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四十九章 荡魔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哦!这就不是勾引有妇之夫了?”

    “你!你!你!该死”王生一张脸因为暴怒而扭曲,只手一摇,雨水为剑,沙石为剑,海水皆可为剑,天地间,万物都化剑,剑锋倒转,如一条银色巨蟒,朝着李大卷了过去。。。。。。。

    李大已经放弃抵抗了,只是狠狠的瞪着王生。

    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散财童子!”这声音缓缓种带着一种平静,却有一丝杀气酝酿在平静中。

    只见王生还未来得及惊讶,他四周就浮现了许多灵石,有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一层一层将他围住,灵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内里得玄气所含纯正,并不是虚幻之物,散发着修士难以抵挡的诱惑。

    要不是场景诡异,王生都以为天降横财在眼前。

    “爆!”一声轻喝,如轻轻扭动了一下闸门,洪水如猛兽涌来,爆炸声惊天动地,火光几乎蔓延了半片小岛,王生身在爆炸中央嚎叫和暴怒,这一炸,虽然不能将他杀死,但这么一手,自己多少保命法宝得匆忙之间交出,损失可谓惨重。

    灵石为什么会自爆?又是谁这么大手笔抛出上千灵石来自爆?疑云就似这巨大的爆炸漩涡,要将他一口吞下。

    散财童子,此术由十夜所创,拿来敌对得却只是他一人而已,随手一散,上万灵石俱毁,他颇感无奈而又自嘲的名为“散财童子。”

    而李大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忽然泪流满面“李二!李二是你么?”

    没有回应,只有一个神情冷漠的年轻人,抬手便是玄气四散,厮杀得兴起。

    不是他!李大眼角似有泪痕。

    王生和十夜交上手,看清来人,顿时大喜!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然而这这越打越是震惊,前些年这小子不过是一个筑基初期,这五年不到已然步入了中期,这等进阶当真逆天。

    即使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和自己交手数百回合,竟是不落丁点下风,这人肉身极其强悍快赶上最强战力“古神宗”三人组的变态实力,就连手上法宝也颇为厉害,那可以提升修为的恐怖阵法,还有身边那拖着小尾巴的飞刀,无一都让他震惊无比。

    轰隆一声,王生凭空凝剑射断一颗大树,然而烟雾腾腾,竟是剑一人犹如杀神,直接迎着剑锋奔自己而来,剑射在他身上强悍的肉身直接崩溃无形之剑,手上一把血色小斧,当头斩来。

    王生急忙从储物袋掏出一片枯黄树叶,树叶越长越大,最后一人大小,将王生裹成茧一般,斧锋而来,斩在上面只是微微凹了一下。

    王生刚要得意,只见那人口中一诵“火焚大境天”轰!凭空忽然冒出一团火球将树

    叶包裹起来炙烤,王生大急,这小子怎就看出法宝怕火?急得他连忙收起法宝,从树叶出来,出来时,随手化石成剑,朝着十夜砸去。

    十夜只是袖子一扬,“斩仙”小飞刀的极速破空声啸破耳膜,王生额头见汗,他丝毫不怀疑这宝贝速度会立马将毙命。

    “御”他一指储物袋,立马飞出半指来长,一截枯败木头,木头不知为何物,虽是死物,但隐约可见木头上有两片嫩牙,发出一点点绿光,忽而就出现在了他原来的位置,就在斩仙临进的刹那,一道光芒一闪,他已经被枯木带到了稍远的位置。避开了斩仙的一击毙命。

    十夜轻咦一声,可以很确定的告诉自己,那一定是可以掌握瞬间短距离传送的宝贝,眼中有一丝贪婪一闪而过。

    而王生气的咬牙切齿,对方明明是个筑基中期,而且看样子还是刚突破不久,为何出手就能将自己压得如此狼狈。但他稍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是肉身!

    普通修士肉身绝对达不到那人的强度,所以攻击法宝对修士很是克制,但此人不同,肉身强悍到可以忽视大部分法宝。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不是一般修士啊!难不成和那帮变态古神宗的人有关联?

    王生一咬牙“肉身强悍不是?我要看你挡不挡得住!”忽然,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王生站立的地方忽然卷起一股风暴,同时玄气大聚,以一种无形无影的形式扩散到四面八方,那些被他所影响的东西,大到滔天巨浪,小到一粒沙石忽然全都变作了一柄大小不一的剑,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最后满天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奇形怪状的剑,犹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留,王生犹如剑仙,站在空中,他身边的剑似雨,似布。

    天地成剑,直指中心,十夜双眼成缝,感受到了剑气的压力,一种看天地浩瀚,我为蝼蚁之感浮现,满天剑影,满天杀气!这就是一筑基修士后期修士几百年底蕴所在,同时也是一个宗门数千年的沧桑岁月,包括消失在沧桑岁月的那些动人心弦的事迹。

    “斩!”王生一声暴喝,似抽干了自己的所有力气喊出这一声。

    天地动荡,狂风夹杂剑气横扫,犹如万千恶魔之扑而下,十夜面对的已经不是独月宗,而是传承万年之古岁月中屹立不倒的三六古宗之一的万剑门!

    一剑破万法,以剑成道,以剑为圣!

    虽不知道独月门以何种手法得其万剑门的剑决,但十夜何惧!

    天地悠悠!

    我自在心!

    十夜看着天幕,大吼一声“倍化巨力”他的一条手臂极速得膨胀,于此同时身体的那种古朴纹路越发得清晰,狰狞隐约还带洪荒巨兽之感,不消片刻,手臂竟是长成了一颗苍天大树大小!

    满天剑雨落下,十夜巨手一把将其扫落得七七八八,剑雨落在手臂上打得叮当作响!但手臂好似精钢炼化,伤不得分毫。

    王生青筋暴起,喷出一口精血,“落!再落!”满天剑雨再度落下,声势浩大,整个小半片岛屿所能化剑,都被他收纳过来,朝着十夜如万箭齐发。

    十夜也是迎着剑雨,巨手拍击不停,轰隆不断!几个呼吸,剑雨落得比雨密,十夜也是巴掌翻飞,拍个不停,气血翻涌,几种功法融合一起使用,玄气消耗成倍成倍的增长,十夜暗中开启了“道十三”抽动地灵之脉玄气补给自身,只是这种东西要做的隐喻,不能让人看出端倪,他只在招架间调出地灵之脉的玄气,灵气枯竭,土石乱飞,只当是剑雨的结果。

    操控这一剑雨的王生心惊十夜术法,同时也对一个筑基中期修士所含玄气竟比他一个筑基后期的还要多上几倍不止,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肉身强悍,术法惊人,就连玄气所含也是深不见底。

    他吃惊的同时,十夜也在吃惊这个王生,这剑法太逆天了,若是这王生修为在高深一点,自己在这剑雨下指定化作了一滩肉泥,还有这种超大型剑阵,此人又是靠什么维持呢?

    他看向王生额头那显著的印记,一个印记很深的月牙,像是刻在骨子里一般,散发着岁月气息。月华门的修士额头几乎都有这个印记,这个印记是有些古怪。

    剑雨还在继续,十夜大手横扫,依靠肉身强悍硬抗了一刻钟,饶是如此,比雨还密的剑雨落下,他身上还是多了几十道血痕。

    又是几个呼吸,天地间疾风骤雨的攻势,十夜气血翻涌,玄气隐约有不支状态,这倍化巨力虽然稳如磐石,但所需玄气他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还是力有不逮。

    十夜心一横,上古宗门万剑门是吧!那你来试试诸葛世家的苍龙守!

    苍龙攻,苍龙守,苍龙御,三者合一,苍龙灭世!传承真仙之血,独守一界。

    苍龙守!一条蓝色巨龙浮现在天地上空,巨龙抬头,万物都显得极其渺小,天地浩大,却只是在遨游之间!

    几次运用诸葛世家不传之阵,他已经掌握得很是熟练,不光是能提升修为,而且还可以运用在功法上,可酌情提升其威力,此术逆天之力,同样也是一个万年宗门底气所在。

    苍龙守化作一条蓝龙从密集的剑雨落下,剑雨不可伤,不可触,缠绕在十夜的右手上,发出一阵巨大的龙吼之声,似乎和满天剑雨争天地造化。

    身为筑基后期,特别是这些大宗门的人虽不知这是残阵是何物,但透露的气息却是尤其恐怖。这人到底什么来历,又为何会出现在孤岛?

    这李大也对十夜所表露的东西震撼到了,他的弟弟李二的亡魂之前曾叮嘱过他,在这荒岛有生死一劫,如果遇见一个穿着破烂的年轻人可结交一番,便能度过生死危机。

    李大当初遇见十夜时,这人还是个筑基初期,一副渔民打扮,李大很怀疑此人的能力是不是寓言之人,于是就出手试了一下,这一试之下果然不凡,如今再见这人变态得进阶速度和出手,顿时那种感觉又强烈了几分。

    十夜右手手臂充满了沧桑古朴之感,此刻苍龙加持,龙绕其臂,顿时又变得霸气侧漏,手臂迎风再涨,片刻竟又是变大拔高数倍,如一个洪荒巨人,将满天之剑拍的七零八落。

    王生已经顾不得心惊,他已经被发疯了,一个筑基中期为什么可以做到这样?又是连喷数口筑基精血,竟也不顾修为跌下风险,满天剑雨再度落下,声势虽然不比当初,但绝对也是威力不凡。

    十夜一声冷哼!就你会用剑么?

    一指天地,“荡魔!”储物袋一开,飞出一个木质剑匣,此剑匣很是古老,立在空中就像是一个不染尘世的仙人,述千古岁月之往事,那七剑孔洞仅存的那一柄荡魔剑,缓缓出鞘,发出逼人的寒芒。

    天地无物,唯有此剑!

    王生惊呆了,嘴巴长大不可思议。。。。。。。。

    这不是!不是?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宝剑出鞘得风雷声,被十夜巨大的右手紧紧握住,像是一个巨人握住了屠龙之剑,以一种劈开天地之势,迎面斩来,一路摧枯拉朽,一路万剑翻飞崩碎,荡魔以一种我欲天下,势不可挡的姿态斩向王生。

    王生知道此剑为何物,生死危机,当下大喊一生“祖师爷救我!”他额头的印记月牙,刚要亮起的那一刻,剑已经从他右肩斩下,血雨挥洒,王生一声惨叫身体被斩成两半,眼看月牙印记光芒一暗,唯有一口气吊着保命。

    王生大喊哀嚎,眼看十夜提剑渐渐逼近 ,走投无路之下他眼中的怨毒越发浓烈,一种危险至极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开来,他的丹海在急剧震动,半边身躯急速膨胀。

    自爆!

    但李大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不认命的精神,一咬牙,哈哈大笑“什么狗屁万剑门附属,整天想攀三十六古宗之一的万剑门高枝,你家老祖师“月华仙子”那骚狐狸勾搭人家万剑门的有妇之夫,整个大像域何人不知?”

    王生气的一哆嗦“你胡说,你敢污蔑我祖师爷!老祖那是情投意合真心相爱,万剑门掌门他老人家还赐给独月门一柄镇山之物,答应守候独月门七千年。”

    李大没有说话,仇恨的看着王生,捂住伤口的血。

    “别废话了,下着雨呢!”蓝仙教的人冷冷道。

    “好好好!诸位道友辛苦了,这沾血的事还是我王生来做,诸位请去休息。”

    李大双手护头,剑锋落在手腕上,随即哐!似有什么金属碰撞声,随即光芒一闪,碎裂成数片,雨凝聚之力散开,落下似一场暴雨倾盆,李大胸口一震,又吐出一口血。

    “我独月门所属上古“万剑宗”附属,得其十九代掌门人自创功法,心中有剑,则万物成剑!”他又徒手一抓,竟是将李大的血液抓来,血液在他手中如有万千形,猛然变作了一把细小的血色之剑。凶光滔天,血气弥漫。

    剑分三次射出,一次一滴血,如利剑将李大的膝盖洞穿,李大便要跪下,但咬牙坚持下来。他已经无力战斗了,蓝仙教的人出手他根本无还手余地,师尊所赐宝物“万千山”三座尽毁,储物袋灵器爆的爆,毁得毁,就连速效的疗伤丹,也在逃命全部用尽。

    静下来,开始参悟这册倍化巨力。。。。。。首先开篇就是老道的传说,十夜可不想知道老道是谁,但凡能有传承之力,可建立宗门的必须是元婴之上,因为只有元婴破境界时才会得到道家认可,可建立属于自己的传承门派。

    倍化巨力和力之顶有些违背,力之顶凝聚顶尖之力,爆发如山气势,倍化是分散力之顶点,形成无数力之顶,然后爆发。。。。。

    一场风雨在孤岛下起,海兽喜欢咸水,不喜欢淋雨,于是本就到处都是兽吼的夜晚突然安静下来,只有风雨声。

    面对王生的识趣,几人点点头“快点!一炷香拿回他人头。”刷!三道光芒消失。

    王生向前一步踏去,雨水飞溅,他凌空一抓,雨水似受到感召一般,渐渐凝聚在了一起,竟是化作一柄雨水之剑,挥剑一斩,雨水暴动,发出一道弧光,朝着李大斩去。

    李大嘴里吐出一口血“王生你好卑鄙!说好一起,临时你又蓝仙教的勾结在一起。”

    王生哈哈大笑“李大啊,李大!终究是泥腿子出身,你认为目前就凭我们的实力能拿到妖血花么?”按照之前的步骤是两家联合,无伤杀死天水会的三个修士,然后再挑起蓝仙教与古仙宗的纷争,最后,他们最强两家两败俱伤时,他们才能喝的一点肉汤,不料天水会的人自爆,凭白无故的减去三人,最可气的让一个不知道那里钻出来的野修捡了大便宜,而且这李大还生生的放走他。

    十夜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也没法留她,抱着必死之心也留不住,就像那一场自爆的一刻绚丽,

    修士!吾辈命运多舛!

    五年之期,也是妖血花即将开放的时期,来到这座岛上的修士就为妖血花而来,只要拿到妖血花回到宗门,身价一跃龙门,但来到这座岛山就注定是一场厮杀,只有最后活下去的人才配得到妖血花。

    白头山的带头白袍老者,此刻一身是血,被雨淋的有些狼狈,袍子已经被扯烂,半只手臂已经没有了,血水顺着雨水留得很远,天空的闪电劈向大地,照亮了树下的四个人。

    其中一个额头有月牙痕迹,正是“独月门”筑基后期修士“王生”余下三人都不认识,但都是清一色的蓝衣蓝裤,俱都是五派之一的“蓝仙教”三人修为极其恐怖,都是达到了筑基后期境。

    辗转已经是五年时间,十夜有限的生命又失去五年,这五年来岛上因为五门修士的加入,海兽明显狂暴了许多,十夜甚至见到了之前海上一鞭差点将自己抽得神魂俱裂的那个海妖,巨大的头颅淹没在海水中,宛若章鱼出手触手将一个海岛完全笼罩,不知道其他修士是如何藏匿行踪,但十夜早就借助隐匿衣大气都敢喘。

    最后那巨大的海兽沉入海中走了,岛上继续爬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型和打大型海兽,有的互相杀戮,有的寻找岛上修士的气味。

    第四十九章 荡魔剑

    莹莹最后离开了,她有她的归宿,对于十夜的信誓旦旦,她就当是一种安慰罢了。因为不管这个人实力如何,面对岛上得最强宗门,“古神宗”三人组,此人没有一丝胜算,哪怕是自己借助白骨夫人之力,也不敢保证能灭杀此宗。

    当然,莹莹也没有打击谁的必要,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

阅读逆仙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