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珞安拾忆艰难抉择,为爱结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珞安下了车后就去了办公是我,心不在焉的。

    “怎么了,珞安?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陈翊抱住她温柔道。

    “没有,没什么。我买了早餐,先吃早餐吧。”珞安说着就把早餐拿了出来,陈翊喂她吃,她又喂陈翊吃,她才没想刚刚发生的事。

    “小翊,我出去有点儿事儿,待会儿就回来。”珞安急匆匆地要走。

    “怎么了,这么急着去哪,我陪你去。”陈翊笑道。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吧。你在家好好休息,老公,你辛苦了。”珞安说着就亲了陈翊一下,陈翊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好,早点回来,我等你。”

    珞安笑着“嗯”了一声便走了,陈翊也没多想什么,闲来无事,在家中搞了搞卫生。

    静安花园。

    “珞安,这里!”裴介笑着挥了挥手。珞安走了过去,他顺势牵起了她的手,手心的温度刚好,很熟悉又很陌生。珞安还是松开了他的手,没说话,显得俩个人之间,很陌生,很疏离。

    天空上的云浅浅地一层,月亮缀在天上,这样好的天,真的很适合散步。

    裴介轻轻一笑:“曾经,我们也是这样在漫天星光下,牵手散步。”说着他用很怀念的神情看向了天空。

    “对不起,我忘了。”珞安抱歉道。

    裴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眼神炽热。

    珞安只觉心里一痛,视线躲避了他。裴介见她如此,便带她去了曾经去过的类似的地方,带着她把回忆重温了一遍。

    珞安只觉得这些情景很熟悉,很亲切,但是又很心痛。

    往日的一些模糊记忆碎片浮现在脑海,记忆中,一位白衣少年带着她散步,但是就是看不清记忆中那少年的脸。

    她开始头痛起来,裴介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头痛吗?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说着他立即买了瓶水递给她喝。

    珞安对此刻的他感到了些许亲切,还有些许遥远。“谢谢。”她说道。

    裴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笑了笑。珞安开始对往事感到好奇,她越来越想知道曾经,究竟发生了什么。

    裴介将他们之间的故事叙述了出来。珞安听着,时而闪现一些记忆碎片,可就是记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听着,觉得心痛,头也痛。裴介本来想提起陈翊,见她如此也就没说什么了。大概到了十一点钟,她才回家,他送她的。

    “晚安,明天见。”裴介温柔道。珞安没说什么,看了他几眼后回了家。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心酸。

    “怎么回来这么晚?你没有出事吧?”陈翊见她回了抱住她问道。

    珞安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儿,我不是回来了嘛!”

    “以后别这么晚回家,好吗?”陈翊略带担心的口吻说道。

    “好,我答应你。”珞安笑了笑。

    第二天晚上,珞安如约去了咖啡厅见裴介。陈翊以为是见客户,没说什么。

    裴介亲自沏了一杯咖啡给她:“尝尝,味道怎么样?”

    珞安喝了一口:“味道不错。”

    两人喝完咖啡以后去吃了夜宵。

    “以前你很爱吃这些小摊上的烧烤的,那个时候我们总是一起去街上吃几串,每次吃完你都心满意足。你笑着对我说:裴介,我们要一辈子这样。那时我们多幸福呀!”裴介笑着说。

    珞安只是笑笑,没说话。

    烤羊肉串来了,裴介帮她吹了吹,喂给她吃。珞安婉拒道:“我自己来吧。”

    裴介只觉得如今两人之间总是很客气,很疏离。但是没关系,慢慢来,总会好的。他这么想着。

    大概九点半了,珞安起身:“我要回去了。”

    裴介拉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别走,陪陪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你了,我很想你。再陪陪我好不好?”

    珞安有些慌乱:“可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裴介心痛了一下:“是陈翊吗?”

    “你怎么知道?”珞安奇怪地问了句。

    “没什么,算了吧。你先回去吧,我送你。”裴介说着,两人就上了车。

    珞安回了家后,裴介派人去调查了陈翊的公司。

    后来,裴介白天谈成了好几场合作,晚上约她出来见面。慢慢地,裴介的公司势力越来越大,通过与她的谈话,他也了解了她现在的生活、工作情况和状态。

    陈翊开始觉得珞安不对劲,每晚都要出去一趟,还总是去很久。

    “我出去有些事儿,待会儿回来。”珞安又如此说道。

    “你到底去哪儿?为什么这几天你都要这个点出去?你去见谁?”陈翊有些生气道。

    “没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他找我有事。乖,老公,我很快回来!”珞安撒娇道。

    陈翊见她如此,也就没追问了:“那你先亲我一下!”

    珞安轻轻一笑,亲了亲他。

    沙滩上。珞安与裴介赤着脚漫步,看明月星辰,谈及往事。

    珞安好奇道:“那后来,我们为什么会分手?”

    裴介顿了顿,吸了一口气:“因为陈翊。”

    珞安一惊:“为何?”

    裴介生气道:“当初我们明明是情侣,可陈翊与你坐同桌,他喜欢你,他想占有你,于是用尽手段,他用我的生命和前途威胁你,逼得你无可奈何,你为了护我,才跟我分了手,与他在一起了。”

    珞安只觉心里一痛,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的头又开始痛起来。

    “怎么会?陈翊不会如此。”珞安质疑道。

    “你现在失忆了自然什么都不记得,等你想起来了便知道我说的是真还是假了!”裴介说。

    珞安想起大三时陈翊闹分手,当时他问她如果他做了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自己会不会原谅他,现在想来,也许是真的。但珞安还是不敢相信陈翊怎会如此,她的心有些乱。

    裴介摁住她的肩膀:“别怕,珞安,如今我回来了,我来找你就是想跟你复合,现在我有钱、有权有势,咱不怕他!”

    “对不起我现在很乱,我头痛。”珞安皱眉道。

    裴介见她如此:“那就先别想了,我带你去休想。”说着担心地立即抱起她往上面走去,买了个止痛药给她吃。

    “好点儿了吗?”裴介担心道。

    “嗯。好多了。我想先回家,这件事过几天再说吧。”珞安无力道,裴介见她如此只好把她送回了家。

    珞安回了家,有些累,陈翊见她如此担心地守在她床旁边看着她睡觉。

    珞安睡着后不多久陈翊也趴在床边睡着了。半夜,珞安醒来了,她看陈翊仍守在自己身旁,心里很安心。但她想起裴介说过的话,不免又心生烦恼起来。她想亲自问陈翊,可不知该如何开口,她不敢相信他做过那样的事,她也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做过,她又该怎么办,这么想着,就失眠了。

    晚上没睡好,早上醒不来。到中午时珞安才醒了过来,眼睛还有些肿。

    陈翊亲了亲她的眼睛,拿了个熟鸡蛋轻轻地按摩她的眼皮:“舒服点了吗?”

    “舒服多了。”珞安轻轻一笑。

    “你怎么自从昨晚回来就这么累啊?那个朋友到底找你什么事啊?”陈翊又略带奇怪又担心的口吻道。

    “感情上的事。他失恋了,找我谈心喝酒呢。”珞安心虚道。

    “喝酒?你不能喝酒,喝酒伤身体!”陈翊责备她不懂得照顾自己。

    “没事儿的,我还年轻。”    “年轻也不能喝很多酒,以后少喝点,顶多一杯。”陈翊嘱咐道。

    珞安乖巧的“嗯”了一声,陈翊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今天别去公司了,你在家休息,我去。”

    珞安点了点头,陈翊端来早餐喂给她吃完以后,亲了亲她的额头,上班去了。

    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无味杂陈。

    下午她回了趟珞城的家,东翻西翻,最后在一个废弃箱里找到了曾经的日记本。

    她翻开第一页:今天裴介帮我答了题,我好开心呐!他还陪我逛街、散步,真幸福啊!……

    中间:裴介跟我表白了,啊啊啊!我真的太激动了!现在我跟他是情侣了……

    后面:今天和裴介分班了,不开心,但是我认识了一个新同学,他叫陈翊,……

    珞安看着这一页页的日记,曾经的往事开始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头痛欲裂,心如刀割。她记起来了,她都想起来了。

    裴介说的是真的。当初陈翊打裴介的画面,逼她与裴介分手……这些都历历在目。她的心头猛的一震,心痛难耐。她蹲在地上,不知所措,只觉得心里很乱,她大哭了一场,无人听见。

    晚上,陈翊回了家,见她眼睛又红又肿:“怎么了,哭了?谁惹你了?”他摸了摸她的脸。

    珞安退了一步:“没有。”神情冷淡。

    陈翊又抱住她:“好了,你朋友失恋你哭什么,不哭了,我心疼。”

    珞安的心抽痛了一下,她送开了他,没说话。

    陈翊见他如此,心疼地为她披了件风衣:“夜深了,有些凉。先睡觉吧,别想了。”

    珞安躺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第二天珞安依然对陈翊态度冷淡,陈翊觉得奇怪,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才哽咽着说:“我想起来了。”

    陈翊愣了愣,他开始心慌了:“对不起,是我的错。你,要离开我吗?”

    “我…我不知道…”珞安的心很乱。

    “对不起。”陈翊歉疚的说。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出去吧。”珞安哽咽,陈翊无奈,心慌乱不安。

    晚上。

    “你是要去找他吗?”陈翊见珞安要出去,红着眼眶问。

    “嗯。”珞安说。

    陈翊没再说什么,别过了脸,泪水滑过脸庞。

    珞安见他如此,竟莫名有些心疼他,她想抚摸他的脸,亲他的额头,但她没有这样做,她还是出去了。

    “我已经,想起来了。”珞安红着眼眶说。

    裴介心里很是欣喜,他将她抱入怀中:“太好了,你终于想起来了!珞安,你跟陈翊分手,我们复合好不好?我现在已经是公司的总裁了,有钱有权有势,不用再受他威胁,也不用再让你为了护我而受苦了,跟我走吧,好吗?”

    珞安的心抽痛着,她送开了他,顿了顿:“给我几天考虑的时间吧,我现在心很乱。”

    “好,我等你。”

    珞安一个人去了酒吧喝酒,喝得酩酊大醉。陈翊见她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开始担心起来,他到处去找她,见她醉醺醺的,泪眼迷离,甚是心疼。他抱起她,回家。

    一天后,裴介来找了陈翊,想再与他一决高下。

    “当初的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陈翊先道歉。裴介接受了他的道歉。两人在跆拳道馆里开始踢拳,最后还是陈翊赢了。裴介练习了这么多年,还是输了,有些可笑。

    后来,珞安去找了蒋姨说了她的事情,然后她问:“蒋姨,我现在该怎么办?”

    蒋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别把自己搞得那么伤心,其实啊,你要想清楚,现在,你心中所想所思所期所盼之人是谁?你爱的人是谁,谁又跟你最合适?想清楚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蒋姨说这些的时候珞安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陈翊的脸、与陈翊一起做过的事。

    思量许久,她开始懂了,回了家。

    陈翊见她回来了,他端来了晚餐:“先吃饭吧。”

    珞安从他身后环住他,哽咽道:“对不起,这几天,冷落你了。”

    陈翊欣喜,亲了亲她:“你,原谅我了吗?”

    “嗯,我原谅你了,也想清楚了,我爱的人,是你。”珞安看着他。

    “你可要记清楚了,要保证,不反悔。”

    “嗯,我保证,不反悔。”     两人抱紧了对方。

    “不过我想,还是要去和他说清楚。”珞安说。

    陈翊点了点头:“嗯。你去吧。”他抱了她很久才松开她。

    “我待会儿就回来。”珞安亲了亲他,“等我。”说着便去了。

    游乐场里。

    “珞安,你来了,你想清楚了吗?”裴介期待着她的回答。

    “对不起,我不能与你在一起。”珞安抱歉道。

    “为什么?”裴介心痛地问道。

    “我不爱你了。”

    裴介愣住了,许久,才问道:“那你,爱过我吗?”

    “我曾经爱过你,可那也只是曾经了。如今,我已经爱上了他。对不起,当年的事,我很抱歉。”珞安红着眼睛说着便深深地鞠了一躬。

    “当初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你知道这些年我为了你等了多久吗?那些年,没有你的日子,我每日都很想你。走在大街上,我看满街的人都像你,却无一人是你。等了这么久,却只等来一句对不起。真是可笑!”裴介红着眼自嘲道。

    “真的很抱歉。人都是会变的。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便再也回不来了,即便再次相遇,也不是那时的人,我也不再是那时的我了。”珞安哽咽着抱歉,有些心痛。

    裴介看着她,顿了顿,最后确定道:“你真的想好了,不后悔?”

    “我决定了,不后悔。”珞安随即笃定。

    “好,以前的事,我也不计较了。那以后,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我们就此断了吧。”裴介哽咽着说。

    “对不起,是我欠你的,下辈子还给你。”

    “不用了。我既要断得干净,又何必在乎谁欠了谁的。只要你不向我还清,我也不向你讨要,就好了。祝你,幸福。”裴介红着眼哽咽道,一字一句顿着说完,转身走了。裴介的心,抽痛着。

    两人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珞安哭,是因为愧疚,而裴介哭,是因为遗憾和伤心。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便再也回不来了。

    陈翊一直坐在门口等着她回来。珞安见他这么晚了还在门口等,不免有些心疼。

    珞安跑了过去抱住他笑道:“我回来了。”  陈翊不甚欣喜。

    “说清楚了?”

    “嗯。”   “以后,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好。不如,这几天,我们就结婚吧!”珞安笑着道。

    陈翊开心地笑着说:“好!”

    几天后,两人举行了一场非常盛大的婚礼,邀请了很多人来参加。

    珞安身着一袭白裙,仙气飘飘,容颜绝美。陈翊身着一套西装,男子风范,俊郎帅气。

    主持人宣了誓词以后,陈翊发言:“珞安,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我会包容你,爱护你……珞安,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珞安感动地哭了:“我愿意。”两人互相给彼此戴了戒指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全场人鼓起掌祝福。珞安父母与陈翊父母看着二人如此,心里也不甚欢喜,四人有说有笑。

    一年后,珞安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叫,陈静安。因为当初他们就是在静安大学相恋的。

    晚上一家三口出去散完步后。

    “爸爸妈妈,要抱抱。”小静安撒娇。

    陈翊和珞安两人笑了笑,抱起她,开心地喊道:“回家喽!”

    是啊,终于,回家了。

    “那晚上呢?八点钟,静安花园见。”

    “嗯。”她本想推脱却不知怎的答应了。

    “没关系,我乐意。你公司在哪儿?”裴介问。

    “静安街。”

    珞安刚说完裴介就帮她结了账拉着她的手上了车。

    公司大门口。

    “下午有空吗?”裴介问道。

    “我下午要开会。”珞安如实回答。

    裴介被的回答愣住了,他只觉得奇怪:“我是裴介啊?怎么几年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我们从前,认识吗?”珞安想了想,还是记不起来,但是当她听到“裴介”这个名字时,心却莫名痛了一下。

    “你不会当真不记得我了吧?珞安,看着我,我是裴介。”

    “你怎么帮我结账了?我还给你吧。”珞安不好意思道。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裴介温柔道,说着就靠近了她,帮她系好安全带。珞安有些猝不及防。

    “那我送你去公司上班吧。”

    “不用麻烦了……”

    她看到一个东西,想拿又拿不到,突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后拿了那个东西递给她笑道:“好久不见。”她看着他,只见他五官生得极为好看,眉眼间有些许冷气,但眼里却有暖意。

    “你是……”珞安疑惑地问道,她看着他,只觉得有些熟悉,但却说不上来。

    “我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珞安客气地感谢他。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裴介关心道。

    “不用了,我去公司上班。”珞安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对不起,我不记得了。他们说我撞到了脑袋失了忆,兴许我是在出事前认识你的吧。”珞安抱歉道。

    裴介听了吃了一惊:“你受了多重的伤,有没有落下后遗症?”他担心的看着她。

    结婚前的一个月。

    裴介一直在努力变得更优秀,如今他已经创办了公司,前途似锦。他的公司已成为上市公司里的佼佼者。他等待这一天很久了,他已经知道当年珞安执意与他分手的原因。于是他来找了珞安,他想与她,重归于好。

    珞安正在商店买东西,陈翊在公司里商谈业务。

阅读珞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山炮香艳乡村色友霸三国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恶霸抗战之十岁总司令买来的媳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