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执子之手,落雪白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和帝抬手打断她的话语:“行了,朕意已决,无须再议!”

    徐锦宁只好换了话题,也不想让这件事成为他们父女之间的间隙,她叹息一声说:“父皇,徐锦昭很有可能会在除夕之前动手,我们的人也该准备准备了。”

    “这戏唱了这么久也该落幕了,恒儿那边准备好了没有?”和帝语气缓和了一些,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女儿。

    徐锦宁说:“大皇兄已经收到儿臣的信,也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和帝点点头,欣慰道:“好歹是要结束了,我们宁国总算能平静下来,等北境那边战争结束了就让昭儿回来吧,他这一走,朕着实想念。”

    “昭儿肯定也很想我们,北境也有消息秘密传来,说昭儿现在是军营里很厉害的军医,帮了他们不少忙呢。”

    徐锦宁语气里掩饰不住对弟弟的赞叹,她的昭儿终于长大,再也不是那个窝在太子宫里整理研究动物草药的无知幼儿了。

    和帝长叹一声,仰头道:“皇后在天之灵应该也欣慰了!”

    皇后逝去的这些日子,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皇后浑身是血的躺在那儿。

    徐锦宁上前拥着他,眼眶渐渐红润:“父皇,儿臣想母后了。”

    母后要是还在肯定不会不顾她的意愿,让她去杀了温丞礼的,父皇肯定也有他的理由,可她就是接受不了。

    她爱了那个男人两辈子,如何舍得?

    “父皇也想她啊,这宁国不是父皇一个人打下来的,是皇后陪着朕一起打下的,你母后也跟你讲了不少我跟她年轻时候的事,你该清楚这个天下朕最想要交给谁。”

    徐锦宁愣愣神,无可奈何,前世也好今生也罢,皇位都不是昭儿想要的,昭儿想做的是那只自由自在翱翔天际的苍鹰,而不是困锁在这座皇城里的金丝雀,她不希望昭儿失去属于他的纯真笑脸。

    大皇兄心怀天下,仁慈待人,是最好的选择,徐锦宁知道和帝还是想把这个帝位交给徐锦昭,但是昭儿没有那个想法,也没有那个能力。

    她劝说道:“有时候,做一方闲散之王未必不比高位舒坦,他想走的路就让他自己去走吧,昭儿,不是小孩子了。”

    “朕自然明白其中道理,恒儿会是最合适的人选,朕也相信他可以当好一个好皇帝。”和帝拍拍她的肩膀,“时辰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回府上等朕的消息。”

    徐锦宁轻声‘恩’一声,不舍的行了礼退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特地回头看一眼,和帝正拿着皇后的画像在那儿思念着她。

    出来的时候外面下了雪,她站在台阶上,伸手接住那一片片雪花:“今年的雪,真多啊!”

    暂时也不想出宫,拂开那要给她撑伞的宫女后,她慢悠悠的绕过御花园,以往母后最喜欢在御花园里折腾各种各样的花,她能把红梅做成蔻丹红,做成好吃带着香气的梅花糕,也会将红梅花瓣捣碎之后当做画汁作画……

    母后真是一个心灵手巧、温柔大方的人,眨眼,她逝去已有半年之久了。

    走过御花园,路过椒房殿的时候,她看到以前那些伺候皇后的嬷嬷宫女都还在,椒房殿内亮着灯光,那些太监守在门口,就跟以前一样,只是少了女主人罢了……

    转身那一瞬,她看到了温丞礼,他穿着一身白衣,撑着一把红伞站在那儿,雪花落在红伞上将上面的红梅映衬的更加凄美,俊美的男人一动不动、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像是已经等了许久。

    真是一副唯美至极的画!

    那谪仙一般的男子缓缓向徐锦宁走去,把伞撑在她头上,拉起她的手往椒房殿方向走去:“我就知道公主会来这里看看,想看的话,进去吧。”

    他的声音很温柔,给人一种很安全、很踏实的感觉。

    二人在宫门口驻足,徐锦宁不愿意再往前走一步,她红着眼睛说:“够了,就到这里吧。”

    再往前走,她真的要忍不住哭出来了。

    母后,她最爱的母后,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人不在了。

    “公主心情不佳,要喝酒么?”温丞礼柔声问。

    徐锦宁叹息,“不了,有时候清醒清醒也挺好的。”

    “那五千两已经送去北境,徐锦晟果然想在路上把那笔钱截回去,还好我们事先安排了人。”温丞礼将白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通。

    这些也都在徐锦宁的预料之中,“徐锦晟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走吧,回公主府吧。”

    见温丞礼让人去准备马车,徐锦宁急忙喝止:“我们走走路吧,难得今天比较松快。”

    主要还是她心情有些郁闷,坐在马车那小小空间里怕是更难受。

    一向坚强高傲的女子似乎被冰雪暂时给冻住,只剩下那些脆弱和无助。

    温丞礼给她撑着伞,雪花落在他的肩膀上他也顾不得,回去的路上目光就没从徐锦宁身上移开过。

    执子之手,落雪白头!

    雪渐渐变大,一路上都是白花花的,鞋子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响,身后的宫女太监各人手持着一把红伞,反倒成了出宫路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徐锦宁走到宫门口的时候鞋袜已经湿透,两只脚冰凉冰凉,她的右手却是暖和的,因为温丞礼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送给她。

    似乎只要握着这只宽大、温暖的手,什么危险、困难都变得不再重要。

    还好马车就停在宫门口,是温丞礼抱着她上马车的因为她的脚有些冻僵,上马车后他二话不说就把她湿掉的鞋袜脱掉,将她的双脚放到大衣里捂着。

    徐锦宁轻笑出声,“驸马真是有心了!”

    温丞礼却说:“你的脚太冷,这样会生病,我不放心!”

    是啊,不放心,从遇到这个女子开始他就一直不放心了。

    和帝挥手,语气犀利:“这次你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朕不乖你,但他还是要死。”

    “父皇!”

    “奴才遵命!”

    御书房内里有一股子很奇怪的草药味道,徐锦宁一进去就忍不住捂住鼻子,这味道特别呛人。

    “锦宁,名单的事情你做的很好,但是你还是让朕失望了。”和帝走到一半儿转身不悦的盯着她。

    徐锦宁当然知道,知父莫若女,“可父皇……您觉得杀了他我就真的好了么?”

    和帝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他抿着嘴半天没有说话。

    御书房内的气氛一度有些低沉,父女两人对视了半天谁也没有让谁。

    “够了!”和帝愤怒的打断他的话,无声冷笑:“曹阳,昭儿是朕的儿子,父子连心,朕说他还活着他便还活着,你还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么?”

    和帝已经动怒,曹阳也不敢再在太岁头上动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一句:“微臣不敢!”

    和帝狠狠的瞪着林永庆,恨得在他身上瞪出几个窟窿来:“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林永庆妖言惑众,立即诛杀,宣旨上大夫安诚即刻担任汀州州府,掌汀州五万兵马。”

    徐锦宁‘噗通’一声跪倒地上,问:“父皇,您要杀他至少给我一个理由。若,若是他没做错任何事就让我杀了他,儿臣做不到。”

    “很多事情是没有原因的,他不该存在,也不该再呆在你身边,宁儿,父皇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外面还跪着一群宫女太监,和帝冷声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朕的吩咐谁都不准踏入御书房一步。”

    他看向张太监,命令道:“张公公,你就在外面守着。”

    亦或者,让他身后之人非常失望?

    曹阳立刻否认,“太子若真的还活着自是我宁国之福,可太子现在又在哪里呢?光凭这一封书信的确没有办法让人承认,皇上,这……”

    徐锦宁不悦的睨向曹阳,语带嘲讽道:“怎么,曹大人还要留下听我跟父皇话家常么?”

    “微臣不敢,这就告退,这就告退。”

    若不是碍于父皇还在,她真想上前给他几巴掌,但转念一想,打这种人还得脏了自己的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两个太监,那两个太监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点了下头算是得令后两人迅速跟了上去。

    林永庆着实没想到自己来一趟宁都,能把自己的官途和命都丢在这儿。

    他一边磕头一边求绕,可和帝已经不想听,直到他被人拖走都没再看他一眼。

    殿堂外的风越发的大了,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仿若千万根银刺刺在脸上一般疼,周围的温度也因为这局面变得越来越低,枯黄的树叶被风吹的到处飘摇,给这外殿映上了一层萧瑟之感。

    天空阴沉沉的被大片大片的灰色乌云遮挡,似乎下一秒就是倾盆大雨,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沉闷、烦躁起来。

    徐锦宁的耳朵被冻的发红,看向那二人的目光如刀子一般锋利:“曹大人,太子没死应该是好事,可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你就一副忧思重重的模样,怎么,太子还活着让你很失望?”

阅读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风流乡村医生万千宠爱[快穿]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就这样恋着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