那人,先是幽幽吟诵了句杜甫的诗句,周遭灵气随其言语缭绕流动,现出山川河流之相,“多宝阁,想发些横财,其实也无可厚非,只是莫要贪得无厌。”

    钱丹没有转过身来,但声音却在急剧升腾的桃红气息中淡淡响起,“好说好说,不知尊驾想要些什么分润,多宝阁自当奉上。”

    那人在缭绕灵气中,依旧看不清容颜身形,只是似乎微微摇了摇头,”既然如此,本座便亲自取来。“他话说完之后,似乎又微微侧身,对着悟虚和文天祥说道,”多宝阁觊觎玄阴星至宝,罪该万死,尔等不要受了蒙骗,速速退去。“

    悟虚真想暗骂一句,但这么近的距离,对方又是真人圆满层级的修士,搞不好便有感应。悟虚此刻还不想无端树此强敌,只好又朝着文天祥望去。恰好,文天祥也同时望了过来。两人眼神一交错,便知对方心意,却也都不由苦笑了一声。

    若是此人不说这话,悟虚和文天祥说不定稍后便且战且退,悄无声息地遁去了。但此人此话一出,二人还真不好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飞走。

    那人似乎根本不给悟虚和文天祥太多考虑的时间,紧接着又说道,”既然不想走,那便一并灭了吧!“随后,便开始发出吟诵之声。

    他吟诵的似乎是一篇古老的祭文,四字一句,每吟诵一句,便有四道毫粒白光从其周遭缭绕灵气中飞出。与此同时,那缭绕灵气,也在不断变幻,化作一幅幅古老的画面。而那些豪粒白光,则在空中,逐渐变大,化作一个个越来越耀眼的光团,各自向四周飞去。

    悟虚和文天祥疾退,这似乎是一门极其厉害的大范围的神通!

    眼看着这些白色光团越来越多,悟虚和文天祥就要退出多宝阁了!

    这时候,钱丹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而鲁智深则发出一声洪亮的爆喝。随后,两人消失不见,无数的桃红色灵气,带着淫靡的气息,弥漫开来,遍布多宝阁,竟然形成了一个阵法!

    虎啸不断,倩影飘飞,满目桃红,淫靡气息与空中的灵气,合二为一。

    悟虚心中一沉,这阵法竟然还有分隔的作用,自己如今竟然只看看到对面那凶神恶煞的骷髅佛修。他试着向文天祥传讯,却是泥牛入海,毫无消息返回!

    未去追踪暗绸缪,不到天明已动手。

    欲走还留怪谁去?无非自己想出头。

    悟虚正与那自号骷髅的佛修正大战不已。这骷髅佛修,走得是当初悟虚观寂灭的路子,只不过他又炼制了一串极其厉害的三十六颗骷髅佛珠。以骷髅头为珠,而且每颗骷髅头的主人,应该都是修为深厚的佛门中人,许多骷髅头明显是惨死的,透露着一丝怨气,是为佛怨。以佛怨叠加在寂灭之法上,强行要将人绝望而死。心境稍差的修士,一般很难抵御,纵然不死,亦极易留下心境破绽,难以精进。好在悟虚,一方面本就之前修过寂灭观,甚至炼制出寂灭珠和白骨剑,另一方面,还有海音螺作后盾依仗,那丝丝佛怨,悟虚自己能化则化,不能化则直接引入海音螺中去了。

    “三缺盟?是何组织,有何来历?”他听得文天祥暗自郑重传讯,不由暗自回问道。

    “好你个妖女!竟然炼制此等淫、秽之物!”最先一人,忽然身形一滞,在空中晃了晃,随后大叫一声,而其手中的圆月弯刀上,也浮现丝丝龟裂,“两位小心,此乃双修淫煞。”

    他话音未落,其随后的两人,手中的法宝瞬间光华暴涨。一把黑白相间的羽扇,一把殷红欲滴的桃木剑,各自激射出一道道凌冽罡风,将那三道钱丹幻影,逼得连连后退。随后,去势不减,那一把羽扇的迎风见长,变得犹如一面经幡,黑白之光交替闪耀,将钱丹幻现出来的三道幻影,尽皆笼罩。钱丹的三道幻影,似乎被隐隐定住,再无先前的灵动,那随后而至桃木剑,化作一道红光,一闪而过。三道幻影轰然散去,只留下三张绝世容颜,一边带着可怜和怨恨,一边极速后退。

    却只见那先前中招之人,复又飞了过赶来,大喝一声,“哪里走!”两只巨大的魔掌,从后面暗处悄然浮现,欲要将那三张绝世容颜擒了下来。

    随后,这道鲁智深的幻影,忽然扬眉,开始舞动禅杖,竟然暂时挡住了那羽扇和桃木剑。那三张绝世容颜,随即与其一道退了回去,消失不见。

    “圆月魔刀魏卫,黑白儒生汪承平,合欢真人田真。。。。。。悟虚,这下麻烦了,来的是三缺盟的人。”文天祥,对悟虚暗中传讯道。

    此刻,文天祥交手的是一名妖修。这名妖修,本体可能是一头熊,身材魁伟,力大无穷,一双肉掌,真的是刀枪不入,舞起来,周围飞沙走石,一旦击出,便是两头熊影,撞飞过来。好在,文天祥乃鬼修,隐于幽冥之中,以柔克刚,倒是将这头熊妖完全牵制住了。

    ”夜深了,诸位若是要做买卖,还请稍待片刻,明日天明再来。”文天祥,缓缓说道。

    “文天祥!你一个待罪鬼修,侥幸逃脱,不思天恩,依旧助纣为虐,兴风作浪,难道真的是不怕死么?!”其中一人厉声喝问,周身灵气涌动,或为日月,或为山川,显然修行了一门厉害无比的儒门功法。

    “敢问诸位,难道是大周朝廷派来的?”悟虚当即上前问道,随即对着罗、马执事使了个眼色。

    便在这时,鲁智深的幻影也飞了出来。他,怒目圆睁,威风凛凛,尤其是合十双手之上的那枚禅杖,通体透明,一看便不是凡物所化。

    只听一声冷笑,那两只魔掌加速合拢,竟然要将鲁智深这道幻影也一并收了。谁知,魔掌刚刚接触到那禅杖两端,便激起两道淡淡紫色光华。这紫色光华虽然极淡,极细;但那两只巨大的魔掌却顿时如火遇冰,吱吱两声下,便归于黑暗。

    悟虚和文天祥二人,一边迎敌,一边尽全力向鲁智深发出警讯。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那依旧远远流溢出来的淫靡之气,说明了一切。

    便在此时,忽然一声娇咛,轻轻响起。钱丹的飘渺身影,幽幽飞出。不是一个,而是三个,一个个皆是娇媚无比,柔软无骨,犹如一阵香风,分别迎向了那飞向后院的三名真人修士。

    悟虚和文天祥对望一眼,随即亦飞起,平视着对面。

    对面,除了那个先前探风的骷髅佛修,还有五人。有道士装扮,亦有儒门装扮。全都有范儿,好似组队来降妖除魔一般。只是面容,却看不清。

    这六名来犯之人,无一不是真人层级的修士。悟虚和文天祥,此刻还不想与多宝阁完全捆绑在一起,仓促应对,只勉强拦住一人。那罗、马执事,拼死缠斗,也只得拦住一人。还有三名真人修士,则好整似闲,朝着多宝阁后院直飞去。

    当初,悟虚和文天祥二人,唱和之时,鲁智深与钱丹已有警觉,但无奈双修之法已然施展入港。可见今夜,那骷髅佛修等六人,实在是有备而来,算准了的。

    那三名真人修士,愈飞愈近之。鲁智深与钱丹,正赤身裸体,双手相握,双目凝视。。。。。。。却是有点无暇他顾,正是关键时刻。

    罗、马执事会意,立刻大声说道,“多宝阁,与大周早有约定,以邦交之仪行事。”

    也是悟虚失算,到了这个时候,谈这些又有什么用?罗、马执事二人如此诘问,只换来对方冷冷笑声。而冷笑之后,便是无情地攻击。

    “说得好!说得妙!”便在悟虚和文天祥二人暗用灵力,对喝不久,后院鲁智深那里没有消息,多宝阁上空,却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随后灵光四闪,数道身影,从天而降,个个灵气化形绕身,气势不凡。那多宝阁暗中撑起的结界,就好似纸糊一般不存在。

    这时候,那罗、马两位执事,听到动静,已然飞了出来。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罪恶滔天僵约之献祭万物前夫高萌道长他放荡不羁[重生]被蛇精病看上的我假装很害怕末代阴阳道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