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章 延长驻扎时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为了让这自我麻痹更有效。并且举出爱迪生自学成才,盖茨中途主动从大学辍学的个例来佐证。

    一个社会团体缺乏教育,那么无知,骄傲,自满,也就会在文化中演化!

    吉安城就是如此,当一身黑灰的探险者们跑了回去,对上层汇报了这个“神秘”“新生”“怪异”的人类基因群落体。

    吉安城的决策层,在没有继续调查的情况下,就急吼吼的做出决策!

    曾龙牧的那七八个智囊们争先恐后的表现。

    他们交出决策方案时,可能是这样的心态:调查?仔仔细细调查几天拿到大量资料后推论,那是平庸的马后炮,只有根据现在少量的信息,判断(蒙)对结果,那才能显得我等超出普通人的智谋!

    其实,他们也调查不了!调查是需要大量人力,尽可能从多个视角进行观察,然后有每个人默契谦逊的将自己的观点视作整个调查的一部分。

    这下共同结论的时不能有任何“个人能力”的心态,不可强行以自己调查为主,将其他人的观点设为辅。

    总而言之,没有平民教育的吉安城智囊们表现的和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某国对华智囊团的水平一样。

    他们对卫铿出现做出的推断和结论如下。

    推断1:这是一个由人类基因为主诞生的群落。该群落诞生的起因可能是包括吉安城在内的多个城市产生的人类基因辐射作用下,巧合出现的,也可能是北方长江上游的融合人群落南下了一个分支。

    推断2:这个群落目前的力量十分薄弱,没有发现能和驭兽师抗衡的大型生物兽,大部分个体仅仅是手持枪械等装备。

    推断3:该群落正在迷茫状态,所以提出了六个月内不希望与我方接触的要求。有可能处于进一步分散过程中。

    结论:吉安城必须尽快派遣力量,在其尚未进一步强化的时候,控制,甚至摧毁,取代其核心。

    如此巴拉巴拉,这些县城内的小专家们剩下的话就没什么营养了。

    无外乎是“我城邦内现在驭兽师数量众多,新调试的机械战兽力量强大,现在可以牛刀小试,对内对外展示力量。”

    在吉安城的办公室内,曾龙牧听完了报告,将目光转向两个年轻人,其中那位男子还在看资料,而一旁的女子,则是手拽了拽盆栽上的金桔,她对曾龙牧问:“叔叔,您的小桔什么时候熟?”

    曾龙牧:“你呀,少动,就熟得快一点。”随后转向一旁的男子。

    曾龙牧:“方宏啊,这次我想让你去执行这个任务。”

    方宏点了点头。

    曾龙牧看了看两人,说道:“等你们回来,这盆金桔,就给你们送去。”

    ……

    一个月后,也就是卫铿来到这个位面的第七十八天,某人,嗯,某些一千多人掰手指数日子算着自己还有二十多天就要回去的时候。

    吉安城的大铁门在城楼蒸汽机的启动声中,咯吱咯吱的拉开了。

    一支由二十辆马车组成的车队从城门中鱼贯而出,车厢上用金属凹凸标注“吉安”的疑似繁体汉字符号。

    牵引牲畜是重量达到两吨的重装挽马,不,这种混杂多样基因的龙马,鼻腔中喷着热气拖动着精钢底盘和金属悬挂橡胶轮胎的车辆,从城门前护城湖上岩石拱桥上缓缓驶过。

    由于生命放射下各种生物的生命力相当顽强,橡胶这种树脂液体还是能够搞到的。

    马车四周是钢壳子,当然不可能做到坦克那样对机枪全方位防御,但是在车窗附近的钢壳厚实一点,人可以躲在车窗部位的钢盾内,驾着重机枪对周围进行射击。

    而在这个车队的后方是三头身披金属铠甲的战兽,这些生物和机械的缝合怪将前身搭在板车上,半靠着轮式车辆前进,这些就是驭兽师们的机械战兽了。

    这些重量超过五吨的机械战兽,体内都有着鳗鱼一样的发电细胞,用来驱动胸口和前臂的机械在战斗中打开。但是这种驱动并没有那么持久,剧烈作战只能支撑二十分钟。

    而其马车中有一个金属盒子中的培养槽,其中微生物复制正在散发着生命辐射,而这些生命活动时是被机械战兽控制的,战兽们可以从中抽取能量。好似无线充电。

    该车队一路向西,发出了金属独有的声音。而这一切刚开始,就被卫铿一支外派的侦查组盯上了。

    可以说,吉安城在自己穿越快结束后的最后十来天如此动作,让卫铿不禁想起了游戏时限任务,每到最后总有事情发生。

    关于回归这件细节,卫铿询问了系统的相关流程。

    回归开始是,所有自我个体都重新聚集在一开始降临的点上,并且整个过程持续半天时间。也就是说,从这里撤离然后重新换一个地方再撤是不可能的。眼下必须要把这些不速之客阻住才行。

    阻住,分为文阻和武阻。

    文阻就是谈判据理力争,武阻就是武装扼制,卫铿不是没有想过文阻。但是当对方带着军事武器的时候,还试图文阻,就是“9.18时请国联调停”般天真了。

    但是武阻,则是有问题。卫铿已经明确的看到了这次赶来的队伍中有重机枪,这是自己没办法解决的。

    冲锋枪和重机枪不是一个概念,前者有效射程只有一百五十米,无法作为班组战术核心,而后者在五百至一千米范围内可以对对手步兵的任何行动进行火力压制,可以说,重机枪就是火力的核心。

    至于弩箭,前面是在半丛林环境中欺负怪兽,如果是在正规战场上,单单是这个需要站立才能对射的要求就足以致命了。

    依靠组织力量意志力战胜对手?卫铿:我是中人之姿,意志力不可靠。

    并且,对方才是本地户,想要依托完美地形给予全歼,那得是让对方智力下降到一定程度才行。如果战争计划一上来就预设的完美,历史上是有前车之鉴!

    太平洋战争中的海军马鹿,设定作战计划,总是追求完美,预定米帝鬼畜绝对会被自己的战略欺骗,然后上套,最后皇军大捷。

    战争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经过了一次洗礼后,卫铿集群在应对战争时,绝对不会寄托于一两种可能存在的有利条件。

    ……

    卫铿怎么想都觉得现有条件没把握,必须求助于系统了。

    面对卫铿的这一次主动对话,白灵鹿应答的非常流畅,先是对卫铿眼下的危机表示了关切。然后是相信卫铿能够解决问题并愿意尽可能的给予帮助,然后分析了现在威胁的情况,这个威胁只是短期的,只要成功度过将取得不一样的成果。

    最后阐述了一个系统援助方面的条例:“可以立刻提供相关武备支援,不过相应物质支援,需要延长穿梭返回通道抵达的时间。”

    简而言之:拿到援助后,你必须在该地区多驻扎,不,多停留一段时间。

    面对这样的回答,卫铿后牙槽磨了磨问道:“会推迟多长时间。”

    白灵鹿:运输物资的质量是标定你体重三分之一为一个单位标量,您现在是1523人,单位标量45.3344吨。完成一个单位标量的运输,会延长通道到达时间一百天的时间。兑换必须在一个标量以上,三个标量以下。

    卫铿们在经过了一定程度激烈讨论,嗯,如果卫铿是一个人的话,这种讨论就是自我在犹豫。

    卫铿们讨论的关键,是到底是兑换一个标量下精打细算,还是多留一点余地换三个标量。

    如果卫铿没有分裂成多分体的话,面对自我如此犹豫,那么会选择抛硬币,亦或是自己抽自己几个巴掌看看第几下会疼。

    但是现在,则是进行了比较,看自己这个集体中到底哪种看法比例高。

    五分钟后。

    卫铿的通讯组对白灵鹿回答了一个统一的方案:“兑换三个标量。”就是能兑换的极限。

    白灵鹿对卫铿这突如其来的豪爽,有些意外。

    然而现在卫铿集群全员做出大方的选择,其背后的逻辑是:都要临战了,那就要破釜沉舟,军事物资购买一定要尽可能的得到保障,绝不学大清在甲午海战前购舰扣扣索索的表现。

    确定了物资的总量后,然后就是订货了。

    卫铿通讯11:“那个单兵核弹来十发,就是冷战那种当量五十吨的核子火箭筒,嗯,我知道怎么用,挖堑壕,穿上防护服。对了,摩托车再给我来两辆,哦,别担心我,我们这边没人报名投射,我来。”

    关于这个投射核子火箭,卫铿内部是不缺报名志愿者。卫铿们:这种硬汉装备,人生应该来一发。

    不过白灵鹿很快就否定了卫铿们的狂想。

    白灵鹿真心实意的解说:重元素原子在穿梭的时候无法稳定,如果你能在本位面找到足量人造元素进行标定,才能投送这种装备。

    白灵鹿说这些话的语气非常客气,缺心眼的卫铿总觉得这小娘子末尾的语气仿佛是讥嘲“穷逼”二字。

    人穷智短的卫铿没法反驳,只能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数分钟后

    卫铿就开始仔细查看自己可以接受的传送物资清单。这些,都是一些较为普通,嗯,这些日子都被自己想到过的物品了。

    卫铿通讯34对白灵鹿道:“看来,你已经有了规划了。”

    白灵鹿:“您在位面开拓中遇到困难,作为监察者应当为您分忧。”

    最终,当教育堕落后,就找来麻醉剂暂时安慰。

    这个“麻醉剂”例如:“自己所在社会的学生在开放教育下,涌现的都是自我学习的创新天才,别的社会严格考核的学生都是书呆子,缺乏创新能力,全部都是抄我们的想法。”

    工业技术方面,蒸汽机的维修和生物结构解剖和链接,需要了解立体几何。——高技术岗位都需要系统教育灌入的知识。

    当这类问题出现后,各个区域的人类城邦发现后就进行弥补了吗?不,没有弥补,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一切反而加速了这个过程!

    当掌握知识的阶层和上阶层相互重合,那么,已经贵族化的阶层就更不会为基层教育这种艰苦且名利少,还背叛自己阶层的事出力。

    哪怕在这堕落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些政治家有逆转这一切的想法,但是决策都是佩戴重重枷锁糊墙。

    枷锁1:“明面上:学校学术自由,暗地里:政府拨款给教育界但是不受政府监督。”

    枷锁2:“每一个老师都讲政治正确,不对学生干涉,但是学阀通过控制教师发出同样的声音,进而在一代知识分子中完成群体捏合。”

    其实全民大教育在这个生产力下也并不是绝对不行,至少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前,全民扫盲就被强制推进过,那时候东亚大陆广大农村也依旧是牛耕生产力状态。只是潘多拉时代后人类衰退带来的失败主义,让人类没有了前进的士气,没有士气也就没有人努力。

    全民教育!这是一个社会上层对下层的付出性策略。如果按照私利心来推演社会发展,这个策略是不可能持续的。

    当处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每年的教育投入,本届的执政者都看不到产出,都只是既定政策。——如果没有政策约束,对于最高管理者来说,自己如果能权衡下,将这笔资金“暂时”挪用,投入更要紧,嗯,本届任期内能看到显著成果的项目,迟早会进行操作。

    进而在潘多拉时代八十年后,几乎所有的城邦都决然放弃了旧文明时代的大教育。

    文明就是如此,一旦放弃进步,那么就是大幅度后退。且不说潘多拉时代这些城邦经济体,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当时的第一序列发达国家们也在教育上犯下如此错误,结果,开了一个头,后面则是多米诺骨牌。

    但是教育这东西,社会进行了宽松化,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与你一起宽松化进行良性竞争,社会永远不会缺乏阶层竞争的人。潘多拉时代第二代知识分子执行六年义务教育后,社会就实质性分层了。

    社会管理需要做表,分类,在统计中快速找到资源最欠缺的部分进行填补。

    而每一个城市由于生产交流上的隔阂,也无法维持过于先进的教育。

    在这一百年来,各个城市从九年义务教育,倒退到三年扫盲教育,最后退回到了一年扫盲,导致各个城市维持在一种黑铁蒸汽时代的技术画风。

    至于在潘多拉时代开始时,九年义务教育,是怎么一步步,渐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当阻止潘多拉场侵蚀人类文明的所有努力都失败后,残余的人类开始习惯于这么苟延残喘,第一代的知识团队,更倾向于该如何保持所在团队的继续存在,而不是听有些声音絮絮叨叨什么传承火种恢复辉煌,所以社会地位的分配上无意之间忽略了教书育人。

    当第一代知识分子时代落幕后,第二代都不愿意服从分配去“十年如一日教书育人”。最高统治阶层迫于人力不够的现实,就改成六年义务教育,甚至这时候会出现一些“明见者”,他们认为现在的生产无需那么高的知识水平,只要扫盲就可以。例如街上买菜,就不需要了解复杂的数理化,这东西没用啊?

    当处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在议会上对教育资金进行申请的声音明显就是弱势的。军费,资本市场的经济,哪一项不都有大量人在奔走呼喊?并且议会老爷们也都不是公立基础教育培养出来的,而且削减公共教育资金的投入更是能让阶层稳固。

    同时,当下享有义务教育权益的团体中,青少年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在社会中的作用,他们会呼喊环保,会呼喊社会公平自由,唯独不会呼喊给自己加作业。

    当潘多拉时代开始时,地球的生命们开始狂欢,人类文明则是步步颓废。

    无线电通讯已经失去了效果,传统的电缆电报铁路又屡屡遭到破坏,在最初的几百年,各个城市是依靠吉普车来进行交流。然而汽车这东西是需要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来维持的。

    当汽车失去了工业品保养后,五十年后,各个城市就仅仅只能靠着“龙马”这种体型庞大,拥有马、牛基因的载重类牲口进行物资和信息的交流。

阅读出笼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星空彼岸心尖菟丝花[重生]重生在民政局门口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