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节番外:快雪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真不是霁姐姐吗?”放下了快雪簪,青年的脸庞又凑近了簪子问道,在纪无瑕的视角,就成了青年的脸飞快的向他靠近着。

    “你!离我远点。”纪无瑕大声道。

    “啊,是。”青年连忙抬起了头,离簪子远了些。

    “现在,自我介绍,你叫什么名字?”

    “殊十二。”青年一愣,随后答道,怕纪无瑕不理解,又补充道:“殊,是特殊的殊,十二是数字的十二。”

    “殊?好奇怪的姓。”

    “奇怪吗?”殊十二挠了挠头,心想着,那么一页书前辈、剑子前辈、龙宿前辈他们的姓氏,岂不是更加的……

    “反正我是没听过。”纪无瑕道:“十二,你刚才说的北海祸乱,苦境,又是什么东西?”

    “霁姐……纪姑娘不知道吗?”殊十二有些疑惑:“详情如此。”

    “诶?所以这里是玄幻世界,不是地球?”

    “玄幻世界?地球?”纪无瑕所言,殊十二不解。

    纪无瑕叹了口气:“没事,那你口中的霁姐姐呢?又是怎么回事?”

    “霁姐姐……”殊十二沉默了,眼中流转一抹悲伤,纪无瑕明了,刚想说些什么,却已见窗外一只白鸥飞入,细观竟是白纸折叠而成。

    “是前辈传书,看来必有要事。”殊十二伸手轻碰纸鸥,纸鸥随后消散无踪。

    “纪姑娘,吾还有要事,现离开,霁姐姐的事,等我回来……”

    “要事?”纪无瑕还没明白过啦,眼前的场景便如同被笼上了一层白雾,再回过神来,她已经回到了房间中。

    “刚才那是?”纪无瑕看着手里的快雪簪,呆呆地。

    自那日之后,文斋的老板便已失联了,电话无法接通,文斋上挂了个牌子——远遁深山,采风数日,归期待定。

    找不到人,纪无瑕难解心中的疑惑,她也时常戴着簪子,却再没有那般奇遇,直至一个星期之后——

    “殊十二,你受伤了?!”这一天,纪无瑕重新戴上了簪子,又重新浮现的场景,只是这一次,殊十二面色惨白。

    听到纪无瑕的声音,殊十二眼中闪过光彩:“纪姑娘,你,又出现了,真好。”

    “嗯?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的。”纪无瑕关心道。

    “对手狡猾,不注意被算计,幸无大碍。”纪无瑕的出现,让殊十二的心情肉眼可见的好了不少:“姑娘这几日,为何不在?”

    殊十二的问题,也是纪无瑕的疑惑,奈何唯一知情的人现在玩儿失踪,纪无瑕也只有徒劳的摇头。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一个身着深蓝色布袍,一头白发,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端着药碗走进了房间,和殊十二一样,也很帅,而且身上有着殊十二所不具备的气质。

    “十二,你方才在和谁说话?”中年男人放下药碗道。

    “和纪姑娘,纪无瑕姑娘。”殊十二指着簪子道,“她便在簪子中。”

    “霁无瑕?”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完全没有听到纪无瑕打招呼的声音,“霁无瑕之事,已过去许久,你还是不愿走出吗?”

    “父亲,我……”

    “好了。”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服药吧,下次与人交手,不可再如这次一般轻忽。”

    “……是。”中年男人在殊十二服药之后,便端着药碗离开了,但离去之时,眉头仍旧是紧锁着。

    “似乎你爸听不到我说话。”

    “爸?是父亲吗?”殊十二愣了下才明白纪无瑕口中词语的意思。

    “是啊。”纪无瑕点了点头:“刚才你爸也说到了霁无瑕,那个霁无瑕,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霁姐姐……”再一次提到霁无瑕,殊十二有些黯然,但还是缓缓讲述着,昔日那曾在碎云天河共同舞剑的过去;那一道洒脱从容,慨然赴死的身影;以及那一盘清甜可口的红菜苔。

    “呜呜呜呜呜。”

    “纪……姑娘。”

    “呜呜呜呜呜……”

    “额……”

    “这就是你们的故事吗?”纪无瑕抹着眼泪:“实在是太感人了。”

    “感人吗?也许吧。”

    世人终究会忘了魔佛波旬,忘了快雪晴时,但这世上,总有些人会记得。

    无形之中,两个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纪姑娘也渐渐变成了纪姐姐,然后是无瑕。纪无瑕也发现,快雪簪可以沟通苦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纪无瑕也通过殊十二的介绍,看到了不少的人,比如一个拿着拂尘,满身莲花,一看就很老谋深算的叫素还真的;还有看上去很像佛祖的,好像叫一页书等等这一类,虽然他们都听不到纪无瑕说话。

    关系的纽带愈发的紧系的同时,纪无瑕心中的不安,也渐渐的放大,她知道自己的感情,但是她却不知道,在殊十二的眼中,她是纪无瑕,亦或是——那个人的影子。

    直到——

    那一日,纪无瑕按照约定,戴上了簪子,进入了苦境,今日是殊十二完成计划归来之时,也是纪无瑕准备摊牌的时候。

    然而,映入纪无瑕眼中的,却是那一席蓝袍,只是那张面孔,苍老了许多。

    “奇怪,你怎么会在这?”虽然知道对方听不见,但纪无瑕还是开口道。

    这是,男子说道:“吾,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这封书信,给你念完,是十二给吾的最后嘱托。”

    最后的嘱托……

    纪无瑕睁大了眼,如遭雷击,“最后的嘱托?什么鬼?殊十二呢?”

    纪无瑕的话,男子自是听不到,只见他缓缓展开了手中紧捏着的书信,声音有些颤抖。

    “无瑕,如果这封信被打开,那看来吾是回不来了,抱歉……”

    书信开篇,便已是噩耗,纪无瑕的眼泪夺眶而出,在刹那间,什么,也听不到了。

    念着遗信的声音,仍在继续,只是纪无瑕,什么,都听不到了,白茫茫的一片,重新回到现实,纪无瑕已经哭成了泪人,甚至都没有收拾什么,纪无瑕径直冲出了家门,往着文斋而去。

    眼泪止不住的垂下,开车的师傅频频侧目透过后视镜观察着,似是想说些什么,但还是说不出口。

    下了车,文斋仍旧是关着门,木牌挂着,任凭纪无瑕如何敲打,始终不见打开。

    “洛云襄,你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纪……无瑕?”

    熟悉的声音,又带着几分迟疑,纪无瑕陡然停滞动作,僵硬的回过头,月色之下,映照出一张熟悉面孔,虽然穿着现代的服饰,但那张脸,那份神情,却是和那书房中的,别无二致。

    而在那个青年的手中,也拿着一物,赫然正是——快雪簪。

    山林之中,洛云襄点着篝火,啃着烤肉,看着天空,脸上带着笑:“吾可从没说过,快雪簪,只有一支啊。”

    “唉哟。”

    “抱……抱歉。”青年又拿起了快雪簪,但随后又放在了桌面上,只是这一次要轻了不少。

    就在纪无瑕戴上簪子的一刻,四周的场景变了,只见一个房间里,一个英武不凡的青年坐在房间里,喃喃自语,手里正拿着的,正是——快雪簪。

    “霁姐姐,日前助素还真前辈他们弥平了北海祸乱,虽是功成,但苍离陌、楼小离等前辈却是……”青年轻抚着簪子道:“霁姐姐,何时能真正的天下太平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但是你能不能别摸我?停下你的动作!”

    纪姐姐?我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弟弟?纪无瑕满脑的的疑惑。

    “年轻人,不要那么激动,我是姓纪,纪晓岚的纪,名无瑕,纯白无瑕的无瑕;并不是你的什么姐姐,你认错人了,还有,停下你的手。”

    “纪……无瑕?”青年下意识松开了手,快雪簪落到了桌面上。

    “你知不知道你这话很有歧义?”若非熟悉老板的性格,纪无瑕都要因为这话想偏了。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想偏。”

    纪无瑕认识这家文斋的老板,已经有了不短的时间,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彻底摸清楚老板的底细,只知道老板的文斋里,有着不少似是古董又非是古董的物件,来历不明;且只送不卖,

    青年很帅,帅到足以秒杀纪无瑕亲眼和网络上见过的所有帅哥,哪怕是一线明星也不及青年俊朗;但是纪无瑕从来就不是花痴。最主要的是,任由一个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实在是佷瘆得慌,没错,纪无瑕发现自己,变成了青年手中的快雪簪。

    而青年闻言,则是一愣,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这个声音,是纪姐姐吗?是纪姐姐你吗?”

    又一次被老板以微笑的表情请出了文斋,但这一次纪无瑕却没有郁闷,而是刚到家就从衣柜里,翻出了白色、水蓝相间的华丽汉服……

    “嗯?我这是?”

    “那么你以前为什么不送给我?”

    “因为时候未到。”老板淡淡道:“现在,正合适。”

    似白玉而非白玉,上面点缀的宝石珠玉更不是纪无瑕见过的任何品种,却也超过了纪无瑕平生见过的所有品种。

    “快雪簪?和王安石有关系吗?”

    “有关系,也没有关系,快雪晴时,你会知道的,请离开,本人要补交了。”

    曾经,纪无瑕看上了店里的一根挂着枫叶挂饰的青竹杖,想买回去给自己的爷爷作为生日礼物,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有说动老板让步,而今日,却是很稀奇的打了通点化叫她过来,将装着一支簪子的盒子送给了她。

    纪无瑕平时也会传汉服、古装,见过的华丽精致的首饰也是多不可数,却是平生头一回看到如快雪簪一般的东西。

    “这么珍贵的东西,老板就这么随手送出,当真是大气。”纪无瑕的秀手拖着木匣,抿着嘴笑着道:“那,小女子,就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

    被纪无瑕唤作老板的男人,眉目清秀,穿着一袭纯白交领的交领汉服,看上去就是价值不菲的那一种,手里还拿着一把同样做工精致的纸扇,缓缓摇着,面带微笑。

    “小店的东西,都是讲缘的,这支快雪簪,正和纪姑娘你有缘。”

阅读苦境有间客栈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帝仙尊叶辰洪荒之盘古神体一指成仙神武仙踪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我,后土,寰宇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