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欲说当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谁的赏识?齐王的吧。

    原来他那个时候就在父亲身边了?

    君小姐又有些恼恨,恼恨自己没在家,竟然没发现。

    “那么多人,你怎么记得住。”陆云旗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这不是你的错。”

    是啊,对于她这个高高在上的郡主来说,哪里会注意到每一个奴仆臣子。

    “要谢谢你安慰我吗?”君小姐看着他淡淡说道。

    “当然不需要。”陆云旗说道。

    他说话跟他走的速度一样慢,但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走的近了,君小姐才看到,他大红的衣袍上有血迹渗出,是因为伤口开裂还是闯到这里新染的?

    他的身上没有兵器,但对于陆云旗来说也不能以兵器论之。

    君小姐并没有后退。

    “太子喜欢读书。”陆云旗在她面前站住,继续慢慢的说道,“他读书的时候,不喜欢身边太多人伺候,很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当值。”

    君小姐的手不由攥起。

    她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陆云旗看着她。

    “那天,齐王来了。”他说道,“悄悄的一个人。”

    君小姐的手上青筋暴起,一动不动的直直的看着他。

    陆云旗也看着她,视线没有半点回避。

    “我,放他,进去了。”他慢慢说道。

    宫里很少有大树,这是为了避免刺客藏匿,日光都是直直的照在人身上。

    他站在门口,握着手里的刀,莫名的觉得很冷。

    他的耳目很聪明,紧闭的门窗没有格挡室内的声响。

    先是低低的说话,紧接着似乎有笑声,但下一刻声响变的古怪。

    似乎桌子被撞倒。

    似乎有人倒在地上。

    似乎有人发出呜呜的哀鸣。

    他是锦衣卫,他是负责这里的锦衣卫,纵然没有召唤,一切异动都要警惕。

    他握紧了手里的刀,转身推开门。

    太子没有如同往日那般坐在书案前,眉目忽而激扬忽而沉静的看书。

    太子的眉目此时也高高的扬起,但并不是因为看书看到兴起,而是脖子里被一条腰带勒住,整个人被禁锢在齐王身前。

    太子的个子高瘦,此时被身材肥厚的齐王腰带勒掉起,更显得羸弱。

    看到他进来,太子的眼里闪出光芒,他更奋力的挣扎。

    等待着他拔出刀扑来救助,或者转身对外高喊呼救。

    “还愣着干什么?”齐王不耐烦的低声喝道,“把门关上!”

    他依旧愣着,脑子一片空白,然后他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然后他看到太子眼中光芒瞬时熄灭。

    他忽的有些慌乱,下意识的看向门,看向自己的手。

    是他关上了门?

    他,他关上了门……

    有噗通一声响起。

    他受惊般的看过去,看到太子倒在了地上,齐王将腰带抽出来,系回身上,一面抬手试探太子的鼻息,神情带着几分满意。

    “我走了。”齐王说道,疾步向他走来,又越过他,“你过会儿再喊人。”

    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他呆立在原地,齐王似乎从未出现过。

    他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

    太子还睁着眼,看着一步一步走近的他,看着他,看着他,无喜无怒无哀无求的看着他。

    一直到现在,这双眼还在看着他。

    陆云旗看着君小姐。

    君小姐也看着他,无喜无怒无哀无求,只有漠然,就像看着陌生人。

    她越过他向前走去。

    陆云旗站在原地没有阻拦。

    很久以前她也是这样看过他一眼。

    那时候他躺在地上狼狈如丧家之犬待死,她一声呵斥阻止,然后拍马而去,拍马而去之前看了他一眼。

    只是看了一眼,无喜无怒无哀无怜,因为与她来说,只是陌生人。

    一开始是陌生人,最终依旧是陌生人。

    陆云旗转过身看着渐渐远去的女子的背影一动不动,日光拉长他的身影,日光又被他的身影吞噬。

    ………

    ………

    “君小姐。”

    前方的甬路上,顾先生揣手而立,从那边举行典礼的宫殿收回视线,看着君小姐露出笑脸。

    君小姐看着他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为什么放他出来?”她径直问道。

    他指的是陆云旗。

    但这话问顾先生有些不合适。

    顾先生此时的身份还不如她,至少她还有县主的封号,而顾先生连王府官都算不上。

    这样的人竟然能把陆云旗从大牢里放出来?

    顾先生微微一笑,并没有惊讶或者反驳她的话。

    “因为刑部已经核查清楚,太监们也招认,这件事是袁宝一手策划,陆云旗只是自卫。”他说道,“所以陆大人惊吓陛下有罪连降三级以罚,但并非罪当死。”

    君小姐看着他。

    “为什么这样的决定?”她冷冷问道。

    顾先生收起笑,神情肃重。

    “因为需要。”他说道。

    君小姐的神情更加冷峭还带着几分愤怒。

    “谁的需要?”她说道。

    君小姐觉得有些好笑。

    赏识?

    “我觉得做梦一般。”他说道。

    的确是做梦一般,能进皇宫当值的锦衣卫都是严格核查,有家有势的,像陆云旗这种人应该是一辈子都做个小旗在街上被呵来唤去,除非有贵人相助。

    这个贵人就是齐王吧。

    “像我们这种很少有机会的人,得到了机会是一定会好好的抓住的。”陆云旗接着说道,“我尽心尽力的办差,然后很快就得到了赏识。”

    他收回视线看向君小姐。

    “所以我不仅是在宫里当差,而且还到了太子身边。”

    这时候这样的陆云旗怎么又出现在皇宫了?

    还有他这一身官袍…

    君小姐下意识的四周。

    君小姐想着齐王说的在京城早就开始运作,以钱财收买人心。

    看来陆云旗也是被他所用,那时候的陆云旗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齐王竟然也能扶持,倒也算是鸡鸣狗盗之徒不嫌弃。

    “我这样的人,能进皇宫当值,简直是不可思议。”陆云旗接着说道,他看了眼四周,一向木然的脸上隐隐浮现一丝欢喜。

    就像回到当初,第一次走进这里的那个年轻人。

    帝陵的太监供认皇帝离开帝陵的确是袁宝让瞒着锦衣卫,锦衣卫也供认他们知道皇帝离开,但皇帝不让他们跟随,所以只有陆云旗不放心跟来。

    基本上刑部已经确定这就是袁宝与陆云旗的争权夺利,另有日常冲突等等各种阴私事件都被拷问出来,袁宝死而定罪,陆云旗亦是难逃,只等问斩。

    他走的很慢,身子也有些僵硬,这也才能看出他的确伤的很重。

    君小姐没有说话,神情戒备。

    虽然她相信因为怀王入住皇宫,成国公等人必然将这里已经肃清,但陆云旗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第一次进皇宫就是在这里当值。”陆云旗说道。

    人也一步一步走过来。

    陆云旗那时自伤倒下,因为是重要犯人,所以被竭力救回,但依旧是重伤。

    不,现在不是重伤不该出现,最关键的是,现在的他是应该还关在刑部大牢里。

    帝陵里的太监宫里的太监,锦衣卫宫里的禁卫包括青山军都被抓了,在刑部被轮番日夜不停的拷问。

阅读君九龄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最强超神主宰系统兄长在上武侠之超级提取退退退退下!邻居看我眼神好可怕灵童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