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所爱隔山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宁云钊依旧含笑。

    “我该说一声祝福?”他说道。

    但他并没有说。

    “我该说一声谢谢,或者抱歉?”君小姐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但她也没有说。

    宁云钊笑意散开,举起手里的茶杯。

    君小姐双手捧起茶杯,与他的茶杯轻轻的碰了下。

    二人各自一饮而尽,再相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似乎又没什么改变。

    宁云钊先笑了。

    “不过,想了想还真是有点不甘心。”他说道。

    君小姐看着他。

    “我做的也不少。”宁云钊接着说道,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我应该可以要个回报吧。”

    “当然可以,你请说。”君小姐说道,“只要我能做到。”

    宁云钊挑眉。

    “还有条件限制啊。”他说道,“看来我的确不如朱世子。”

    君小姐有些微微的窘迫。

    他从来温润如玉,看破不说破,从来不让人尴尬。

    宁云钊眉眼恢复温润的笑。

    “人总要任性一次。”他说道。

    君小姐恢复了神情,看着他点点头。

    “你请说。”她说道,又停顿下,“当然什么时候说也可以。”

    “不说以后了。”宁云钊含笑说道,“就现在吧。”

    君小姐认真的看着他等候他的开口。

    宁云钊看着她。

    “我们,再下一次棋吧。”他说道。

    元宵灯节,火树银花不夜天的街市上,有个女子在他身后,看着面前被众人围着的棋盘,兴致而起说了一步走棋。

    有个年轻人听到了,兴致所起应了一步棋。

    就此他们你来我往,在夜色里下了一盘盲棋。

    在棋局终了之后,他才回过头,她也才看向他,才发现对方是自己熟悉的陌生人。

    从那一刻起,便开始了再没有断了的来往。

    虽然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打算来往。

    但,谁能知道以后呢,谁又能掌握以后呢。

    君小姐没有说话,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临窗的桌子是君小姐惯常写医书的地方,笔墨纸砚收了起来,摆上了一个不算精致的棋盘。

    “不好意思,隔壁老先生只有这个,店铺都还没开门买不到,柳掌柜那边跑去也有点远。”陈七带着几分歉意说道,一面扫了扫棋盘上的一块污迹。

    但污迹已经深入棋盘,根本就擦不掉。

    “下棋,有棋盘有棋子就可以了。”宁云钊说道。

    最关键的是人吧,一旁的方锦绣撇撇嘴,真是搞不懂,都什么时候了,竟然一大早的慢悠悠的下起棋来了,就说了他们真是跟常人不一样。

    她甩手走开了,陈七跟上来,站在后院门口回头看了眼,见对坐的二人果然开始下棋,他们神情认真而专注,一句话也没有交谈,各自在棋盘上一步一步的落子。

    “还真是下棋啊。”陈七嘀咕说道,又皱了皱眉。

    他不是没有见过男女对弈,但不知道为什么,晨光蒙蒙笼罩下,这认真专注对弈的男女,看起来怎么有些莫名的酸涩。

    有什么可酸涩的,要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咯。

    他们都是扶持怀王成为皇太子的最得力的人,将来怀王登基为天子,他们可都是从龙之功。

    这身份地位必将无比的荣耀,必将人人艳羡,这世上他们想要什么要不到,他们还有什么可酸涩的。

    “我觉得我可能有病了。”陈七转过头,对方锦绣说道。

    “有病吃药。”方锦绣头也不抬的说道。

    陈七忍不住委屈,又带着几分赌气。

    “那你去给我拿药。”他说道。

    方锦绣瞥了他一眼,抬脚走开了。

    陈七哎哎两声跟上去。

    “那我自己拿,你看着我吃这样行不行?”他说道。

    再精妙,棋局亦有终了时。

    宁云钊起身对着君小姐含笑一礼。

    “告辞了。”他说道。

    此一去将有多危险,他自然知道,但是没有挽留也没有叮嘱保重,只有一句告别。

    君小姐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没有说话,低头还礼。

    宁云钊转过身大步而去。

    君小姐伸手接过方锦绣递来的披风,九龄堂外一队兵马已经等候,君小姐上马没有丝毫的停留催马前行。

    晨光明亮,两边的店铺正在打开,街上民众开始走动,说笑声招呼声,妇人训斥孩子的吵闹声,喧闹嘈杂又热闹相送这一队人马远去。

    强行凑整数章节,决定结尾单独一章,我继续写去。

    君小姐看着他,这一次没有垂目,也没有再转动手里的茶杯。

    “是。”她认真的点点头说道。

    宁云钊点点头。

    “是啊,做这种事都是死士,以命换命也不一定能成功。”他说道。

    君小姐抬起头看着他。

    他留下的手札上有些金国详细的地图。

    宁云钊握着茶杯笑了笑。

    “那看来现在是真的了。”他说道。

    宁云钊看到这个动作,忽的笑了,笑的有些开心。

    他也没有说话,伸手也握住了自己面前的茶杯。

    但并没有多久,君小姐抬起了头。

    “所以,我要去找他回来。”她说道,“别的人做不了这件事,我对金国很熟悉。”

    因为师父当年就是在金国境内带着青山军杀敌的。

    她又垂下头,转了转手里的茶杯。

    “去刺杀金国皇帝的肯定是朱瓒,这件事有多凶险想也想的到,他肯定出事了。”

    那么多重要的事可以说,但是他想问的在意的只是这个。

    君小姐看着他,微微垂了视线,伸手握住面前的茶杯。

    此时此刻,朝堂暗潮汹涌,有太多的事的是要说要问,也有太多的关于现在以及以后的事要讨论商议要做。

    至少她应该守在京城,但是她却要离开。

    “成国公说朱瓒在北地守着,还有事没做完。”君小姐笑了笑,“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种话骗不到我。”

    “我是要去北地的。”她说道,“确切的说是去金国境。”

    如同宁云钊斟酌再三问出的那句最不重要的话一样,君小姐此时的决定也是最不合适的一个。

    君小姐微微怔了下。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问。

    当初从北地以成国公世子未婚妻的身份回来,他来见自己,第一句话也是问的这个。

阅读君九龄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道宗师实力至上的种植之旅权路风云游戏开发狂神都市之武道系统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