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五二十章 被师尊。。。。推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只有一个男人悲切至极的声音,响彻天地间。

    来世!没有来世。

    不知是被万剑门老祖强行从轮回道拉出,还是她在心誓九千九百劫下毁灭。随着独月门的没落,她的故事就再也没有人提起。

    。。。。。。。。。。。。。。。。。。

    海面刮起咸湿的海风,远处乱星海那些妖兽又亮起点点光芒,吸引着猎物靠近,十夜这边凌与半空中,那散发着恐怖威压的巨手让他呼吸紧促。十夜握住了血色战斧,那血光一闪一闪,述说古老的故事。

    海风撩起了妙音额前秀发,似也十分轻柔,但此刻处在愤怒边缘的妙音下手没有丝毫亲柔之说,操纵的玄气巨手以一种无可抵挡,卷起万丈海浪压下,半步老祖的威压尽情释放。

    狂风大作,阴云万里。

    这手誓要捏碎一切,朝着十夜抓来。

    十夜抬头逼视,既然跑不掉,那就放马来。。。。。

    百丈!

    十丈!

    一丈。

    感受到玄气威压,一种极度恐怖气息在身体四周散开,这时候的十夜闭目一念“是时候了!”血色斧一斩!

    妙音面露不屑,也太不看起师尊了吧!虽然霸道,但想劈开似乎是妄想了,然而,神奇的一事发生了,血色战斧光芒一闪,随即甩出一团东西,准确来说是一团肉球。

    肉球战战兢兢的爬起身来,是一个大约三百斤的胖子,脸上已经没了表情,只是一团团肉褶子,浑身散发着油腻至极的光泽。

    他出来先茫然的看着四周,忽然,瞧见一双大手朝自己压来,如此恐怖的威能朝自己压来,顿时,杀猪般发哀嚎大叫。“神仙爷爷,不!神仙奶奶饶命啊!”然而巨手已经握住了,巨大的压力令其面目扭曲。一身肥膘抖动不停,伴随着压力,好似压油一样,一层黄黄白白的油脂被压了出来,弄污玉手的洁白无暇,并且伴随杀猪般得惨叫,一手油脂越来越重。黄得,白得混合在一起。

    妙音脸色一白,顿时有种想作呕的冲动!然而更发指的还在后面,胖子鼻涕眼泪横流,生死危机下,裤裆一热,竟是被吓尿了。黄色骚臭的尿液带着刚出体的温热,顺着玉手清晰的纹路流淌。

    啊!一声极高的女音尖叫,但妙音有种错觉,感觉自己手都有些肮脏起来,顿时不管不顾,拿起丝卷狂擦,越擦越觉恶心,像她这么一个精致的极致的美人儿,坐镇周武国帝都。从来都是高贵来,高贵去!今日竟是如此。。。。。。。

    心下一阵恶心羞恼,想也不想竟是崩溃了玉手,十夜和胖子都得到瞬间解放,十夜好端端的落在大剑上,胖子像是一颗炮弹落在海里。

    这胖子是谁?

    当年青庭凝气三层杂役总管,当时因为受到十夜挑衅,从内门请了一帮弟子准备教训十夜,不料半路遇见了青庭二师祖,青庭二师祖说可以赐他力量打败十夜,谁知把胖子炼成了一个人妖的白毛巨猿怪物。后来怪物被十夜斩杀,胖子侥幸不死,躲在了血色斧中。

    十夜刚开始还未发觉,但因为参战的增多,已经渐渐用神识扫描到了胖子的存在,只是之所以没有惊动他,一时间找到合适的处置办法。

    今日迫不得已拿来一用,也是物尽其用吧!

    十夜看着妙音此刻不断的擦拭她那光洁如玉的手,就感觉有些好笑,有时候觉得吧!这女人也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恶。可谓是人无愁,全身轻啊!他仿佛已经看见了天蓝海阔冲自己招手。

    刚一有这个想法,抬头便见妙音凤目带着怨恨瞪着自己。

    十夜双手一拱,清咳一声“承认了!妙音仙尊。”

    那知此话一出,忽然只感觉后背飘来一阵香风,妙音原地身影忽然出现了后背,还没等他反应,当即是把十夜拧小鸡一样,柔软无骨的手对着他屁股就是一巴掌。

    十夜羞愤中带着愤怒,结丹巅峰,半步老祖出手,他焉能脱困“妙音尊者,你答应过我,三次失手就放我走!你这么一个身高位尊的人,食言名誉不好!”

    啪!又是一巴掌落在屁股上“我答应你什么,我忘了。”

    “你。。。。。。”

    妙音一手插着柳腰,道“告诉你!你今天把老娘给惹毛了,今天不睡你个千八百次,老娘岂能饶你。”

    睡?十夜脑海一炸,立马求饶“尊者息怒!尊者息怒。”

    妙音痴痴的一笑,如三月桃花。“现在求饶?晚咯!”

    温暖如春的山洞,妙音随手一指,到处都是春暖花开,空气中带着醉人的香气,她一双如星般的眸子盯着十夜,十夜动弹不得,怒目圆睁“老妖精你别过来!你敢动我我,就自杀给你看”

    老妖精?一听这个“老”字,妙音顿时银牙紧咬,抓过来又是两巴掌拍在十夜屁股上“怎么给你师尊说话!没大没小,该打!”

    十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他能怎么办?想死不可能,一个眼神都能让你丹海自爆平静,“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自诩自己聪明,但在这些老妖怪面前还是太嫩了,他现在明白了,之所以对方给自己三次机会逃生,目的才不是放他走,而是想看下自己到底有多少本事,这一试,十夜拼了命的交底,才让对方发现自己身上能量巨大。

    此刻虽然他和许林是分裂状态,但之前许林的记忆就有拿处子之身,修阴阳合欢道功法,这功法处子的能量越大,对方收益也就越大,所以一开始自己露得越来越多,妙音反而更加有兴致。

    妙音的青葱玉指放在他嘴边,一股冰凉划过。“你今晚是我的!谁也夺不去。”香肩的衣带滑落,露出白皙的迷人的锁骨。青丝披在肩上,傲人的双峰如雪,身上的线条匀称无比,像是一笔一画绘制一般。

    精致到极致的人儿,精致到极致的身材,就连一言一行女子那特有的魅惑都是精致到极致。

    十夜忽然有种错觉,这么一个精致人她到底来自何方?难不成真是天仙下凡,想归向,反抗还是要有的,尽管那没什么用。

    “等等!我要一张床”

    妙音不满的嘟嘴“你可真多事!”一个高阶充满道法则之力的储物袋出现在掌中,手一点,一个软软的大床出现,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被子也是千年蚕食梭织,床头有些材质上佳的衣物,出身名门的人生活都是过得如此奢华。

    “不!不!你先解开我的定身术。”话还没说,嘴上忽然一软,一条湿滑的香舌如小蛇一样,紧紧抵住了他,便是满口生香,十夜面红耳赤,妙音脉脉含情。

    一种暧昧至极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迷魂香”散发着阵阵烟丝,把一切都变得迷离而又温暖,这只香有催情之效。

    妙音的衣服已经褪到了半肩膀处,贴身的小衣裹着傲然双峰,雪白修长的大腿跨坐在十夜身上,迷人的锁骨和白皙修长的颈项,每一分都美,俯身下去,吸了一口男子特有的阳刚之气,似在十夜耳畔低语着什么,一张脸有着迷人桃红,慢慢而又褪去她仅有的衣服。刻意的盖在十夜脸上。

    贴身衣物带着暗香与说不清的情愫,让十夜也是呼吸一紧。面前这可人的女子,肌肤胜雪,青丝如瀑,那双勾人摄魄的眼眸柔情,似水而又风情万种。

    迷魂香燃烧一圈又一圈好看烟丝,十夜在香气的作用下,血气逆涌,气喘如牛,他粗暴得抓过眼前这女子。一手揽住纤细的腰肢,眼前娇媚无骨的女子。吻遍她身上得每一寸肌肤,大手从脸庞,划过胸脯,最后停在身下。

    娇柔和粗重气息交织,十夜一手翻身把她压在床上,那么一个小人儿,瞬间被其吞噬,想要用一股热流把她整个融化。

    游遍全身的酥麻触感,身上道道吻痕让其媚眼如丝,只能如小鹿一样把头埋在他臂项间,忽而身下的异样温暖和充足,让其身在云端,又似海浪中不由自主洁白得鱼儿,任凭这个男人征伐。

    几度云雨,床榻摇晃,又是几度缠绵。

    空气中飘着异香,让人迷醉气息,两条人影纠葛缠绵,伴随着谁的低声耳语而又嘤咛。床上的殷红点点,似带血的梅花,她只是贝齿轻轻咬住这个男子。

    迷离的朦胧间,她忽然想起了出生在这个大象域的人。

    月华!

    是叫这个名字吧!

    这个男人不顾一切的御剑而来,然而他抓住的只是指缝间的点点金光!月华第一次毫无心虚,满足的躺在青衣子的怀着,看着那清晰和煦的面庞,她笑得很愉悦,最后用力的记住了他的名字“来世!我愿承受九千九百劫,只做你一人的月华!”

    慢慢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刚开始月华对青衣子的态度,只是把他当做阵兴门派的工具,可沉浸青衣子那满含爱意的眼神,她的心思就开始迷乱,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

    当青衣子与万剑门决裂,与原配道侣分道扬镳,一桩桩惊心动魄让月华更加后悔与自责。随着青衣子的付出,她躺在青衣子怀中抬头看着这个温暖和煦的男人,她的心甜蜜而又刺痛。

    这一刻她才发现,她爱眼前这个男子!

    最后,月华终于在一个明月高悬的晚上,走到了悬崖之巅,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想起师父从深山里捡回自己得场景,想起孤苦无助的日子,想起和青衣子琴瑟和弦时光,最后!她将自己的金丹从丹海摄出,看着它发出璀璨的金光照亮了世间万物。

    我月华修道五百六十二年,今自愿丹解!所化法力愿化作守护,守独月门九千年岁月,从此以后,月华仙子和独月门再无瓜葛!

    这一刻夜风撩起青丝,她的脸比这月色还要凉绝。她不用在为独月门的命运担忧,唯一亏欠的只有青衣子!

    就在此时,一阵风扫过,有股君子如兰的微香,穿着一尘不染的青衣,脸上挂着和煦得微笑,整个阳光照在他身上宛若出尘绝世的剑仙,就这么轻轻看着月华。

    大抵是他的微笑感染了月华,也不管此人是谁,就那么一言不发的扑在他身上恸哭,将这些天所受得委屈,心里的苦楚通通哭了出来,眼泪弄脏了对方的干净的衣衫,然而对方却还是微笑得的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月华曾想过若是到了结丹大圆满突破元婴双境时,就照着这个模子,找道侣!

    就在她哭得伤心欲绝之时,她发觉周围的气息变了,整个大像域的域宗全员跪地,就连闭关不出,神话一般得化神神尊都出现了。

    非常!喜欢。

    泪水恍若当初看见他一般,弄脏了他衣衫。只是这次,她没有让他发现。

    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朋友相处的模式被彻底打破,月华开始有意无意的暧昧青衣子,青衣子刚开始还会严词拒绝,但百炼钢终究也抵不过绕指柔,最终在月华迷魂香催情之下,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的事。

    就这样,两人过起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仇帮大军压境,誓灭其“独月”道统,当时的月华可以说是举目无亲,势单力薄。没有办法,面对敌帮的元婴大尊威压,她只有求到当时大像域域宗之主门下。可当年她的修为,她的身份,虽然独月门也是有元婴坐镇的一方大派,可失去顶梁柱的他们什么都不是!没有人见她,也没有人肯帮她。

    她就风吹日晒跪在山门外恳求数月,可修真界终究是强者为尊,她求不到任何人帮自己,这些天的煎熬让她身心憔悴,想起门派大难未解,她就忍不住想找没人角落,嗷嚎大哭。

    如此!之后,独月门得危机,几乎在没有任何人出手的情况下化解了,并且仇帮消息恍若没有出现在世上一样,,从此月华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青衣子”如此温柔的名字!

    月华想要多了解他一点,就把他请到自己宗门做客,就这样以两个朋友,无关身份地位,他们相处得彼此融洽。然而这世上总是有太多东西推波助澜,当今天子不知为何知道了“青衣子”做客独月门的事,一道圣旨直接将“独月门”抬到了不属于他们的域宗之主的位置。并且相临的几家不友好“邻居”庆贺独月门域宗之主位,既然割了大片的自家土地充当大像域的领土。

    那时候的独月门乃至大像域瞬间就到达了顶峰位置!万宗朝拜,月华的塑像顷刻间立在在大象域的各个角落,看着这虚幻而又飘渺的一切,月华心里忽然滋生起一个念想,若他是自己的!那么这一切都会变得永久真实。

    这是月华第一次见到化神神尊,当今整个大象域的最高修为!

    然而这样得的神话人物,却跪在这青衣年轻人面前,头也不敢抬。月华有些恍惚,不敢相信眼前之事,但她隐约觉得,被自己哭花衣衫之人。。。。。。。是让整个大像域都不敢抬头的人。

    九千年前,有一个女子让整个名不见经传的大象域震动了三十六古宗。

    她的名字叫做“月华”

    当年月华在“独月门”还只是一个结丹初期,可闭关一出来,就面临这师兄们战死,老祖重伤的结局,临危受命接任“独月门”老祖一职。

阅读逆仙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深空彼岸夜的命名术武炼巅峰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