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远绸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悟虚朝着元法大师暗自点头,却听得延品大师复又说道,“这第二件事,便是关于那九叶青莲灯。”

    九叶青莲灯?!

    悟虚心一惊,这才想起来,当日鲁智深曾经告诉过自己,此灯乃是莲华宗的镇宗之宝。当时,自己装了个糊涂,鲁智深便也没有追问,想不到此刻延品大师又提了出来。只是,这九叶青莲灯,已经化作本体-青莲灵火,被自己收在海音螺温养。。。。。。。

    悟虚低头沉思片刻,方才对着延品以及藏心、藏意三人合掌答道,“启禀三位前辈,九叶青莲灯确是被小僧所得。但那日,天妖和大周朝某位前辈,为了争夺此物,大打出手之下,晚辈护灯不力,莲灯竟然被打回原形,只化作一点灵火,被晚辈放在一处温养。”

    “啊!那灵火,现在何处,快快拿出来,吾等一观。”那藏心大师,大惊失色,差点站了起来。

    “原来,那日邱老怪,与天妖隔空斗法,竟是为了此灯。可惜当日贫僧正在闭关。”延品大师,不由也喟然一叹。

    悟虚自然不会轻易泄露海音螺的存在,只得硬着头皮答道,“此刻却不在晚辈身。”

    “那九叶青莲灯,吾与元法也曾在庐山莲华峰远远见到过。此灯,威力极大,被打回原形,只化作一点灵火,反而不好携带和操控了。”八四巴,忽然笑道,“悟虚,此灯确是莲华宗的镇宗之宝。到了天外天,更须得配合莲华宗的独门功法,方才能够发挥其应有威力。你若是遗留在妖族之地,择日取回送来,莲华宗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是极!是极!“藏心,连声说道,”悟虚,明日,本座便随你一起取回莲灯。“

    悟虚忙答道,”启禀前辈,晚辈这几日受智深大师所托,这一个多月,要守护在多宝阁,能否届时再去?“

    ”启禀太长老,智深此番所托之人,正是悟虚和那人世间来,做《正气歌》,曾任鬼道御史的天祥。“鲁智深,在一旁,立时鞠躬禀道。

    ”多宝阁?!原来智深,找的是你二人。也罢,届时再去也不迟。“延品大师,若有所思,复又对悟虚笑道,“所谓有缘者得之,莲灯虽是我莲华宗之物,但久在人世间,被你所得,自然便是你的,是以当日你随那多吉初次来到慈恩寺,本座便没有出面相问。只不过,如今玄阴大变,莲灯又只剩一点灵火,本座为莲华宗计,为我佛门计,厚颜讨要,你却不要见怪才是。”

    悟虚又急忙答道,”延品大师,言重了。晚辈何德何能,拿着此物,也是犹如三岁孩童在大街捧着金元宝,此物既为莲华宗镇宗之宝,自然理当归送贵宗,一来顿解晚辈所负,二来全释宝灯之威,昌盛佛法,善莫大焉,晚辈不敢心存芥蒂,唯愿马首是瞻。“

    ”善哉善哉!“延品本是分别垂放在两腿膝盖的双手,忽然抬起,合于胸前,”你们人世间有句俗话,投桃报李。悟虚你如此说,莲华宗自然也不会白白收回九叶青莲灯。“

    只见,他话音一落,便有一道青色光华从其手掌射出,如盛开的莲花一般,朝着悟虚飘来。

    悟虚躬身而受,即受即悟,竟然是一篇功法。此功法,名为《浊世青莲普度众生法》。通篇读下来,如一篇经,但也许是延品大师加持的缘故,悟虚却从此经分明读出了一门功法。此功法,以灵火为引,以佛法点亮众生信愿,烛照万方,普渡浊世众生。

    悟虚,不由万分欣喜。这实际是一门,如何借助灵资,凝聚众生信愿,修行佛法,普度众生的无法门。

    那延品大师,见悟虚面露喜色,不由诵了声佛号,随即闭眼,整个人如同消失一般。藏心藏意两位大师,也各自深深看了悟虚一眼,闭目而定去。

    八四巴,元法大师,自然也很高兴,尽皆含笑不语,默默看着正在沉思的悟虚。

    只见,悟虚身体渐渐升起,于虚空盘腿而坐。他双手徐徐翻转变换,若是放在后世,便犹如那吸了摇头\丸的人,一副如痴如醉,浑然忘己的模样。

    同样是基于众生信愿,这门功法却与曼陀罗大法界,是截然不同的一种佛门修行法门。要知道,悟虚早已了解的曼陀罗法界法门,乃是先以无深厚的观想之功力,借助各种灵资,凝炼成一法界,而后再以此法界纳众生万物而普度;但这门浊世青莲普渡众生功法,却是以某一天地灵资,凝练容纳而又妙用众生信愿,相时而动,于外随缘度化众生。

    怎么说呢?实在难说!于内难说,于外亦难说。

    于内而言,修法界,炼莲灯,实无差别,皆可度化众生。

    于外则更难言。前者稍密,后者略显,是后者更多地借助了外力。

    悟虚若是以曼陀罗法界度人,便是以师之自身法界度化;悟虚若是修得此浊世青莲普度众生法,以某一灵资施法而度人。所谓喻皆是坡脚的。如果用一个坡脚的喻,便是如下情景:

    设若你得了病。悟虚若以曼陀罗法界,则将你摄入其,秘密度化,使你痊愈;悟虚若是以莲灯施法,则同样可凝炼无边信愿之力,而为你治病。如此,你病好了之后,虽然都感谢悟虚,但前者实乃因悟虚本人的幽深法界,后者实乃因身外之物的宝物。更直白一点,一个医生,给你推拿按摩,治好了你的病,一个医生拿着一瓶特效药,治好了你的病。你对这医生的感激推崇,岂会一样?这其的因果缘业,细微却重大而又分别。复于佛门修习,复细微却重大而又分别。

    但不修法界,却时时借助灵资,这又似乎脱了本心,如何说得过去。悟虚一念至此,忽又惊醒,抬头又见八四巴和元法大师,对着自己含笑而视。

    两位大师,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悟虚说道,”吾二人,自天外天,没过多久,便被囚禁,随身一些法宝,也被搜去,一时倒没有什么可赠与你的。“

    悟虚急忙躬身合掌,”两位大师,太过言重了。“

    却听得,元法大师笑言道,”宝物没有,功法倒是有一门。“说罢,与八四巴相识一眼,随后各自一弹指,便只见一滴金色血液,分别从其二人的左手食指指尖飞出。

    竟然是以血传法?!

    莫说悟虚,便是延品大师,藏心藏意两位大师,还有鲁智深,都颇有动容之态。要知道,佛门传法,显宗一般是以声闻法门,便是在密宗之,有师种种秘法加持,也多在意念着手,却也极少有以血传法的。

    悟虚急忙合掌郑重受之。只见那两滴金色血液,飞至半途,便合二为一,落在悟虚左手食指指头。随后便进入了悟虚身体,由指头至掌心,由掌心经手臂而至眉心,于眉心处金光一闪,好似天眼初开,随即又敛去了光华,从外面再也看不出什么来。于内,这滴金血,主动向悟虚传来了一段讯息。

    原来是一篇叫做《业火琉璃塔》的法门。悟虚大略一看,不由欣喜不已,原来竟是一篇炼识炼体的大法门。当初元法大师传给悟虚的金刚不坏藏法门,也是一篇类似的功法,但与这《业火琉璃塔》功法起来,却是粗浅了许多。悟虚如今参悟以身为法界的法门,正愁无处着手,这篇须得两位大师滴血传法的法门,必然不同凡响,于自己大有启发。悟虚恨不得,即刻闭关,好不容易方才按捺住心情,合掌躬身,“晚辈悟虚,多谢诸位大师赐法。”

    八四巴等人,端坐在那里,含笑而受,随后一人朝着鲁智深看去。鲁智深,随即躬身合掌,便引着悟虚徐徐退去。

    忽然,便在悟虚随鲁智深快要走出殿门之时,那延品大师出声说道,“世尊遗留的诸多经典,皆有提到末法时代。不知道,悟虚你于此有何看法?”

    悟虚止步,转身,复又合掌,微微思量之后,恭谨答道,“以小僧愚见,佛法常在,真实不虚。但起心动念,便生无明。世尊驻世,度化众生,便如入地狱,以众生宿业故,故于五浊之,随缘开示,于五蕴之,随根说教,是故有万千法,是故有一切法,是故又有一切法如筏喻者。当大劫之时,当大变之时,万千法,一切法,皆应舍。是故,世尊对世人说末法时代,即是说法应舍。一切法舍,即妙明真心现。”

    说到此,悟虚复又唱诵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阿弥陀佛!”八四巴、元法大师,乃至藏心藏意两位大师,尽皆诵了声佛号。

    那延品却不依不饶,扬声追问,“有末法时代,铁鸟飞行,世人不尊佛不修德,甚至亦无修行,无论善恶,皆能坐铁鸟而天,藏铁船而入海,乃至传音千里,点石成金。你又如何看待?”

    听到这里,悟虚心一惊,定了定心神,方才答道,“此皆外道,终不能证菩提。”

    延品复又问道,“设若你身处此末法时代,如何修行,如何弘法?”

    悟虚愣了愣,沉吟片刻,“设若小僧身处此末法时代,便当不忘本心而修习那能使铁鸟飞行,铁船入海的法门,只因此等法门,实乃当时之佛法之一切衍生法门。至于弘法,小僧自然依经典而随缘弘法。”

    “如何能做到?”延品大师,复又追问。

    悟虚,答道“佛法常在,人心如此。”

    “阿弥陀佛!”延品大师,合掌低眉,“如今玄阴剧变,但愿你能信守今日所言。”

    悟虚肃然答道,“小僧谨记大师教诲。”

    延品不复再言,低眉入定去了。八四巴、元法大师等,听得有点莫名其妙,却只当是延品在感叹如今玄阴之变,又虑及此刻自身处境,不由也各自有所沉思起来。

    悟虚见状,遂急忙和鲁智深,出了殿堂,乃至出了慈恩寺。

    出得慈恩寺,鲁智深,便笑道,“悟虚老弟,你今晚可是得了不少好处,洒家好生羡慕啊。”

    悟虚,笑骂道,“智深师兄,岂不知有因必有果?若是师兄能够前去妖族之地,在那天妖手下,讨要来那龙纹雪莲,又或者安然取回青莲灵火,悟虚此刻便将今晚所得拱手相让。”

    鲁智深,双手连摆,“罢了罢了,洒家不过是玩笑罢了。”说完之后,复又对着悟虚嘿嘿一笑,“那天妖,延品大师等本也相识,却为何偏偏着你去?”

    悟虚呆了呆,“莫非是佛门,又或者莲华宗,与那天妖有什么深仇大恨?”

    鲁智深神秘兮兮地一笑,“到时候,你自然知晓。”

    悟虚,叹了口气,自己似乎又入坑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和天妖地关系往来,看来他们还不时很了解。何况那青莲灵火,其实便在自己的海音螺。想到此,悟虚的心,又稍稍松了些,只是依旧板着个脸,不再和鲁智深多言。

    回到多宝阁,正是拂晓时。因有鲁智深在旁,悟虚只与天祥点了点头。天祥,对着鲁智深拱了拱手,便闪身飘走。悟虚,新得了几篇功法,便想着叫鲁智深今日在此替自己值守坐镇。却不料,鲁智深,一副魁梧的身材,却也如泥鳅一般,躲过悟虚伸手虚拦,径直朝着后院找那钱掌柜去了。

    这一去,便迟迟不见出来。悟虚,只得按捺住心情,做好眼下这份兼职。

    但偏偏这日,却来了事端。

    一个穿着与人世间的喇嘛有些几分相似的佛修,大踏步走进多宝阁,也不做什么交易,竟然径直朝着悟虚走来。此人胸前挂着一串骷髅头佛珠,周身灵气缭绕亦成此状,显然也是真人境界。看其修长身材,应该是玄阴星出生之人。

    此人,走到悟虚近前,合掌诵了声佛号,便对着悟虚大声说道,“尊驾可是悟虚大师?”

    悟虚睁开眼,,“贫僧正是悟虚,不知尊驾何人?又有何事?”

    “佛门散修,法号骷髅,现有一物要出售,价值几何,这多宝阁想必也只有你最识货了!”这佛修,翻手从袖取出一个玉匣,递与悟虚。

    悟虚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由抬头,两眼射出精光,定定地望着这名佛修,“敢问尊驾,此物从何而来?”

    “我卖你买,你情我愿,多宝阁难道还问这些不成?”那自称骷髅的佛修,不悦地说道。

    在场所有人,尽皆朝着这里看来。便是那罗执事和马执事,也不由朝着悟虚暗地询问。

    悟虚却不管这些,只低头将玉匣盖,然后问道,“那么尊驾,要价几何?”

    骷髅佛修,笑了笑,“为了这颗舍利子,贫僧我差点身死道销!这样吧,我要多宝阁三千灵石。”

    舍利子!?

    在场人,顿时一片哗然。要知道舍利子,乃佛门高僧坐化之时,方才得有,珍贵无,又有诸多妙用,尤其是对佛门人。是以,一般佛门人得之,必不会轻易拿出来交换,更不会如此这般地售卖。再者,听这自号骷髅的佛修口吻,似乎这颗舍利子来历不明,甚至有可能是他逼迫同门坐化而得!这在平时,是不可想像的。纵然有人做此等事,也必是隐秘至极,绝不会如今日之明目张胆,大张旗鼓,有恃无恐。·

    出人意料的是,悟虚摇摇头,“多宝阁,出不起找个价钱,你走吧。”

    悟虚这般一说,等于一锤定音,便是多宝阁那两位执事一时间也不好前说话。

    “三千灵石,买一颗舍利子!你难道还想帮着多宝阁压价不成?!”那人,顿时叫了起来,好似已然吃了天大的亏。

    实话实说,事论事,三千灵石买一颗舍利子,还是很划算的。那罗执事更是使了个眼色,示意马执事通禀钱丹掌柜。

    悟虚看在眼里,祭出曼陀罗法界,以声闻法门,朗声喝道,“舍利子乃我佛门弟子,坐化而成,岂是可以如此兜售买卖不成?你切莫再说,否则莫怪悟虚不客气!”

    到此时,那钱丹掌柜,鲁智深,还有天祥,尽皆知晓此事,纷纷传讯相问。悟虚皆不答,只看着眼前之人。

    好一会儿,那自号骷髅的佛修,嘿嘿笑了一声,招手收回,然后复又朝着悟虚挑衅地看了一眼,扬长而去。

    “为何不跟着此人?”众人皆有此疑问。那天祥本已起身,欲行鬼道之术法,悄然追踪,却被悟虚主动拦了下来。

    “大劫之时,大变之时,似乎真的来临。”悟虚暗自对自己说道,神识却传音众人,“此人定然是有备而来,便暗自追踪,也恐在其算计之。依小僧看来,今日此人,不过是试探而已。恐怕自今日起,我等要未雨绸缪了。”

    悟虚此言一出,顿时再无杂音传来。便是鲁智深,也没有再提那舍利子之事。

    夜入慈恩故人见,暗受秘诀末法缘。

    忍看舍利公开售,困坐阁楼绸缪远。

    悟虚此言一出,延品大师点点头,似乎算准了一般。而八四巴和元法大师,纵然心境甚高,却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情。

    “那龙纹雪莲,乃是妖族物,珍贵无,轻易不能求得。悟虚,你可先打探一下,有消息传到慈恩寺来便是。”元法大师,忽然传音给悟虚。

    “悟虚!”八四巴大师,这时候复又说道,“大周变法,玄阴震动,我与元法二人,受莲华宗下鼎力相助,方才得以恢复自由,来到慈恩寺。但极光宗追迫不止,又假借大周朝廷发布了通缉令,也许不日便搜到了慈恩寺。”

    悟虚想了想,“多宝阁,似乎不受大周管辖,悟虚恳请两位大师移驾。”

    八四巴和元法大师,听后,默默无语。

    悟虚静静地听着,知道必有下。

    “些许小事,莲华宗自能应付。”延品忽然说道,“只是有一条,两位大师被幽禁在极光洞多时,深极光之毒,若要完全化解,须用到万妖谷的龙纹雪莲。听说,你一天外天,便在妖族栖身,更得天妖青睐,随妖族使团至大周来,不知是否有办法得到这龙纹雪莲?”

    “看来,此事须得找那天妖。”悟虚一边想着,一边答道,“且容晚辈回去想想办法。”

    悟虚急忙朝着八思巴和元法大师大礼参拜,口连连说道,“悟虚参见两位大师!”

    “无须如此。“八四巴大师那犹如婴儿的声音,在悟虚耳边响起,”本尊且为你介绍莲华宗的三位长老。间那位,乃延品大师。其左右两侧分别乃是藏心、藏意两位大师。“

    悟虚急忙又对着这三位郑重行礼。

    还是鲁智深在旁边解释道,“多宝阁,地位固然有些超然,但涉及到朝廷要犯,却也还是须得受大周管治。是以,两位大师还是留在慈恩寺较好。”

    朝廷不日便搜到慈恩寺?但两位大师还是留在慈恩寺较好。。。。。。。

    延品大师,淡淡一笑,”今日传唤你来,却是有两件事。“

    悟虚随即顿首,”悟虚谨听诸位大师吩咐。“

    悟虚对鲁智深行了个礼,鲁智深还了个礼,遂带着悟虚走一条幽静的甬道,于花木深处,转转折折,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偏殿。

    偏殿内,面积不大,没有灯火。但悟虚一进去,便看到八思巴和元法大师。他二人,如今身影枯槁,虽境界仍在,但修为却明显大减。端坐在宽大的僧袍,神态安详,朝着悟虚露出婴儿一般的笑容。与八四巴、元法大师并坐在一列的,还有三名境界高深的佛门高僧。这三名高僧,端坐在那里闭目不语,正是那日悟虚与多吉初次进慈恩寺,在大雄宝殿以大神通默察悟虚来历的那三名莲华宗长老。

    ”虽是巧言,却也说得在理。我等佛门人,切莫起了分别贪瞋之心。“那间的延品大师,说话了。

    ”悟虚,今时不同往日,你且小心些。“这时候,元法大师暗传音过来。

    悟虚心一凛,朝着元法大师微微看了一眼,然后朝着延品大师复又郑重合掌,鞠躬行礼,说道,”延品大师教诲,悟虚谨记。“

    那藏心大师,见悟虚未曾如先前一般,跪拜行礼,不由微微一笑,”为何前恭后倨?不与我等行那跪拜之礼?“

    悟虚心,咯噔一下,想了想,恭敬答道,”我佛慈悲,众生平等。小僧一直秉持此佛理。方才,小僧跪拜行礼,行的是人世间世俗之礼,乃是因为八四巴和元法两位大师曾经多次有恩于小僧,而小僧却未能于两位大师危难之际有所作为。小僧,于三位大师跟前,行的方才是佛门正礼。“

    蓝玉之后,这一天再也无事。请百度搜索(完美小说网)夜幕降临,悟虚待天祥出来,便自回到房。

    悟虚想了想,还是先不要告诉鲁智深和天祥的好。他静坐着,却始终心潮澎湃。待到临近了子时,悟虚缓缓起身,祭出曼陀罗法界,悄然出了多宝阁,直奔那慈恩寺而去。

    先前,只说在慈恩寺一见。但究竟何处,却是,没有明言。悟虚想来,既如此说,要在这慈恩寺一会,自然也瞒不过慈恩寺,自然进去便知了。果然,悟虚刚进慈恩寺,便看到鲁智深在那里含笑等待,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洒家模样。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明秦国公奥特曼之我为虚空恐惧仙武之无敌作弊器凶斋穿越唐朝之我的大脑能上网镇魂街之神级抽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