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四十八章 解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反复尝试多次之后,他发觉唯有放弃。虽然不是境界突破,允许放弃,待下次准备充分再突破,但如今这岛上已经是危机四伏,若是等下次,怕是没命等下次了。

    如何?他的眉头皱成一团,正在他苦恼时。

    忽然,他的储物袋一亮,有一个声音传来“你可想突破?”

    十夜浑身一震,神识一扫,看到了储物袋的那本带血日志,此刻它飞了出来,日志古老,在空中犹如岁月刻下的一卷故事,娓娓动人而又凄凉。

    十夜想起了白头山送这本日志的奇怪老者,当时自己匆忙并未细细检查,可如今之下这日志居然还有这等古怪,眉毛一拧“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是谁不重要,我用我仅有的力量化作一株“月回”助你突破,但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十夜想了想“你先说来听听。”

    “我不要求你什么,只想让你在我大哥危机时刻救他一命,这算是还了我最后的心愿!”

    “你大哥?是送这本日志的那个修士么?”

    “是他,我这一生欠他太多,无法偿还,尽生平最后一点力保他平安。”

    十夜缓缓的睁开眼睛,思考良久道:“此事我尽力而为!但是我又该如何相信你,不会趁我突破时加害与我?”

    日志沉默了,发出阵阵柔和之光“很多东西没有绝对,只有你在踏出那一步时,才能知道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日志触目所及的那一片干涸的鲜血,发出醒目而又诱惑光芒。

    十夜忽然觉得有趣,“你的故事应该比你人精彩,我赌了!”

    日志得到答复,缓缓得合上,似归寂与尘土,远离世俗之喧嚣。忽然,日志爆发出异样的光辉,有一白衣翩翩的修士幻影站在书卷之上,书生长得很秀气,一身的书卷气质,望着十夜笑了笑,此笑很是委婉。

    却无意让葫芦里的沉睡的心魔,忽然醒转过来,经过鲜血进化的它双眼依不在茫然,定定的隔着葫芦歪着头,感应到这个白衣修士的存在。。。。

    十夜当然也感受到心魔的异样,只是他目前不能分心。

    书生最后似夜看到了心魔,但只是低声一叹,慢慢的沉入日志中,整个日志一页一页翻起,书中的字迹全都跳了出来,一字一字的力量化作了一株嫩绿的月回草,这次这月回草不溶与玄脉,而是在丹海中开花,开花结果,枯萎,再开花,在结果,它的果子很多,奋不顾身,前赴后继。誓要冲破一切寻找到什么。。。。

    可回应它的只有无情的海浪冲击,种子被摧毁化作一年一年的修为,化作一年一年的等待。

    似红颜坐枯,似百转梦回,月回草种子化成的力量不断的冲击筑基二层封印,每一次冲击,便是碎裂。但每一次碎裂便化作等待。

    十夜从修道至今第一次有如此感受,他感受不到任何喜悦,感受不到任何痛苦,却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心碎,

    花开一千年,

    青丝化白雪。

    若为两情故。

    只身不轮回。

    第二层封印破!

    十夜缓缓的睁开眼,他的气息变得深沉,就像是一口沉静多年的古井,他的玄脉在一次壮大,他的力量以至于全身都完成了质地蜕变,他的形,他的肉,他的血。

    他突破了!在一种无法言语带着凄婉的境界中突破了。

    看着天上彩云翩翩,海浪柔声细语,他忽然觉得和迷茫。

    为何要修行?

    修行到底是为何?

    花开一千年,

    青丝化白雪。

    若为两情故。

    只身不轮回。

    他想不通,也无法得到答案,只是等待答案揭开的那天。。。。。。。。

    将之前还为处理战力品的三个储物袋拿出来,张敬的储物袋本来是最好的,但是已经被海兽给一触手抽碎了,如今这三家伙为了突破,也是破坏了储物袋,招致十夜的储物袋总是得不得更换,但好歹他收录的东西不多,还可以勉强着用。

    照样还是一堆灵石,这些大门大派底蕴就是小门比不过的,十夜将三堆灵石合起来,接近三千枚中品灵石,这三千枚他着实不想自爆了,只要他走出这个海岛,一定可以好好的武装自己一番。

    接着是一堆玄气恢复丹,疗伤草药,之后是一堆灵器,刀,枪,棍,棒,其中十夜想找一柄剑,毕竟自己剑没了,很是不顺手,翻遍所有这还真让他找到一口剑。。。。。。一个古朴至极的木剑匣,剑匣古老的像是一一个挂剑封刀的剑客,经历万年之沧桑岁月,这么安静的躺在那里,但剑匣无时无刻透漏着不凡与剑气,剑匣有七个大小不一的孔洞,分别是有七把剑藏其中。

    但此刻,剑匣七口宝剑已经有六口遗失,看着空洞洞的剑鞘,十夜一一抚摸过,感受那一剑一式的古韵,感受一剑之天下惧,心底有个声音再叹息!可惜了。

    唯独剩下第一剑,十夜二指一并,口中一念“起!”一口造型奇特的宝剑就瞬间从剑匣飞出,如超脱的仙人一般,凌空而立。

    宝剑出鞘,剑身轻薄,长约五寸,剑身有名“荡魔”剑上有正气凛然,拿在手上有一种当世仙侠之感,十夜试着驱动了一下,发现控制很是费力。

    怪不的没见那人驾驭,似乎对修为要求太高,不过要是有其他六口就好了!

    除开一下宗门必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十夜储物袋没法装下这些,就把它们一一毁去,反正自己又不拜入他们门下。

    他现在急需的是功法,仅有的两册功法“九变剑”式和“火焚大境天”对战筑基以上已经渐感吃力,剩下道十三和灵气自爆,局限性过大,不宜在对战中长久使用。

    “倍化巨力”此术传闻是一老道梦游,遇九天之上的巨灵神讲道,他于是停下来偷听,不料途中被其发现,巨灵神一生气,便把老道一指从九天之上弹了下来,老道醒来,从此创立此术。

    此术是调用玄气可将就身体任意部位放大一倍,从而力量倍增,打出毁灭一击,十夜见到这个当即是大喜不已,这对他而言简直无限契合自己,饕餮体本来就霸道,若是在放大一倍,即使达不到一倍那么恐怖,然而一拳下来,想必没有那个筑基修士的肉身能抗住,欣喜之余,他连忙收好。

    最后,他又发现了一张地图和一个传信玉简,地图是一张兽皮制成,被分成了许多部分,十夜只是拿到了其中一份,歪歪扭扭的路线,似乎指向了一个山洞,洞口有一个三头蛇的怪物把守,怪物看样子很是凶戾。

    至于如何去那个地方,洞中有什么,便是缺失的部分,十夜颇感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用神识扫描玉简,发现生前这人和一伙人约定似乎要去某种地方探宝。

    十夜试着将这边得讯息传送过去,玉简浮现一个老太婆冰冷的声音“阁下!时间还没到吧!”

    十夜开门见山道:“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这残页地图在我手上!”

    玉简忽然就沉默了,就在十夜以为对方不会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那边开腔了“阁下是什么意思,要卖还是要想继续追杀我们。”

    “不!如果诸位和原主人没有太深的渊源,我想我可以代替他此行!”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这张地图是我们共同出灵石拍下的,人都不是很熟悉,如果你敢来,没人会介意。”

    十夜笑了笑。“好吧!按照约定三年,后见!”

    玉简那头没了声音。

    稀里糊涂又谈成了一单不是生意的生意,十夜还是有些高兴的,整离完之后,十夜就开始习练这“倍化巨力”恰在此时,莹莹睫毛一颤,忽然醒转过来。

    四目相对!

    莹莹道:“你不是死了么?”她一拍额头,“都忘了,我也是死了!”

    十夜淡淡道“我们都没死。”

    “没死?”莹莹全身检查了下,正如他所言,忽然,她还没来得及庆幸又变得急切起来“我师兄他们呢!”

    “他们是已经死了!”十夜也不瞒她,将他看到所有事都讲给她听。

    莹莹双眼噙泪,一下就跪了下来“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门派!是我不好!是我无能,我要是修为高一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大约她哭了一会儿,眼神忽然变得凌厉,“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们。”

    “你去等于送死,于事无补。”

    “死?”莹莹忽然凄凉的一笑,如梨花最后盛开,“其实来之前我都已经死了!”

    十夜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内心一震,一把抓住她的皓腕。。。。。。莹莹涨红了脸,发现居然挣脱不开,一个渔民竟有如此大力?

    十夜看着试着感受一下,果然!如她所言并没有丝毫的生命征兆,与其说她是活人,不如说已经是个活死人,十夜沉脸道“怎么回事?”

    莹莹一张粉嫩但不失刚强的脸,看着洞外的风和日丽,她轻轻的吸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宁静“早在来之前,我就知道我会拖后腿,于是我悄悄的将我的生命献祭给宗门供奉的“白骨夫人”灵位,只要我拿出口袋里的焚香点燃,一炷香的时间,我就能得道白骨夫人的赐予的力量。”

    说到这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额前秀发垂了下来,给本不成熟的她,多了一丝成熟的味道,本来这一切她是准备用在采集妖血花上,如今。。。。。。。

    “一炷香之后你会死!”十夜替她说了出来,这种似乎很接近上古阵法“聚灵起”献祭生命,一炷香无敌!但明显比“聚灵起”弱化太多太多,况且这白骨夫人是何物,为何以人生命为食?

    十夜站前身,看着身前这个女修士良久““或许我不能拯救你的生命,但我能帮你拿到妖血花,完成宗门任务。”

    莹莹摇摇头”你别冒险了,虽然我知道你已不是渔民,但你所要面对的绝非不是一般的敌人,东南面的那两个门派强大的不是你所能抗衡的”

    十夜看着她的眼睛“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莹莹还是摇了摇自己脑袋。

    十夜道:“不如我们打个赌,若是我拿到妖血花,你的生命归白骨夫人,但三魂七魄得归我。”

    莹莹抬头看着他,眼里闪烁的不知是什么。

    十夜道“如何?”

    莹莹道:“好!”

    十夜咬牙再试一次,海浪依旧狂暴,但封印在海浪中只是多了一些碎痕,仍旧顽强的毅力不倒。

    不甘心又试着尝试,这次丹海积蓄的力量比上次还要少,海浪拍在丹海上便是消失,最后一枚突破丹的能量,即将耗尽。

    接连五枚丹药全数吞下,他的修为已经步入筑基初期八成的样子,还剩两成,这两层之难,是无法靠最后一枚“突破丹”突破的,必须重新配比丹药。

    好歹赤金子的丹道造诣极佳,良好得分配比将丹药和灵草发挥最大功效,突破丹是结合几十种生长千年的名贵灵药炼制,“月回”则不属于周武国所产,要从国外进口,价格非常之高昂。

    他目前所要做的就是把“月回”草提炼出来单独与玄脉融合,契合度远高于突破丹,将突破丹在手里碾碎,月回便光芒一没入丹药内,片刻就能见一株绿油油的小草发芽,十夜先吞丹,丹如体内,玄脉立马数倍膨胀,隐约从外界吸收天地玄气。

    轰隆隆!轰隆隆!

    封印在撞击中开始裂出了道道纹路,十夜不敢松懈,继续突破,丹海依旧波涛巨浪,二层封印一半在丹海中,一半在空中。巨浪拍击,打碎了封印得边边角角,破碎的封印,化作一股力量滋养着全身。

    十夜额头冒汗,身躯微颤,他隐约发现了一件事,自己突破准备的不够充分,突破丹不够,无法调起足够多玄脉的力量,冲破封印。

    十夜将历年来吞噬的顶级丹药能量全部释放,药效霸道,全身似草木之精,散发浓郁的药香全身玄脉也是感应到能量波动,顿时如久为进食的饿狼,纷纷涌上来吞噬,大约半柱香的功夫,丹药之精已经被身体各部吸收。

    吸收之后不断的壮大十夜的修为与玄脉,他的眼中有清光,睁开眼,与这个修真界的法则和天地之间的共鸣越发强烈。

    深夜的天色,如恐龙一般的巨大海兽在碧波中前进,似乎被什么影响一样,反应变得很是迟钝,望向海岛方向。

    最后一枚突破丹吞下,修为达到了筑基中期的巅峰。玄气下沉,丹海波涛汹涌,海水成倍增长,一下就够到了筑基二层得封印所在,海浪化作滔天巨手,一下一下拍击着二层封印,然而封印如磐石,岿然不动。

    风急,雨急,丹海波涛翻涌几百丈,玄脉受到丹药激发也是如一头头荒古凶兽,直接朝着封印撞去。

    单靠这六枚丹药突破风险占五成,但十夜已经等不了。

    将丹药依次吞服,丹海如卷起如山浪,玄脉如鱼儿出水一样争食。

    十夜目前以有天地玄黄之气,但因为不受道家接纳,所以体内并无结晶,但不代表他不能修成得道,继续壮大玄黄二气,虽不能结晶,但也可冲破封印上得筑基二层。

    他盘膝而坐,感受潮生潮起,天地日月,尽在心中。天中为玄,地下为黄,两者的气息一丝一缕,不断的被他牵引吸收,整个洞府雾气腾腾,宛若仙境之地。

    找出来大约六颗,因为三人宗门和身份的不凡,这几种丹药药效也是惊人,其中两粒绿丹,命“百草丹”是由当今一百种珍稀的千年草药炼制而成,成丹率只有三成,药效奇佳。

    还有一枚“定神丹”稳定心神,可祛除一切杂念,此丹中有一味草药只有妖界可有,极其难获。

    其他四枚是“突破丹”初期突破中期所用必备丹药,市场虽大,但价格极其高昂,一枚在宗门内都可卖到一千中品灵石,市场上走一千二到一千五价格。、

    大约持续了十二个时辰,他已将服用的顶级进阶丹药吸收完成,丹海内因为吸收了丹药,已经有两团气一白一黄互相旋转着似太极的图案。

    十夜又用了三天时间将三人的储物袋都打开,损耗已经顾不得,当中什么法宝也没管,现在只需要中期进阶丹。

    道家修真有别与佛法,妖道,道家讲究运用天地玄气,而佛家涅槃重生是依靠自身轮回之道和佛经感悟。

    天地有玄,黄二气,筑基结晶便是天地玄黄在体内演变的结果,金丹同理,便是天地玄黄领悟进一步加深,成就高贵金色,金丹上升最后形成元婴的天地有我,我自在天地。等到元婴长成,便是化神为人,从此天地是你,你便是天地,化神可感悟天地法则。

    所以道家的顺势而为和佛家的破而后立是违背的。

阅读逆仙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