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琐事 第十七章 破碎的神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月璃卿檀从刚开始,就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却又没想起来姓甚名谁,便反问道:“你是?”

    “在下苏梓熠,槿斓殿殿主。”

    苏梓熠一身白衣被风轻轻拂起,鬓间的头发跟随着衣服的方向摆动着,显出了高冷与孤傲。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啊……”月璃卿檀说。

    苏梓熠直直的盯着月璃卿檀,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南修筠上前打破了这份独有的宁静说道:“怎么会呢卿檀,你我二人是一起来的这儿,依然是第一次见梓熠殿主啊!”

    “是嘛,雲觞哥哥!”俏皮可爱的苏晴儿从后面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扑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南修筠。

    南修筠一瞬间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用震惊的语气说道:“晴儿!你…你竟是蓬莱的人…”

    “我自然是蓬莱的人,沐雲觞,几百年了你才想起回来看我…哼!”

    苏晴儿噘着嘴,月璃卿檀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们。

    “不…不对,你在黎琇国不是已经…”

    “哎呀,这个事以后跟你解释吧,反正之后都是要常见面的啦!”苏晴儿笑着看向南修筠,眼睛里充满了喜悦,甚至还掺杂了其他的情感…

    凌隐嗤修玄真三人收起了震惊的眼神,凌隐说道:“既已到此,不如坐下喝杯茶吧…”

    苏梓熠依旧绅士风度,谢过了凌隐,说:“茶水就不必了,我们有事想找月璃小姐一趟,不置可否一起前行。”

    月璃卿檀一听到又是找自己的,无奈的笑了笑,说:“我想讲一句!我根本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就算是,经过几世轮回了,我早就已经没有原来的记忆和性格了…你们能不能别再带上我了…”

    月璃卿檀双手合十嘴里还嘀咕着“谢谢大家”…但苏梓熠不肯罢休,一定要“解决”这件事。

    “此事至关重要,劳烦了!”苏梓熠刚要拉起月璃卿檀的手,南修筠便抢先一步握住了。

    南修筠警惕的看着苏梓熠,说:“既然有事,多一个人出份力你不会介意吧。”

    苏梓熠冷冷的笑了笑,说:“自然,不介意,如果雲觞兄想去寒舍叙旧,倒也不是不可!”

    月璃卿檀一听南修筠也要去,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南修筠紧紧拉住月璃卿檀的手,跟着苏梓熠去了槿斓殿。

    苏晴儿看着南修筠,脸上的笑容虽然很灿烂,但是心里却不是这般开心。

    “若不是大哥喜欢你,我早就把你毒死了,怎还会留你到现在!”苏晴儿心想。

    【槿斓殿】

    槿斓殿的木槿花开的特别的茂盛浓密,殿中充斥着花的香气。

    苏梓熠走在青石板路上,对着身后的南修筠说:“雲觞兄,跟到这你可以放心了吧,我与月璃有事说,请你回避吧!”

    南修筠松开月璃卿檀的手,眼神告诉她,别怕有我在。月璃卿檀跟苏梓熠进了大厅,苏梓熠挥手施法关了大厅的门。

    “跟我来。”

    二人来到大厅后一个隐蔽的角落,向左转动了一个木槿花盆,大厅整面墙开始转动起来。“跟住我,在这站着别动。”

    苏梓熠再次转动,二人就来到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空间内放满了各式各样珍奇的花,这些花…似乎还散发着香气,月璃卿檀眼前一片朦胧。

    苏梓熠看着月璃卿檀,心疼的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想知道你的前世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月璃卿檀似乎明白了苏梓熠带她来这里的目的,微微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很熟悉,却又很陌生…”月璃卿檀恍惚的说道。

    月璃卿檀从朦胧到昏睡只是一瞬间的事。

    苏梓熠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自言自语道:“月璃…你知道,每一世被他伤害后,我都觉得你不应该那么爱他…甚至你可以找回神识,杀了他啊!”

    盒子里一团紫色的破碎神识悬在空中,苏梓熠对着它说:“去吧,这是你真正的主人!回到她的身体中去吧!”

    神识突破自身结界,进入月璃卿檀的身体内,月璃卿檀皱了皱眉,脑袋中的破碎记忆奔涌而出……

    【记忆中】

    时光倒回了二百年前…那时的蓬莱已经战胜了妖族,重获新生。

    月璃卿檀由于背叛了蓬莱,被关押在蓬莱禁地——荒冥。

    传说荒冥妖孽横行,恶兽极多。月璃卿檀被抽取了神识,来到这荒冥地界。

    没了神识的月璃卿檀就好像没了魂魄一般,虚弱无力。

    在荒冥,各种恶兽邪灵都想吃掉她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好冲破这里。

    月璃卿檀不得不反击…直到以食邪灵为乐…成为了荒冥最大的王。

    月璃卿檀在荒冥结识了一个凡人,名唤阿都,阿都跟她说,只要自己变强,就不会有任何人伤害你。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在哪啊?”阿都问。

    月璃卿檀什么也不知道,摇摇头看着阿都。

    “你既然没有名字,那我便帮你取一个吧!你好像天上的仙子一般,身上还这么香…不如我叫你…啊聍吧!”阿都笑着对月璃卿檀说。

    月璃卿檀看着阿都,缓缓张嘴,说:“我叫啊聍…”

    “哈哈哈对!跟我的一样,我叫阿都你叫啊聍!只要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就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

    月璃卿檀深信不疑,变得越来越强大,直到有一天…

    “阿都,今天没有恶灵,差不多都已经……阿都!”

    阿都倒在血泊中,眼角流着泪,存了最后一口气,拽着月璃卿檀的衣袖说:“啊聍…快跑,这里…危险…”

    月璃卿檀抱着阿都,失声痛哭。后面的恶灵已经准备让月璃卿檀当它的晚餐了。

    “啊!”月璃卿檀浑身包围着紫色的火焰,眼中瞳孔变成了深红色,一把拎起了身后的恶灵,问道:“是你,杀了她吗?”

    恶灵被爆发的月璃卿檀吓得半死,拼命摇头。

    月璃卿檀四处搜寻着荒冥所有角落,嘴里还不停自言自语着:“是谁!是谁!给我出来!!”

    月璃卿檀凭借着这股爆发出来的真气成功逃离了荒冥,到了凡间,自然也成了蓬莱一大污点。

    后来,过了几十年,由于吸食过多邪灵,月璃卿檀已经变成了半人半妖,索性在不周山边界自立为王。

    【回忆-蓬莱神宫】

    “四殿七宫都没看住一个叛徒,本尊要你们何用!”元始神尊的真气影都快被怒气烧的散开了。

    四殿七宫所有人跪在神宫内,等待着元始神尊发号施令。

    元将,本尊记得令郎倒是个得力的能手,这件事派他去解决吧!势必要把那叛徒给我抓回来!

    元将天尊应答了一声,陷入了深深地愁思中…

    【天茗殿】

    “什么?让我去抓月璃…我…”

    “别急,只是让你下凡打探一圈,你去瞧瞧如若找不见,再回来告诉为父。”

    “好吧,但是…我不会伤害…”

    “忠言逆耳,她已经是蓬莱的叛徒了,怎就伤不得了?”

    “父亲!您别说了,我知道了,我下凡去找她就是了。”

    沐雲觞应了元将的话,便下凡去找失了神识的月璃卿檀,这一找,便丧失了二人最后一线生机。

    苏梓熠用扇柄敲了苏梓琛的头,疼的苏梓琛大步退后。

    “年幼无知,请谅解。”苏梓熠说道。

    说着,天茗殿远处传来一声鹰的叫声,声音刺耳且让人感到眼前飘来稍许白色的雾气。

    一瞬间,所有的人被这刺耳的声音震得不行,就连嗤修也要皱皱眉头。

    嗤修伸出手施法弹了什么东西到鹰的那里去,鹰仿佛是能看懂了一样,煽动着一双大大的翅膀缓缓落地。

    “呦!小娘子,是你啊!”

    月璃卿檀愣神看着那男子…回忆起了屏风后的糗事,小声嘀咕着说:“我…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我才没认错呢!我回去仔细想了想,我觉得应该不是你的手香,是你的身子香吧!要不你跟我回槿斓殿吧!”

    凌隐也叫来了玄真和嗤修等人,众人坐在了大厅中,凌隐说:“昨日的仙书都收到了吧,这就是槿斓殿给我们的下马威!”

    “是啊,收到了…”

    “仙书上写的真的太过分了!”

    近眼一瞧,鹰身竟还有人在上面,两名男子缓缓的走下来。

    一个孤傲冷漠,一个活泼邪魅,天壤之别,容颜却十分相似。

    “嗤修天尊这意思…是已经有耳朵在听了?”

    嗤修笑着看向天茗殿远处,说:“看来,还是几位大人物!”

    “是啊!唉…”

    七宫所有的宫主都围在了天茗殿的门前,准备找凌隐商议此事。

    嗤修瞥了一眼凌隐,说:“他们如果有看法,就不会来找你了,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哈哈哈哈…”

    嗤修大笑,七宫之首站出来说:“如果四殿之主就此易主了,我觉得我们也不必再进言了,不然说多了怕是隔墙有耳。”

    “你怕隔墙有耳,那你就不应该来这!”嗤修拄着拐杖说道。

    众人纷纷议论起了仙书的事,凌隐打断了他们,说:“既然都收到了,你们都有什么看法,不妨说一说吧!”

    一旁的嗤修看着凌隐,不由得发笑,凌隐不解,问道:“晚辈不知,嗤修天尊有何想法啊?”

    “收到仙书了吗?”

    “是啊,该怎么办啊?”

    “恐怕也只有凌隐天尊能想出主意了。”

阅读仙家情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iii触手地狱iii竹马娇宠—青梅微甜清茗学院同人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