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双修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罢,他竟飞身而出,手持那通体透明的碧玉禅杖。只是飞出来的,不只是不是一个,而是十余个!一个个,似乎都真实不虚,身影都高大无,而且每个的身后都隐隐有百虎咆哮。

    紧接着,钱丹也起身,缓缓走前去。她媚态十足,似笑非笑地望着对面这宋归一,瞬间便脸色一冷,微微扭腰转身,似乎不愿再看到此人。其扭腰转身,似乎也暗合着某种风情和韵律。

    “杀!”十余个鲁智深,在钱丹周遭,尽皆齐声呐喊,好似御林军一般,,手碧玉禅杖,势若千钧朝着宋归一打去。

    悟虚惊骇不已受,不由自主地后退。这哪里是鲁智深平时的修为,这简直是实打实的真灵修士的全力一击!

    那宋归一,也徐徐后退。那些山川河流,也在后退。待到,那些碧玉禅杖快要落到头顶之时,宋归一伸出了双手。

    那不断后退的山川河流,忽然停顿,然后随着那禅杖的落下,山石崩飞,江河倒卷!

    这等声势!悟虚急忙遁入法界而观。

    便只见,那碧玉禅杖,倒飞回去,回到鲁智深手,而鲁智深倒飞回钱丹身边,绕其飞而不已,最后复又相拥而对坐。

    便只见,那山川河流复再后退,而宋归一亦复不断后退,好似随波逐流,只是其身影一直屹立不倒,哪怕越来越远。

    片刻之后,天祥从某处飞了出来,忌惮不已地望着钱丹和鲁智深二人。

    那多宝阁随处弥漫的桃红气息,渐渐消散。但那那几个三缺盟的人似乎全都消失了,除了那个宋归一似乎安然遁走之外。而此时,钱丹和鲁智深,已然又隐在了后院。

    悟虚和天祥,在先前之处,依旧对坐,只是一时间都没说话。

    这段时间,因为方才的动静太大,多宝阁周围来了许多修士,却没有一人贸然闯进来。

    到了天明,悟虚想了想,抬头望向天祥。天祥,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照此情景,亦非我等所能把握,暂且离去也好。”

    悟虚见天祥想法亦如此,便要朝着后院走去。之所以走去,而不是以神识传音,乃至术法惊动,实则不想真的打扰了他二人。若是二人,正在双修练功或者疗伤,以神识术法都有可能惊扰他们。若是普通地走着去,他二人若是无碍而有暇,自然会主动联系悟虚,到时候再说亦不迟。

    二人走到后院,却谁知,那罗、马两位执事,竟然如鬼魅般出现在眼前。

    “两位这要走?”罗执事,朗声说道,面无表情。马执事一言不发。但还是让悟虚和天祥,感受到了一丝轻蔑。

    悟虚和天祥,也算老油条了,自然不会受此影响。

    “阿弥陀佛!”悟虚合掌说道,“天色已明,我等前来向钱掌柜和智深大师辞行。”

    “阿弥陀佛!此番有劳两位道友了!他日,智深定当与两位道友把酒言欢。”便听得鲁智深的声音传了出来,他说话用了声闻法门,带着一丝自身气息,作假不得。

    悟虚和天祥过来,本有查探鲁智深境况之意,见起无大碍,对视一眼,便要施礼而去。

    “两位道友,这便真的要走?”钱丹的忽又传了出来,“外面那些修士,两位自然不惧,但那三缺盟势力极大,高手如云,睚呲必报,以两位如今的身份和修为,杀了他们的人,恐怕难以善了。”

    “钱掌柜,有何指点?”天祥,止步,沉声问道。

    只见那马执事,前来,送两个木盒。

    悟虚和天祥,没有伸手去接。但那两个木盒却随风开了,两张面具,露了出来。

    “此乃两张可以掩盖自身面容气息的面具,二位戴之后,可能出去会少些无端的截杀。”钱丹声音清冷,恰似平日做生意一般,浑不似在双修。

    “无功不受禄。”悟虚和天祥同声答道。自己二人停下来,便是隐隐要与钱丹或者说多宝阁谈些条件。天祥,自然是想随着他们,离开玄阴星;而悟虚一则是遵守先前承诺,要助天祥达成此愿,二则也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处。

    但钱丹此时这么说,明显是有点没有诚意,或者还在想太多算计。到了这地步,还在送什么面具。

    悟虚和天祥,同声回答后,复又迈步,朝外走去。

    却谁知,那钱丹再没有声音传出,似乎觉得悟虚和天祥二人走了也好。

    于是,两人联袂,很快走出了多宝阁。但只见,外面已经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修士,正邪皆有,但修为不是很高,好似炮灰一般。但稍抬眼,附近的酒楼,都坐满了修士,几乎全都是真人层级。更有甚者,直接悬浮在半空,虽有灵气遮掩,但气势却是显露无疑。

    悟虚和天祥,站在多宝阁大门我爱,相视一眼,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要打土豪吗?悟虚心怪叫一声。

    “看来,你我低估了多宝阁的名声和诱惑,尤其是在新政变法之下。”天祥叹声对着悟虚说道。

    看见悟虚和天祥从大门内出来,那些密密麻麻地站在外面的修士,不由一阵骚动,待看清两人的修为境界之后,又渐渐安静了下来。最前面的,迟疑着想后退,但却被后面的若有若无的大力,推动着,反倒踉踉跄跄地前了几步。

    再看那些在酒楼,在半空的,真人层级的修士,他们却是好整似暇。

    “悟虚道友,要不借你曼陀罗法界一用?”天祥,暗传讯。

    悟虚微微摇头,“暂时还不到时候,且再看看再说。”

    这时候,那罗、马执事又从后院急匆匆地跑出来,一手捧着一个玉匣,来到悟虚和天祥二人跟前。

    那玉匣包光蒙蒙,一看便不是寻常之物。只把那些连夜赶来,却又不敢直接闯入的普通修士,看得眼睛都大了。传闻不虚,这多宝阁果然财大气粗。。。。。。有的,甚至,差流口水了。。。。。。

    “这是什么意思?!”悟虚心冷笑,冷眼看向这罗、马两位执事。

    这二人,此刻却弯着腰,低着头,“两位前辈,昨夜位多宝阁出生入死。小的奉命前来送行,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莫要再推辞。”

    这些话当众说出来,怎么听,都有些不怀好意。

    “天祥!当日,本君奉命抓捕乱党,其便是有你。想不到你居然潜逃至此,与多宝阁勾结在一起!”一个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引得外面那些修士一阵骚动,叽叽喳喳,嗡嗡的。一时间,似乎都在或明或暗,义愤填膺地声讨天祥这个乱臣贼子。

    “悟虚大师,你本乃八四巴、元法等一系,从人世间侥幸了天外天,不知戴罪立功,潜心忏悔,却肆意妄为,到处招惹是非。”随后,又有人,暗揭了悟虚的“老底”。

    这是蛊惑众修士,一起对付悟虚和天祥的节奏。

    悟虚和天祥相视一眼,正踌躇着。

    一个修长身影,从天而降。身披灿灿袈裟,却长发飘飘,显得怪异无。随其身后,还有两个沙弥,侍奉左右。

    “阿弥陀佛,师兄怎么在此处?”来人,合掌对悟虚,一脸的庄严肃穆。

    悟虚定睛一看,不由伸出手指,几乎指着来人的鼻尖,“神潜?!你来做什么?!还不速速退去!”

    神潜,微微一笑,“师兄这是为何?难道这多宝阁,师兄来得,师弟我却来不得?”

    此刻,这多宝阁便是刀山火海,凶险无。悟虚急了,对着神潜连使用眼色。

    但神潜,与悟虚打过招呼之后,便径直朝里走去。那罗、马两位执事,想要拦截,却见侍奉在神潜左右的两个小沙弥,各自抬手,打出一道光华。罗、马两位执事,顿时脸色微变,后退不已。与此同时,神潜已然带着左右,大摇大摆地进了大门,朝着后院而去。

    “悟虚大师?”天祥,神识问道,那意思却是问走不走。

    悟虚沉吟片刻,答道,“此处似乎已无需我等,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冥冥之皆有定数,道友你若要留下来,小僧也不敢强求。”

    因为这个处境,其实很尬尴。不走,可能有很多牵连和凶险;走,也似乎要面对许多宵小,还不知道走不走得掉。但悟虚恼怒被多宝阁算计,是以有点执意要走。

    “哎,方才,吾以玄影变略微预测,生死相依,倒不一定是死局。”天祥一边随着悟虚走出多宝阁,一边暗又传讯说道,“我等若真走出,倒是平白为多宝阁解了不少围。”

    无数双眼睛,更有许多道神识若有若无地锁定着二人。眼睛盯着自己的,可能是凡俗之人,只要胆子大一点;神识锁定自己的,则必然是真人乃至真灵修士,甚至也有可能是通玄大修士!悟虚,突发想,借用后世的肢体语言,对着周围耸了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苦笑的鬼脸。大意是自己没多少油水,没多少花头罢了。

    悟虚如此动作,不由引来一阵嘲笑,无形,敌意也少了不少。但那些真正让悟虚感觉难受和不安的神识,却没有减少分毫。

    “既然如此,你我便在附近静观其变,若是紧急,我等便遁入曼陀罗法界。”悟虚暗回应天祥,见天祥不再有话,便知道其已然同意自己所想。

    于是,二人从多宝阁出来之后,走了不远,便找了个附近的酒楼,随便了叫了些酒菜,对着多宝阁,自斟自饮起来。

    酒楼里,有不少修士,一见二人来了,便全都像哑巴似的。但过了会儿,似乎得了什么命令似的,又全都嚷嚷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大周朝廷下,十几个多宝阁分店,十有八九都被抢了!剩下京城这家了!

    这京城这家,好东西最多,前段时间,改制变法啊,捞得也最多?

    他要不稍微漏点出来,那简直是天地不容!

    更有的说,多宝阁,本不是玄阴星的,抢了也没人管,抢了也是为了玄阴星!

    。。。。。。

    说着说着,便有不少眼睛,肆无忌惮地朝着二人看了过来。更有几人,抹了抹嘴边的酒渍。

    悟虚与天祥,本郁闷得很,见此情景不由怒极而笑,却也只是笑了笑罢了。

    再看对面的多宝阁,那块休业牌子,似乎根本不起什么作用。还是有一些修士,终于忍不住,闯了进去,然后又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这还算好的。有的,则是在一阵光彩,被打飞了出来,灵气四溢,刀剑无光,躺在地,像泄了气的气球。

    悟虚又笑了笑,但看了看四周,却一下笑不起来了。满目依旧还是有那么多的修士,不用神识再探,修为更高的修士自然还在,豺狼都赶不走,遑论虎豹?

    这个处境,其实很尬尴。像天祥刚才隐隐提到的。不走,可能有很多牵连和凶险;走,也似乎要面对许多宵小,还不知道走不走得掉。

    无奈之下,悟虚连着喝了几口酒,心想着,“大不了,躲在曼陀罗法界,飘然遁去。”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

    偏偏这时候,有一个女子,不请自来,翩然而至,坐在了悟虚的对面。

    悟虚瞪着眼睛,看着对面,差点拍案而起。

    周围的人见状,几乎全都笑了起来。所谓好色无过和尚,看来此言不虚也。这女子,风姿摇曳,面目姣好,虽修为稀松,但不知怎么的却很是耐看,也怪不得众人有此误会。

    “许久不见,两位不请本姑娘喝一杯?”天妖到底是通玄大修士,虽是乔装,却也不会如钱丹等一般,自称为奴家。

    悟虚,凝目仔细看了看,确认眼前乃是天妖之后,没奈何地答道,“请不请,喝不喝,还不是姑娘一句话。怎么,姑娘这般美貌富有,却也看这处的多宝阁了?”

    天妖,哈哈大笑!

    对坐闲看双修戏,孰料粉红退强敌。

    一出阁楼群狼伺,只与姑娘说妙计。

    他却没有正眼看向悟虚,只是神情凝重地盯着钱丹和鲁智深,一字一句地说,“什么时候,莲华宗的伏虎大将军,也心甘情愿充当这入幕之宾?”

    “说什么废话!”鲁智深忽然与钱丹调了个方向,面对着此人,大声喝道,“宋归一,切莫猖狂!今夜便看看,是你的胸有丘壑厉害,还是洒家的碧玉禅杖厉害!”

    悟虚,忽然异想天开,竟然将这降龙珠和骷髅佛珠,复又送出了曼陀罗法界。

    这时候,钱丹和鲁智深双修祭出的诡异大阵,依然还在,还在运转;不仅如此,那股淫靡的气息,愈加浓郁。只是,这这降龙珠和骷髅佛珠,还是一动不动,泾渭分明。

    悟虚没办法,只得将它们全都摄入曼陀罗法界,再仔细观察这钱丹和鲁智深搞出来的阵法。观察了一会儿,不得要领,悟虚想了想,便要再次遁入曼陀罗法界,躲进小楼成一统算了。

    这时候,钱丹朝着悟虚看了一眼,媚眼如丝,“不愧是佛门高僧,第二个出了这阴阳和合阵。”

    “悟虚师弟,不错啊!”鲁智深背对着悟虚,也忍不住发出声来。

    显然,第一个,便是那最厉害的三缺盟修士。此人,应该是,大抵说,是儒门修士。他周身灵气化作山河,根本不是所谓的双修能够配对或困住的,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败钱丹和鲁智深。

    有这些弯弯绕,他又见悟虚功法一般般,便一狠心,要放大招,以自己鲜血为引,激发出那暗藏佛怨的三十六颗骷髅佛珠凶性,一举叫悟虚灰飞烟灭。这大招,以前屡试不爽,灭了不少对手。但悟虚,却竟然会曼陀罗法界这样的高深法门!

    那些已然激发了凶性的骷髅佛珠,此刻,哪里还有半分佛门祥和气息,一颗颗骷髅头,白光闪闪,释放出无阴沉的怨气,颗颗都想找一个活物同归于尽,复归寂灭。眼下,悟虚隐匿于曼陀罗法界之,那些骷髅佛珠,飞了一圈,竟然全都朝着那骷髅佛修而去。

    偏偏此刻,悟虚和骷髅佛修二人还被钱丹和鲁智深双修祭出的诡异阵法之,空间那么大,只可惜,悟虚可以隐匿,骷髅佛修却没有空间相关的功法或宝物。他只能艰难地闪转腾挪,一边还是不断打出道道法诀,企图安抚乃至收拢这些骷髅佛珠。

    但恰在此时,那些粉红的气息全都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悟虚正有一种复见天地的感觉,但却又感觉周围的气息更加危险了!

    旁的人没看见,天祥亦没看见,悟虚只看见钱丹和鲁智深依旧相拥而坐而抱,还有那周身山河景象的三缺盟修士。

    法界,悟虚观想出法界本尊持柳观音,遍洒杨柳枝水。说是遍洒,其实也钉是钉铆是铆的三十六滴,分别对应那三十六颗骷髅佛珠。说来也怪,悟虚本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却没想到,那三十六颗骷髅佛珠,竟然收敛了凶性,便是那佛怨也不见了,似乎得到了暂时的安抚,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却似乎又有些孤寂。

    而这种孤寂,悟虚似乎感应到了。他想了想,抛出了自己先前所得的那三十六颗降龙珠。降龙珠,每一颗周围都幻现出一条飞龙,在悟虚刻意地驱使下,尽皆飞在每一颗颗骷髅佛珠周围。只是,这降龙珠虽然绕飞着这骷髅佛珠,但始终不能真的靠近。

    悟虚怒笑着祭出了曼陀罗法界,将这两滴鲜血摄入法界之,随后隐遁了起来。那随后而至的三十六颗骷髅佛珠,顿时失去了感应和目标,撞击在一处,白光耀耀,隐约有佛号声和咒怨声响起。

    ”竟然修有曼陀罗法界!“那骷髅佛修,大惊失色,顿时叫了起来。方才,他与悟虚交手许久,一直没曾将悟虚拿下。眼见得,钱丹和鲁智深,竟然双修之际,祭出如此大阵,显然是处心积虑,早有准备。他表面不露声色,但实际却忌惮不已。虽然今日领头之人,修为高绝,距离那真灵层级只差一个机缘罢了,但那人素不喜自己,谁知道会不会不管自己?。。。。。。

    在那三十六颗骷髅佛珠攻击吞噬下,连渣滓都不剩。

    悟虚为了保险,在法界之,放出神识,细细探查,在没有发觉一丝这骷髅佛修的神识之后,方才出了来。

    但那些骷髅佛珠,好似还没有喂饱,顿时又朝着悟虚飞来。悟虚,暗叹一声,将这些骷髅佛珠,引进了自己的曼陀罗法界。

    悟虚在法界见此情景,冷笑一声,双手结了个施舍印,将对方祭出的两滴鲜血,复又弹出了法界。弹出了不说,那两滴鲜血,还在悟虚的施法下,悄然扩散,数息之间,便化作淡淡的血雾,弥漫充斥在小小空间。

    “好你个卑鄙的小子!”那骷髅佛修,厉声叫道,但很快,便悄无声息了,

    微等了片刻,悟虚本心不由一阵暗恼,“竟然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要么便是钱丹他们祭出此等阵法也自顾无暇,要么便是自己和天祥亦成弃子。请百度搜索(完美小说网)”

    悟虚本想出言与对面之人周旋一二,何必随意打打杀杀呢?

    但那骷髅佛修,似乎打出了真火,回顾了一下四周情况,竟然丝毫不放在心,只对着悟虚恶狠狠地打量了着说道,”佛爷我也要做个耳坠,今夜便将你的头颅炼了来!“随后口念念有词,两手结印,两根食指并拢竖起,射出两滴鲜血,径直朝着悟虚飞来。便只见那散落悬浮在空的骷髅佛珠,似乎因为这两滴鲜血,如猛兽一般凶性大发,也紧随其后,齐齐朝着悟虚扑来。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航海之最强船员特种兵之军医系统小祖宗,到我怀里来天行战记反派的后娘〔七零〕万界之我的最强老婆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