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请殿下恕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丞礼冷声说:“你也知道他是窝囊废,怎么这么笃定他一定能够成为宁国的皇帝呢?”

    霍娉婷被噎住, 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难不成丞礼哥哥有什么小道消息是我们不知道的?否则,丞礼哥哥又怎么知晓他一定不会是皇帝呢?”

    温丞礼将今日在宫里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他们,那个林永庆已经被斩首示众,曹阳也因出言不逊被和帝禁足在府,未得宣召不得入宫,徐锦晟还没有实际兵权,他如何跟和帝争斗?

    原本这一切就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与其说除夕之夜是徐锦晟叛乱之期,倒不如说那是和帝与徐锦宁的收网之时。

    听完温丞礼的话,霍娉婷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反而很平静的说:“原来是这样,看来徐锦晟这条计划是走不通了,对我们来说这颗棋子似乎也没什么用处了。”

    “别忘了,你是以和亲为名来的宁都,若是未经允许离开宁国,后果你能承担的起么?”温丞礼冷着脸问。

    霍娉婷却满不在意:“若是徐锦晟逼宫失败,那我自然不用嫁给他了。”

    她抓住温丞礼的手贴到自己脸上,可怜兮兮的问:“丞礼哥哥你该知道我是为了你才来到宁国的,什么和亲也都只是个幌子,边防图我们的人也在找,找到之后我们就可以一齐回到夏国,到时候你可愿意……愿意娶我?”

    温丞礼的手一僵,半晌儿没说话。

    霍娉婷急忙蹲到他面前,双手放到他的脸颊上,捧着他的脸逼他看向自己:“丞礼哥哥,你我自小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我,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丈夫,难道你不愿意?”

    温丞礼很想打开她的手,可为了他的计划也只得忍耐,他说:“还是等回到夏国之后再说吧,除夕之前你们也不必撤离,只要你们不要再有什么小动作和帝抓不到你们的把柄,到时候我再来跟你们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你还会再来?”霍娉婷惊喜道。

    “那是自然,你我才是最亲近之人,霍丞相那边暂时就麻烦你继续周旋,有消息的话再让人传给我。”

    说罢,温丞礼起身欲走,却被霍娉婷从身后抱住了腰:“丞礼哥哥,我好不容易见你一面,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么?”

    温丞礼推开她说:“今日皇宫本就有变,我不宜出来太久,免得让徐锦宁起疑心。”

    说道徐锦宁,霍娉婷眼神蓦地变得阴狠起来,她看看温丞礼的手,语气不平道:“丞礼哥哥,我还有一件是没有告诉你。”

    温丞礼转身,疑惑的看向她。

    霍娉婷说:“我的人之前在万宝楼看到徐锦宁与军机处欧阳怵见面,欧阳怵给了她一份绝杀名单,希望她的红影卫能够除掉上面的人,不过徐锦宁看到那份名单后脸色大变,你可知上面还有谁的名字?”

    温丞礼大概猜到了,上面……

    “没错,就像你想的那样,那上面的第一个名字便是你的,和帝命令徐锦宁杀了你,这就代表你在和帝那儿已经起了疑心,和帝的人三番四次暗中打探你的消息,不过许多消息来源都是我们提供的假信息,可越是查不到,越是让人起疑心,何况是和帝那样的老狐狸呢?”

    霍娉婷叹口气说:“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我光顾着给你压下消息,却忽略了这一点,以至于和帝对你起了杀心。可徐锦宁明明知道这个消息却还瞒着你,你觉得在她心中是和帝重要,还是你更重要呢?”

    怪不得徐锦宁这段时间的表现那么怪异,她还一直强调让他相信她,这件事她没有跟他提起却不代表她想杀他。

    温丞礼也不信徐锦宁会这么做,可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他叹息着:“我知道了,我会小心她。”

    “丞礼哥哥,这个世上只有我是真心待你,你可千万要看清楚啊,莫要被徐锦宁那张皮囊给迷昏了眼。”

    温丞礼冷声说:“我心中有数!”

    霍娉婷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面上满是不舍,这来了还不到一炷香功夫就离开了,不过她也算达成目的了,温丞礼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耶律焱走到她身边不满的说道:“郡主,我们还需要撤离宁都么?”

    霍娉婷浅笑,“既然丞礼哥哥说我们不用撤离,那就暂时不走吧,徐锦晟落马关我们什么事,又不是我们让他以下犯上谋反夺权的,和帝自家家务事没有处理好,还能落在我们头上不成?”

    “徐锦晟若是无用,我们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不,意义很大,丞礼哥哥已经知道徐锦宁对他的用心必定不会全身心信任她。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反目成仇也是一场快意人心的好戏么?等丞礼哥哥对她彻底死心,我们再将丞礼哥哥身份告知和帝,你觉得徐锦宁还能受到和帝信任么?”

    她就是想要让徐锦宁身败名裂两边都不是人,温丞礼势必对她起疑心不再信她,而和帝经过除夕之夜,自然也会变得猜忌多疑,徐锦宁在宁都的日子只会一天比一天的不好过。

    徐锦宁占有温丞礼那么久,欺辱他这么长时间,总归是要让她付出一些代价才是。

    “所以,我们真的要放弃徐锦晟?”

    霍娉婷嫌恶道:“不是我们放弃他,而是他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这么好的机会他都不好好珍惜反而落入别人的陷阱,这等蠢货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如死了的好。”

    从一开始,她就看不上徐锦晟这样的人。

    耶律焱站在门口几次三番想开口,碍于霍娉婷也只能忍着,他到宁国两年有余,不可能没有半点边防图的下落,指不定是因为别的原因才不想离开,这想法他当然不敢当着温丞礼的面儿说出口。

    霍娉婷握住他的手背,轻声劝道:“边防图一事我们来日再找也不迟,再者,若徐锦晟真的能够登基为宁国之皇,即便没有边防图我们也能顺利拿下宁国,徐锦晟那个窝囊废掀不起什么风浪。”

    耶律焱看向温丞礼的背影,眼中陡生杀意,他深吸一口气将这股杀意压下来,再睁开眼,脸上只剩下恭敬。

    屋子里很暖和,这个庄子名义上也是徐锦宁的,里面摆设自当价值连城,地上还铺着极其珍贵的毛绒地毯,可见霍娉婷也不是个亏待自己的人。

    温丞礼坐下后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倒了杯茶。

    温丞礼拂手:“不必了,你们这么急着找我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

    霍娉婷告诉他:“徐锦晟那边已经开始行动,除夕之夜就是最后的决胜战场,我们必须要在除夕之前离开宁都。”

    “边防图还没有找到,我不会轻易离开的。”温丞礼直接说明自己的立场。

    耶律焱坐在屋顶上正擦拭着自己的长剑,看到远处人影渐近,冲霍娉婷悄声说了一句:“人来了!”

    霍娉婷急忙检查一下自己的妆容,生怕自己形象不好给温丞礼落下一个不好的形象。

    门‘吱呀’一声打开,温丞礼就站在门口与之对望,脸上的温度渐渐回温,不再是冰冷如霜的模样,他缓步上前,把自己的氅衣脱下给霍娉婷穿上,言语中多了一丝苛责:“天气这么冷,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丞礼哥哥,你一路走来必是冻坏了,我这边让人去给你准备一些热汤暖暖身子?”

    霍娉婷坐在他身边,笑的满脸开怀。

    温丞礼道:“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

    松开霍娉婷的手,温丞礼率先走在前头,霍娉婷像是欢快的黄鹂鸟一样跟在他身边,好几次想去抱着他的胳膊都被他轻易挡开了,这让她有些郁闷。

    霍娉婷这边已经等的着急,信在三天前由耶律焱亲自送到公主府,亲眼看着温丞礼打开信看完之后才回来,可他们等了三天都没有等到回信。

    她手提着灯笼站在院子里,头上、肩上飘了一层的雪。

    温丞礼语气淡道:“本太子还以为丞相的人都这么眼高于顶,不守规矩呢。”

    语虽淡,可却锋利,自带威严。

    耶律焱背后一凉,急忙道:“属下不敢,请殿下恕罪。”

    霍娉婷冲他扬起笑脸,露出自以为甜美的笑容:“当然是等你啊,丞礼哥哥,我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的。”

    温丞礼冷冷注视着屋顶上的耶律焱,凌厉的目光透过黑夜直直的剜在那人身上,后者被那凌厉眼神一望,只得飞身下来,恭敬行礼:“属下耶律焱参见太子殿下!”

    大雪下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才停,地面被大雪覆盖,烛火灯光反射地面映起一层层荧光,等徐锦宁睡着后,温丞礼换上先前准备好的黑色大衣从墙头翻了出去,这个时辰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只余下一些普通的小摊贩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路过那馄饨摊子的时候温丞礼驻足停下,那个角落里已经没有人,只是那小摊子还在,摊子上的血迹早已经干涸,不知道那小摊主现今如何?

    绕过馄饨摊,摸黑进入小巷子。

阅读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风流乡村医生万千宠爱[快穿]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就这样恋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