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四十五章 内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金木龙吃人的心都有了,喷出一口筑基精血,两双手忽变作了石头模样,死死的抵住山峰落下。

    白袍老者哈哈大笑“来!再顶一座”储物袋又是一座山峰砸来,双峰齐下,金木龙双眼欲喷火,被砸出大口大口血,膝盖被砸进沙地,动弹不得。

    独月门王生眼中杀气凝聚,一把剑,似吸收月之精华凭空凝练,猛然一射,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誓要将金木龙穿胸而死。

    毕竟是筑基后期,保命法宝极多,生死危机下金木龙储物袋飞出一根绣花针模样的东西,虽然模样极小,但内含的玄气极其恐怖,唤出来便是带着燃烧空气尖啸,直奔操作山峰的白袍老者眉心而去,白袍大惊。

    独月门王生道“道友莫慌,我来助你。”一张四四方方的金丝手帕从储物袋飞出。。。。。。

    人老都成精,性命攸关的事,白袍老者哪能由得别人,当即是调回一座山峰,挡在身前,又是一阵地动山摇,飞针撞在山峰上,随即倒射而回。

    金木龙因为一山不再,力道骤减,大吼一声,连忙从山峰下脱身。。。。。。。战场由生死危机,稍稍变好一些。

    相比与后期的难杀,天水门筑基中期的赵雄则被三个同阶修士压着打,头发被火已经烧秃,一身衣服如抹布一样被一个圆形刀盘法宝割裂的没一块好肉,刚滚过头顶的一道斩光,一把似千斤的大铁锤被谁幻化出来,当胸被砸。

    当即是哇!的一声,胸口凹陷下去,吐出大块的内脏残片,他刚想爬起来死撑,一条细线快速割裂过他的双脚,只感觉脚下一阵专心的疼痛,瞬间膝盖以下被斩断,血染红了整个沙滩,激发了大片的螃蟹过来抢食。

    金木龙看见了这幕,可他也是危机重重,根本无法施以援手,海岛的夜风宛若鬼哭,海兽翻腾起巨浪,血色夜注定用鲜血洗礼。

    天水门赵雄也是天资娇纵之辈,此刻失去了双腿爬在沙滩上,但仍旧没有求饶的意思,他的储物袋里还有疗伤丹药,可以撑住半柱香左右,对手也是如此想法,所以三个人并没有尽全力杀之。

    赵雄刚要吞服疗伤药止伤再战,就在他抓向储物袋时,他脑海里忽然滋生一个疯狂念头,这个念头在他看向场中那些敌人一副胜卷再握得意洋洋的模样时,顿时不可止的疯狂滋长。

    我赵雄虽只是个筑基中期,但也是一辈修士的佼佼者,何惧一死!他如魔障一样朗声狂笑,他的丹海在剧烈震动,体内丹海上空的筑基结晶,爆发出异样的光芒。

    他的身躯急剧庞大,然而他还在笑,笑容变得狰狞,变得恐怖“要死一起死!”

    这是?

    十夜忽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一个词浮现在脑海里浮现,结晶自爆!

    赵雄丹海崩塌,筑基结晶从丹海逼出的一刹那,瞬间化作四分五裂,一个修道人两百七十二年所修,顷刻化作一道恐怖至极的能量,光芒如雨点,从破碎的筑基结晶射出,瞬间吞噬了围攻的三个修士。

    那三个光芒临身才反应过来,怎么现在就自爆了,不是还有机会活下去么?啊!异口同声的惨叫,三人瞬间淹没在光芒中。

    惊鸿一瞬,如一道璀璨至极的流星,将海岛照得亮如白昼,一个修道两百七十年的修士,化作最后的璀璨,就此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筑基修士自爆的威力几乎是摧枯拉朽,海浪汹涌,气浪直接将沙滩整整推平了三层,

    正在鏖战的那三位巅峰战力,此刻各自拿出了自己法宝保命,至于刚才直接面对自爆的那三位筑基中期修士,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而爆炸过后,烟雾弥漫中有一个黑影飞速的靠近自爆事发地。。。。。。

    浑水!摸鱼。

    赵雄当场自爆渣都没留下,其他围攻三个人则被爆炸冲击的七零八落,目前倒在礁石上的这一个双眼望着天,嘴巴一张一合,他受伤太重,已经药石难救,但他仍想活命,他是修真界的佼佼者,是堂堂的筑基中期。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穿着破烂的人朝他走来,是他?这个渔民不是已经死了么?自己可能也是死了,都已经看到鬼魂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他看到了一只脚踏碎了自己头颅,这个渔民他不是。。。。不是。。。。。。鬼魂!他做梦都没想到,最后他会被一个卑贱的渔民杀死!

    十夜一把抓出丹海的筑基结晶和储物袋,继续朝着下一个目标进发,另一个不用自己补上最后一刀了,因为已被爆炸冲击成了两半,死得不能再死了,十夜继续搜走储物袋和结晶。

    最后一个脸色有剑痕,三十来岁的筑基中期修士,倒在很远的地方,看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神通保命,但受伤严重,胸口咕咕!冒着血,已顾不到其他了,颤微微的将疗伤丹药整瓶的倒在手中。

    就在这一瞬,他看到了一个头带破斗笠的渔民,一把夺过自己手中的疗伤丹,他不可思议随即暴怒无比“你。。。你。。。。。”

    “你已经不需要了,把东西留给有需要的人吧!”十夜说完,那修士瞳孔放大,看到了一把锋利之极的小刀,拖着一条长长的细红线尾巴,如死神降临。。。。。。。

    他惊恐的想张嘴大喊,然而只是感觉喉咙一阵发冷,一个细小血洞贯穿整个咽喉,血止不住的往下流。他不可置信的看这眼前之人。

    破破烂烂的渔夫,正一脸平静的望着他。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个卑贱的凡人么?他为什么会一刀能将自己毙命,然而回应他的只是丹海得崩碎,筑基结晶和储物袋的丢失。

    浑水摸鱼拿到三储物袋和三筑基中期结晶,这对十夜而言,简直是天大的便宜,当下便是想御剑而走。就在要离去时,他转头忽然看见送自己海螺那女修浑身是血,生死不知,正由一个白头山的修士看着。

    十夜只是看了一眼便急速遁去,虎口夺食可不是闹着玩,如今被一个筑基后期发现自己就很危险,况且此地还是三个。

    然而就在仙剑遁光一起的瞬间,他忽然想起那女子娇憨的模样,像极了王子霞十五岁天真浪漫,岁月悠悠,如今这一切又发生在另一个女子身上。

    这份天真在修真界是不允许存在的,要么去死!要么改变。王紫霞选择了改变,十夜不怪她,但算不得原谅她,眼前这个女子。。。。。。。。

    他低声一叹,自己不被道家承认是情有可原的,自己或许一生都做不了一个合格的修士。

    做不了!就不做。

    剑光倒转,速度飞驰。

    那白袍老者储物袋飞出一座山峰,山峰脱手变作巨峰,狠狠朝着金木龙当头砸下,金木龙不知用了什么身法,一下身速倍增,就闪了开去,山峰砸在地上地动山摇,山峰砸空了又升空,朝着金木龙再砸去。

    独月门带头人“王生”也没闲着,手里多了一把折扇,折扇一扇,顿时一道飓风朝着金木龙席卷而去,金木龙还想如上次一样避开山峰砸下,但一道飓风猛然临进自己身前,呼!一下把他吹到了山底下,只觉头顶一暗,巨山砸了个正着。

    一听这话,金木龙狠狠咬牙。

    莹莹垂下头,忽而用一种怯怯得声音道“是莹莹害了诸位师兄,你们快走,我来拖住他们。”说完竟是遁光一起,以一人之力朝着敌方六人冲去。

    金木龙和赵雄互看一眼,竟然真的不管莹莹,两道遁光转身就逃,然而还没逃出几步,就被两个筑基后期带头人从空中拦下“难怪天水会年年倒数第一,不曾想竟是这等蠢货!怎么?真的可以靠一个筑基初期帮你们逃生?”

    莹莹面对最低修为都是筑基中期,她一个刚入筑基初期的人,似乎没有半点还手得余地,一个照面就被打得吐血昏死过去,若不是对方留手他用,她已经是一滩肉泥了,剩下赵雄和金木龙二人,只得舍命战斗。

    十夜在地上“躺尸”似乎也无人管他,他偷偷的观察战场局势,两筑基后期巅峰战力对天水门带头人金木龙,其余三个筑基中期死死的压住天水门赵雄,这是一次必杀之局,看来还没来这里之前,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这让想浑水摸鱼的十夜,有些棘手!

    这三个人一出现,气氛立马发生变化,隐约已经能看出不对付的味道,不过真要打起来,天水会三人战力肯定稍弱与这边。

    天水会人感受到威胁,立马放弃了十夜,下意识结了一个防御阵型,围成一个圈。“你们干什么,还没到妖血花开放时间,独月门你们是不是越界了?”

    一额头有显著的红月标记的青年笑了笑“越界?越界的可不是只有我们哦!”他一拍手,黑暗中再走出三人。

    白头山的带头人白袍老者眉毛一竖“别废话了,动手!按之前说好的,筑基结晶归我,储物袋归你。”

    风雷滚动,喊杀声,暴喝声合着远处的海兽怒吼交织,火光染红了半边天。

    金木龙呵斥道:“你们坏了规矩,只有血妖花开放的时候才可动手,如今你们两家一来岛上就联合在一起,欲对我派下手,已经违背了盟约。”

    “金木龙你也是修道四百年人了,怎就如此幼稚,五门中你们最弱,不杀你们,我们凭什么和其他两家争?至于违背盟约?自然是上面师辈交涉。”

    忽然,天空响起了一声阴冷的笑声“好热闹呀!”众人寻声望去,一道华彩来临,下来三个男修士。三人中两人是筑基中期,约摸二十五六的样子,一个筑基后期。

    三人年级稍小,脸上都有一道醒目的痕迹,像是传承,又像是标记。门派服饰是一个大大的独月,区别与天水会。

    十夜一见场中气氛不对,即将起一场腥风血雨,立马掉头就跑。忽而一道剑光也不知是谁发出,直奔而来,这道剑光大约是筑基中期五成实力,十夜靠饕餮体硬接一剑也死不了。眼珠一转,一口鲜血喷出,发出一声惨叫后,便是倒地不起。

    莹莹睫毛一动,她有心相救却无能为力,露出悲伤的表情。

    “一个臭渔民,贱命一条。”额头有印记的独月门修士厌恶的甩掉剑上血迹,重新盯着天水门的三人。

    那是三个花白老者,一脸岁月的脸上,有掩盖不住得杀气,他们都穿一件长长的白袍,是五门中的“白头山”宗门,老者发出沙哑的声音,对着天水会带头人道:“五十年没见了吧!金木龙。”

    刹那之间,三个门派同时在场,一股杀气在四周弥漫开来。

    或许十夜没得到张敬储物袋之前还会担心死于筑基中后期之手,但现在不同,不说诛杀三人,只要自己想走,这三人还留不住自己。

    倘若他们执意动手,十夜也不介意来个鱼死网破。

    “杀了他!”带头的金木龙声一喝。就要出手时。。。。。。

阅读逆仙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