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夜当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静室里,天祥,收好那枚储物戒,长长吐了口气,默默地注视着对面的悟虚。

    那枚储物戒,他方才已经查看过,不但有灵石五千,还有等鬼道法宝一件。此物,名曰灵血幡,吞噬灵血、壮大己身,阴损却又威力巨大。而且,一看炼制材质和手法,便知此物绝非玄阴星所有,倒像是幽冥星所出。

    本来,今日多宝阁如此决断,天祥和悟虚便隐隐觉得今日之事,蕴藏着极大的风险。天祥还担心悟虚抽身而去,毕竟要悟虚冒着如此风险,帮自己实现随着多宝阁这些人前往幽冥星,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但此刻,天祥心希望又多了几分。他不相信,悟虚看了储物戒,会真的无动于衷。所谓财帛动人心,灵石和法宝这些,不相当于修士的财帛吗?

    悟虚缓缓收起手的储物戒,默默无语,神情变幻。此戒,不但有灵石五千,还有一件等佛门灵物,名曰肉菩提,状若人形,佛门人食后可以极大增强肉身强度,省去多年炼体苦修。

    “这可是好东西。自己正在参研肉身法界之法门,此物定然能够派用场,多多益善。”悟虚心暗暗想到,“只是才一颗。”

    “多宝阁出手如此阔绰,我等留下来,值守到最后一刻,也是应当。”天祥,见悟虚回神,微微笑言道。

    悟虚看了看天祥,“道友所思,悟虚明了。只是看这情形,似乎恐我等之辈能够轻易参与,而且似乎多宝阁等人自己都没有把握。悟虚便问道友一句,若是有生死之险,道友也要试一试?”

    天祥,脸色阴晴不定,最后方才阴狠狠地答道,“总得等到明日天明,再做定夺。”

    悟虚淡淡一笑,“悟虚方才所言,自然是真心话,不是客套话,自然会在多宝阁待明日天明。届时,悟虚亦可陪道友,与他们分说,力促道友能成行。”

    天祥,定定地看着悟虚,片刻之后,方才拱手谢道,“多谢悟虚大师鼎力相助。”

    悟虚合掌还礼,“都是人世间来,小僧费些口舌,费些灵石法宝,又有何妨?权当是为道友买酒壮行了。”

    “那今晚,你我便不醉不休!”天祥,对着悟虚傲然一笑,袖袍一甩,飞出一坛美酒,“此乃吾从人世间带来的女儿红。”

    “人世间的女儿红!?”悟虚惊问道,差点失声而笑。

    “正是!当年吾闲暇之余,也喜欢对月独酌。身死成鬼,也留意此杯物。陆续收藏了一些,随身带着,却不想竟然能带了天外天。只可惜,剩这么一坛了。。。”天祥,唏嘘着,把酒坛盖子揭开。

    悟虚鼻子动了动,笑道,“嗯,正是这个味!”

    。。。。。。

    慈恩寺,一处偏殿,鲁智深跪拜在延品大师座下。

    延品大师,久久不语,过了许久,方才说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今夜,执意要修行那双修之法,以解那妖女之困。本座还能说什么。只是那钱丹,乃是幽冥星合和教阴阳洞的亲传弟子,你与之周旋,须得慎之又慎。”

    鲁智深,低头不语。那弯着的后背,犹如蓄势待发的弓弩。

    “罢了罢了!”延品大师,叹道,“本座便为你加持一二。”随后起身,双手结印,围着鲁智深慢慢游走起来。只是他每踏出一步,便有一朵莲花,从合掌处飞出,落在鲁智深身。

    如是,九九八十一转。延品大师方才停了下来,复归原位,“双修之法,正邪皆有之。若是你抵御不了那合和阴阳媚功,元阳将泄之时,须记得莲花盛开,无须媾和。”

    鲁智深,拜谢不已。

    延品大师,却又说道,“若是你了那合和阴阳媚功,便不必回慈恩寺,自去周朝当差吧。”

    鲁智深,默然合掌而退。

    。。。。。。

    是夜,悟虚与天祥,出了静室,来到外面。无有桌椅,两人坐于泥。幸有些许花草,郁郁葱葱,可以佐酒。

    两人盘腿而坐,默默无言地对饮起来。

    酒过几多巡,天祥忽然笑问道,“有一个问题,吾一直想问你。”

    悟虚摊开双手,“到此时,道友还有什么不能问,不可问的?”

    “汝乃何人?汝为何对吾如此惺惺相惜?”天祥,双目炯炯,漫声问道。

    悟虚抿酒笑答,“我是我,悟虚是也!至于为何对道友如此,如此惺惺相惜,那是因为道友的正气歌啊!”

    天祥,不为所动,晒然一笑,“一首歌,便有如此魅力?可令悟虚大师这样一位佛门高僧,惺惺相惜?”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此句甚妙!”悟虚起身,一边哼唱,一边对着天祥说道,“正好,《楞严经》所言,‘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

    “至理大道,本是相通的。”天祥点点头,“但世尊所述,却是吾高明深刻不知千百倍。”

    “非也非也,在小僧看来,皆无分别。”悟虚挥挥手,“纵然言语分说有所区别,道理还是那个道理。”

    天祥长叹而举杯,“非也非也,吾当初作此正气歌时,是以臣子之身份,心忧朝廷,临死有感而发。岂能得世尊,超然于世,开示甚深微妙之法?”

    “无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悟虚把酒言道,“但唯有道友你,视死如归,不忘初心,念念相续,遂唱此歌,正气如虹,贯穿千古,导人践行,度人无数,抵得百千法门,抵得诸部经典。“

    ”两位好兴致!“忽然,鲁智深飞进多宝阁,从旁边掠过。

    悟虚遂运功施法,将鲁智深拦了下来,”来来来,智深师兄也来饮一杯。“

    ”想不到,洒家还能喝到这女儿红。“鲁智深降落下来,连饮数杯之后,砸吧砸吧,抹了抹嘴,叹了口气,“好酒好酒,洒家去也!“竟然又起身,朝着后院踏步走去。

    这鲁智深,今夜有点怪?悟虚和天祥,都放下了酒杯,看着鲁智深高大身影,却又不好开口询问。

    。。。。。。

    鲁智深一走进后院,便不自觉地放慢了步伐。他环顾四周,后院一片昏沉,唯有最里面,透着结界,散出点点朦胧光华。鲁智深,诵了声佛号,复又向前走去。

    结界好似不复存在,又好似一层薄纱。密室里面,成百颗玉珠,高高低低地悬空泛光,犹如缥缈星河。间,放在一张长榻,钱丹端坐在榻,低眉闭目,好似老僧入定。长榻四周,东西南北方向,都有一个铜人,真人般大小,手持宫灯,宫灯里却没有灯火,只有浓郁的灵气,从其连续不断地飘溢出来。若是有凡俗之人在此,只怕吸一口,要么不死,要么便长命百岁了。玉珠为星,灵石点灯,实在是说不出的富贵风流。

    ”将军来了。“钱丹朱唇微启,声音低如窗外晚风,几不可闻。

    鲁智深,脸忽然起了一抹红晕,不知是方才那人世间女儿红的酒劲来了,还是今夜如此和钱丹见面的缘故。

    ”将军,往日嬉笑怒骂,油嘴滑舌,甚至不顾自己佛门身份,以登徒子姿态,讨好奴家。不正是为了今日么?“钱丹,见鲁智深久久不语,不由又幽幽说道,”借我合和教阴阳洞功法,而证佛门欢喜禅,好去救你那老相好,当年的虎族妖女,昔日的胡贵妃。“

    ”阿弥陀佛!“似乎钱丹这番话,或者提到的人,给了鲁智深勇气,他合掌说道,”既然钱仙子知道贫僧苦衷,还望仙子不吝赐教。“

    钱丹,忽然睁开眼,无哀怨地看了鲁智深一眼,缓缓走下长榻。她微微抬起双手,便有风起,那一袭淡蓝长裙纷纷扬扬,露出许多雪白,随后又缓缓沉坠了下来。

    鲁智深却闭了双眼,双手结印,诵着真言,徐徐朝着钱丹走去。

    钱丹嘴角微微流露出一丝不屑,却还是朝着鲁智深走去。

    很快,两人便走在了一起。

    钱丹,玉臂搭在鲁智深的肩,吐了口香气,”将军这般紧张,如何与奴家巫山云雨一会?“说罢十指射出灵劲,鲁智深那身紫红僧袍,便灰飞烟灭。

    鲁智深忽然圆睁双眼,慈悲无地看向钱丹。

    钱丹,冷哼一声,身如滑蛇,越过鲁智深的双手,贴在鲁智深地胸膛,楚楚可怜地仰起头,两眼迷离,长发几乎垂落在地。

    。。。。。。

    悟虚和天祥,依旧对坐而饮酒,只是都是浅酌漫饮,似乎要把这人世间的女儿红完完全全仔仔细细地品尝过够。

    ”这女儿红,据说往往是埋藏在地十几年,待家女儿出阁之时,方才取出来。“

    ”还有那状元红,据说也差不多如此。“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这是凡俗之人所想,我等修士又岂会如此肤浅?“

    ”修为大增,神通广大!“

    ”这好像,也有点俗?“

    说到这里,悟虚与天祥,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了,悟虚朝后一看,结界深锁,鲁智深似乎还在和那钱丹密谈,便复又斟满了两人杯酒,”小僧,虽然敬佩您那首《正气歌》。但一直以来,却还有一个疑问。“

    天祥也眼望着后方那朦胧密室,听得悟虚问话,也不回头,只笑答道,”到此时,道友还有什么不能问,不可问的?“恰是悟虚先前所言。

    悟虚哈哈大笑,”悟虚这便与道友,找那钱丹去!“

    天祥,却忽地转身,”值此关头,智深大师,深夜造访,定然有要事。吾还是等等吧。“然后,展颜一笑,”不知悟虚大师,究竟有何疑问?“

    悟虚,也徐徐会过身来,言道,”道友作《正气歌》,当是时,乃是儒身。如今入鬼道,又是如何修持此歌?“

    天祥,沉默了片刻,幽幽答道,”不过凭着一股劲儿罢了。虽死不休,至死不渝。纵然已为鬼修,心仍然执此念头。念念不忘,纵为心魔,作善作恶,坠入九幽,亦不能断去,无法抹去。“

    悟虚,端起酒杯,饮了一口,”道友这是为《正气歌》所累啊。但,若是有这么一首歌,小僧也心甘情愿被其所累。“

    天祥,亦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快哉!今夜共饮,胜却多少君臣奏对,儿女情愫!“

    悟虚,微微一笑,”只是有人看不开,偏偏以为解了衣了床,才是肉体与灵魂的交融。却忘了那句俗话,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若是意趣相投,杯酒之间,飘飘欲仙。再若信愿相通,登山观海,自然胜过巫山云雨。古往今来多少人,误会双修真实意。“

    悟虚这番话,说得却是气十足,几乎传遍了整个多宝阁。

    天祥,于暗影抚掌叹道,”只是此刻,淫靡之气,滚滚而出。智深大师与钱掌柜,共演妙法,身在其,不知道是否还能听得到你我如此言说。“

    多宝阁暗筹划,慈恩寺里预加持。

    正气歌罢说双修,不负此夜正当值。

    钱丹和罗执事、马执事,尽皆躬身称是。

    。。。。。。

    悟虚和天祥走后,鲁智深,正要开口,却被钱丹止住了,“将军的意思,奴家如何不知晓。但此二人,终究认识不久,若是贸然相求,反倒不妥。”说到此处,钱丹顿了顿,复又低声笑嫣,,“此番离别,不知何时再见,奴家已经命人备下些酒菜,今夜便与将军一醉方休。”

    鲁智深,听得钱丹如此言语,竟然难得的肃然合掌,“如此,便多谢姑娘成全了。今夜,鲁某定当前来赴约,”说罢,竟也转身而去。

    待鲁智深走后,那横眉竖眼的罗执事前,躬身问道,“大人,难道真的放着那两个替死鬼不用不成?”

    一道巨掌虚影,凭空出现,瞬间压在了他的头顶。一股庞然大力,顿时让他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他几乎肝胆俱裂,大叫道,“长老饶命!大人救我!”

    旁边的钱丹,叹了口气,躬身对着密室后方躬身说道,“马凡多年来忠心耿耿,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还请薛长老今日饶他一命吧。”

    数息过后,那道巨掌虚影方才散去。与此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密室方响起,“此次任务,干系重大,尔等若是走漏了风声,出了什么差错,老夫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分明是随时便要施展媚功的节奏。悟虚微微一惊,悄悄看了天祥一眼。天祥,一身淡淡阴气,凝而不散,好似死水一潭。

    见悟虚和天祥进来,钱丹微微欠身,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这几日,承蒙两位道友,尽心镇守,方才一直平安无事。但今日看来,却是有人容不得了。是以,方才我等商议了一下,决定自明日起,便停止营业。”

    说到这里,钱丹朝着那罗执事看了一眼。罗执事会意,取出两枚一模一样的储物戒,分别送至悟虚和天祥二人的案几。

    却听得钱丹,淡淡一笑,“这二人,若果真如鲁智深所言,待他们看了那储物戒,自然会心动而为我所用。”

    那一向沉默寡言的马执事,忽然也开口了,“有这些炮灰可用,还有大人您和薛长老在,也许我们还可以多呆几日。”似乎很是舍不得这短时间的这样的买卖。但他话还没说完,心便后悔起来,但为时晚矣。

    那钱丹,眼波一动,“两位道友如此好意,奴家便谢过了。”说着,站了起来,轻移一步,倾身行了一个礼。

    那天祥,见此,也起身,与悟虚一道,还了一个礼,遂拿起面前的储物戒,走了出来。

    悟虚和天祥赶到之时,钱丹,鲁智深,还有罗、马两位执事,都已在了。

    此刻,那钱丹,服饰打扮,乃至神情体态,都与往日不同。一根长长的玉簪,斜斜地插在如云秀发,绿色琥珀耳环无风微摆,一袭水蓝花边长裙长长地托在地,腰间还束着一圈软软的金丝带。她这般,玉臂立在案几,依偎在一处,娥眉、双颊、双唇,尽皆着了粉黛,两眼露出一丝淡淡的忧思,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这时候,天祥说话了,“麻烦既然来了,若只是停业,便能躲得过?不知贵阁后面有何打算?”

    钱丹,微微一笑,却是不答。旁边鲁智深,似乎欲言又止,只是最后看了看钱丹,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悟虚见状,遂起身合掌,“既然如此,我等值守到明日一早,便算是功德圆满了。”

    悟虚和天祥,对视了一眼,遂笑道,“这几日,我二人只不过在这里装装门面罢了,实无什么用处。况且,如今麻烦刚门,我二人岂可此抽身而去。”

    “悟虚大师客气了,当初我等的约定也是仅限于开业期间,两位道友驻店镇守。”只听得钱丹,复又说道,“小小酬谢,还望两位道友莫要嫌弃。”

    虽说悟虚言不必追踪,鲁智深到底还是坐不住。完美小说网手机端 m.如今,他正是奉命管辖此坊,便也毫无顾忌地飞出多宝阁,站在高空,放出神识,四周一片横扫,暗却不紧不慢地盯着这来历不明、自号骷髅的佛修。

    只见此人,大摇大摆地出了多宝阁后,便在附近浑不在意地游荡起来,似乎对高空的鲁智深视若无睹。好一会儿,见鲁智深没有动静,他方才出了慈恩坊,进了相邻的峰坊,然后便不见了踪影。

    鲁智深,思虑片刻,终究是没有追了过去,闷声回到多宝阁。不一会儿,悟虚和天祥都接到鲁智深的讯息,邀请二人到后堂密室一叙。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之黑道帝皇大秦:神级建造大师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特种兵之杀人舔包系统没有你我不习惯无限真人秀[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