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见甄淼父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几乎每个房院都勘察了一遍。”无璐笑道。

    “他二人离开了没有?”余引疑惑。

    “在五十里外的一座山头上休息。”无璐道。

    “要不要会会他们?”余引道。

    “他们的任务好像就是查探九王门的驻地,看样子任务完成要准备回去了。”无璐笑说。

    也就是说对方并没有恶意,余引目光微闪。

    “去把白行长老叫过来。”想明白后,余引走到门口对守门弟子喊道。

    “是!”守门二人应声旋即一人转身离开。

    白行前日就回来了,余引把他安排进了众长老的小院,目的就是为了让其与众人多接触接触培养培养感情,他不愿白行老是独来独往。

    稍许,白行身穿一袭代表长老青袍的衣袍进入小院,然后疑惑看余引。

    以其的实力当个空头长老并不为过,而自己也这样宣布做了。打量他余引笑道:“陪为父去个地方如何?”

    没有多问,白行直接变身本体让他上背。

    转眼二人腾空而起,很快就消失在驻地上空。

    稍许,长空中余引坐在白行劲健的背上笑道:“有个好消息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你。”

    白行疑惑转头。

    没将闲士楼的事告诉他就是担心他失智冲动过去,可是余引又发现没理由不告诉其,于是决定还是说出。

    “此番参加门派大比回来,为父在一个城池内看到了你想找的闲士楼。”余引轻声说。

    巨大的身子一震,白行瞪大眼目目不转睛看他。

    “这闲士楼背后的靠山是一个隐世门派,传言说叫万尘门。如果真是万尘门的话,南宫迢可能就在里面。你若信得过为父,调查的事就交给为父,为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余引说道。

    “万尘门……”白行默默把这个名字记下。

    “白行?”见他白呆,余引唤。

    “引父是在哪座城池看到的闲士楼?”白行问。

    “怎么,你不信为父?”余引道。

    “不是。”白行说。

    “告诉你前,你必须先保证没为父的允许,你绝不能去。”余引说。

    “引父放心,孩儿有分寸。”白行点头。

    如此就好,余引道:“在天目玄域宁原大庭不定城。”

    白行颔首示意自己明白了。

    “南宫迢抓你的儿女究竟是为了什么?”余引问,虽然心里已经有数。

    “人类培养坐骑一般是都是在我族幼时。”白行声音低沉道。

    自私永远是霸权和掠夺的本质,余引微叹,自己也是人类其中一员,无话可说。

    “孩儿不恨人类,只恨自己太弱小。”白行摇头说。

    “你放心,日后无论如何为父都帮你救出子女。”余引郑重保证道。

    白行低声应了一声。

    时间流逝,随着远方山头一缕青烟从林木中升起,余引让白行停下。

    “他们可还在?”余引问无璐。

    “在。”无璐失笑。

    在不在都要过去,自己这番作为确是有点多余,余引也不由失笑,当既示意白行直接直接过去。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白行没有多言。

    片刻后,余引终于来到前山头上空,同时一眼看到了一树下空地上篝火旁的一对中年黄衫夫夫妇。

    而二人也立刻发现了他,不由对视起身。

    “北阁楼的二位别来无恙。”余引淡笑俯视道,没有下去的意思。

    中年夫君的面容与甄淼很高的相似度,余引已经十分肯定二人就是甄淼的父母。

    “阁下所为何来?”中年女人不动声色问道,并不惧他。

    “二位昨夜闯入我门驻地,身为主人,自然要来问问。”余引道。

    夫妻二人有些惊讶对视一眼,没想余引居然发现自己二人,而且看情况似乎还是有准备的尾随而来。

    “就算如此,阁下又要如何?”中年男人语含锋芒道。

    “二位难道就不说说来意?”余引笑道,一副不在意其语气的模样。

    “这个世界始终是实力说了算,阁下若真想知道答案,那就击败本座。”中年男人道,没有再客气。

    说打不过,就说打得过自己也不会打,毕竟甄淼帮过自己。但气一气对方还是可以的,余引笑道:“其实以在下与甄淼的关系,我应该尊称二位一声伯父伯母。”

    “汝休要乱语!”闻中年妇人呵斥,岂容他玷污女儿名声。

    见二人神情瞬间变得难看,余引心中好笑,又添了把火道:“原本淼儿邀请我去见伯父伯母,在下早知道应该当时就去拜访了,也不至于现在闹此误会。”

    先前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北阁楼那两个超绝境圆满,闻言余引无语,没想还真是。

    “他们做了什么?”余引问。

    “我门的驻地必然已经暴露,有人探查也不奇怪,从今日起再加强些巡逻弟子就是了。”余引道。

    钟盘颔首。

    “还有件事是黑豹遗失的事女夫并没有让我们赔偿,而是说如今血战之地很乱,让我们务必重视很小心。”钟盘道。

    余引嗯了一声。

    目送他离开后,余引立刻问无璐昨夜是什么人。

    “如你所料,是北阁楼的那两人。”无璐笑道。

    清晨,余引刚起床,守门弟子就在门口通报道:“门主,钟副门主求见!”

    “请他进来。”在二楼窗口余引道。

    “是!”守门弟子应是。

    余引挑眉。

    “没事为父就先回去了,那边还有不少事要安排。”钟盘说。

    “可有遗失物件?”余引问。

    “正在盘查,很快就会出结果,所以为父来与你说一声。”钟盘道。

    时间流逝……

    三日后。

    “刚才为父接到昨夜巡逻弟子的报告,昨夜有人潜入了我们驻地。”钟盘看他道。

    “可有留下线索?”余引问。

    “来人速度很快,巡逻弟子还以为是飞禽,但听到说话声才知居然是人,可是想追已经来不及。”钟盘说。

    片刻,钟盘大步进入大厅,然后刚好与下楼的余引目光相对。

    “爹,这么早过来可有事?”余引问。

    有坐骑就露馅了,苏行没有说话。

    “你也早点休息,等夺回门派后,本座让人陪你回去看你父亲他老人家。”余引笑道。

    苏行颔首。

阅读六职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