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乱世投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姓名,籍贯。”记名处的人问着。

    “张起平,朝乐城。”

    “铁饼,朝乐城。”

    “记了名,拿着甲胄,前去校场集合。”记名处的人头也不抬的丢出两套甲胄。

    跟着带路兵士的指引,两人来到偌大的校场,千人一排,共十一二排,粗略一数,足有数万人之多。

    “嚯!人真多!”铁饼惊呼。

    “走吧,人这么多,听说还有什么选拔呢?”张起平来之前听到一点消息。

    “诸位弟兄!!!”校场高台上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我是你们的教头!我姓乔,单字莽,人如其名,我乔某人乃是一介莽夫,客套话什么的说不来。”一个穿着银光铠甲的须髯大汉在高台放声。

    “你们应该都知道了!现在这个世道已经乱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们那些打西边来的贼寇,妄想破我山河!踏我朝乐!欺辱我们的家人,我们答不答应!!”乔教头的声音慷慨激昂,雄伟有力。

    “不答应!!不答应!!”

    乔教头在高台高呼,底下一众人回应,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云霄。

    “如此便好!”说完乔教头便退下高台,接着上来一个人宣读接下来的分营环节。

    大概就是每十人为一小队,须从十人中选出一人任命十夫长,百人为一中队,百人中选一人为百夫长,千人为一大队,千人之中选出一人为千夫长。

    每轮选拔十人参与,成绩最好一人胜出,暂居十夫长,以此类推,十个十夫长选出一个百夫长,十个百夫长选出一个千夫长。因人数众多,不得不开设几十个这样的场地。

    第一个是举石,地上五块石头,从左到右,五十斤,一百斤,一百五十斤,两百斤,两百五十斤。

    进行了十几轮选拔,胜出的人拿到一块铜牌,铜牌上刻有十夫长字纹。

    很快到了张起平和铁饼,他二人上前摩拳擦掌,在五块石头面前徘徊,最终铁饼选了一百五十斤重的石头,而张起平只选择了一百斤的。

    剩下几人皆从两百五十斤试着举起,无奈只得勉强举起一百斤的石头,结果可想而知,铁饼胜出,拿到一块铜牌。

    “恭喜啊铁饼,一进来就弄了个十夫长当着。”张起平打趣着铁饼。

    “嘿嘿,那必须,轮头脑我不行,力气可是杠杠的。”铁饼憨憨的笑着。

    “张起平!跟我走!”一个持长戟兵士来到二人面前。

    “兵长大哥,去哪?”张起平问道。

    “教头要见你,跟我走!”也不管张起平态度,兵士直接先行走去。

    张起平一脸疑惑的看着铁饼,铁饼也是一头雾水。

    “愣着干嘛,去啊,指不定是啥好事呢?”铁饼事先反应过来,催促着张起平。

    无奈,张起平只得跟上。

    “兵长大哥,不知教头找我何事?”张起平一脸讨好的问着。

    “不知,到了你就知道了。”持戟兵士冷冰冰的说着。

    张起平碰了一鼻子灰,只得灰溜溜的跟着。

    走了一会,来到一处营帐里。

    “进去吧,教头在里面。”说完,兵士转身走了。

    张起平还想说什么,可兵士走得太快,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进了。

    “你就是张起平?”还没等张起平开口,乔教头率先发问。

    “我就是张起平,请问有什么事吗?”张起平装作镇定,心底还是有点发慌。

    “你走吧,我们军营不要你。”乔教头甩甩手,示意张起平滚蛋。

    “为何?”张起平心里发怵,就好像被一盆冷水淋头一样。

    “没有为什么,不要就是不要。你可以走了!”乔教头凶神恶煞的喊道。

    “最起码得给我个理由!”张起平也来气了,双手拍在桌子上质问乔教头。

    “你干什么!想造反?”乔教头也不是吓大的,起身揪着张起平衣口。

    “想要理由是吧?就你这样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们军营不需要!”说罢张起平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不是理由,你说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张起平从地上站起反驳。

    “就你这样的,你能保护谁?呵!”乔教头轻蔑一笑。

    “我可以练!”张起平双手握拳说道。

    “你不行。”乔教头摇头。

    “我可以!”

    “你不行!”

    “我可以!!别人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张起平怒吼。

    乔教头被张起平一吼给震住了,这个小子居然敢对他吼叫。

    “好小子,居然敢和我叫嚣,回去吧,你可以留下。”乔教头不知刚才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

    “多谢!”张起平抱拳便出去了。

    “都听到了吧?这小子气魄十足嘞。”乔教头转头对着屏风后说道。

    “听闻少年二字,当于平庸相斥。”屏风后走出一人,此人正是朝乐当今皇者张耀武。

    “不必看我面子,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张耀武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要是把他练残了你该不会找我麻烦吧?哈哈哈!”乔教头哈哈一笑。

    “那只能说明他只是那点能耐的人,连这都做不好,以后怎能护我河山。”张耀武不在多言,转身离去。

    “嘿!这两父子,一个比一个离谱,我要真把他练残了你还不得提刀来找我,张老狗!”乔教头在背后骂骂咧咧的。这些话当然不敢当着张耀武的面说,毕竟当今圣上,这点脸面还是要的。

    从教头营帐出来,选拔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已经到了最近一轮千夫长的选拔了。

    至于最近花落谁家,张起平懒得关心,主要是铁饼,不知道他拿到个什么长。

    “阿平哥!”隔着老远,铁饼就望见了张起平,挥着手招呼他过来。

    “铁饼,怎么样了?”张起平问道。

    “还是十夫长哈哈!”铁饼一脸得意。

    “我给你留了个位置,我这还差一人,你来了我就可以把名册报上去了。”说着就把张起平的名字写上,生怕他反悔。

    “刚才教头找你干什么?”铁饼好奇的问了问。

    “叫我好好干,嘿嘿。”

    “咋不叫我好好干呢,我还是个十夫长呢。”铁饼撅了撅嘴。

    “好了好了,不管了,等这一结束我们就入营了。”铁饼整理了自己身上的铜甲,腰上还别着一块十夫长铜牌。

    “以后我是叫你铁饼呢?还是叫你铁十夫长?啊哈哈。”张起平打趣着。

    “阿平哥,说这就见外了,还是叫我铁饼,叫别的我听不惯哈哈哈。”铁饼扣着头憨笑。

    “选拔结束!所有人进营!!”随着高台上一声响起,所有人陆陆续续的向着兵营后的军营走去。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哈哈!”铁饼看着瘫在地上的张起平哈哈大笑。

    “怎么可能,人嘛,总得有点作为。”张起平大喘几口气起身,和着铁饼前去记名处记名。

    “想做就去做吧,莫让自己后悔,这串念珠,是娘常年祈福所用,积了不少福德,你拿去保佑着你。”林秀月早已知晓参军之事,她知道张起平放不下自己。

    “起平知道了,多谢母亲。”张起平眼含泪光,对着母亲跪下重重的磕了个头。

    四方中心,月圆光圈。不知何时残缺的月突然变得圆润了起来。

    “再等会儿,就一会儿。”铁饼焦急的说着。

    “关门了!”说着,军营的铁门缓缓关闭。

    “等……等会儿!”一阵声音响起,张起平的身影出现在军营门口,双手撑在膝盖上,来不及歇口气就被铁饼连拖带拽的拉进了兵营。

    听闻疑有强国来犯,二人雄心壮志,意想从军报国,奈何张起平还得照顾病重的母亲,只得铁饼只身一人前去。

    到了从军记名前一晚,张起平心事重重,一个人端坐在庭院里,独自赏着残月,微弱的月光撒在他俊秀的脸庞上,似有一丝悲伤。

    “平儿,你怎么了?”林秀月拿着件大衣走进院子给张起平披上。

    次日,铁饼早早的在军营门口站着,似乎在等着谁。

    “喂!你进不进来!时辰要过了,准备关门了!”兵营里,一个手持长枪的兵士看见铁饼站在营口许久,开口喊道。

    “平儿!”张起平出去要关门的一瞬,林秀月叫住了他。

    “母亲还有何事?”张起平顿了顿脚,转身望去。

    应朝乐国旨,凡束发及以上国民,应当积极报名从军,投报朝乐。

    张起平与铁饼二人,已是束发之际。

    北风萧萧,冬季的朝乐,从不下雪却异常寒冷,寒冷的风吹得这个乱世人心惶惶。

    “刮风了,我送您回去歇息吧。”张起平说着起身掺着母亲回了房间。

    “母亲早些歇息。”将母亲安顿好,张起平道了晚。

    “母亲,您说,这月为何会有残缺?”张起平把刚披上的大衣拿下给母亲披上。

    “世上哪有完美的事儿,就像人一样,有分有合,世间注定的。”林秀月也望得出了神。

    时光荏苒,转眼已过五载,昔日的毛头小子已成八尺男儿,意气风发,正值年少。

    又是一个冬季。

    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四起,无数个羸弱的小国被大国瓜分,朝乐尚未步入强国之列,地位不稳,有极大可能被其余强国讨伐瓜裂。

阅读剑亦有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剑临诸天超级土豪林云一剑独尊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万道龙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