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问我手中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一瞬,直似握住了一轮璀璨耀眼的大日!

    所有人心颤震颤。

    韦横厉声大喝:“和他拼了!”

    他催动那仅剩下的五座紫色石碑,朝苏奕镇杀过去。

    同一时间,蒙战、景封和黄三甲皆全力出击。

    根本没有任何保留,和拼命也没区别。

    谁都清楚,若压不住苏奕的气焰,这一战的后果,注定不堪设想!

    轰隆——

    神焰掠空,宝光激荡。

    四位执戒者皆选择拼命,并且,他们重新操纵周天规则,一个个如若主宰般,威能恐怖。

    喀嚓!

    震耳欲聋的爆碎声响彻。

    苏奕挥剑之间,碾碎五座紫色石碑,剑锋一转,以霸道无匹的凌厉之势,斩掉韦横一条臂膀。

    他毛骨悚然,骇然失色。

    若不是他闪避及时,这一剑都能杀了他!

    轰隆!

    天地间,剑气在纵横,光焰蒸腾,把虚空完全搅乱。

    这一刻的苏奕,纵剑天地间,所向披靡,斩掉韦横的一条胳膊后,剑锋一转,横扫其他三人。

    无边的剑气如烈日之光肆虐,轻而易举就将对方三人掌控的周天规则斩破。

    而那恐怖到堪称禁忌的剑威,则一举将对方三人轰飞出去,一个个遭受重创。

    喀嚓!

    蒙战手中的铁棍断成两截,磅礴的剑气,轰得他躯体残破,鲜血飞溅。

    砰!!!

    沉闷的巨响在虚空中炸开。

    由景封御用的那一个青铜宝镜出现无数裂痕,而后轰然炸开,碎屑迸溅如雨。

    而景封自身,则被震得大口咳血,染红衣襟,身影似断了线的风筝般倒射出去。

    至于黄三甲,他更是凄惨,直接被剑气轰碎躯壳,神魂虽及时逃遁,却因受惊过度发出凄厉的惨叫。

    刹那间而已,四位执戒者遭受重创!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看得天夭魔皇、孟长云都呆滞在那,满脸震撼。

    之前,天夭魔皇还在为无法和苏奕一起赴死而痛苦,几欲癫狂。

    孟长云更是悲恸无助,嘶声大骂自己太过无能。

    可现在,两人都快要懵掉。

    原因就是,本以为即将遭难的苏奕,非但没有遭难,反倒似化身仙神,一举扭转乾坤不说,还杀得四位执戒者溃不成军,身负重伤!

    “他所掌握的剑道奥义,竟能破开仙陨禁区的周天规则!!”

    鹤仙子终于明白似的,倒吸凉气,眸子中尽是震撼。

    “你们快退!我来挡住他,快——!”

    战场中,韦横怒吼,浑身发光,光焰蒸腾。

    他横挡在前方,试图牺牲自身,牵制苏奕,为其他人争取一线生机。

    苏奕不由一声轻笑,螳臂挡车罢了。

    他正欲出手——

    “还请道友手下留情!”

    远处虚空中,空间剧震,浮现出一个侏儒老者和一个身着赤袍的俊美少年。

    “望天叟和元木!”

    鹤仙子惊愕。

    来人正是第一执戒者和第三执戒者!

    天夭魔皇俏脸阴沉,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分明就是故意的!

    “操!”

    孟长云气得差点直接骂脏话。

    之前观主大人被重重围困时,也没见这两个老东西站出来,反倒是那些执戒者即将伏诛时,他们来了!

    简直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而看到望天叟和元木出现,韦横等四人皆松了口气,之前,他们被杀得肝胆欲裂,斗志快要崩溃,都已做好最坏打算。

    可现在,随着望天叟二人出现,事态已出现转机!

    轰!

    可就在这一刹,苏奕手起剑落。

    一道无匹璀璨的剑气呼啸而出,一举伫足在前路上的的韦横轰杀当场。

    躯体和神魂都炸碎,彻底魂飞湮灭!

    这一剑,那叫一个干脆利索,也霸道无比,完全不把望天叟和元木放在眼中,直接就杀了。

    “你敢——!”

    景封、蒙战和黄三甲受惊,目眦欲裂。

    望天叟和元木的脸色都难看下来。

    两人都没想到,这个名叫苏奕的试炼者,竟如此不客气,连一点情面都不讲!

    鹤仙子心中咯噔一声,却是一阵暗叹。

    不得不说,望天叟他们出现的时机太不厚道,任谁遇到,都会为此动怒。

    “杀得好!”

    天夭魔皇抚掌。

    “就该弄死那些违反规矩的混账!一个也不留!”

    孟长云咬牙切齿。

    他内心也很痛快,激动得老脸发光。

    至于

    那些执戒者,他已完全不在乎了,什么东西,一个个下作到了极致!

    “道友息怒,莫要被怒火冲昏头!”

    望天叟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不愉。

    他身影一闪,挡在了苏奕的前路上,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已清楚,那些执戒者违背第一戒律,自会受到惩处,老朽也希望,道友就此止手。”

    不远处,元木轻叹一声,道:“今天的事情,一切都错在那些执戒者身上,道友放心,我们定会秉公办事,还你一个公道。”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远处的鹤仙子,“道友若不信,可以问一问鹤仙子,在仙陨禁区外围地带,任何执戒者,只要违反规矩,必会严惩不贷,绝无幸免。”

    鹤仙子迟疑了一下,这才缓缓点了点头。

    “他妈的,老子第一个不服!”

    猛地,孟长云大叫,怒发冲冠,“之前我家大人被围攻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出来主持公道,秉公办事?现在那些混账快玩完了,你们一个个假惺惺说要按规矩办事,不觉得虚伪?老子都替你们感到丢人!”

    一番话,骂得望天叟和元木脸色难看。

    可他们最终并未理会,目光只看着苏奕。

    苏奕扬起手中剑锋,指着景封、蒙战和黄三甲三人,道:“今日此时,他们必须死。”

    平淡随意的一句话,却有不容违逆的力量。

    景封他们神色皆变得无比难看,又惊又怒。

    望天叟脸色也阴沉下去,道:“道友,依照仙陨禁区的规矩,执戒者犯错,自当由执刑者裁定,你若冥顽不灵,一意孤行,可就等于在和我们所有执戒者宣战!”

    元木也面无表情道:“我们已表露出足够的诚意和歉意,也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适可而止为好,万事做绝,只会害人害己!”

    天夭魔皇玉容变幻。

    她内心虽极不痛快,可冷静之后却清楚,这时候退让一步,才是最明智的抉择。

    否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孟长云内心虽憋闷,可也清楚,眼下最好的结果,就是让执刑者依照规矩去收拾那三个执戒者。

    如此,既不会彻底撕破脸,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鹤仙子长叹一声,道:“苏道友,第一执戒者都已表态,我相信,他肯定会这么做,断不会偏袒那三位执戒者。”

    眼见鹤仙子也出声,望天叟神色缓和不少,目光看着苏奕,道:“只需你点一点头,今日此事,便可就此揭过。”

    “揭过?可以。”

    苏奕淡淡的说道,“先问过我手中的剑。”

    声音还在回荡,他骤然出手。

    锵!

    灿然的剑气锵然而鸣。

    苏奕纵身上前,一剑斩出。

    虚空骤然裂开。

    所有人皆有猝不及防之感,都没想到,话都说到这般地步,苏奕竟还不罢手。

    望天叟和元木更是脸色一沉,齐齐出手。

    可仅仅刹那间,两人色变,苏奕那无匹的剑道威能,直接把这片天地笼罩的周天规则震碎,让他们无法借力!

    轰!!

    剑气横空斩来,其光大盛,明耀乾坤,充斥如若无上般的禁忌威能。

    望天叟和元木虽全力抵挡,可依旧被这一剑轰飞出去!

    锵!

    那凿破厚重云层的一道剑气倏尔化作三尺长,落入苏奕掌中。

    之前,苏奕一剑之威,破掉那漫天青色神焰,也让他遭受到反噬,受到冲击。

    “山宁应当就是被这等力量杀害。”

    蒙战沉声道,脸色难看。

    轰!

    云层翻滚,剑气煌煌。

    天穹下,苏奕衣袍飘荡,仪态恣肆,都已懒得废话,直接探出右手,当空一抓。

    在场之中,唯有它最清楚,韦横等四位执戒者的联手围攻,是何等恐怖,足可轻松轰杀界王境人物!

    可现在,这样的围困,却被一剑破之!

    那种冲击力,简直无以复加。

    “早知道此獠非同寻常,却没想到,竟逆天到这等地步……”

    黄三甲也受到冲击,脸色变幻,尽是惊容。

    “这似乎并不像轮回奥义!”

    风景擦掉唇角血渍。

    这一瞬,天夭魔皇、孟长云皆眯起眼睛,神态恍惚,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凭生不真实之感。

    这一瞬,鹤仙子心神震撼,难以自已。

    韦横惊悚。

    须知,在仙陨禁区,他们这些执戒者能够御用周天规则,足可轻易灭杀同境界王。

    可现在,一个玄合境皇者,一剑之间,就扭转乾坤,破掉他们所执掌的周天规则,这无疑太恐怖!

    也是这一瞬,韦横、景封、蒙战和黄三甲,齐齐色变,一个个被惊到。

    “这是何等剑道,竟能……斩断我等所借用的周天规则之力?”

    阴沉黑暗的云层,似亘古笼罩于此。

    而今,却被一道剑气斩破,仅仅那等剑光,便煌煌如日,照亮十方山河!

    远处,苏奕人如仙神,剑开九霄,傲立天穹之下!

阅读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万道龙皇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的26岁后妈叶辰孙怡夏若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