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小三太猖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夜成朗,你这个人渣!”

    她高高地扬起修长的手掌,想要教训这个恬不知耻理直气壮的男人,却在半空中被他一把截住,死死钳制住她的手腕。

    “苏清歌,五年前你不择手段上了我的床,又厚颜无耻地逼我娶你,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除了婚姻这个壳子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别怪我没警告你,林子熙肚子里是我们夜家的血脉,你要是敢对她有半点损伤,到时候整个夜家都会对你不客气。”

    夜成朗说完,一把丢开了手腕已经嫣红的苏清歌。

    苏清歌一个不稳就要摔倒,只能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稳,不想手里的化验单早就飘落出去,夜成朗下意识接过来看。

    “你也有了?”

    夜成朗的声音有一瞬间惊愕。

    苏清歌怔楞在原地了一会儿,眼泪无声地滑落,嘴角都泛着苦笑。

    “你永远这么恨我,五年前的事情根本不是我的错,你却执意恨我,哪怕五年来我如何如何掏心掏肺,你就是看不见,现在还和林子熙珠胎暗结。夜成朗,我是心甘情愿地爱你,可我也有我做人的底线,这个孩子你不想要我会处理,我们之间也不必再有任何关系。”

    苏清歌用五年才看清了早就明白的事实,夜成朗不爱她。

    看着她决绝坚定的背影,夜成朗的心居然刺痛了一下。

    他一把拽过苏清歌的身子,将她禁锢在墙壁和自己的躯体之间,恍惚之间发现这个女人身上有好闻的兰花香味。

    苏清歌,你究竟想做什么,当初逼着我结婚的是你,现在不要孩子闹离婚的还是你,你真当我夜家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地方,还是我看起来就是被你愚弄的傻瓜,今天我就告诉你 ,这孩子留不留不是你说了算的!”

    夜成朗一身怒火凤眼深沉,强迫苏清歌和他四目相对,那冷冽的气场十分骇人。

    “夜成朗,你滚开,这是我的孩子,我苏清歌一个人的孩子,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苏清歌猛烈地挣扎,想要逃脱束缚,却还是被夜成朗死死压在身下。

    “呵,你一个人的孩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无性繁殖,苏清歌,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的资本。”

    夜成朗就这样掰开苏清歌的唇齿,长驱直入地吻了下去,向苏清歌展示他的霸道凶狠绝对掌控权。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猛烈响了起来。

    夜成朗这才放开了苏清歌的头颅,可是仍然将她压制在身下,仰着头开始接听电话。

    苏清歌别过头去有一丝神伤。

    有多少次她都会无端产生一种错觉,觉得夜成朗对的霸道就是在乎,那样汹涌的占有欲,就好像现在的情形。

    “什么?你说子熙要跳楼?好好看紧她,我立刻赶过去!”

    看着夜成朗那样心急如焚,苏清歌才从心底生出的些许暖意就彻底化作了虚伪,连心都凉了半截。

    “苏清歌,你自己回家吧,我们之间的事儿回头再说。”

    夜成朗按下挂断键后,脸上都是担忧急切的表情,眉毛都要拧成麻花了,可是这些情绪都是给那个要死的小三的。

    苏清歌直直地推开了他的身子,冷漠而疏离。

    “你走吧,她已经有六个月了吧,她们都比我需要你。”

    可是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痛。

    夜成朗动了动嘴唇好像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一个字都没有再说,只是叫护工陪着苏清歌去叫辆的士,然后马不停蹄地离开了。

    苏清歌望着那清瘦挺拔的身姿,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自己的老公心里对别人念念不忘,自己的婚姻名存实亡,自己究竟在坚持些什么,可笑。

    回到家中的苏清歌,对佣人管家的询问招呼置之不理,全世界的声音都置若罔闻了。

    卧室是她不喜欢的欧美风,衣柜是她没参与的黑白灰,自己在这个家里隐形又无用,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就是一个尴尬的小丑。她的五年婚姻更像是蹩脚的笑话,或许真的应该结束了吧。

    可是苏清歌还是想给夜成朗一次机会,最后的一次机会。

    不想就这样等了整整一夜,天色从白到黑又从黑到白,那个男人连一通电话都吝啬给她,这样的残忍冷漠。

    “宝贝,对不起了,不是妈咪不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只是...,不过没关系,妈咪一定会加倍补偿给你,绝对不会让你有一丝不快乐。”

    苏清歌一边抚着小腹一边痛哭流涕,像下了某种决心一般重重地在连夜打好的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笔一划如同钢刀一样,将她这些年存有幻想的婚姻肢解分离。

    看着指间那枚不算闪亮的结婚戒指,咬牙摘了下来丢在协议书上,终究是留不住了。

    想起自己对这枚随意买来的戒指爱不释手不肯空置一时半刻,如今摘下来却也是干净利落,只是徒留那一圈浅浅的痕迹,原来放手不过需要一点点勇气。

    随后苏清歌就开始收拾东西,个人用品和洗漱用品也不过一个行李箱的内容,为了不再心软,她选择了马上离开。

    “夫人,林小姐身子不适,夜总也是无奈之举,夜总吩咐我送夫人去纽约,还请夫人和我一起去机场。”

    不想苏清歌还没有出门,夜成朗的人就拦住了她,说出的话更是让苏清歌生气愤怒。

    “小三不舒服竟然让正房出国?凭什么!”

    “那就只有对不住了,夫人,夜总的命令,由不得夫人抵抗!”

    领头的管事说完,就上前一个手刀打晕了苏清歌,然后命令两个人将她抬进车内。

    她被带到了一间夜店里,还被剥除了身上的衣物,几个男人就在她的身边为所欲为,更有多部高清摄像机在一边拍摄录制,猥琐私密的姿势都被拍了进去。

    “林小姐,一切都办好了。”

    有人看着摄像机里的不堪内容无耻狞笑,还给林子熙汇报了情况。

    那头的林子熙勾起一丝冷笑:“做的不错,等会记得将这些好东西给我发遍每一个社交软件,我看夜成朗还会不会要这个破鞋,记得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好的。”

    男人挂断电话后,吩咐那些鸭子离开,又抬着盖了片破布的苏清歌上车开往荒郊野外,确定足够偏远之后竟然放火离开了。

    加了汽油的助燃,冲天的火光瞬间熊熊燃烧,连周遭的树木都变得炽热扭曲,伴随着浓浓的黑烟十分可怖。

    苏清歌这才缓缓地醒来,火海产生的浓烟令人窒息,目光看到的地方都是红光,她只感觉火龙就要吞噬她令她窒息。

    “有人吗,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苏清歌已经顾不得自己身上只有一块四处漏风的破布,她在火海里不停的哀嚎救助,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清晰的人声。

    夜成朗的眼角闪过一丝焦虑,一边的总裁助理楚航立刻心领神会地跑出去了。

    苏清歌看着见了那抹情绪,这样的关切夜成朗从来没有展现给她,心里的委屈像雨后野草肆意生长。

    看到苏清歌的夜成朗非但没有尴尬内疚,眉头更是深深地皱起,仿佛刚才谈笑风生的人不是他一样,眼神冷酷凌厉,连带着周围的气温都被冻结了似得。

    苏清歌见到他是这样的态度,如何还能再忍,按耐不住心里的怨怼上前诘问。

    “我怎么会在这?夜成朗,我是你的合法妻子,她是你的什么啊,一个小三这么猖狂,渣男贱女有什么资格来问我的行踪?”

    “成朗,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喜欢你,没有这个孩子,或者我狠心离开你的身边,清歌她就不会误会了,都是我的错,呜呜呜。”

    眼泪还没有流出来,林子熙就转身离开了。

    “楚航,你去跟着林小姐,看顾好夜家的孩子,她们现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不然你就提头来见。”

    林子熙?

    夜成朗的梦中初恋!她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出于敏感苏清歌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却发现早上和她告别去公司的夜成朗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还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而林子熙更是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六个月的肚子上。

    这通夹枪带棒的数落引来了很多吃瓜群众。

    林子熙似乎察觉到周围人的探究忽然就梨花带雨地委屈起来。

    她自小宫寒,为了能给夜成朗一个夜家孙子,五年来多苦的偏方药方她都捏着鼻子咽下去,多远的医院她都忍着眩晕去,好做了多次试管婴儿差点扎破了子宫,可是没想到她用尽苦心云月明的时候却看到林子熙有了夜成朗的孩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结婚已经五年零八个月,她一直没有两个人的爱情结晶,如今多年媳妇熬成婆真是太不容易了。

    她惊喜地拿着化验单想要回家去,满心欢喜地想要将这天大的好事告诉夜成朗,却在转角处捕捉到了一个很是熟系的身影戛然而过。

    林子熙笑靥如花好不温柔,夜成朗柔情似水百般呵护,在角落里的苏清歌却感觉心在被刀子凌迟一般。

    “你们在做什么?”

    苏清歌手里还握着崭新的化验单,上面的字是从机器里印刷出来的带着幽默的味道,她突然想要呕吐并不是因为孕期反应,而是眼前的两个人。

    “成朗,你感觉到了吗,我们的宝宝现在会动了,他和你一样有劲儿。”

    “真的呢,不愧是我们夜家的长子嫡孙,以后这小家伙肯定又聪明又能干,对了,今天的孕检还有别的项目吗?”

    摸着现在还算平整的肚子,幻想那里不久便要开始孕育生命,苏清歌心里说不出的惊喜,捏着那张验孕单一遍一遍地看着。

    她终于有孩子!

    是夜成朗的亲生骨肉!

阅读爹地,你的离婚协议已送达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系统总让我睡男主[快穿]倾世医妃霸宠天下苏宝贝(双性生子)哥哥不要啊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