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余引父子间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守门弟子应是关门。

    “进去!”余引冷冷看余难言。

    被他眼神看得浑身发寒,余难言自知理亏低头进屋。

    片刻大厅,进入后余引冷冷道:“脱光衣物自己趴在板凳上!”

    “爹你?”余难言错愕看他。

    “快点!”余引吼道。

    吓了一大跳,余难言不敢再违抗连忙脱衣光着趴下。

    啪——没有丝毫客气,余引拿出巴掌宽板子便直接打在余难言屁股上。

    “嘶——”皮肤虽韧但痛感却在,余难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啪啪啪——余引迅速连击数下。

    “啊——”余难言再也忍不住惨叫起来。

    啪——又一声,余引冷冷道:“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没错!”被打得气性的余难言大吼。

    啪啪啪——余引瞬间下重手。

    “啊——”余难言再次大叫,声音之响,一时间整个驻地都惊动。

    “你再说一遍你没错!”余引呵斥道,今日其要是出了事,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

    “我没错!”余难言再次怒吼。

    啪啪啪——

    “我没错!”

    啪啪啪——

    “我没事!”

    ……

    两刻后,看着已经脸色通红满头大汗却依然不肯认错的余难言,余引忍不住深吸口气,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其。

    啪嗒一声,一把扔掉木板,余引头也不回转身上楼。

    “我就没错!”余难言转头对吼道。

    脚步微顿,余引头也不回道:“一个不知所谓的蠢货,我余引没你这样的儿子。”

    “我也没你这样不讲理的爹!”余难言咬牙怒回道。

    “你这是关心则乱,其实没必要如此。”无璐劝道。

    没有说话,余引转眼消失在楼道口。

    夜越发深沉,二楼上,欧阳胭在余引怀中道:“夫君,其实难言初心是好的,他也是为了清除勾狼保护驻地的安全。”

    “夫君确实太过了。”钟艺也道。

    “这与对错没关系。”余引道。

    众人不解。

    “不管再对,死了就是死了,你们明白吗。”余引说道。

    原来如此,众人似乎明白了他生气的原因。

    “这小子倒是倔犟的很。”余引轻叹,为人父母者自然不会恨儿女,更多的只是关心却又感觉无力的感觉。

    “他走了。”无璐道。

    余引微愣。

    “看样子是要离家出走。”无璐语气怪异。

    余引皱眉。

    “骑着弥虎带着凤鹿已经离开了。”无璐道。

    猛的起身,余引连忙穿衣对众人道:“这小子离开了驻地,为夫去追。你们安心在家。”

    欧阳胭等人错愕。

    没有管她们,余引打开窗户一个闪身就冲了出去,林间危机四伏,自不放心让余难言一个人瞎闯。

    稍许驻地外,按照无璐的指示,余引在黑夜中快速闪驰着,心知所幸在夜间,不然以弥虎的速度,自己绝不可能追上。

    时间流逝,转眼一个时辰后,三十几里外的林中只见余难言停下,然后烧了一堆篝火坐在旁边发呆。

    而不远处的树上,余引看着发呆的儿子心中无言,追上了反而却不知以什么方式上去接触。

    “你们这对父子还真有意思。”无璐笑道。

    “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长不大,我在想要不就让他独自出去历练一番。”余引轻声道。

    “你放心?”无璐失笑。

    “苏万是个谨慎的孩子,有他在,以他二人的实力应该无妨。”余引道。

    “你想让苏万与他一起走?”无璐疑惑。

    点点头,想到就做,余引直接闪身原路返回。

    驻地,苏行的房间,余引见到了苏行。

    听他说来意后,苏行微愣。

    “这两个孩子都需要磨练,本座觉这是个机会。”余引对苏行道。

    苏行沉吟。

    “你如果不愿意,那就罢了。”余引道。

    “属下自然愿意,只是现在贸然过去难言会信吗?”苏行说。

    “万儿十个聪明孩子,放心。”余引笑道,对此倒不担心,毕竟二人关系摆在那里,此时苏万去还能加深二人的感情。

    “万儿早就与属下说要出去历练,他不会反对的。属下这就去叫他。”苏行道。

    庇护在羽翼下的雄鹰是永远没办法高飞的,难得苏行通情达理,余引点头。

    瞧他神情不对劲,要说什么的苏行瞬间打住抱拳应声:“是!”

    “把门关上!”余引看向守门的弟子。

    “拿来就是。”余引说。

    小束只好点头,然后放下怀中女儿余琴起身上楼。

    “你别太冲动,言儿这个年龄气盛,好好说就是了。”钟艺道,瞬间明白他要做什么。

    钟艺只好作罢。

    时间流逝,转眼天黑后,苏行骑着龙鹰带着浑身伤痕累累十分狼狈的余难言等人回来。

    “带他们回去吧。”扫了圈几人,余引对苏行道。

    “那位逃回的师兄说在二十里外的野马林。”守门弟子说。

    竟然追勾狼追到二十里外去了,余引磨牙,但也顾不得发怒,当既对守卫道:“你立刻去通知苏行副门主骑着龙鹰去救援,叫他无论如何尽快赶过去。”

    “是!”守门弟子连忙跑走。

    “一会儿你们带着孩子自己上楼去,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下来。”余引道,永远记住不打不成器这句话。

    “别说了。”见钟艺又要说,欧阳胭给他使了个眼色道。

    “束儿,把你压被子用的板子拿过来。”余引对正抱着余琴看着这边的小束道。

    清洗嗮干的被子容易起皱,板子是用来压平,小束不解道:“夫君要板子做什么?”

    “少主他们追杀勾狼太过深入,结果被勾狼群围住了。”守门弟子道。

    一个闪身出现在门口,余引盯着守门弟子道:“他们现在在哪?”

    自己十月怀胎就生了这么个小子,要说不担心是假,余引强忍忧虑点头。

    “我刚看了下,他们只是被围在一棵树,只要不冒险下来就没事。”无璐适时说。

    无璐的话自己自然相信,余引颔首,已然决定这次回来定要好生收拾一番其。

    “这个臭小子!”余引气得咬牙切齿。

    “以难言他们的实力,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别太担心了。”黄灵姗上前说。

    享受着天伦之乐,天色也逐渐变暗,而就在余引准备上楼去休息时。门外突然响起守卫的声音。

    “门主,不好了,少主出事了。”守卫着急道。

    正走在楼道口的余引转头道:“你说什么?”

阅读六职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夜的命名术剑临诸天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