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变法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稍后,天地间,似乎只剩下那道宏大的声音。

    这个声音所阐述的内容,总共十六句,大致说了四点:

    第一,先帝驾崩,新帝加冕,改号为革,大赦天下。

    第二,改制变法,修行为上,无分族类,无分正邪。

    第三,邦联六宗,设长老会,朝野咸襄,共治玄阴。

    第四,三星停战,和平共处,开启交流,互通有无。

    这个声音,似乎用上了类似于佛门声闻法门,虽然字句简短,但其中蕴含的言外之意,却准确无误地传递到每个人的心里或者识海。

    这个声音,重复三遍,方才止住。但其余音,依旧缭绕回荡在天地之间。许多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仿佛是被催眠,又仿佛是刚刚从沉睡中惊醒。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变来了,但因为先前的杀戮和现实的威慑,还有那许多言外之意充斥在脑海里,是以,大家都显得很安静。

    悟虚是比较早清醒过来的,他紧皱双眉,将头复又仰起了几分,对着那重峦叠嶂的灵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回去。

    刚回到屋内,便有文天祥在外面敲门。悟虚将其迎进来,两人分坐在软塌之上。

    “方才那道宏音,似乎用了佛门中的声闻妙法,”文天祥首先缓缓说道,“文山细细听来,其中许多言外之意,似乎,怕真的是要变天了。”

    悟虚挥手,一瓶酒,两玉杯,摆在了两人之间的案几之上,“声闻之方便法门,本是佛门随缘教化。一句真言,一人诵持听闻,便是难免时时刻刻有不同感受和体悟,更遑论不同之人。只怕,那声音所述内容,文道友所听闻的,所感悟的,与小僧完全不同。小僧,若是越俎代庖,强与道友分说,恐怕却是将小僧自身因果强加于道友了。”

    文天祥,笑了笑,“然则,悟虚大师,摆出这酒杯又是何意?难道只是共谋一醉不成?”

    悟虚哑然失笑,举起酒壶,将案几上两个酒杯斟满。

    文天祥,却又笑道,“你我蜗居此处多时,若要饮酒,何不外出寻一个热闹地方,不但一应美酒美酒俱全,还可以看看这新朝新气象。”

    这番话,倒也正和悟虚心意。他人是何反应评说,倒真的可以去看看听听。两人遂起身,出了妖族使团之门。

    这出门一看,外面的人还不少。有多日不得时日谋生的小摊小贩,更有形形色色的各类修士,如同悟虚和文天祥二人,出来打探消息。那些酒楼、茶楼、书坊等营业之所,除了主人身死或被朝廷抄没的,绝大多数也陆续重新开张了。

    自然,街道上,还有一列列装束精良、手持利刃的士卒;而天空上,还有一群群身影飘渺、灵气逼人的修士。

    悟虚和文天祥,寻了一处酒肆,上得楼去,挑了个临窗的位置。坐定之后,随意点了几样酒菜,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酒,一边暗暗观察着周围。岂料周围众人,大多亦是如同他二人一般,默默无语,正用足了精神,细听着周围地议论。

    当然,也有胆大爱炫耀的,在那里故作神密地与人“密谈”。但其谈资,却往往是某某的家世门第,往日在朝中如何如何,甚至还掺杂着一些风流韵事,扮猪吃象,耍泼卖横等,恰似那封建旧时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到了最后,却只有俩字,死了。

    听得悟虚和文天祥,摇头不已。

    不过如此一来,众人见一切无异,便也慢慢都大起胆来,只不过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先帝是被暗算的,可能还没有死,被幽禁在皇宫深处一个秘密地方;有的说,天外天即将面临大劫,玄阴、玄阳、幽冥三星要摒弃前嫌,共谋出路;还有的说,大周改制变法,修行为上,是要向六宗靠齐,往后修为越高越是有地位有权势。。。。。。总是让人难免有道听途说、似是而非之感。

    这时候,窗外传来一阵灵气波动,紧接着便是物件碎裂落地之声,还有鲜血在空中溅射的声音,惊呼惶恐之声。

    酒肆顿时一阵安静。

    便在悟虚等人,齐齐朝着窗外看去之时,数名身着玄黄制服的修士,已经飘然而下,飞立在半空之中,其中一人双手展开一面不知何种材质做成的诏令,大声唱诵道,

    “我大周改制变法,特有灵资诏令颁下:浩瀚星空,玄阴一粟,修行不强,何以远辉。然玄阴资源匮乏,却众生享用,靡费而庸碌,长此以往,凡不凡,修不修,星光黯淡,天外难存。是以,自即日起,凡属灵资,皆应由朝廷估值征缴,统一调配,以尽灵资所用,以令修士辈出,以耀玄阴灵威。”

    顿时,一片哗然。这哗然声,似乎远处也隐隐传来,似乎情景与此处类似。悟虚却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所谓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凡疆域之内的山河草木,一切的一切,包括所谓的灵资,不本就是大周朝,或者说大周皇帝的么?再者,早就听闻大周朝广纳贤才,按照品级以及材质,赏赐功法以及按月供给一应灵资,可谓已经是统一调配,以尽所用了。却为何又有此诏令?而且,还引得众人一片哗然。

    悟虚,急忙暗自神识传讯,询问身边的文天祥。

    文天祥,似乎也被震惊到了,脸上阴晴不定,半晌都未曾回应悟虚。直到整个酒肆的人,走了大半,文天祥方才醒转过来,沉吟着,苦笑着,对悟虚说道,“悟虚大师,对大周朝一些具体的朝政不熟悉,所以方才有此疑惑。”讲到此,复又自我调侃道,“要不是文山此刻身遭横祸,孑然一身,怕也是要如同他人一般,竞相奔走了。”

    “先前我大周开国之时,仅仅掌握了大周皇族一族所有的灵石矿脉,之后数百年,大周朝廷逐渐发展经营,通过各种手段,方才将大周整个疆域的灵石矿脉完全掌控。而灵资,顾名思义,乃是一切有灵性,或者含灵气的物资。灵石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物资罢了。除了灵石之外,还有各种灵草、灵药、灵符、灵火、灵水,还有各种灵器法宝。而这些灵资,朝廷虽然名义上拥有这些,但实则是掌控在许多势力手中。譬如,许多灵草灵药,便掌控在灵药宗扁氏一族,而灵符又由三大制符世家所把持,而灵火、灵水,如今虽大多为皇族之人所据,但有的却须得有特殊血脉或者体质之人方可温养炼化,至于各种灵器法宝,则更是在各个宗门,各种势力,乃至各式散修手中,在使用上也有各种限制或条件。”文天祥,一面看着窗外争吵熙攘的街市,一边徐徐对着悟虚说着。

    “那这岂不是不可能执行得了,或做得到的么?何况,这大周疆域内,这万里京城里,还有不少灵资,某种角度来说,是属于六大宗门的。”悟虚皱眉问道,依旧不解。

    文天祥,叹了口气,“既然这是改制变法的第一条诏令,那么定然是深思熟虑,筹划已久的了。若是文山预料未错,大周不但真的与六宗邦联,而且与灵药宗、制符世家等各方达成了某种协议,至于其余的地方,恐怕是挡不过征缴了。实际上,前番京都骤变,已经为此项诏令扫去了不少障碍。”说到,这里,文天祥,又是一声苦笑,“譬如文山,府中所有灵资此刻怕已经登记在册了。若是文山未能逃出来,那么文山储藏戒里面的东西,也尽归朝廷了。”

    “如此说来的话,却须得六宗以及一些世家大力配合才行。看来果然是邦联六宗,设长老会,朝野咸襄,共治玄阴。”悟虚沉吟着,细细想着,常常呼了口气,“不过,目前来看,这诏令,还是有极大的弊端。譬如,文山兄,方才所言,许多灵资,乃是须得特殊血脉或体质的人,或者须得是鬼、妖之族类,方才得以亲近培养利用等?又譬如,那些执行此诏令的人,上下其手,将灵资或多或少据为己有?”

    “特殊血脉或体质此类的,毕竟是少数,而且朝廷自然会恩威并施,笼为己用,这在之前都是有先例的。譬如秋露城有一道灵泉,名曰秋露,奇寒无比,寻常修士也不敢随意饮之,但饮之却能驱除一切虫毒,唯有白氏一族之人,以世传功法护持,方能保其功效不变,更能炼制成秋露丹。是以,朝廷边敕封白氏一族,命其永镇秋露城;而白氏一族每年所炼制的秋露丹,大半都进奉了朝廷。”文天祥说到此处,又淡淡地一笑,“至于灵资动人心,这也是有的。但大体而言,大周已然有一套比较严密的措施了。譬如,那晚前来擒杀文山的修士,皆是经过挑选和安排的。文山乃是鬼道修士,朝廷派来的修士便是佛道两系的修士,而且还不是同一个派系的。那些佛道修士,对鬼道修士所有的灵资,除了灵石,一般都是不感兴趣用不着的,倒不如交上去换些对自己有用的奖赏。何况,,他们还不是同一个派系的,互相还有个提防,也大体上绝了他们与另外一组修士私下交换的可能。”

    文天祥说话的同时,外面的已然响起了滴滴声。

    原来,街上那些小摊小贩,凡是涉及灵资交易的,此刻都在接受检查了。明显的灵资,直接被当场估价征缴。不明显的物件,也被那些几乎毫无修为的士卒,手持着探灵的道具,扫来扫去,若是滴滴响了,也自然被定为灵资。至于搜身,更是自然。若有储物戒的,不管修士与否,都在那些飞立高空的修士严肃地注视下,乖乖地打了开来,任凭检查和征缴。

    若有不从者,或被当场拿下,或侥幸逃走片刻,也被京城大阵锁定了气息,一个禁空禁制施加下来,便龙游浅水、虎落平阳了,或被就地格杀,或被废了修为,拿回去仔细盘问,生不如死。

    悟虚一边听着文天祥娓娓道来,一边看着窗外这一切,最后不由苦笑了一声,“看来,我等以后修行都得仰仗朝廷了。嗯,不知道玄阳、幽冥星上,是否也如此这般。若不是,我也有点想学文山道友一般了。来个逃离玄阴星,偷渡修行。”

    文天祥,却皱起了眉头,“此诏令一下,必然有许多势力或者修士,如悟虚大师所想,朝廷和六宗,又岂能没有预料和后手?只怕,如今想要出玄阴星,是千难万难了。”

    这时候,已经有几名士卒,到了二人所在的酒肆。他们两人一组,一组把住楼梯口,一组挨着个,一间一间地搜查包厢,一组则径直朝着大厅上唯一的酒客,也就是悟虚和文天祥,沉步走来。

    看着这一手提刀,一手提着探灵仪,迎面而来的两名士卒,悟虚不由对着文天祥苦笑道,“这可如何是好?自古民不与官斗,个人不能对抗组织。”

    “你我毕竟是真人修士,断不能轻易折了尊严。”文天祥沉声答道,旋即却又话锋一转,“悟虚道友,此刻能否联系天妖前辈?”

    两人正这么说着,一道神识已经从高空落下,远远地隔着窗户,微微停留了片刻,随后传音道,“原来是你们两位!”

    悟虚一听,竟然是鲁智深,不由舒了口气。再看文天祥,神情也缓了缓,似乎也识得鲁智深。

    只听得快人快语的鲁智深又传音说道,“洒家今日受命在此坐镇,本以为没什么大事。却不想方才得报,此处有两名气势不凡的真人修士,不知如何是好。洒家只得硬着头皮过来看看,却未想是两位道友,哈哈哈。。。。。。。”

    鲁智深哈哈哈地隔音笑着,悟虚听着甚是膈应,半开玩笑半当真地传音回问,“智深师兄,是要亲自过来搜小僧和文山道友的身吗?来个嘀嘀嘀。。。。。。。。”

    哈哈哈。。。!鲁智深又是一阵大笑,笑声中,已然飞至悟虚和文天祥的面前。

    那两名也快要走到跟前的士卒,包括其身后的,一见英雄鲁智深,全都纳头便拜,口中还念念有词,“属下参见大将军”。

    鲁智深,朝他们挥手示意,待其全部退下之后,方才又对着悟虚和文天祥低声笑说道,“想必灵资令一出,两位道友也是有点腹诽吧?”

    悟虚和文天祥,默然无语。

    鲁智深见状,又哈哈哈大笑起来,“两位兄弟,怕个甚?!此处只有洒家一名真人修士,方才洒家又布下了结界,大家都是人世间上来的,何必如此拘谨见外。”

    “此番京都骤变,大将军似乎非但没受牵连,反而得到重用了。”这时候,悟虚方才徐徐笑道。

    “重用个屁!”鲁智深,又挥动了手臂,那宽大的袍袖簌簌直响,“变天了,看不透哦!要不是为了宗门着想,老子才不干了呢!”

    看来鲁智深对现在这差事很不满意。悟虚且不管它,直接又笑问道,“师兄既然布下结界,是否可以容我等留下点买路钱,便放过了?”

    鲁智深,冲着悟虚一瞪眼,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往酒桌上一拍,“悟虚师弟,说的是什么话!俺鲁智深是那种人吗?!文道友,你评评理,俺鲁智深何曾亏待过上来的兄弟!”

    文天祥微微一笑,“智深大师,乃是性情中人。悟虚大师方才不过是玩笑罢了。”

    悟虚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合掌赔罪,“悟虚口无遮拦,智深师兄勿要见怪。”

    “哎,领了这差使,又不好真的走开。罢了,我等三人便在此处饮些薄酒吧。”鲁智深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微微摆了摆手,袍袖中飞出一把深红酒壶和三只白釉酒杯,“这酒,须得配这种白釉酒杯。”

    雪里红?文天祥,忽然轻轻惊呀了一声。

    如鲜血般的酒水,从壶口,无声地注入三只白釉酒杯;然后,漫过了杯口,堆积如山,却丝毫没有一丁点滴落下来。若是透过那白釉酒杯往里看,杯里的酒,不再是鲜红一片,而是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白,让人不由联想到冰雪消融,红艳飘飞。

    鲁智深,慢条斯理地斟好酒,朝着文天祥和悟虚,嘿嘿一笑,“文道友好眼力,这正是雪里红,而且是窖藏百年以上的极品雪里红。前几日,洒家无意中得来的。?”最后又微微哼了一声,自嘲般说道,“不偷不抢,吃点喝点总可以吧”

    谁知对面地文天祥,却愣了愣,“想不到杜中丞也未能逃过此劫。”

    见文天祥如此表情,鲁智深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起来,一改先前的嘻嘻哈哈,沉声说道,“实话实说,此番负责你们御史台的,主要是极光宗和三清宫的。洒家不过跟在后面,陪绑而已。这一壶雪里红,也是洒家趁乱捡到的。”

    “中丞大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无论是襟怀眼界,还是品行才干,都是朝野敬重的,大女儿还入宫做了贵妃。当初,还是杜大人钦点文山入御史台的。”文天祥,微红着眼睛,幽幽喃喃,“吾记得,中丞大人平日里,似乎与新皇帝也颇有交往,政见上也多有相同之处。。。。。。”

    悟虚见文天祥如此动情,对面那鲁智深又益发地尴尬了,便插话说道,“宫廷争斗,我等谁又说得清楚呢?罢了罢了,我等先敬祭这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中丞大人一杯吧。”说罢,举起酒杯,手腕一翻,将杯中之酒,敬洒在脚下木板之上。

    鲁智深,微微抽搐了下嘴角,也闷声将手中酒洒下。

    片刻之后,文天祥站了起来,双手端起面前那杯雪里红,望了望窗外远方,然后方才弯腰将酒郑重无比地遍洒于脚下。之后,文天祥收拾了神情,转身对着悟虚、鲁智深拱手说道,“文某方才失态了,还望两位道友莫怪。”

    悟虚只得主动搭话,对着鲁智深戏虐道,“死者长已矣。好在师兄应该不会将我等当作前朝余孽。”

    鲁智深又把眼一瞪,却听得悟虚又笑道,“好在师弟我也不怕。知道师兄好酒,这里还有一壶百花虎骨酒,恰好可以贿赂贿赂。”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把绘有猛虎下山的青铜酒壶来。

    鲁智深,也识趣,顺势将惹眼的雪里红收了起来,猛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悟虚瞪眼笑道,“师弟这几年没在妖族虎谷混。此乃上好的百花虎骨酒,一般的虎族外人是喝不到的。”

    酒过三巡,那鲁智深,打了个酒嗝儿,对着悟虚和文天祥说道,“罢了,此身营营苟且,便是入了佛门,也不得自由,两位道友,洒家须得回去了。”

    “不搜查征缴灵资了?”悟虚笑吟吟地问道,“所谓贼不走空,师兄初次执法,便空手回去,岂不是不好交代?”

    “好叫两位兄弟知晓,新法改制,对真人及真人以上的修士,无效。当然,仅限本人。”鲁智深,呵呵一笑,冲着二人使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便要拔腿而去。

    “且慢!昨日大道宏音,今日的灵资令,可都没有这样说。”文天祥,疾声追问道。

    “是没这样明说,但我等都是这样做的。试想,朝廷要是真的对真人修士都如此要求,岂不有违修习至上的原则了么?玄阴星岂不是真的要乱成一锅粥?对了,两位兄弟,若有兴趣发点小横财,明日还在此处相会,”鲁智深,哈哈大笑,身子却仿佛非奸即盗一般,嗖的一下,飞出去老远。

    悟虚和文天祥,对识一眼,一时间竟无语。

    宏音宣大道,变法改新制。

    灵资勿靡费,真人把酒吃。

    悟虚等人所在之处,自然是那天妖了。不过还好,周围的人,或者说妖族使团的人,天妖还网开了一面。其他地方,天妖神念碾压之下,不知又有多少死伤。

    当然也有叫好,称赞的,但也被视作不敬,而被处理了。

    悟虚又点了点头。

    “还有,本想让你去雍州的,但如今看来,你还是留在京都的好。京都,有我等坐镇,终究是稳妥点。”天妖缓缓说道。

    悟虚也叹了口气,“小僧任凭前辈处置差遣。”

    这道宏大的声音,自然是以皇宫为中心源点,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的。显然是借助了京都大阵的威力,声若惊雷,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犹如神启的意味,虽愈千里,仍不停息。

    先帝驾崩,新帝加冕,改号为革,大赦天下,改制变法,修行为上。。。。。

    悟虚静静地站在那里,细细地听着。而旁边许多修士,包括文天祥,都或多或少发出了惊声,有的甚至明确表示了质疑和不满。但很快,他们便和悟虚一般,再不出声,只是静静细细地听着。因为一道道强横的神念,分别在四处生起,威慑一方。

    悟虚和文天祥相视一眼,只觉得天妖话中有话,言犹未尽,正要再出言问点什么,却见得天妖轻轻地挥挥手,“文天祥,你先出去吧,本尊已经吩咐下去,着人给你安排了独处之室。”

    文天祥,遂行礼退去。

    一阵沉默之后,天妖复对悟虚说道,“想必你也猜到了。我们需要你那件洞天法宝。”

    。。。。。。

    第二日,清早,悟虚正在内视己身,忽然有一道无比宏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悟虚顿时惊醒,然后,不自不觉走了出去,朝着皇宫方向,抬头仰空。不一会儿,文天祥也走了出来,同样也朝着皇宫方向,抬头仰空。京都许许多多的地方,许许多多的人或修士,都亦是如此。

    悟虚自然不会装逼,假模假意地说不要六元福令,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不过,之前天心殿外星空处,你全力驱使那件洞天法宝,已然泄露了一些气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切记不可再次使用此物了,除非我等在。”天妖忽然正色说道,最后还加了一句,“尤其是在佛门中人面前。”

    “前辈好意,我等感恩不尽。”文天祥,对着天妖行了个礼,神情不卑不亢,“此番京城骤变,究竟是何缘由?又是何境况?还望前辈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缘由?尔等无须知晓。境况,尔等明日便知。”天妖完全走出来,悄无声息地站在两人面前,“不过本尊倒是想提醒尔等,此次激变,影响深远,尔等要好自为之。”

    果然够赤裸裸。

    悟虚当即说道,“若是前辈们需要,小僧自会全力配合。”

    “哈哈!你倒是乖觉!”天妖笑道,“这件事情,我们也商量了一下。那个六元福令你留着,平时可以庇护你;若有需要,六元福令自然会有讯息给你。”

    悟虚沉吟着答道,“是不是不给不行。”

    天妖叹了口气,“若是能抢,我们第一次便抢了。”

    悟虚和文天祥正有所感而唱和着,天妖又不知何时出现。其身影,半隐于空,精美的脸庞看上去雪白冰冷,“你们倒是好悠闲!”

    “阿弥托佛!前辈中了一击十方幽冥指,却让我等晚辈陷入险境。”悟虚转身,合掌对着天妖凝声说道。

    “若不是本尊亲自庇护,你们会如此安稳?外面像你们这样的,不知道死了多少了!”天妖声音冰冷,毫无感情,“何况,你们到底没有死,反而或多或少得了些好处。”

阅读大明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