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转身欲走,想了想又回头提醒道:“听说四皇子除夕夜要干一番大事,不知道这大事皇上可知晓?明日我就会进宫去跟皇上汇报徐锦宁的情况,要不我顺便帮四皇子问上一问?”

    徐锦晟猛地拍案而起,怒道:“你说什么?”

    “四皇子,一句老话说得好,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的禁卫军中可能有奸细。”

    丢下这句话温丞礼起步便要离开,哪想到徐锦晟手一挥,几十个侍卫同时冲进来将温丞礼二人团团围住。

    绰痕急忙拉出腰间长鞭,正面迎敌。

    温丞礼转身怒视着他:“四皇子这是要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了?”

    “本王只想让你留下作客而已!”徐锦晟说的理所当然。

    “是么?若是在下不愿意留下呢?”温丞礼面不改色。

    徐锦晟喝到:“那可由不得你,来人,将他们给我拿下。”

    绰痕一鞭子甩过去周围一片人全被打趴下了,他一把抓住温丞礼的手将他往外面带,温丞礼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他的手,给他一个眼色,绰痕微微点头,假意被人砍到手背,他闷哼一声后手中的鞭子掉落到地上。

    绰痕连忙回头喊了一句:“好自为之!”

    说完横冲直撞冲出去,从墙头外翻了出去,留下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温丞礼。

    温丞礼面不改色,依旧从容:“四皇子,你这是要杀了我?”

    “当然要杀你,动手……”

    温丞礼急忙道:“等等!”

    徐锦晟眉头一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温丞礼翩然一笑,“四皇子,你若是杀了我,那跟暴露你是杀死徐锦宁的凶手有什么分别?她前脚刚中毒身亡,后脚我就死在你府上,你觉得皇上那边会如何做想?”

    “哼!只要说是你杀了徐锦宁便可,实话告诉你,本王已经让人去追击你的那些金子,很快就能全都追回来。”

    温丞礼:“看来四皇子不仅过河拆桥,还这么言而无信?你觉得皇上会相信我这个与徐锦宁相处了两年的驸马?别忘了,在外人面前徐锦宁待我千万分的好,说是我杀了徐锦宁怕是谁都不会信吧?”

    曹阳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厉声道:“本官便是证人!”

    徐锦晟刚刚差点就被他唬住,还好曹阳出来了,得意道:“曹大人刚刚都听到了吧?”

    曹阳嘲笑他:“果真人不可貌相,为了身外之物连发妻都可以杀害,驸马心够狠的啊。”

    温丞礼妥协认命道:“看来,我今日真得命丧于此了,罢了罢了,这也都是命。”

    徐锦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他,当即便要下令。

    “殿下,不可!”曹阳连忙阻止。

    徐锦晟疑惑的看着他:“曹大人这是何意?”

    “徐锦宁死了,必定要找一个替罪羊,你现在杀了他正是称了他的心意,万一这只是他的阴谋呢?还是要以大局为重,现在尽量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曹阳看温丞礼那副云淡风轻一脸无惧的样子,就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诈,没有人会不怕死。

    徐锦晟又把温丞礼刚刚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把人带到地牢里,没有本王的命令禁止任何出入。”

    温丞礼被两个人压着往牢房走去,出了前厅,看到已经换了一身行头躲在人群中的绰痕,嘴角向上勾起。

    客厅里,徐锦晟遣散了那些侍卫,转而对曹阳说:“多亏曹大人提醒,不然本王就要错杀这么一个替死鬼了。”

    曹阳还是有些疑问,“殿下,您确定徐锦宁已经命丧黄泉了?”

    徐锦晟也不确定,语气也带着几分疑惑:“本王并没有亲眼看到徐锦宁的尸体,但温丞礼这么急着来找我要金子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曹阳说:“可之前下官也见识过温丞礼的能力,若他真的杀死公主第一时间应该逃走才是,为何还要来这里讨要金钱呢?”

    “人啊,都是贪心的,本王许诺他事成之后给他一万两黄金,他自然是要来问我要剩下的五千两。”

    “原来是这样,和帝已经将除夕宫宴的事情交给礼部王猛全权准备,想必他那边也已经在酒水饮食中动好了手脚,只等到三日后的除夕盛宴,咱们的大事就能成功了。”

    徐锦晟高兴得很:“到时候,曹大人便是开国功臣,这丞相之位非卿莫属啊。”

    “还是殿下抬举了!”

    徐锦晟说:“这老不死的让你在家禁足也正好给我们机会商讨,大人这些日子在府上安心等本王的消息。”

    二人又将门关上商量着起事的相关事宜,直到半夜曹阳才从徐锦晟的住处离开,他坐在马车里,怀里捧着刚从徐锦晟那里得来的一小盒金砖,美滋滋的冲外面说吩咐着:“快点快点,别耽误本官回去了。”

    想到屋子里还有两个美娇娘,曹阳就欣喜若狂、急不可耐的想要尽快回去。

    绰痕一路跟着曹阳,见他们要拐弯,立马从旁边的屋顶上提前飞到前面去,他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三根银针,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往他这边赶来的马车。

    “大人,到了!”

    曹阳把箱子盖上,放到臂膀间下马车,正乐呵呵的往家门口走去,倏尔,三根银针飞射而出直接从曹阳的脖颈穿了过去,曹阳脸色一变,来不及呼救已经倒地。

    赶马车的小厮见状立马惊叫着跑到曹府去叫人了……

    “本王准备金子也是要时间的不是?那么大一笔数量,你总得给我一些时间吧?”徐锦晟继续赖皮。

    温丞礼认命似的叹口气,“既然四皇子还没有把金子准备好,那我只能先回公主府再拖延一段时间,尽量压着这个信息,若实在瞒不住被人抓住了也只能如实以告,毕竟我这一介书生挨不得刑罚。”

    “想必殿下应该已经猜到我传出来的是假消息,我欺骗老管家他们徐锦宁现在只是昏迷,实际她已经回天乏术,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尽快离开宁都,等他们发现我就走不了了。”

    “你的算盘打得真不错,谁都不会想到徐锦宁会被她的枕边人杀死,两年了啊温丞礼,你对她的恨还挺深的。”

    温丞礼不悦道:“殿下,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晚了,她是生是死我本就不在乎,现在我只想快点离开。”

    “刀悬在头顶上的日子可不好过,殿下,咱么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如何?”温丞礼的语气已经冷下来。

    看他这幅样子,那五千两金子他应该会赖掉,可是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他得逞呢?

    这次,肯定是要让他大出血的。

    “现在宁都所有的守城军和禁卫军都归我们所用,和帝那边已经没有什么可用之才,只要我们稍微小心些起事必定成功。”曹阳信誓旦旦的说。

    徐锦晟满意的点点头,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他占尽了,他一定会成功的。

    侍卫来报,说是有人在门口等着要见他,“他说他是来取剩下的合作尾款的,殿下,您看?”

    徐锦晟的手指轻点着膝盖,看他这幅急切的样子徐锦宁大概是真的已经活不成了,既然如此……

    徐锦晟笑笑:“徐锦宁既然已经死了,我们的交易自然完成,你稍等一下,我这就让人去把那金子取过来,来,先过来喝杯茶,急什么?”

    “参见殿下!”温丞礼恭敬的行礼,不等徐锦晟让他起身,他已经站直腰板,问他:“殿下,您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按照我们的交易是不是该结下剩下的那五千两金子了?”

    徐锦晟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双手放到膝盖上冷笑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离开宁都?”

    还是说温丞礼故意将她死亡的消息隐瞒下来,方便逃跑用呢?

    他看向曹阳问:“徐锦恒被我设计驱逐出宁都,徐锦宁现在也是生死未明,你觉得我们除夕之夜起事能顺利么?”

    进来之人穿着白衣,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红衣的少年,少年蒙着脸,看不清他的脸。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脸,温丞礼也带了一面银狐面具,穿着打扮也与之前有些不同,之前他喜穿一身素白洁净的长衫显得朴素节俭,他现在穿的虽然也是一身白衣,可上面绣着祥云飞鹤,多了一丝奢侈高端的味道。

    平日里他不喜带着发冠,只一根素白长布束着头发,如今也换上银色高冠,更显风采过人。

    徐锦晟冲曹阳使了个眼色,曹阳立马绕道帘幕后面。

    徐锦晟整理一下衣衫,悠哉喝着茶,“让他进来吧。”

    夜间,玄月高挂,晟王府。

    听到徐锦宁中毒昏睡即将不行的消息,徐锦晟兴奋的差点就要去买一挂鞭炮过来庆祝庆祝,他长长的舒口气将信放到蜡烛上烧掉,他还以为温丞礼对徐锦宁的情谊有多深呢,原来不够如此啊,一万两黄金就能买了徐锦宁的性命。

    不过那温丞礼下手也太轻了,他给他的可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一点儿下去就能直接要了她的命,为什么徐锦宁现在是昏迷不醒呢?

阅读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风流乡村医生万千宠爱[快穿]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就这样恋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