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还未曾见过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平子,又去上学堂了啊?”路边一个抽着旱烟袋的老人笑着对张起平说道。

    “啊,对二叔公,快去晚了,我们先走了啊。”张起平拉着铁饼飞快的跑过去,时不时回头望下那个老人。

    “我院里的荔枝熟哩!你啥时候再来摘啦?”老人站起身来对着张起平身影叫着。

    奈何他二人已跑出许远,根本听不见。

    “越走跨阴山,大败北境敌兵,保我大朝乐国无忧,张先宗乃国之栋梁,民族之脊梁也……”

    还未进入学堂,在门口就听见先生在给一众学子讲述朝乐先帝护佑朝乐的辉煌业绩。

    “咚咚咚”

    “先生?”到了学堂门口,张起平看见先生还在阔语,以敲门打断了先生的讲话。

    “咳咳!”先生看见张起平二人耷拉着脑袋站在门外,挥动手中戒尺示意他们进来。

    张起平熟练的伸出左手,等着先生戒尺落下。铁饼唯唯诺诺的也像张起平一样伸出手。

    “啪,啪……”

    随着打手的声音响起,两人手心迅速泛红,几尺子下来,两人手心都已经肿了起来。

    “回去坐下!”

    先生严厉的声音响起,张起平倒是无所谓,铁饼倒是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知否?”先生收回戒尺,对着座下一众学子训道。

    “知 道 了!”

    一道道慵散的声音回荡在屋内。

    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开始了之前的话题。

    张起平无心学习,扭头望向窗外。

    很快,到了该散学的时辰了,众学子与先生道了别,陆续散去。

    “阿平哥?我们去二叔公那里摘荔枝去吧?”铁饼翘着手看向张起平。

    “好,不过得快一点,我还得赶回去,给我娘熬药哩!”说罢,铁饼在前,张起平在后,两人打打闹闹的跑去。

    “唉!这个世道可要不太平了!”荔枝树下老人掐着手指紧闭着眼喃喃自语着。

    “二叔公!”隔着老远,张起平看见坐在树下的老人笑着叫道。

    “小平子来了啊?来来来,没有你我这把老骨头可摘不下来这果子嘞!”说着老人打着哈欠缓缓起身,重新从烟袋里拿出烟丝装填,点着。

    硕大的荔枝一提一提的挂在树上,让人好不喜欢。

    “铁饼,你在下面接着,我上去!”说罢,张起平一溜烟就爬上高大的荔枝树。

    “悠着点儿,别踩滑了!”老人放下烟袋,坨着背,伸出双手站在树下,生怕张起平一个不小心掉下来。

    “您放心吧二叔公,爬树我可是很厉害的。”张起平笑呵呵的摘下一提荔枝丢下去,铁饼在下面两只手托着布接着。

    “这颗树可是很久很久了,比我还大哩。”老人扶着树干,伸出干枯的手轻轻抚摸。

    不大一会儿,张起平已经摘了好几提荔枝,抱着树干滑了下来。

    “二叔公,来!”

    张起平剥开一颗红润的荔枝,递给老人。

    “真甜。”

    这颗荔枝树上的荔枝皮薄肉厚,果核还小。

    “给您留了几串,我们先走了啊?”张起平和铁饼一人拿了一串,就准备和老人告别。

    “多拿两串去,和你母亲一起尝尝。”老人舒展眉头笑道。

    “好!谢谢二叔公。”

    “没事常来耍啊?哈哈。”

    话毕,张起平和铁饼屁颠屁颠的拿着荔枝回家去了。

    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老人又重新拿起烟袋一口接着一口的抽了起来,嘴里小声的不知道再说什么。

    “吱~”

    回到家,张起平推开院门,探出脑袋东望西望,不知在寻什么东西。

    “平儿回来了,累了吧?”张起平母亲听着开门声,从内院摸索着出来。

    “娘,我带好吃的回来了。”见着母亲,张起平赶忙跑去掺着母亲坐下。

    张起平从荔枝串上摘下一颗剥开喂到母亲嘴里,母亲笑着说:“又去你二叔公那里了吧?”

    “嘿嘿,二叔公他够不着,我去帮忙。”张起平扣着脑袋嘿嘿一笑。

    “你呀,爬树的时候一定得小心,掉下来可就不是嘿嘿一笑那么简单了。”母亲一边数落着张起平,一边吃着张起平剥来的荔枝。

    “饭菜在锅里,下次叫铁饼娘不要再送饭菜过来了,老是麻烦人家。娘自己可以摸着做的。”林秀月摸着张起平的头叮嘱着。

    “哦好”张起平敷衍着。

    “外边天凉,我扶您进屋。”放下手中的荔枝,张起平搀扶着母亲进了屋。

    “我给您剥了好多荔枝在这,吃完了再叫我,我先去做功课了。”张起平把剥好的荔枝倒进碗里放在林秀月桌前,随后拿着功课进了屋。

    “唉。”张起平走后,林秀月又重新拿起念珠,嘴里念念有词,说着一些祈祷的话语。

    铁饼,为什么叫铁饼呢,铁饼爹叫铁二郎,在家排行老二,是朝乐国打铁世家,世世代代都在打铁,铁饼娘是烙饼的,因为一家人肚子里没什么墨水,就拿着各自看家本领给铁饼取了这么个名字。

    铁饼个头小小的,比张起平矮了不止一个头,两边脸泛红,像涂了蜡一样。

    “爱,会是什么样的呢?”母亲的一句话在张起平心里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这颗种子在慢慢发芽。

    “咯咯咯!”

    每天早上的鸡叫已然成为张起平起床去学堂的固定时辰,早早的爬起床为母亲熬好药,拿上功课,揣着两个小饼,走过那弯曲的胡同儿。

    “阿平哥?昨天你没事儿吧?”原来铁饼就是昨天那个探出脑袋的少年。

    “没事,走吧,晚了又得吃先生的戒尺了。”说着张起平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饼递给铁饼。

    “哇,是烙饼唉,谢谢阿平哥!”铁饼满脸欣喜。

    “喜欢就是在一起吃饭,爱就是在一起吃很多顿饭,对吗?”张起平歪着脑袋回道。

    “呵呵,你一个半大小子懂什么,也罢,我怎么会想到问你这些话呢。”林秀月嫣然一笑,眼角滴下一颗泪珠,莫是怕被张起平看见,赶忙抬手擦掉。

    “娘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还未曾见过雪,真想带你一起去看看啊。”林秀月紧紧握住张起平的小手,生怕下一秒张起平就不在。

    “铁饼?”张起平每日都得来到一道木门前敲门,叫上和自己一起读私塾的学子。

    “吱呀”木门嘎嘎作响,开门的是个少年。

    张起平走出院子,抬头望去,天上的月亮,真美。

    四方中心,月圆光圈。

    “好,我在这呢娘。”张起平伸出稚嫩的小手替母亲擦去嘴角残留的药渍。

    “平儿,你说,喜欢是什么,爱又是什么?”林秀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朝乐地处昭汗大陆最南边,数百年来从未下过雪,连张耀武也只是出兵北伐的时候见过几次罢了。

    “罢了罢了,娘有些许困意了,你睡去吧。”话毕,林秀月就躺下了,背对着张起平一个人偷偷抽泣。

    张起平轻手轻脚的退出去,慢慢的将房门关上。

    “听你爹说,雪凉凉的,握在手里很舒服。”说到张耀武,脑海中出现那个男人的样子,林秀月脸上浮出浅浅笑意。

    “那以后我带着娘一起去看好不好?”张起平不知道林秀月说的雪是什么,他只知道,娘想看。

    “咳咳咳……”

    半夜,林秀月又咳嗽了起来,张起平像往常一样起来给母亲盖好被子,烧一碗黄姜水坐在母亲床头喂她喝下,早些年叫郎中给看过,老毛病了没法治,黄姜水也只能应急罢了。

    “平儿,陪娘说说话好不好?”林秀月尽量让自己靠着床头。

阅读剑亦有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剑临诸天超级土豪林云一剑独尊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万道龙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