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五十章 妙音降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逆子!你敢!”一声威严的声音,如诸佛发怒,万物不生。

    “凭什么不敢?你能看住我一时,你看不住我一世,除非你把你女儿也炼成只知道杀戮剑傀”声音带着泣声,但句句刚强如铁。

    漩涡那边怒极反笑“好!好!好!”整个漩涡都开始摇晃,若不是此地承受不了他本尊下界,怕是他会把整个域都杀得一个不留,方泄此刻之愤。

    良久!伴随一声苍老的叹息,最终一道血光从漩涡飞出,化作一柄小剑直接没入了下面青衣人得眉心,青衣男子痛苦的闷哼一声,随即小剑飞出,上面缠绕着丝丝缕缕直接飞进了漩涡。。。。。。

    “废你一身修为,逐出万剑门!”随即那道恐怖漩涡,便是缓缓的愈合。

    而云端上哪位从未露面的女子,最终也未曾露过一面。只是在无人的地方,她的泪流也是无声无息。

    独月门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几乎全宗都是满头大汗,对着青衣男子纳头便拜。

    青衣男虚弱的摇摇头,“月华之后,我不能不救,眼下我已经是是个凡人,无所帮你们,还有我本命七剑,守你独月门七千年岁月。”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走下山去。

    有人想去拦,但对方的身份不敢有人拦,只能看他消失在悠悠白云深处。。。。。

    他的储物袋飞出一个木剑匣,上面有七口形态各异的宝剑,像是一道神兵天降,落在了独月门中,十夜无法看清具体七口宝剑,只是感觉时光飞逝,千年岁月匆匆而过。

    独月门的镇山之宝那个剑匣,先是七剑最末一口宝剑飞出天际消失不见,大殿众一群弟子只能无奈的摇头,一千年之后又是另一口宝剑飞出天际,接着三千年第三口。。。。。。最后,悠悠岁月七千年逝去,剩下这柄荡魔留在剑匣内。

    最后,荡魔剑也在今年无声无息,带着剑匣飞出了独月门。

    万事皆休,只留一个传说!

    十夜从一种混乱的意识苏醒过来,他的身体极度虚弱,那种在幻境里所受之伤,成功带到了现实中,一口一口连着几口血喷出,他连忙口含几枚疗伤丹,原地调息。

    手中的印记已经消失不见,也并未出现在额头,找寻不到印记存在得痕迹,十夜的意识此刻变得有些混乱,伴随着修为进阶,他发现这世上实在有太多未解之谜,有太多是非恩怨,情爱缠绵。

    吾辈修士,究竟该当如何!

    等到睁开眼,发现已经是天黑,长长出了一口气,将王生得储物袋抓了过来。

    一直在一旁的李大并未趁着十夜受伤时有什么异动,一直也在疗伤,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十夜甚至好几次故意露出破绽试探,对方也是不闻不动。

    眼见十夜似乎无碍,他走了过来,看着王生的尸体,再看十夜,眼里已经没有了轻视,更多是同辈之人的敬畏。

    十夜看着他笑了笑“我也是喜欢交朋友之人!无非有怨,谁不愿意多交几个朋友。”将手中的筑基结晶递给了李大。

    筑基结晶在他突破筑基后便是无用之物,顶多是疗伤圣药,但此刻李大的伤远比自己重的多,若处理不好,此生无法进入筑基大圆满。

    李大双眼一热,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抱拳一谢。“若有需要的地方,兄弟尽可使唤。”虽然为修士已经几百年,但李大还带有山里汉子说话好爽。

    “好说!好说!”十夜一面说,一面不客气的将王生的储物袋据为己有。

    李大忽然看着十夜,良久低声问了一句“我弟他?”眼中竟有一道无法言语的悲伤。

    十夜想起了那册日志,只是微微摇头。“他本就已经死了!”

    李大道:“我知道。。。。。只是!”看着十夜葫芦里的那域外心魔,眼神说不出得复杂。

    十夜望着海平面初生的骄阳“或许吧!”内心也竟是一种无法言语的苦涩。

    李大受伤太重,必须得回师门调养,如今已经无法争夺“妖血花”了,临行师门给了他一道传送符,可助他逃生。即将告别,十夜又从王生的储物袋捡出些自己用不上又不重要的东西,送给李大,事后还保证若能拿到妖血花,定有他白头山的一份。

    把李大感激的差点当场结拜,十夜内心是有点尴尬的,他之所以给李大这么优厚的待遇,其中想结交朋友是不假,但更多的如今杀戮太重,死去这些人背后面都是结丹尊者的师父和大尊元婴老祖,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把白头山绑上一条船,今后也有条退路。

    最终李大带着感激走了,看着光圈荡漾着余波,十夜不禁有些感慨,为了宗门啊!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小山坡清风徐徐,山坡下正有两三模样俏丽的年轻女修,修为大约在凝气一层的样子,正在履行师门布置的功课。其中一个马尾辫女子,忽然瞧见草木中有一个白色得东西,她好奇的寻了过去,当拿出来一看,一个骷髅手掌,当时就把她吓得花容失色。

    然而更让她害怕得时,那骷髅手掌还会动来动去,她连忙将储物袋仅有的一张低阶攻击符拿出来娇喝“何。。。何。。。方。。妖孽!”

    听闻此,那骷髅手温顺起来,就在她的脚边跑来跑去,时而依偎一下,似乎十分楚楚可怜。

    马尾辫女修颇感神奇,“你能听懂我说话?”

    骷髅手掌似有灵一般,点点头。

    女子放下了一丝戒备,“嗯!你去树上帮我把那果子摘下来”骷髅手掌扭头看向大树,一个健步如飞,顺着树干爬了上去,摘下又飞快的跑回,像是一个欢快的小狗,在马尾辫女子身边游离。

    马尾辫女子又惊又喜,大声喊道:“师姐!师姐我捡到个灵物。”

    两三女子闻声过来,果然!见一个骷髅手掌在马尾辫光滑白皙的玉腿上爬上爬下,似乎很是愉悦,刚开始大都觉得怪异和恐怖,然而看到它只是半柱香的功夫,就将师妹繁琐的功课做完,众人顿时一阵艳羡的眼神。

    马尾辫得女修看着手掌顺着大腿往上爬,一阵麻麻酥酥的感觉让她有些难为情,但是也没多想,直到骷髅手爬到了高傲的胸脯上,转了一圈朝着内衣里爬去,还没来到及反应,就感觉胸口被什么抓了一把。

    顿时红晕满天,又羞又恼,丢下骷髅手掌便跑了。

    师姐们看她跑得头也不回,喊到“师妹你的灵物!”

    马尾辫女修支支吾吾道“不!不!不要了。。。。你们要吧!”

    众人一听,互看一眼,顿时抢成一团。

    “喂!喂!我先拿到的。”

    “诶!灵物呢?”

    “啊!那个变态摸我屁股。”

    “哎呀!什么东西在我内衣里。”

    “啊!是灵物在乱摸。”

    “打死它!打死它!这是个淫魔。”

    许林放开十夜,不回师门,一个人人玩的不亦乐乎。白云深深,天地广辽阔,本来碧空如洗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个虚幻朦胧的身影出现在高空,看不得其面容,只是那背影却是如洛河之神降世,美艳世人。

    “小林子,玩得可高兴啊!”声音如百灵之歌,空灵带着却带着一丝勾人的魅惑。

    师尊!一听到这声音,骷髅手掌顿时如遭雷击,等反应过来时,急忙没命的遁土逃遁,转眼已经是百里,然而这根本不够,又拼命的逃,又是几百里仍旧不停,最后跑了五千多里,许林一副骨头架子才敢从土里颤巍巍的伸出头来。。。

    抬头来一双极致的三寸玉足,就不轻不重得踩在自己面前,风轻扬女子一袭浅蓝色宫装,那份婀娜多姿的风姿,足以迷倒万千。

    小林子咽下了一口口水,师尊还是师尊,还是那么美艳不可方物,只是这一瞬间的失神,让他立马回味过来,顿时磕头不止“师尊你老人家饶命,不是小林子不记你老人家的好!只是小林子这副样子,实在不敢回师门,伺候你。”

    “老?你说我老?”那种精致到极致的面容,立马浮现一丝怒容,玉手一抓便是把许林从土堆里拔了出来,逮着就是一阵乱拆,骨头架子伴随着哀嚎声响彻一片。

    大抵是她也累了,一手将许林的骷髅头提了起来,眉目如画,明眸皓齿“说吧!这副鬼样子怎么回事,怎么不回师门?”

    许林满头大汗,刚想张口,忽然记起了十夜交待他的事,在外面漂泊可以 但一定不要回师门,他的师尊很有问题!想到此,他似乎想起了恐怖的白衣女子。

    妙音许久得不到答案,脸色由平静转为阴霾。“看样子,还得我亲自动手!”

    “不行!即使你不追究,我万剑门脸面何在?若今天放过去,其他三十五古宗会怎么看我万剑门笑话!”说完,轰隆隆震天巨响,滔天大手又要压下。

    “父亲!”一声厉喝“若你想今天婧儿血溅当场,你就放手去做!”

    此刻门下有一个背长剑而立的青衣男子,一身修为也是当世无双,光是背上的那七口剑就非凡品。

    只见此男子剑眉星目,生得很是好看,和漩涡里的恐怖存在紧紧对峙着。。。。。。

    漩涡里传来一个声音,“你当真不回去?”声音一开口,犹如神佛之音,底下跪拜的一群修士立马战战兢兢,当即有许多人承受不了威压,吐血昏死,“独月门”山门在此威压下尽数化为灰烬。

    地上那青衣男子似有所觉,随即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看向云端深处,他看到了一个倩影!似乎对方也看见了他,然而他最终心虚,没敢看下去!

    漩涡中那恐怖大能一言一行都带着滔天威压,此刻反而柔和下来“婧儿!他如此对不起你,为何还要帮他?”

    “他是对不起我!但我想父亲看在他与婧儿曾是夫妻一场,放过他可好?”

    这雪一点一点落在王生身上,那种冰冷的死意几乎让他绝望,阻隔生机,阻隔他最后自爆的希望,恶人!你们才是恶人啊!”他发疯的狂喊。

    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十夜庆幸不已,同时也在感叹,尽管自己经很努力,超越同辈修士太多,可在这些大宗门面前都是老祖出手庇佑,若不是今天李大出手,自己就得交代这里。眼见别人都是老祖出手遮风避雨,十夜不知为何忽然有点惆怅,自己的老祖呢?除了赤金子他似乎也想不到别人。

    这间隙见倒让他想起一个人,妙音尊者?不过一想许林那分外无耻的模样,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可见师父也应该是个女流氓靠她庇佑自己,还不如靠自己!

    山门下那个一身青衣,身负长剑的男子,尽管被灰烬落了一身,但气息平淡,双眼如水,缓缓的点头。“我一人身死谢罪,但请你留下“月华”道统!”

    “你休想!你在意什么,我就毁去什么,我不光要毁去这独月门道统,还要将你炼魂。”漩涡里一阵轰隆隆声响!一个堪比天地恐怖大手就要压下,忽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透过云层,带着些许哀伤道“父亲!算了吧!人各有志。”

    那是一个昏暗无比天空,一个有着巨大漩涡的天空,透过漩涡,上面隐约透露的法力波动,甚至连整个天地都为之臣服,光是看到个漩涡,虽是无意识牵引,但十夜已经连吐八口血,修为再此威压下竟然有不稳的征兆,十夜又骇又惊,这是何等恐怖的修为!上万年岁月的气息都能伤人。

    在漩涡下,众多修士,跪倒一片!宗门山门处写着“独月门”三个大字。

    身上那件染血的白袍立马飞空而起,白袍如火一样燃尽,随后,天地间尽是白茫茫的一片,无数雪花落下,天地静籁,所有的喧嚣和浮躁都归于尘土,同时一种冰冷的死气渲染着四周,仿佛间坠入了一个满眼是雪绝望地狱。

    大雪覆盖,十夜起初看不出任何特殊,只感觉有股冰冷的死意弥漫,随后便是大惊失色,周遭得玄气竟被大雪阻隔,丝毫唤不起丁点。

    筑基结晶被其抓出,王生顷刻毙命,十夜在一把抓向额头印记,一轮状如弯月的印记,就躺在自己手上,看上去很平凡,并无奇特之处,虽不知道如何驱用,但抱着得不到就毁掉的思想,他准备自己留下来慢慢研究。

    印记有一抹微弱的法力,此法力虽微弱,但好似亘古久远,印记淡红,像是一轮弯月,十夜手一握紧,忽然感觉印记滚烫无比,同时双目和脑海一阵刺痛,他立马感觉危险,想甩脱开去,但印记好似生在肉里一般,如何也挣脱不掉。

    脑海的意识开始变得极其混乱,渐渐的他身边景物模糊,他眼前不可思议的出现了来自古老的一副画面。

    王生此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十夜也没照顾谁的心情,当下就是直奔而来,一手抓向王生丹海的筑基结晶,一手抓向额头的印记。

    他清楚的记得,王生的剑法并不精纯,可以说毫无剑法造诣,他之所以能运用如此大气的剑法,是因为他额头上的印记使然,并且最后,他似乎还想用印记保命,若不是自己千钧一发之际,尽全力斩杀,指不定会发生何种危险之事。

    十夜当下骇然不已,毕竟是以筑基中期对战一个筑基后期巅峰,并且此人还是大门派出身,他此刻身上所剩下得玄气不足他逃命之用,一御,储物袋飞出一道黄光,这一道黄光朝着王生而去。

    无赦的封印之力犹如一张网罩向王生,但变故横生,这一道封印忽然被王生额头印记所阻,十夜已经管不得为何会发生这种事了,当即心下一起,“制止他李大!”

    李大此刻也在犹豫,但也知道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若不制止,必然也会受到波及,一咬牙也是大吼一声“老祖助我!”

阅读逆仙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