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牺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此刻国之边界,秦将军退回城中疗伤,秦晞一来便定提上了自己老爹的位置,拿上秦磊的长枪便与南疆人大战了三回合。

    南疆领军之人似乎是个傻子,先前好几次都能重伤大周军队,可他就是等到秦晞来了才迎战,而且面对秦晞时总是心情高涨,不像是打仗更像是切磋。

    秦晞打烦了,干脆领军退了回去再做打算。

    可那千隐之是被勾起了兴趣,每日骑马带兵到大周军营外叫喊。

    秦晞一身干练军装站在高处遥望着不远处的千隐之皱紧了眉头,徐正言也穿着松松垮垮的军装,有些不悦的看着那人。

    “如今叶羌在后方攻击,我们兵力不够根本无法和他们抗衡,这千隐之到底什么意思?”

    明明他有大把的机会可以赢这张战,但好像他的意图并非在此。

    秦晞叹了口气摇头:“这千隐之是南疆为数不多与巫蛊之术不合的人,倘若他是大周人定然会被重用,可他是个南疆人,南疆王重巫蛊轻武将,他虽空有一身的兵法武力但从未得到重用。”

    徐正言挑眉。

    “难道这人心不诚?那咱们去谈判一下?”

    说不定还能把他拉拢过来。

    可秦晞却幽幽道:“千氏在南疆就如同我秦家对大周,千隐之不会不忠。”

    徐正言无奈:“那怎么办?现在你爹连枪都拿不了,咱们的兵力又没办法,如今是千隐之没做绝,若是他哪天回味过来只怕...”

    先前没想到叶羌会牵扯进去,所以带来的军队并不多,就算是秦晞他们带来了援军也不够。

    秦晞皱紧了眉头沉默不做声,望着军营外头叫嚣的人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边下去边道:“传令下去,将所有将领叫到我营中来。”

    秦晞凝重的坐在守卫,面对着地势沙盘看了好一会儿眉头越皱越深,随后叹息一声望向几位将军。

    缓缓道:“各位叔叔伯伯,你们都比我年长,带兵打仗的经验比我足,如今还要仰仗各位。”

    众位将军听了这话当然舒心。

    可如今的情况可不是说能解决就能解决的。

    有人长叹了口气:“现在南疆士气高涨,叶羌又在我军后方捣乱,只要我军一有风吹草动便会被两面夹击,实在是被动。”

    所以他们才按兵不动到如今。

    “是啊,一个千隐之已经棘手,那叶羌居然还派的是努尔来!”

    派努尔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主要是这努尔娶得是他们大周的姑娘,还是那徐监军的亲妹妹,他们被动的快要崩溃了。

    秦晞皱紧了眉头,小心翼翼的去看徐正言,后者似乎已经麻木了,并没有什么情绪。

    秦晞双手抓着沙盘的边缘暗自发紧。

    “若是我们兵分两路,直捣黄龙,不给他们机会呢?”

    话音刚落,忽然有个将军苦笑道:“秦少将军和南疆人交涉少,那南疆人有个手段,每每在我军要大获全胜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许多咬人的虫子,一旦被那些虫子咬中就会钻进人的肉里,将人咬的肠穿肚烂!”

    说完愤怒的拍桌道:“防不胜防,叫人难捱!”

    秦晞逐渐无声。

    这也就是多年来他们动不了南疆的缘由。

    如今士气减少,再这样下去都不用千隐之攻进来,大周军就散了。

    “那就只有等着王爷的援军来了再做打算,如今是要做好守卫,确保粮草足够。”秦晞凝重的说着。

    众位将军互相看了看,似乎都从对方的严重看到了无奈和纠结。

    终于还是有人站了出来,问秦晞道:“秦少将军,这场仗想要赢难于登天,可陛下和王爷还是一意孤行,下官实在不知道这场仗究竟是守护大周还是为了某些人私情呢?”

    秦晞蹙眉,冷眼看过去:“唐将军什么意思?”

    “传言皇后被南疆人掳掠回国多年,如今王爷执意开战,难保不是为了救皇后。”

    说罢,又有人站起来,没好气道:“为了救一个女人,牺牲那么多人,荒唐!”

    其余人虽没说话,单从面相上来好像也有些不服气。

    他们与南疆僵持许久,期间多少兄弟死去?

    死亡并不可怕,他们这些打仗的哪个不觉得战死沙场是一种荣耀?

    可以死,但不接受无端的牺牲!

    “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我还有事就不与您、你多聊了,周大人,再会。”

    周子时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可是眸光一直盯着她上了马车,直到马车离去也没能说出第二句话来。

    刚要上马车余光看见一道身影停了下来,那人看见颜长欢的脸色怔住好一会儿,随后担忧上前:“你怎么成了这样?”

    颜长欢沉默一会儿,摸了摸脸,有些难过:“很丑吗?”

    周子时下意识摇头:“您在我心中永远都好看。”

    颇有些心疼。

    动了动喉结:“县主,你生病了?请大夫了吗?什么病?可需要周某做什么?”

    颜长欢深吸了一口气摇头。

    颜长欢又看了看渐行渐远的队伍,却问道:“他应该不会发现我变丑了吧?”

    知秋自从知道姑娘的秘密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如今听颜长欢这句话顿时哭了起来,咬着自己下唇小声啜泣起来。

    “我家姑娘那般好看,谁要说丑,知秋就...就打她!”

    颜长欢笑了笑收回了手:“谢谢你安慰我。”顿了顿,向他走了一步:“听闻周大人官复原职了,恭喜。”

    周子时的目光一直在她脸上未离开。

    她有了心爱之人,那人亦是诚心实意的待自己好,有好多好多朋友,她这波不亏,血赚。

    颜长欢安慰好知秋,被她搂着搀扶着走下了城楼。

    知秋握住她的手,惊道一声好凉。

    忍不住出声:“姑娘咱们回府吧。”

    颤抖着下巴:“姑娘您别说了,袁神医说她会想办法的,您会没事的,知秋每天都会给您做补汤,把您养的壮壮的,王爷回来了您就好了!”

    颜长欢笑出了泪。

    此生有这个傻姑娘如此真心待她,实在不枉她来过这一趟。

    颜长欢笑着回头看她,伸手擦了她的泪道:“你小胳膊小腿的打的过谁啊?记住,以后遇到危险不能叫自己吃亏了。”

    知秋抽了抽鼻子,看着颜长欢难受。

    行军队伍出发了,那人战袍飒飒,威风凛凛的驾马出了城。

    这是他想了二十多年的画面,他要领军攻破南疆,救出母后了,他心中该是激动万分的吧?

    颜长欢呆呆的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好久,久到风一吹她都要晃两晃才能稳住身子。

阅读王爷,奴家真的是穿越来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山炮香艳乡村买来的媳妇抗战我抢劫了21世纪抗战之最强西南王色友霸三国特种兵之干坏事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