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御花园的浮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像宁府这般非官家的家族在此间倒是少之又少。

    宫道上不时能见宫女和太监端着新鲜的果树糕点来来去去,好不热闹。

    大殿上,因为特殊的身份,宁府的位置被安排得较为偏僻,倒是没多引起众人的注意。不过,宁子初一坐下,倒是感觉到了一束怨毒的目光。

    她顺着感觉看去,却发现那目光的主人正是她的死对头之一的穆小郡主,只是那贴身丫鬟习秋这时却未曾跟在穆清雅的身侧。

    不在也好,免得她胡思乱想,还被那异动扰了心神。

    见宁子初看向她,穆清雅挑衅般的抬了抬下巴。

    可宁子初根本没那心思搭理她,恰收回眼神之后,殿外忽然一身尖细的传唤,大殿内顿时跪倒了一片,齐声迎圣驾。

    “众爱卿且平身,今日乃家宴,众爱卿不必多礼。”皇帝楼华清约四十岁出头,一身明黄色龙袍端坐在龙椅之上,一举一动皆是不怒自威。

    楼帝长相俊逸,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丝毫不像是个已经成了祖父辈的人。

    据宁子初所知,楼帝膝下共有九个儿子,三个女儿,最大的女儿早在四年前已经婚配并生下一儿。

    不过常年待在皇宫内的皇子却不多。除了太子便是身子较为孱弱的八皇子,至于余下两个未婚配的公主年纪尚小,较大的也不过十来岁,便也是居住在了宫中,留在各自的母妃身侧。

    至于其他的皇子有些已经封了王,常年镇守边疆,而如四皇子和五皇子这一孪生皇子则因无心朝政,好说歹说才让楼帝同意其到他国游历。

    她暗暗扫了一眼距离皇帝较近的位置,却发现一个位置还空着,向来应该就是楼阴司那男人了。

    竟然来得比皇上太后还晚,也真够大牌的。

    “谢皇上。”诸官员及家眷纷纷叩谢。

    “今日朕举这家宴,本是……”

    楼帝话未说完,大殿之外却忽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接着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便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殿,脸上余惊未定,嘴唇剧烈的颤抖着,连说话也不甚利索,“死,死人了!陛下!死,陈大人……死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小太监的一句话顿时惊得满座哄然。

    楼帝显然也是所料未及,愣了一会儿,才皱着眉头让众人肃静,一双鹰眼看着下面扑跪在地上的小太监,不怒自威,“到底怎么回事儿?”

    “回,回陛下的话,方,方才陈夫人让奴才去寻陈大人,可是奴才等人寻了许久,却,却在御花园的莲花池里发现了陈大人的浮尸。”小太监额头不住的冒着冷汗,他年纪尚小,又才入宫不久哪儿见过这档子事,再加上圣上威严,更是吓得他脸色苍白浑身哆嗦。

    这话一出,一个角落里的夫人惊叫一声便晕倒在了地上,身边的丫鬟急忙上前接住,“夫人!”

    “速传太医!”好好的一个宫宴还未开始便出了这般事情,楼帝脸色也难看得很。

    宁子初坐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暗暗戳了戳指头,参加个宫宴还能闹出人命,这宫宴还怎么办下去?

    太医很快便提着药效匆匆而来,只是这事儿显然还没完。

    这太医前脚刚到,后脚又有两个小太监同样神色苍白余惊未定地冲了进来,跪倒在地上,“陛,陛下,后,御花园又,又发现了两具浮尸……”

    这话一出,楼帝顿时怒得猛地一拍龙案,阶下众人顿时又跪倒了一片。

    坐在皇帝身侧的太后娘娘本就上了年纪,身子大不如从前,这会儿听到后花园处一连出现了三具尸体顿时也是身躯一震,脸色发白。

    “大理寺卿!”好好的宫宴竟然接二连三的死了人,这让他如何不龙颜大怒!

    “臣在!”被点名的大理寺卿迅速走到阶下正中。

    “速速给朕去查!”楼帝龙袍一扬,干脆站起了身来,“罢了!朕随你一同去!朕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鹰眸扫视了阶下一圈,“来人,送母后皇后回寝宫。”

    说罢,便快步下了阶梯,来到那几个衣裳已经被冷汗浸得完全湿透了的小太监面前,“带朕过去!”

    外头的官兵查了帖子之后便放行了,也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

    皇宫内许多穿着朝服的官员,许是刚刚下了早朝,还未来得及回府上换衣裳,便干脆穿着朝服参加宫宴。

    这金碧辉煌闪瞎眼的轿子是自己的?

    她内心是多么的拒绝,可脑海中的记忆却告诉她,这确实是前身一直以来使用的轿子。

    宁子初想一头撞死,从这么一张金灿灿的轿子里头走出来,那可比她这身衣裳引人注目多了!

    这不是明晃晃的写着‘我是土豪,快来打劫’么!

    就算宁子初再怎么不情愿,到了宫门前,她还是得从那金灿灿的轿子里下来。

    宫内不得车辇轿子进入,所有人都必须下轿步行入殿。

    宁子瑶狠狠的搅了搅手中的丝帕,她今日穿的是一身淡粉色俏丽可爱的华服,为了遮挡脸上尚未好全的鞭痕还戴了一张淡粉色面纱,外露的眸子俏丽却又带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妩媚。

    她很满意自己今日的着装,可谁曾想着小贱人打扮起来竟这般的不同,那淡紫色的衣裙看似素雅,可却总是让人移不开眼!

    她正欲不服气的开口嘲讽几句,可宁老爷子却是扫了她几眼,她却只好悻悻的住了嘴,将怒意都吞回了肚子里,转身噔噔噔的上了马车。

    她不情不愿的爬上轿子,脸色跟吃了苍蝇似的。

    坐这么一顶轿子,真的不会半路被打劫吗?

    只是看了片刻,却也只余下一顶轿子是无人的。

    我靠?

    看宁子初姗姗来迟,宁子瑶免不得又嘲讽了两句,只是话还未出口,她便愣住了。

    这小贱人竟然想抢自己的风头!

    “这华服是孙儿之前买的,一直塞在橱柜里,这会儿倒是有机会穿了!”宁子初立马将之前想好的说辞自然的说出了口,“嘻嘻,爷爷送的衣裳孙儿可不舍得随便穿,爷爷可千万别怪孙儿呀!”

    “你这孩子,衣裳不就是用来穿的么,旧了便再买便是,哪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不得不说,宁子初的一番话确实讨了老爷子欢心。

    宁子初连连说了几声是,又让老爷子的人将他搀扶上了轿子,这才转身想找自己的轿子。

    “爷爷,孙儿好看吗?”见宁老爷子看着自己,宁子初顿时打起了几分精神笑着问道。

    宁老爷子笑着应道,“我的孙儿自然好看。不过这华服……”

    小÷说◎网】,♂小÷说◎网】,

    等宁子初终于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到门口的时候,外头一架金碧辉煌的马车几乎亮瞎了她的眼睛。

    这马车跟她的闺房倒是挺配的!

阅读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一生何求小说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万魔龙帝超次元万界最强公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