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吹一辈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衣男子嗤地笑起来,道:“在这仙陨禁区,我是执戒者,执掌规矩,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听闻你前世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难道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苏奕摇头道:“我就是太清楚了,才会对你的做法很失望。”

    他抬眼看了看天穹,道:“你可以随意杀人,别人却不能杀你,这是哪门子狗屁规矩?”

    “若杀了你,会成为公敌,那我不介意给这仙陨禁区重新立一个规矩!”

    “一个……属于我苏玄钧的规矩!”

    声音还在响起,苏奕手起剑落,将脚下的执戒者山宁斩杀当场!

    临死,山宁瞪大眼睛,似无法想象,这世上真会有人敢杀他。

    或者说,他想不明白,明明后果如此严重,还会有人敢这么做。

    有时候,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莽夫。

    但有时候,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敢为天下先的英豪!

    对苏奕而言,杀一个执戒者,真谈不上什么。

    “老狗,你还想逃?休想!”

    远处,响起孟长云的大喝声。

    苏奕抬眼望去,就见孟长云立在远处虚空,横挡在了那莫融山的前路上。

    莫融山大急,直接出手拼命。

    两位原本是同一个阵营的界王,却在此刻厮杀起来。

    看似滑稽,实则他们彼此的立场,早已势同水火。

    毕竟,一个之前支持执戒者山宁,一个和苏奕立在一个阵地,不打起来才怪。

    “这老家伙,倒是很会锦上添花嘛。”

    苏奕哂笑。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不过,锦上添花也比背后捅刀子强。

    苏奕思忖时,已走了过去。

    正自和孟长云激战的莫融山顿时慌了,大叫道:“观主大人,我也可以叛变,可以为您效犬马之劳!”

    孟长云恶狠狠呸了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想为观主大人效命?想的美!”

    “你孟老贼能行,为何我不行?”

    莫融山明显急眼了。

    可苏奕没打错放过他,径直上前,将此人灭杀。

    孟长云如释重负。

    莫融山一死,除了眼前的观主大人之外,就再没人知道,他今日的所作所为,自然也不必担心以后再被人视作叛徒进行清算。

    旋即,孟长云面露羞愧之色,朝苏奕深深一鞠躬,诚惶诚恐道:“小老惭愧,未能亲自手刃此獠,反倒劳驾大人出马,着实让小老心中不安。”

    一位界王境存在,却溜须拍马到这等地步,让苏奕都不禁对孟长云刮目相看。

    这老东西,可真是个极品!

    “去收拾战利品,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苏奕吩咐道。

    他低头看向手中的三寸天心,剔透空灵的剑身浮现丝丝缕缕的裂痕。

    这是在之前大战时,强行动用玄墟大道的结果。

    这等大道力量太过恐怖。

    三寸天心虽是先天神物,可毕竟只是皇境层次的宝物,在承受玄墟大道的力量时,已经有些力有不逮。

    这也让他一阵心疼。

    “还好,这次搜集到足够多的界王级神料,等以后找个机会,好好把三寸天心重新淬炼一番。”

    苏奕暗道。

    这把剑,是他身为玄钧剑主是最得意的佩剑,意义远超寻常,若非不得已,他决不会舍弃不用。

    很快,孟长云搜集完战利品,从远处走过来。

    “大人,那执戒者的身上,除了一块令牌和铜印之外,竟别无他物,简直就如一个穷鬼一般。”

    孟长云说着,把一块令牌和一块血色铜印呈上去。

    令牌四四方方,巴掌大小,由一种奇异的混沌灵玉炼制而成,正面镌刻“执戒”二字。

    反面则刻画着一道神秘的禁制秘纹。

    “此物不简单!”

    苏奕眉头微挑,一眼看出,这令牌的材质很特殊,竟蕴生着一抹周天规则气息。

    而那刻画在反面的一道禁制秘纹,形似一个古老原始的“仙”字,弥散着禁忌般的神韵!

    正是这一道禁制秘纹,让苏奕打消了用神念进行感应的念头。

    因为这禁制秘纹有问题,疑似是一种类似枷锁的力量,一旦碰触,就会受到这禁制秘纹的枷锁和约束!

    “执戒者,当依规行事,而之前那个名叫山宁的家伙,应当就是凭借这块令牌的力量,才借用到了这仙陨禁区的周天规则……”

    苏奕暗道,“等以后打探清楚这种令牌的来历,再挖掘其中的秘密也不迟。”

    他收起令牌,又看了一眼那块血色铜印。

    此宝同样属于山宁,算得上

    一件顶尖的界王级古宝。

    可在之前的战斗中,此宝已被轮回剑意磨灭了威能,破损严重,没多少价值。

    “大人,这是从莫融山你老狗身上搜集到的战利品。”

    孟长云又呈上来一个储物宝贝。

    苏奕看也不看,就收了起来,道:“你可以走了。”

    事实上,他也已打算离开此地,启程前往黑血废墟。

    “呃……那个……”

    孟长云结结巴巴地开口,似很忐忑,可最终一咬牙,道,“大人,小老能否……跟您一起同行?”

    说着,他噗通跪在那,低着头颅,“小老对天发誓,愿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愿为大人鞍前马后,出生入死!”

    一字字,掷地有声。

    苏奕一怔,淡淡道:“说出你的真实想法?”

    孟长云低声道:“小老怕死,担心被其他执戒者报复,希冀得到大人的庇护。”

    顿了顿,他继续道:“除此,小老对大人心怀崇慕,不求飞黄腾达,但求能够和大人结下一线善缘!”

    苏奕一声哂笑,道:“你怕死,我信,可你所谓的善缘,说的可就太假了。”

    孟长云讪讪,尴尬道:“大人慧眼如炬,在小老看来,假以时日,大人之道行,定会远超前世,威临星空诸天!而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小老的确有心想当大人身边的‘鸡犬’!”

    他把真实的想法彻底说出来了。

    旋即,他肃然道:“不过大人放心,小老既决意跟随大人身边效命,自然已做好为大人赴死的准备!并且,愿意立下大道誓约,以证明小老之心诚!”

    “大道誓约就不必了。”

    苏奕淡然道,“我对你也谈不上多少信任。”

    孟长云愣住,神色变得黯然下去,低声道:“小老明白,以大人之眼界和身份,如小老这般角色,的确远不够资格为您效力……”

    一位界王,却一副黯然神伤,卑微之极的姿态。

    这一幕若被人看到,怕非惊掉不知多少眼珠。

    可孟长云却感觉很正常。

    因为面前这位,是观主的转世之身,前世曾纵横星空各界,如若天上仙,傲绝人世间!

    在其面前,界王境也都俯首帖耳,毕恭毕敬!

    那些星空巨头,都得敛眉低目!

    而苏奕也没感觉什么,不会因为孟长云那卑微的姿态而惊诧。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姑且留你在身边做事,至于以后,再说吧。”

    苏奕随口撂下这句话,便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

    “呃……啊?!”

    跪伏在地的孟长云愣住,似不敢相信耳朵。

    旋即,他激动得老脸发光,语无伦次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呜呜呜……太好了,我孟长云此生此世,当属此时此刻最高兴!最痛快!”

    “天地可鉴,日月可表,这件事,我他娘可以吹一辈子!”

    这位同寿境界王,都有喜极而泣之感!

    远处,苏奕啼笑皆非,甚至有些无语,这老家伙……至于吗?

    ——

    ps:月初第一天,跟大家求一下免费的保底月票~~

    咳咳,一般月末和月初金鱼会厚着脸皮求,其他时间很少这么没脸没皮的……

    “如此一来,你不止无法进入原始秘地闯关,获得太古最初时的至强造化,还将为此丧命,这样的代价,你承受得起吗?”

    苏奕笑了笑,道:“执戒者,执守戒律,依规行事,可你呢,却为了一己之私欲,践踏规矩,难道不该死?”

    所以,莫融山必须死!

    白衣男子支楞不起来了。

    他还未站起身体,就被苏奕一脚踩在身上,眼前发黑,差点直接疼死过去。

    之前,他就已拥有灭杀此人的机会,只不过是为了出口恶气,不曾直接下死手罢了。

    白衣男子剧烈咳嗽,唇角鲜血流淌。

    他眼神森然,咬牙道:“我是执戒者,你杀了我,必会成为整个万道母地的公敌!”

    “怎会这样?”

    莫融山则急眼了。

    他还想着苏奕被杀之后,让他一举双得。

    “爽吗?”

    苏奕俯视着此人。

    他悄然行动,决定阻挡在前路,防止莫融山这老狗逃走!

    除此,孟长云也担心,万一莫融山逃走,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那自己投靠苏奕的事情,势必瞒不住,注定会被许多星空巨头视作叛贼。

    之前那执戒者还神威如天,仿似主宰。

    可转眼间,没有了周天规则帮助之后,直接被打落凡尘,被苏奕完虐!

    莫融山焦急大叫。

    “他妈的,这个老狗真该杀!”

    孟长云暗自磨牙,莫融山把执戒者引来不说,还在此刻给执戒者助威,这若真让执戒者赢了,他孟长云哪还有活路?

    可谁曾想,执戒者眨眼间就被虐了!

    “大人,您得支棱起来啊——!!”

    “观主大人这是被神明附体了!?”

    孟长云倒吸凉气,震撼到快懵掉。

    一切转变太快。

阅读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天古元尊洪荒之我的妹妹是女娲万道龙皇超神学院之大秦无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