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悲欢离合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柴胡神色古怪,笑着以心声答复:“放心,她只是见着了个故人,忙不开了。”

    言语意味深长,刘清瞬间了然。

    只不过……听说百花仙山的修士想要外嫁,条件极为苛刻。

    只说一条,若是外界男子真想娶花仙子,百花仙山不会阻拦,只不过去过一趟百花仙山之后,还要另外等上百年。若真是痴情男子,又能撑过百年光阴,百花仙山给的嫁妆,可相当不菲。

    刘清就听说,玉竹洲一位六品阁主,出嫁之时,百花仙山光是嫁妆,折算过来就有数百枚泉儿。

    真他娘的有钱。

    先前乔恒传信过来,一封信洋洋洒洒,文笔绝佳。可说来说去就俩字,搞钱。

    刘清都有些郁闷,百花阁分红都要分那么些钱财,怎的还能缺钱?

    结果看到那以拳意刻画的暗信,刘清才知道乔恒有多败家。

    九座山峰只建造,所选用木材,皆是那家伙于桓水上游的叠州所取。

    他娘的,叠州所处之地,是一座延绵数百里的迭山,所产大松天下闻名。那迭山林场,在蜀国与秦国交界处,属于孟氏私产,皇家林苑。乔恒这家伙肯定是跟孟晚山做了什么交易。

    败家,真他娘的败家。

    倒是秦国诸岛,已经确定了下来,早前的成州,如今隶属于雾成道,道府衙门就在扶舟县。扶舟县也在加紧扩建,日后会与梨茶镇交汇,顺着一条雾江直下风泉镇。

    此时,那位凌霄仙子终于来了,身旁还有个独臂背刀的汉子。

    凌霄仙子面带笑意,微微施礼,笑道:“见过刘公子。”

    独臂男子握拳碰了碰胸口,笑道:“不便行李,刘公子见谅。”

    柴胡猛地起身,与凌霄仙子抱拳,笑着说道:“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自然是要带着紫珠。

    刘清想了想,取出来个吊坠递给紫珠,轻声道:“没有旁的,这玩意对你修行小有益处,记得不要懈怠。起码等我带你回家时,得是个金丹修士了吧?”

    紫珠点点头,一股脑掏出许多酒水,“我就带了这么多,山上藏了些呢,给山主预备的。酒嘛,还是年份越长越好喝。”

    顿了顿,紫珠还是问道:“那印章究竟刻得什么?”

    刘清笑道:“春树暮云。”

    两人走后,刘清轻声道:“仙子请坐,这位兄台不知酒量如何?”

    凌霄仙子欲言又止,刘清便说道:“仙子有话直说。”

    独臂男子深吸一口气,拿出来一道黑色铁牌,一面写着“金乌洲辛渝”,另一面是“斩神游三十二尊,其下无数。”

    看来是在天下渡极长时间,且一直在东线战场的修士了。

    凌霄仙子轻声开口,喊的是伏龙大人。

    一洲百花阁主,知道这些也不难。毕竟百花阁就是天下最大的消息买卖处。

    “伏龙大人,那头执夷与辛渝有旧,能否手下留情,留其一命即刻。”

    刘清疑惑,询问道:“辛渝大哥不过五百岁年龄吧?那玊狱怎的也近三千岁了,如何有旧?”

    独臂汉子苦笑道:“我五百七十余岁,百岁时便在天下渡厮杀,当时跻身分神,不小心进了妖族腹地,丢了一根臂膀,便是一头将将化形的执夷所救。后来返回金乌洲,花了近三百年才跻身神游,重下天下渡时,正好见到那头奄奄一息的执夷,他求了我一件事。”

    刘清皱眉,辛渝叹息道:“他说,让我来斗寒洲寻找他的爷爷,然后帮忙说一句话。”

    顿了顿,辛渝说道:“一家人都已死绝,爷爷不必再坚持什么了。”

    刘清轻声道:“为何不去找寻秋官一脉?以你战功,救下那头执夷应该不难吧?”

    辛渝苦笑道:“一来是他已经奄奄一息,二是秋官大人不可能救妖族的。我在斗寒洲寻了一甲子都没找到,先前听凌霄说伏龙大人在此,有一头执夷,我一猜便是,所以厚着脸皮来求大人。”

    刘清点了点头,“我有些事要问他,完事儿之后你们再聊。”

    说罢便瞬身去往药铺,不给花簿晚与谢落落反应时间,挥手便盖下一道剑气屏障。

    玊狱眼皮子直打抖,苦笑道:“这是要杀我了?”

    刘清摇了摇头,递去一壶白簿,轻声道:“秦国白簿,凡俗酒水,先喝两口。”

    玊狱眨眼道:“别是有毒吧?”

    嘴上这么说,却还是狂灌了一口。

    “有事儿就说吧。”

    刘清沉声道:“受谁威胁,是这天地之外的存在吧?不用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只需告诉我是或不是,还有是谁即可。”

    玊狱哈哈一笑,苦笑道:“无非是搬出去当年的几座山的外道而已,伏龙大人何必这么在意?”

    刘清沉默片刻,以心声道:“辛渝前辈,你进来吧。”

    说完便有个独臂背刀的汉子凭空出现。

    见着玊狱,辛渝先拿出来一截儿翠绿竹子。对面玊狱明显已经有些身形颤抖。

    再不忍心,辛渝还是开口道:“我在战场上被一个叫玊合的执夷救过,第二次见他时,是他被妖族那边的某些存在追杀,逃到战场时已经奄奄一息。他让我来斗寒洲寻你,带一句话。”

    玊狱手臂颤抖不停,仿佛手中青翠玉竹,千斤万斤。

    辛渝便以原话转递,“一家人都已死绝,爷爷不必坚持什么了。”

    玊狱眼珠子通红,狂笑起来,又泪如雨下。

    刘清撤去剑气屏障,老郎中皱眉问道:“咋回事?”

    年轻人灌了一口酒,摇头道:“无事,悲欢离合罢。”

    紫珠咧嘴一笑,轻声道:“那我去药泉谷,只不过你回家的时候,要记得带我一同回去。”

    刘清点了点头,传音柴胡,询问道:“凌霄仙子咋回事?不会遇到什么事吧?”

    可药泉宗,却是极少有人敢招惹的。

    天下能炼奇丹的,就那么几个人,你敢起什么坏心思?

    再说了,人家只是自个儿战力不佳,也不晓得有多少吓死人的供奉客卿呢。

    炼气士之长生之路,哪个又不是在博这个万一?

    紫珠使劲儿摇了摇头,随后看向刘清,似乎想让山主给自个儿做个决定。

    刘清微微一笑,拍了拍紫珠脑袋,笑道:“自己的路要自己选,山主能做的,就是让你平安走下去。谁敢阻拦,只要咱有理,我去扭掉他的狗头。”

    况且百花仙山从不对外招收弟子,有一处秘地所培育的花苗儿,虽说都在五品之下,可花仙子之多,无需从外界招收弟子。而木秋山那两株投名状,是正儿八经分去百花仙山极多气运的。

    连这种独占天下百花运道的山头儿,都能起了要把紫珠带回去的心思,更别说别的山头儿了。

    柴胡喝了几口酒,笑着说道:“刘清,你知道对于药泉谷来说,这个小妮子意味着什么吗?给你打个比方,像百花阁如今出售的两种酒水,我们不是做不出来,而是没想到。如今的药泉谷,年轻一代能做出这种药酒的,不下一手之数。可跟紫珠小丫头比起来,年龄要大上极多的。不是跟你夸海口,只要把这丫头给我稍加调教,甲子之内,人世间便会多出个炼药大师。”

    不说别的,起码一名合道要跻身渡劫,九重大劫,哪个不是游离于生死一线?若是有一枚保命丹药,那不是无形中给大道之行于山脚下搭上个梯子?

    别看这小小一截儿,万一离山巅就差这一截儿呢?

    刘清听了此话,心说的确是。

    一座药泉谷,作为顶尖宗门,其实战力并不如何,哪怕这位柴胡谷主,也才是个登楼巅峰而已。

    而百花仙山,是当之无愧的妖族第一大宗门。

    不说旁的,就说那万年底蕴,有几座山头儿比得上?

    柴胡肯定不干啊!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

    赶忙说道:“紫珠啊!你想一想,一座山头儿的底蕴在哪儿?无非是有多少压箱底的修士,有多少可支配的财务,有多少别人家没有的东西。若是你成了炼药大师,壁如日后你炼出一种比青棠酒药效高出数倍的丹药,那每日求药之人会有多少?无形之中不是给清漓山结了善缘。在比如,有一天清漓山有难,光靠你结的这些善缘,便能喊来多少人?”

    眼看紫珠陷入思量,柴胡继续添油加醋,“小紫珠啊!想要为自个儿在意的人、地方去做些什么,自个儿得有一技之长。假若那一技之长使得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是不是无形之中,给你在意的地方,添了一份巨大保障?”

    说到这儿,这位谷主大人是越想越觉得划不来,于是笑咪咪说道:“不成,我告诉你啊,紫珠可以去我药泉谷,但是,得作为我们药泉谷的供奉才是。当然了,她不会脱离清漓山,可也得算是我药泉谷的人。”

    一旁的紫珠撇嘴道:“那我不去了,山主哥哥,我回清漓山算了。”

    柴胡这人实在是不如柴黄靠谱儿,刘清甚至都在想,把紫珠丢去药泉谷,是好还是坏?

    早先檐葡仙子就曾经说过,若是别的山头儿,百花仙山早就去抢人了。

    西牛贺洲者,佛陀所在之地,也是十三洲之内唯一可以妖族立派的地方。

阅读剑落山河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挽尊荒村野情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大奉打更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