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贺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如此行事,定将天下大乱,我这才冒死进荐!”

    “什么祸及苍生,苏歆瑶,你别故作一副惺惺之态,你就是恨大妹我抢了你东厦第一才女称号,你就是!”

    “你闭嘴,再若胡乱瞎造,姑娘叫圣上当场定下你的欺君之罪!”

    苏歆锦闭嘴,可是不敢再胡乱生事。

    而苏歆瑶见沐谨又欲将此戒焚毁,便立马喝止,道是此戒有暗层,欲让沐谨将暗层打开,暗层中间留有一张苏霸天和边塞几位重将亲笔提书的绝密奏章。

    沐谨打开暗层,拆开奏章,好生一阅。

    ……

    “贼子,贼子,该诛,该诛!”沐谨将桌上的御酒掀翻,差点一脚将龙撵踢翻。

    他颁下一令,将当朝红宵公主的驸马爷宋子民拿下。

    宋子民喝着酒,吃着肉,突闻沐谨下令拿下自己,突然发懵,跪于堂前瑟瑟,不知何事触犯了天龙圣子。

    沐谨将血书扔在了宋子民的眼前,轰怒一喝:“孽臣,此乃苏霸天连同边关的数十将士写下弹劾你勾结哈克图乱我北塞,从中获得珍贵丝绸布匹的血书,你自己好生瞧一瞧!”

    宋子民一视,终是闭上了双眼。

    他步步为营,苦心布置在北塞通往京城的要道上设伏截取弹劾他的秘报,终是不想,此报被苏霸天藏于戒指之中被苏歆瑶当做王妃生辰贺宴的贺礼,呈于天子的皇案之上。

    “狼心贼子,为了如此一己之私,竟祸害万民于水火,今日若不是武国公府的二嫡女貌死进荐,真险些荼害了一代武门忠良。”

    话落,沐谨下令,将宋子民关押刑部,待刑部调查取得确凿证据后,再行定夺。

    待宋子民被拖走后,红宵公主满脸悲伤,含泪的脸颊突然转向苏歆瑶,暗语道:“苏歆瑶,你带着如此一枚戒指来害我夫君,我红宵今后定会让你受万针腐身之刑。”

    ……

    堂上,沐谨见乱臣贼子已被拖走,便凑向了刘贵妃,道言今日的东厦第一才女称号,当属为朝廷立下功劳的苏歆瑶。

    刘贵妃却晃晃脑袋,道是苏歆瑶今日虽是为朝廷立功,这才艺一说实乃牵强,她还是喜欢堂下的苏歆锦,欲将东厦第一才女的称号颁给苏歆锦。

    沐谨可算是没有了好声色,这苏歆锦盗用苏歆瑶的生辰贺礼,他刚刚还未来得及追究,如此被刘贵妃一说道,他立马对向苏歆锦,欲将苏歆锦治罪。

    苏歆锦实乃一聪慧的主,断没显露慌乱之态,她言之凿凿她之所以将此盒送上,实乃是在宫中一树林中拾到的此物。

    只因她一时迷了心智,这才上献,委实没有偷窃苏歆瑶之物之心。

    如此,苏歆瑶嗤笑一声。

    这小蹄子满嘴胡言的秉性,如那日在冰窖一样,可真是没改半分。

    今日,虽说苏歆锦上献了苏歆瑶的生辰贺礼,苏歆瑶却无证据指证苏歆锦偷人财务。

    况且,她也念想着她的青秋祖母的安危,便就作罢,只要此戒和血书送到沐谨面前,便完成了她出府时祖母青秋给苏歆瑶的嘱咐。

    而台上的沐谨却没有放过苏歆锦之意。

    他令苏歆锦今日贺宴过后禁足于王府两旬,并抄女戒女德五百遍。

    苏歆锦谢恩,下台前还不忘恶瞟一眼苏歆瑶,可是好生的不待见她。

    见苏歆锦下台,沐谨将玉镯接过,递给了花公公,正式昭告天下,今日东厦国的第一才女,乃为武国公府的二嫡女苏歆瑶。

    ……

    宴会过后,一众贵府千金开始在园内赏花。

    他们其中不乏有些倩倩女子心怀鬼胎,可愿在这长宁殿内,遇到一个良善小王爷,既能眼球,又能攀皇室宗谱,可是好生甜蜜。

    今日,苏歆瑶得了东厦第一才女的称号,一众千金可算是刮目相看。

    她气势如虹,但凡她走过之处,千金们都偷来了钦佩的眼光。

    只是她与旁人并不熟悉,便一人走到了长宁宫殿的树林里好生赏玩却见两个黑影突然在林间穿梭,终是落在了两块假山石之上,面面相对。

    苏歆瑶顺势躲在一山石之后,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抿了抿嘴,顿露一丝讶然,道:“这是要玩哪出,如此守卫森严的宫殿之中,竟会有!刺客!”

    ……

    你耍阴换了你二姐我的生辰贺礼便倒也无妨,都是代表咱武国公府给皇上送出的贺礼。

    我本不想跟你争东厦第一才女,只是,皇上在见到金戒之后,恐将此戒存留于世会遭贼人惦记,再生祸乱,竟欲将此戒焚毁。

    一杯香酒饮下,沐谨将盒中的稻穗拿出,问道苏歆瑶此穗又是何意。

    苏歆瑶叩拜,道:“此穗乃是北部边疆今年新培育的北雪墨米,其米色为墨,可以治病,实乃稀世珍有的良药之米。

    如今,此稻种满边塞苍山,城内各户人家自给自足,民生不再凋敝,北雪的边塞断不再是一战乱祸民的动荡城邦,而是呈一片太平盛世的万福之邦!”

    沐谨大喜,众臣皆欢,便将一壶亲赐御酒,赏给了苏歆瑶。

    一侧,跪地的苏歆锦咬碎银牙,用着极底的声音朝苏歆瑶诺诺:“苏歆瑶,你又下套害我,你可知你拆穿了你大妹我,大妹犯下欺君之罪,可是要连带九族的,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为咱的大祖母想想。”

    苏歆瑶道:“苏歆锦,二姐我何曾下套与你,分明是你下套于我!

    “苏歆锦,你殊不知,此两物并非是我苏歆瑶给刘贵妃献上的生辰贺礼,而是咱们远在北雪边塞的好爹爹和武国公府世家的烈血英豪托小女为陛下所进献的朝廷贺礼!”

    “爹爹?”苏歆锦眼底抹上一丝讶然,神思微晃。

    “对,皇上,此戒指正是北雪王子哈克图手中的扳戒!”苏歆瑶叩首三拜,一众朝臣轰然而起。

    “好!好一株北雪墨米,好一个万福之邦。

    苏歆瑶,你今日并非亲自送上刘贵妃生辰贺礼,但你送的是朕东夏边境的胜战捷报,送的是朕整个东厦臣民的安生万福!”

    今日,哈克图的随身扳戒被苏歆瑶当作贺礼送上,武国公府实乃是要借此贺宴告诉东厦的文武百官,此人已被苏霸天毙命北疆,而他的金戒也被苏霸天夺取,边境之战,不日便可大胜。

    长殿之内,一片红火喜庆,满朝文武纷纷举觥,敬向沐谨,恭祝圣龙天子万岁永福,东厦之国繁荣昌盛。

    “满嘴胡言”,沐谨怒喝苏歆锦,随后转向了苏歆瑶:“苏歆瑶,你来说,这戒指有何玄机,这稻穗又是何意?”

    苏歆瑶叩拜九尊,转眸苏歆锦:

    而自当朝廷派下武国公府的大将军苏霸天前去边关镇压,此将便被苏霸天强压城门之外,边境的百姓也能寻得些许安生。

    只是,哈克图并非一良善之辈。

    他屡次进攻城门,虽每次都已失败告终,但也将苏霸天的兵力的三分折损。

    全堂文武百官皆知,哈克图乃为北雪的骁勇悍将,近些年来屡次进犯东厦国的边境。

    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让东厦北部边境的百姓苦不堪言。

    龙撵之下,苏歆锦瑟瑟。

    她实属不知这戒指除开穿戴之外,还能作甚。

    而龙撵之上,沐谨听闻苏歆锦如此搪塞,便龙颜大怒,全身聚透着圣龙天威。

阅读重生鬼妃她专崩王爷人设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深空彼岸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