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做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还有那些装修公司,要不是看着明昌集团的牌子,早就扯伙走人了。人家也要吃饭嘛!”

    “吴总!你有什么阴谋?从实招来,要不然今天我和老朱把你房这儿!”

    吴柯恨铁不成钢:“就是到了最后了,所以我要压着!不压着他们能善始善终吗?你把钱都给了他们,明天就有人不来上班信不信?我压这钱是风险保证金,等回来我们验收了再一次性给他们。对了胖子,你那质保金,明年再退给你啊!”

    “啥?都是一家的,还押质保金?你让不让我活了?我在这工程里可没有多少利润。”

    “算了吧!没有利润你会同意干?”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老朱看着冷清的售楼部问:“吴总,我们这几十套房子退了,会不会影响其他房子的销售啊?这要是卖不出去,我们都不好交差呀!”

    “放心吧,能卖出去。”

    “刚才人家都服软了你怎么还要退人家的款?”

    “不退怎么?等着他们再来闹事啊?我就是要通过这件事告诉其他业主以及准备买我们房子的人。我们的价格是公道的,房子质量是有保证的。别特么的整天跟我们自己的工人攀比,住进来以后也少无理取闹!”

    够狠,老朱和胖子都比吴柯大了将近二十岁,但这会儿二人站在吴柯面前仿佛成了小学生。吴柯的办法是有些粗暴,但却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这几天他们也看到了,社会上的业主还没住进来便开始各种看不惯前来看房的工人。

    “咦,你们是哪里人呐?外地的?为什么来我们A市买房啊?”

    “什么?你们才一千五?凭什么?我们都是九千!”

    “工人?明昌设备厂的?工人你也不能有特权吧?”

    “你别住我们家对面啊!一身机油味,我们家花花会过敏的!”

    “你们三班倒啊?我警告你啊,别影响我们休息,我儿子正读高中呢,考不上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走!去售楼部换房子,这邻居都什么人呀?”

    ……

    这些人是够气人的,明明是工人自己的家园却要受这些社会业主的白眼。现在好了,这款一退,看谁还敢捣乱?

    不过话说回来,目前是没人闹了,以后呢?住进来后大概率是要长期生活在一个社区的,能没有点矛盾?

    吴柯不以为然:“你们想多了,哪有那么多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在一起生活久了邻里之间总归会有点情谊的,最不济把门一关互不干涉就行了。哪个社区的居民不是鱼龙混杂?怎么没听说过这档子事?今天这闹事的主要还是想闹出点事情沾点便宜,进过刚才的事,我不信还有人敢来闹!”

    确实没人来闹了,整个小区的扫尾工程出奇的顺利。秋天刚过,整个职工生活区竣工,各地的工人兴高采烈的搬了新家。他们拖家带口,没有一点留恋的来了,这里是他们的新家,也是老人和孩子的乐园。

    工业园区顺利投产,各分厂的厂长也按照预先的计划各得其所。陈轻雁走马上任,成了园区负责人。老朱成了园区办公室主任,统筹园区的生产,协助陈轻雁的工作。

    皆大欢喜,吴柯又迎来转折。

    这个转折伴随着一个人的离开。

    庆功大会上,陈明昌慷慨陈词,高度评价吴柯的成绩。同时当众宣布吴柯将成为公司排名第一的副总,总揽公司大小事务。

    会场上的杨岩绿了脸,一言不发。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没有悲也没有喜,静静的等着迟到的惩罚。

    宴席刚刚开场,几个便衣走进会场,将杨岩带走。杨岩舒了口气,起身跟着便已走了。那背影寥落孤单,然而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狂欢是属于胜利者的,吴柯喝了不少酒,侯胖子喝了不少酒。就连陈轻雁老朱也喝了不少酒。陈明昌给足了面子,坐到最后,也破例第一次在下属面前喝了个脸红。

    老大总是得提前离场的,今天陈明昌已经打破了记录。看见老板已经尽兴,吴柯等人起身送陈明昌出门。陈明昌拍着吴柯的肩膀不住的称赞,不住的说感谢之类的话。

    这些话有真有假,但大半是真的。吴柯一手帮他把明昌集团撑了起来,替代了不老实的杨岩,这就是吴柯最大的功。

    出了门,本来一脸红晕眼角起褶的陈明昌立时恢复了往日的冷峻。钻进车的一刹那,回眼看了一下众人,那眼神深沉复杂,闪着寒光。

    吴柯打了个冷战,酒劲儿上涌,失去意识。

    黑暗中吴柯发现自己身体轻飘飘的,迎面一阵寒风,吴柯乘风而上。脚下的城市迅速远离,先是变成了一片灯火,继而变成了一个亮点。其他城市也尽收眼底,尽是一个个亮点。随后整个地球的轮廓尽收眼底,那蓝色覆盖的星球也迅速缩小成脚下的一抹星辰。

    吴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身体好像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向着未知的方向飘着。自己感觉不到速度,但从身旁一闪即逝的大小星球尘埃作参照,吴柯估计自己的速度应该超过光速。

    尼玛!什么情况,喝顿酒便升天了?还是死了?人死了是这个样子?

    什么杨岩陈明昌,什么胖子老朱陈轻雁,什么赚钱奋斗,只不过是脚下的尘埃罢了。

    许久,吴柯突然感觉身子一紧。转眼一看,卧槽!这是要撞车了。自己的前方是个看起来不大的暗黄色星球,吴柯好似有了火眼金睛,竟能远远地看见这星球上全特么是石头,全是。

    哦不对,有点冷,卧槽落地了。

    说来奇怪,吴柯感觉自己像片树叶一样落到了这石头星球上。不疼不痒的,没有意思。天上没有太阳,但光线还好,这尼玛什么情况?起身准备四处看看,没想到一抬腿整个身子便飘了出去,身下的石头星球像个地球仪一样转了半圈!

    这感觉还行,可是我来这儿干什么了?

    要是人死了都会到这里,为什么放眼望去只有我一个人?周围除了石头山就是石头谷,有些山顶还覆盖着吓人的冰层,说他吓人,是因为那冰层厚度特么的比山还告好吗?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怎么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停了?心脏都不跳了,应该确定是死了。

    又抬脚一飘,这回倒了血霉了,麻痹的,身子下面是个火山口!发现也迟了,吴柯掌控不了自己的方向,身子轻飘飘的落了进去。

    黑暗!黑到窒息的那种,只能感觉呼呼的,好像自己的下沉速度还不慢。

    这是传说中的地狱?为什么没有无常来接站?

    正郁闷着,脚下亮了。不是常见的那种黄光或白光,是特么的绿光!适应了片刻,总算看出了点眉目。这是个大型军事基地吧?但为什么这房子都是怪怪的?远看起来是立体的,走进一摸,特么的是幅画,画里的人还在动。也不能算是人,这什么东西呀?

    这个星球内部像一个巨大的墓室,大到望不见边。远远地看着是活生生的建筑物,飘近了一摸,卧槽!这是画在墓室墙壁上的壁画?还能动?

    等等,这画里的怪物在说什么?我怎么好像能听懂?

    “你们也说了到扫尾阶段了,要那么多钱干嘛?”

    “干嘛?工人一天问三遍工资。过去都是一个月发一次,为什么这回三个月了一分钱不发。”

    二人对视一眼,都红了眼圈,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无声的控诉着吴柯的卑劣行径。

    甲方代表与乙方经理相拥而泣,成为了A市建筑史上的一段佳话。

    “你们问我要了?”

    老朱整理了一下情绪:“吴总,您有预算,为什么一个子都不给?这段时间幸亏到了扫尾阶段也没多大开销。要是前几个月你断一下试试,立马给你弄成半拉子烂尾楼。”

    “嘿嘿,我故意的,你们不要误会。”

    “啥?”

    本来还强忍着悲伤,听到这话,有些女人哭了,在A市明昌的房子是最好的,价格是最公道的。真是倒霉催的一大早来这儿闹什么?还碰到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侯胖子和老朱吓得腿软,已经扶着墙坐到了就近的椅子上。他们不知道这几箱钱是从哪儿来的,工程款虽不紧张,但也远说不上宽裕,要不然也不会提前把业主的定金垫进去。

    这吴总别又是私自调的钱吧?上次的亏吃的还不够印象深刻?但二人一不敢说二不敢问。吴柯看来怒气未消,胖子和老朱不想被怼。

    “……”

    敢情我们要是不要,你就看着我们点石成金呀?

    侯胖子吼道:“吴柯!有钱为什么不早说?你知道我和老朱这一段时间过的什么日子吗?”

    “就是,你看胖子,都瘦了!”

    说好话不行,打电话托人打招呼也不行!就这样,两个多小时过去,业主的钱退完了。他们一个个哭丧着脸不知道说什么,这是算什么事?本想着来闹一波,能沾多少便宜就沾多少便宜,结果鸡飞蛋打。

    更可怕的是,业主们还没走远,吴柯在售楼部大厅吩咐:“这些人的名单都记下来,今后明昌的房产不卖给他们!”

    “虽说我私自调现金了?这钱就是陈总拨给我的工程款,而且特别准许我们调用现金。”

    吴柯的话音一落,胖子和老朱一块儿炸了。

    尼玛!我们俩在这儿勒紧裤腰带一块钱撕成两半花。敢情您老手里有钱呀?

    业主走光了,财务部的人押着剩余的现金回去了。

    胖子壮了胆问:“吴总,这回玩儿大了吧?私自调现金这一项就够咱们喝一壶的。这房子要是卖不出去了,咱找谁说理去?这可是我从业以来盖得最好的房子了。”

    业主们慌了,纷纷表示不退房了,只要能降点价也成,不能降价就算了。

    算了?做梦!

    白纸黑字都签了名字的,怎么能算了呢?售楼部的客服精神一振,纷纷配合着财务处工作人员为在场的业主办理退款手续。

阅读万能芯片经销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