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小孩子不要多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谢处耘远远站在一边,好似自己毫不在意一般,却又忍不住拿余光瞥过来,偷窥彼处动作。

    此时落日已经半边入山,还剩得些微余晖,和着油灯自窗内透出来的昏黄亮光,把那少女的轮廓隐隐约约照了出来。

    沈念禾正专注地收拾东西。

    谢处耘看着她低头去嗅那胭脂的味道,一张脸瘦瘦小小的,极似孩童得了有意思的玩具,神情又生动又小心。

    他忍不住就在心里偷偷笑了起来。

    果然是个懵懂的,还没长大呢!

    这一个对三哥没有什么觊觎之心,还舍得把家里珍藏的孤本书送得出来,也算十分难得了,自己已经是大人,从前还这样苛责错怪她,确实有些不对。

    瘦是瘦了点,同个猴子似的,也有些丑,可做个妹妹也挺好的。

    谢处耘想开了,看向沈念禾的眼神里都多了包容,只觉得自己早间同三哥说话的时候没有哄骗,当真是看这姓沈的越来越顺眼。

    他想到郑氏说的话,踌躇了一下,问道:“你爹那一处,有什么音讯没?”

    沈念禾摇了摇头,低声道:“若有好消息,自然会遣人来接我……”

    谢处耘便道:“我听婶娘说了,你爹是在翔庆军中任职吧?眼下朝中有心议和,只要当日躲过一劫,后头多半能活着回来。”

    沈念禾苦笑道:“我爹当日就在阵前……”

    谢处耘不过是从裴、郑二人之处各自听了几句话,其实对沈念禾家中的事情并无什么了解,本是有心要安慰她,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站在原地干瞪眼了几息,最后干巴巴地道:“我极小就没了爹……娘,有婶娘同三哥打点,而今也过得好好的……”

    说完这一句,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忙又往回找补,道:“况且你爹那一处未必真的有事,说不定过得一阵子,便有人来接你了?”

    又道:“你要是回家了,婶娘多半十分舍不得……”

    正口拙言讷时,那郑氏自外堂进得来,见两人站在此处说话,忍不住絮絮叨叨数落谢处耘道:“什么事情不能吃了饭再说,你那衣衫湿漉漉的,怎的不去换?站在这一处风口!你沈妹妹身子骨也弱,两个一起被吹得起病了怎么得了!”

    谢处耘抬腿便跑,口中嗯嗯啊啊的应了几声,叫着“就来就来”,回得房中“砰”的一下把门关了。

    郑氏就转过来教训沈念禾,道:“你谢二哥不懂事,你也跟着他瞎闹,外头下着雨,风这样大,眼看入冬了……”

    一面说,一面把人拽着回了前堂。

    雨一下,天就冷了起来。

    三人围在一起吃完饭,谢处耘老实去洗碗筷,剩得另两个坐在外头说话。

    沈念禾把白日间的事情交代了,又道:“……我怕他那一处醒过来不对,过几日再跑回来。”

    郑氏脸上的笑一下子就收了起来,道:“若是京城冯家,多半是你外祖父的长兄家中来人了——你当要唤作伯外祖。”

    又道:“虽说应当为长者讳,可他实在有些不妥当,你万不可轻信了,旁的阴私事,我不好同你说,你只要知道,当年这一位被小甜水巷的人上门要债,还因此被朝廷罚了铜,后来他那原配被气死了,你伯外祖父不到半年就续弦,自此之后内宅不宁,满京城都传为笑谈……”

    沈念禾连忙道:“我只说自己不是沈念禾,胡诌了来历名字,把他打发走了!”

    又好奇问道:“小甜水巷是什么?”

    郑氏咳了两声,顾左右而言他,道:“小孩子哪里那样多不该问的话来问!”

    这人说话虽是有些难听,做事也别扭,本性却不坏。

    她认真道了谢,把桌案上的盒子一一收了起来。

    谢处耘转过头,认真去看外边黑漆漆的天上下的看不出痕迹的雨,道:“路上正巧经过,你们小姑娘家不是都喜欢涂脂抹粉的?你相貌虽然不怎的样,仔细看了,其实眼睛鼻子长得也不算丑,只是脸太瘦了,又黄黄的,拿粉擦一擦,学旁人涂点胭脂水粉,也就看得过去了……”

    沈念禾愣了一下。

    谢处耘见她半日没有动静,只当这是不好意思,便把那手中小包袱拆开,露出当中三四个小盒子来。

    谢处耘在铺子里的时候没好意思下手去选,只叫人挑了最贵的捡,此时打开看了,终于放下心来,特地还往外走了两步,让出位子来,做一副同自己毫无关系的模样,道:“我是下衙的时候顺路路过,又遇得下雨,躲雨的时候瞧见那铺子里有卖,闲着也无事,想着家里还有你这样一张脸,才随手买的……”

    口中虽然这样说,他那脸却有些微微发红起来。

    沈念禾住了多日,也同郑氏出过几次门,自然知道自裴家去衙门的沿途大路并没有什么胭脂铺子,多半是这谢处耘特地去绕远路买来的。

    又往后头看了一回,问道:“你三哥呢?”

    谢处耘把伞挂将起来,手中不知护着什么东西夹在腋下,应道:“半路起的雨,害我寻了半天才找到卖伞的地方。”

    又道:“三哥那一处有事,赶着去宣州城了,下午才走的,又遇了雨,今晚多半不回来了……”

    他就着沈念禾房间那半开的窗户,把包袱放在窗后的桌案上,将那小盒子一个一个打开,又用随身的火引点了灯。

    胭脂颜色丰浓,十分抢眼,水粉的质地也柔白细腻,一看就是值钱货。

    那谢处耘往前走了几步,到得沈念禾那房舍的窗户边上,便把胳膊下的一包东西取得出来,递了过去,也不说话,只道:“呶。”

    沈念禾没有去接,只奇道:“这是什么?”

    沈念禾正要说话,外头“吱呀”一声门响,又有人声,不多时,谢处耘抖着手中油伞上的水珠走了进来,嚷嚷道:“婶娘,今日有什么吃的?我饿得肚子疼!”

    郑氏见他肩袖、裤脚湿了一半,忙道:“饭菜都好了,你先去换件衣服再来——外头下雨了?”

    谢处耘却把她叫住,道:“姓沈……沈妹妹!”

    又迟疑了一下,道:“我有东西要给你,你随我来一下。”

    沈念禾有些意外,应了一声,跟着他去了后院。

    他一面说,拿眼睛偷偷瞟了沈念禾一眼。

    沈念禾听得裴继安今日回不来,虽是有些失望,只也没办法,便要同郑氏去厨房帮着拿碗筷。

    裴家。

    暮色渐起。

    眼看天都要黑了,外院还没有什么响动,郑氏半就向沈念禾道:“咱们先吃,不等那两个了——饭菜都要凉了。”

阅读盛芳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