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如何就欺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徐锦晟怒视着他,几乎恨不得用眼神将他砍死。

    “的确不够精彩啊!”

    就在这时徐锦宁披着厚厚的大氅出现在众人眼中,王管家等人看到自家主子安然无恙自然是欣喜的,王管家擦了把眼泪激动道:“公主,您没事了?”

    徐锦宁疲乏似的伸着懒腰,冲他点下头后,不屑的眼神扫向徐锦晟,极其不悦道:“四皇弟,你带着这么多人大张旗鼓的来本宫府上做什么?”

    “你,你不是中毒了么?”徐锦晟像是看到鬼一样惊恐的望着她。

    再看温丞礼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徐锦晟才算想明白,“你,你们在骗我。”

    “怎么叫骗人呢?本宫的确是中了毒,不过中的是蛇毒,很轻微的那种。”她故作无奈的叹着气,“前两日本宫在院子里赏梅,那条小蛇就趴在梅花丛里,本宫不小心才会被那毒蛇咬着的,还好那蛇毒不算凶险,本宫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蛇毒?”

    徐锦晟把温丞礼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他们居然联合起来骗了他一万两黄金,他还兴冲冲的以为徐锦宁是真的中毒生亡。

    可恶,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敢这么骗他。

    “那是自然!”徐锦宁故作虚弱、掩嘴咳嗽两声,好奇的问他:“不知道四皇弟从哪里得知本宫遇害的消息?又是从哪里得知驸马为了一万两黄金谋财害命呢?这黄金又是从哪里来的?”

    徐锦晟气到语噎,只得换个软一些语气说:“这都是坊间谣言罢了,这些谣言真可怕,弟弟还真以为皇姐被人所害危在旦夕,情急之下才会带人过来,扰了皇姐的清净实在该死,还请皇姐看在皇弟忧心过急的份上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既是谣言那边不作数,本宫也是怕父皇担心这才隐瞒下来,不曾想到会被外界传成这个样子,倒是本宫的疏忽,哪里能怪罪得了四皇弟呢?”她语气婉转,眸光流动。

    不给徐锦晟再开口的机会,徐锦宁彻底黑了脸色,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只不过你妄信谣言,带兵闯府,诬陷驸马,兹事体大这事咱们还是去父皇面前说到说到,如何?”

    “皇姐恕罪!”

    除夕还有三日,他不可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只得卑躬屈膝的跪下跟徐锦宁道歉,他可以忍。

    只要忍到除夕过后,今日之辱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徐锦宁居高临下,像看一只肮脏臭虫似的盯着他:“既然你这么诚心,那你应该跟驸马道歉才是,毕竟你构陷的是驸马,辱了驸马的名声,本宫若是不帮驸马讨回这个公道,让旁人看去这可如何是好?你说呢?”

    徐锦晟死咬着牙,他都已经下跪了还想让他怎么样?

    想让他跪向温丞礼门都没有,他已经这般忍耐,徐锦宁却依然这么不依不饶,既然如此他又何须再继续忍下去?

    徐锦晟气的直接站起身来,怒指着徐锦宁:“徐锦宁,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本宫只想让你道歉而已,如何就欺人了?”

    徐锦晟自认为自己带来不少禁卫军,他大手一挥:“来人呐,长公主受待人迫害,神志不清,今日本王特地带人前来保护长公主,从今日起未得到本王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府。”

    “徐锦晟,你这又唱的哪一出戏啊?”温丞礼上前笑问。

    “哼!很快你们就知道了,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设计别人,那你们就好好在这里面呆着。”

    出除夕之后,他要让徐锦宁亲眼看着温丞礼死在她面前,“谁若是敢踏出大门一步,杀无赦。”

    “是!”

    众多禁卫军手中长刃直指向徐锦宁等人,公主府的府兵虽然是众多皇嗣中最多的,可人数再多也比不过徐锦晟带来的数千名禁卫军。

    府门‘砰’的一声被人关上,外面的禁卫军一股脑全都涌了进来,墙头四周也不知何时被禁卫军包围,他们蹲坐墙头,弓箭直接对准了院子中的人。

    徐锦宁冷着脸,怒极反笑:“徐锦晟,你这是要造反?”

    “造反?本王可没有那个胆子,皇姐别说的那么严重,本王刚刚给你台阶下你却偏偏不下,还得踩在本王的脸面上,你们这以为本王这么好欺负的?放心,七日后本王自会让人放你们出去,只是到时候是让你们站着走出去,还是横着躺出去就不得而知了。”

    温丞礼拉了一把徐锦宁,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徐锦晟见状,不由嗤笑:“啧啧啧,还真是夫妻情深呢,到时候本王一定让你们做一对死鸳鸯,也算是最后成全你们了。”

    说罢,他吩咐好禁卫军将这里看管起来,甩着衣袖离开了。

    禁卫军驱赶着徐锦宁等人,将他们赶到后面的一处小院子里,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人围起来,墙头上也有专人看守,果真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

    老管家和其他府上的人都被带到柴房里关押起来,院子里也就只有徐锦宁夫妇二人。

    徐锦宁坐在太妃椅上,一派的悠然自得哪里有被人看管的样子?

    “徐锦晟真是被我们逼急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囚禁我们。”徐锦宁觉得很好笑。

    温丞礼说:“他现在自然不敢杀我们,我们一死,消息走漏,怕是除夕夜他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去。”

    “能把他逼成这样,也实在不容易啊。”说着,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是不知道除夕夜,他有没有那个命活着从宫里出来。”

    府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

    温丞礼拍手道:“四皇子的演技真是炉火纯青,在下差点就被四皇子感动到了,只不过您这场戏还不够精彩,您看看我这场戏如何?”

    老管家和公主府的府兵哪里能让他把人带走,急忙挡到他面前,老管家道:“四皇子,你这是做什么?”

    徐锦晟怒喝道:“你们没听到本王说的话么,他涉嫌毒杀长公主,本王是授命立刻逮捕他归案。你们若是阻拦,当与之同罪。王管家,您在皇姐身边呆了这么长时间本王对你也是一忍再忍,你若是再敢包庇这等逆贼,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管家双手撑开挡在温丞礼身前,“四皇子,驸马对长公主情谊真切,二人感情深厚,您这般造谣是为何意?”

    看到老管家那吃惊的样子,徐锦晟冷笑:“正是你口中这位真情真意的驸马爷,为了那一万两黄金居然敢毒杀长公主,你们都被她给骗了,他故意说皇姐病重不让你们进去探视,实际皇姐已经惨遭他的毒手,如今怕是已经……怕是已经……”

    说着说着他居然抹起了眼泪,他心痛道:“这人杀了毒杀长公主,实在是罪该万死。”

    温丞礼等人就站在一边看他自顾自的演戏,只可惜他的演技并不怎么样,谁人不知他与徐锦宁姐弟关系并不友好,他又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给谁看呢?

    管家恭恭敬敬的说:“四皇子,长公主身体不适,实在不能见客,请您回吧。”

    “本王今日既然来了,不见到皇姐绝不回去,皇姐到底生的什么病竟连人都不能见了?还是说,真的像坊间传言皇姐是被歹人下毒危在旦夕了?”

    徐锦晟瞅着他们一个劲阻止他进去,心里疑惑只增不减,他们这些人不去照顾徐锦宁偏偏要堵在门口,他好歹是四皇子,如今宁都身份最尊贵的皇子,这些该死的奴仆居然敢拦他的路?

    “哼!感情深厚?那你知不知道皇姐这次中毒就是温丞礼让人下的毒?”

    “什么?”

    温丞礼神色平淡,步履翩然的从后院走出来。

    徐锦晟一见到他立刻红了眼睛,直接让人拿下他:“温丞礼意图谋害长公主,来人呐,将人给我拿下。”

    府兵与禁卫军形成对峙状态,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徐锦晟走到禁军前方,怒道:“本王只是来看看皇姐,你们这些人拦在这里不让本王进去,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什么是,给本王滚开。”

    徐锦晟非常不耐烦上前一脚踹开老管家,冲他带来的人喊道:“给我进去搜,谁若是再敢阻拦,杀无赦。”

    “四皇子好大的口气,这毕竟是长公主府,您在这里喊打喊杀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管家只听从徐锦宁夫妇的话,早上温丞礼便跟他们吩咐过若是徐锦晟来府,务必要拦住他禁止他跟徐锦宁见面。

    管家继续说:“传言不可信,四皇子聪慧过人,又怎么会被这些谣言所累呢?长公主她只是……”

    徐锦晟被人这么摆一道气的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带着人去长公主府,美其名曰作为弟弟去看望病重的徐锦宁,他不知道温丞礼是否已经拿着黄金逃走,更不清楚徐锦宁到底是生是死,故而这一遭是定要走的。

    为了防止徐锦宁府上下人阻拦,他特地带着数千禁卫军一同前往。

    长公主府,老管家代领一众侍女、护卫站在前院门口,绝对禁止徐锦晟的人。

阅读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风流乡村医生万千宠爱[快穿]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就这样恋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