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要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撬动四大商?钟先生莫不是天黑了,做梦了?”

    “公子莫要小看这宫德刚,他背后八成是京都的势力,而且财力雄厚,一来就将南邴州的那处四陵院子买下,改成了钱府。”

    四陵院子?金广仁听了后,一时也不敢轻视这宫德刚了,四陵院子自己是知道的,那处院子之前自己还想强行购置的,谁成想人家背后的势力是自己不敢触碰的,而那价格实在昂贵,才委而求其次的入了这处院子。

    “你说的可是真的?姓钱?”

    “千真万确。”

    钟敬光答的干脆,如果是不久前来的话,自己还真的有可能不知道,因为前段时间金菱诞下嫡子,自己去看那外甥去了,前天夜里才回来的。

    不过姓钱,权力还大的,金广仁只知道京都宰相钱中天,户部侍郎钱烛友,大理寺卿钱钊。

    不过无论哪个都是不好处理的,自己干的就是诛九族的事情,要是被其中哪一方知道了的话,那自己得赶紧摘干净才行。

    看着金广仁眼转了转,钟敬光自然明白他什么意思,原先这个事情都是暗地里干的,如今被人截胡了,不管是宫德刚还是方闫背后势力都可以要挟他,但是现下要干的就是将他与吕誉绑在一根绳上才行。

    想了想,金广仁朝着吕誉正色道。

    “吕公,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自然,那盗仓的人想来应该也知道我与金二公子的事情了。”

    金广仁听到这话,两眼瞪起。

    “吕誉你什么意思?你要挟我?”

    “金二公子,不是我要挟你,实在是下面人报,有人被逼问紧了,没咬紧嘴,被人撬了话。”

    “被撬了话,你难道就是这般办事的?”

    吕誉的话让他急火攻心,虽说吕誉的话不能全部信,但是还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翻船了,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金二公子且莫小瞧这宫德刚,他可是有可能撬动现下四大商的人。”

    金广仁觉得钟敬光在胡侃。

    接过吕誉的话,钟敬光继续说道。

    “金二公子可要仔细琢磨一下,这有人打我的主意,不就是上赶着打扰金二公子赚钱,岂不是在打金二公子的脸吗?”

    端了端身,确实是这样的,如果吕誉说的是真的话,那就是有人敢打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自己目前可谓说是仗着走私盐这一块年年吃吕誉的红利,如果有人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那是该敲打一番。

    “方闫,宫德刚。”

    金广仁眉头皱的更深了,看着钟敬光似想看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方闫自己认识,这宫德刚又是什么个玩意儿?

    “宫德刚是谁?我还从未听过。”

    而且他又是盐督孟平康的小舅子,金家就这一根独苗,就算吕誉想要把他干了,也要忌惮一下孟平康,如果被查出这个事情,可是要诛灭九族的。

    金广仁收了票子自然是好话对着吕誉。

    “哈哈,吕公客气了,且尝尝,这是我姐姐托人从京都带来的名贵茶叶,都说京都的东西都是金子,也不知道与咋们邴州的茶叶泡出来的有什么不同呢?”

    看着钟敬光问道。

    “可知具体?”

    “今日下面人来禀,说是盐仓的盐被盗了,现下我这边也是没了盐,思来想去,唯有两人。”

    吕誉伸出两根手指看着金广仁,后者立马就明白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了,眼神凝了一下,眉头轻皱。

    为了能稳住东邴州霸主的地位便同意了他的要求,长期与之保持走私私盐的买卖,现下两人也真的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但是金广仁一伙人都是不定时的毒瘤,钟敬光就怕哪天会祸害到吕誉。

    吕誉听了钟敬光的意见,改口说是金广仁给了货,是自己的盐仓被盗了。

    果不其然,金广仁脸上毫不掩饰的笑了笑,装出一脸好奇的模样问道。

    “吕公可知是何人?”

    吕誉端着金广仁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赞了几句,随后又是话锋一转。

    “金二公子有所不知,昨夜我那盐仓被人给盗了。”

    钟敬光其实很忌惮与金广仁这类人来往的,但是奈何吕誉已经与金广仁搭上线了,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而金广仁原先也是仗着多年前吕誉还未发家的时候与之有过一次交集,吕誉当时偶遇危机,为了缓解那次的危机与金广仁搭上线,赚了点钱。

    多年后吕誉已然忘却当年的事情,谁成想那金广仁竟然再次找上门来,吕誉野心也大,东邴州自己独占,如果产业大,区区方闫何必放在心里?

阅读我攻略了古风游戏大boss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系统总让我睡男主[快穿]苏宝贝(双性生子)燃情仕途夺舍之停不下来倾世医妃霸宠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