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九章 月九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石甄开口,伸手拿起筷子。

    “回主母,正夫去了岑宁公子那边。”

    站在石甄身后久一开口回答。

    “这么早就去了?”

    石甄蹙眉,有些不悦。

    “宿儒公子那边的逐颜馆有些事情,正夫带岑宁公子过去看看。”

    久一小心的回答,今日是九月九日,主母不该动怒,要小心照顾。

    “宿儒身子好些了吗?”

    石甄拿筷子搅拌了一下碗中的面,明明还是石府里厨子做的,明明跟去年的面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没有什么食欲。

    因为今天的主角不在。

    “听正夫说好些了,需不需要拜帖?”

    久一开口,揣摩着石甄想不想去南历府上。

    “拜帖吧!等用过饭,过去看一看。”

    石甄挑起面条送到口中,咽下以后看向李季:“一会你也同去吧。”

    李季正专心的吃着面条,听到石甄与他说话,点了点头。

    方润跟长久的那些朋友差不多都认识了,他现在却还没能得到长久的身子。

    人真的是贪心的生物,之前他一心想进入石府,能让他留在石府,每日都见到长久他就很开心了。

    现在他进了石府,他却想要更多了。

    不知是不是面条蒸腾起的雾气进了眼里,李季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泛酸,流出眼泪。

    “别委屈了,你好好养着身子,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石甄看了李季一眼,对身后的久一示意,久一拿出一块方帕,让李季擦了眼泪。

    李季听到石甄说让他好好养着身子,身后那处紧缩一下,却已是习惯那种感觉。

    “是。”

    李季低声回答,带着鼻音。

    ……

    长久出了屋子伸了懒腰,背后的骨头发出声音。

    “主子,早饭已经摆好。”

    七两靠在院子里的树上,看到长久走出屋子,开口说道。

    “又是面?”

    长久开口道,疑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笃定的很。

    “是。”

    七两答。

    屋子里三斤伺候着巫马思吉起身,洗漱完毕走到吃饭的小厅时长久已经吃完一碗面。

    “啧!时间这么久,晚上可没这么持久!”

    长久放下手中的筷子,轻佻的语气让巫马思吉低了头,有些害羞,心中知道长久这是揶揄他。

    “再去下两碗面。”

    长久对七两开口道。

    “是。”

    七两走出小厅,目光似是没有看到三斤一般,没有停留。

    “过来,坐这。”

    长久点了点身边的凳子,巫马思吉提腿迈步走了过去,刚刚准备坐在凳子上,长久伸手直接把他拉到自己腿上,巫马思吉没有防备,吓了一跳,乱动的手差点把桌上的碗打翻。

    “你去厨房看看面好了没。”

    长久对三斤开口道,三斤捏了捏手指,有些不想去,七两才刚刚走出屋子,说不定都还没有走到厨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面下到锅里。

    “是。”

    三斤不想去,却也不能违背主子的命令,转身往屋外走去,动作缓慢,似是腿脚有千斤重。

    “七两跟三斤…?”

    巫马思吉看向长久,他这几日看着她们之间有些奇怪。

    “别管她们,管好你自己。”

    长久的手从衣衫下面探了进去,巫马思吉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那处又被长久逗起了反应。

    巫马思吉紧紧抓着长久的衣服,头埋在长久的怀里,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抬头。”

    长久轻轻吐出两个字,巫马思吉身子震了震,缓缓抬起头来,双目紧闭,贝齿咬着下唇,满是压抑。

    长久笑了笑,很是享受巫马思吉露出这样的表情,低头吻住巫马思吉的唇,舌尖轻轻顶了顶巫马思吉的贝齿,巫马思吉微微张嘴,长久长驱直入。

    厨房里。

    七两吩咐厨子再下两碗面,然后在厨房外等着,偏了偏头,看到三斤站在院门口,要过来不过来的样子。

    “怎么?”

    七两开口。

    “没…没事。”

    院门口的三斤听到七两的声音,迅速抬头,摆了摆手。

    “看来是主子嫌你在那碍事,把你赶出来了。”

    就在三斤以为七两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七两的声音又响起,甚至从厨房那边走了过来。

    三斤聪慧,很快明白了七两所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他碍了主子什么事,主子把他赶出来要做什么,他心里清楚。

    石甄盯着面前的那一碗面盯了许久,李季知道今日是九月九日,自然明白今日的意义。

    “方润呢?”

    三斤也不多说,只是回答了巫马思吉的问题,并没有说九月九日另外的含义。

    “这样啊!我还以为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会有些不一样呢!”

    ……

    要不要找人问问朝中,皇上准备什么时候让长久回来?联姻的事情难道不着急吗,不应该接了那皇子就回来了吗?

    “祖母,先用饭吧。”

    李季坐在桌子上,开口道。

    之前看到长久都是用玉冠或者玉笄来束发,今天只用了锦带,是今日有什么不同吗?

    “今日是九月九日。”

    长久手伸进锦被当中,逗弄着巫马思吉,巫马思吉顾及着长久身后还站着三斤,咬着下嘴唇忍下喉咙里想要发出的声音。

    宗槐国。

    石甄看着桌上摆放的汤面,长久已经去了纵央国九天了,什么时候才启程回来?

    巫马思吉开口找了话题,只是想拖延久一点,明明在长久身下的时候没一会就变小了,现在却一直秀挺着,丝毫不见变小。

    “嗯,宗槐国,纵央国,纳川国都过九月九日,晚上有灯会。”

    听到床上的动静,长久把擦完脸的帕子扔给三斤,走到床侧掀起床幔,俯身亲了亲巫马思吉的唇。

    “今天什么日子?”

    长久说完放下床幔,出了房间。

    三斤站在床侧,等着床上的巫马思吉回神,巫马思吉双手紧紧的攥住锦被,想让身下安宁下来,可是许久之后都高高竖起。

    “宗槐国也过九月九日吗?”

    锦被下的巫马思吉下身有了反应,长久却把手拿出来,故意用那只手捏了捏巫马思吉的脸颊,巫马思吉躺在床上已经瘫软,两颊绯红,下嘴唇上留下牙印,倒是没有出血。

    “已经八点了,让三斤伺候你起身。”

    九月九日。

    巫马思吉在床上醒来的时候,长久正在屋子里洗漱,三斤正把干净的帕子递给长久,今天长久穿了一身天蓝和海蓝相间的衣衫,头发用同色的束带好好束起,格外精神。

    “醒了?”

阅读正侧侍君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男欢女爱豪婿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某天成为公主快穿黑化:病娇男神,甜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