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把我东西全扔了,难道不应该你重新给我准备?说到底我没跟你计较你用我毛巾给狗用的事情,已经很大度了!”

    “可是你有用的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我给你买?你先用你准备好的,等用完了,我再给你补上不也行吗?你那些放着……万一过期了怎么办?”

    黎墨狠狠瞪着她,“……我乐意!”

    许清知仰头看着他哑口无言又倔强的样子,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幼稚……”

    黎墨蹙眉,“你说谁幼稚?”

    许清知靠在墙上笑得格外明媚,“没有,我没说,是我……我说我自己!”

    黎墨看着她明目张胆嘲笑他的笑脸,脸色越发难看!

    她缓缓靠近她,伸手戳了戳许清知的肚子。

    “想想这是谁的种,幼稚的人会给你造个儿子吗?”

    许清知顿了一下,有些讶异黎墨的举动。

    随后又笑了起来,“这是什么逻辑?”

    黎墨看她脸上的笑容太惹眼,大掌直接贴在她脸上搓了搓。

    “幼稚的人还没有造儿子的功能!”

    说完,大掌从他脸上收回,许清知回神,黎墨人已经走远了。

    再仔细回味他的话,她“噗”地一声又笑了出来。

    脸上带着淡淡的绯红。

    没有造儿子的功能……

    一本正经的……跟她讲荤段子……

    许清知掩嘴笑着跟在了他身后。

    下楼,黎墨看到那只小金毛仍旧在沙发那里跟那只袋子做斗争,脸色冷下几分,大步上前将狗子往旁边轰了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还跟他的东西杠上了不成?

    “嗷呜呜……”

    小金毛嗷嗷叫了两声,对着黎墨的着又跳又叫,黎墨转身走进餐厅。

    餐桌上摆满了早餐。

    米粥,小菜,包子,三明治,还有意大利面……

    黎墨:“……”

    看着进来的许清知,他蹙眉道:“这是早餐还是午餐?”

    许清知坐下,“早餐啊,你不是饿了吗?多吃点。”

    黎墨:你当这是喂猪吗?

    他再饿,能吃这么多?

    许清知给他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

    “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

    许清知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点头。

    “就包子是我前天闲着没事做的,米粥是我昨天下午泡好米,晚上高压锅压上的,面,鸡蛋。三明治,是我刚刚做的。”

    黎墨蹙眉,“包子是前天?”

    “你放心,我都在冰箱里保存着……早上只需要温一下就可以,肯定不会坏的。”

    黎墨脸色不好看,坐下来,伸手拿起包子,咬了一口。

    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

    “以后吃的东西,不要放太久。”

    许清知嚼东西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其实没事的。”

    黎墨没说话,喝了一口米粥。

    杂粮米,种类少说也有三种,但是入口却很甘甜绵软。

    比平常常见的米粥,口感好了太多。

    抬头看了一眼许清知,黎墨淡淡开口,“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的?”

    以前都知道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骄矜傲慢,这些事情,她根本也不会有机会去做。

    学校里甚至有专门的烹饪课,她每次上课出来,模样比让她跑二十圈操场都狼狈。

    如今,蒸包子,煲粥,甚至这满桌子的早餐,她都可以了……

    许清知扯了扯唇,状似不经意喝了一口粥,“……以前专门去报过烹饪班,后来没事,就一个人在家里面摸索……”

    实际上报烹饪班是她决定跟黎墨结婚时才报上的。

    打算临阵磨枪,能学多少是多少。

    毕竟……她当初,想的是再正常不过的家庭,她做好饭,等着黎墨回家一起吃。

    她必须学会,也喜欢这样去做。

    去学习的时候,她用的心思估计比当年高考还要多,只希望到时候不会让黎墨失望,甚至得到他的赞赏。

    结果却没想到,黎墨给她的时间太过宽裕,一直到今天,他才给她发挥的空间。

    能有今天,已经实属不易。

    毕竟一开始学习烹饪的初衷,早就变了,变成了自己给自己填饱肚子。

    现在他突然问起,她似乎也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情绪了。

    一技在手,总是好的。

    就拿烹饪而言,不仅可以填饱肚子,还能打发时间。

    黎墨眉心动了动,又没说话。

    他心中有异样,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

    他隐隐猜到一些什么,憋在心中的那些东西,像是愧疚,又像是其他的东西,搅在一起,乱成一团堵在那里。

    黎墨的沉默,许清知只是淡淡笑了笑,抬手张开嘴刚要咬包子,结果手中的包子却突然被抢走。

    “哎……”

    许清知抬头,顺着包子看向黎墨。

    却见黎墨拿着她刚刚咬过一口的包子,张口便咬了下去。

    许清知看着他,有些发愣,“你……那是我咬过……”

    黎墨掀眸看了她一眼,“你嘴巴吃屎了?”

    许清心中刚刚掀起一丁点儿的旖旎,瞬间被他的话吹的烟消云散。

    这个没有丁点情趣的男人……

    大学时的恋爱真是白谈了!

    思及此,她心中还是不由冷了一下。

    也许……他对莫晓娜和对她,完全不同。

    许清知抿了抿唇,刻意将莫晓娜这个人压了下去。

    她没必要在两个人难得独处的时候,自己想不开强行单方面把其他人放到他们之间。

    “你就不嫌包子上有我口水?”

    黎墨吃包子的动作顿了顿,掀眸看向许清知。

    眸色幽深。

    许清知脸色莫名红了些许,“你不是有点儿洁癖吗?”

    她可没忘记上学的时候,他那副冷冷冰冰,看谁都像瘟疫的样子。

    连靠近他一步都难,更别说,让他吃别人一口东西了。

    他那个样子,怕是真到了闹饥荒,他宁愿饿死,都不可能吃别人一口东西。

    现在倒是……

    许清知抿了抿唇,突然之间……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黎墨眉心动了动,捏了捏手中的包子。

    视线一直盯着许清知,声音莫名低沉。

    “有是有一些,但是主要还得看包子好不好吃……口感大于……口水。”

    黎墨的话说的有些不明所以,具体里面有些什么深意她没去深究,而是双目熠熠的盯着黎墨,笑道:

    “所以你是在夸我蒸的包子好吃是吗?”

    黎墨挑了挑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包子,又咬了一口,没有说话。

    许清知开心地想要亲口得到黎墨的肯定,不由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晃动着。

    “是不是啊?你刚刚是不是那个意思啊,是不是在夸我包子做的好吃?”

    黎墨被她晃的无奈,“好吃好吃!”

    许清知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明媚,“我也觉得我做的挺不错的!”

    黎墨轻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她放在手腕上那只白皙柔软的手,淡淡道:

    “……王婆卖瓜。”

    许清知得意洋洋地收回手,伸到了装着包子的盘子里。

    “你也说好吃啊,完全经得起考验的好吗?”

    话说着就重新拿起了包子,结果手背上却被拍了一下。

    她颤了一下,抬头蹙眉看着黎墨。

    红润的唇微微撇了撇,捂着自己的手背,口气有些委屈。

    “干嘛?”

    “给我留着,你,不许再吃了。”

    许清知眸子闪了闪,转手拿了一个鸡蛋。

    “行吧,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就让给你了。”

    盘子里还有两个包子,最后全部被黎墨吃掉了。

    许清知一个鸡蛋,一个三明治,一碗粥,看了看旁边的意大利面,神情有些纠结。

    肚子放不下了。

    可是体重最近一直不达标……

    黎墨放下筷子,看她那难受的样子,淡淡道:

    “你吃那么多,胃会不会下垂,顶到孩子?”

    许清知脸色瞬间一变,当即就放下了筷子。

    黎墨扯了扯唇,愚蠢的孕妇许清知。

    早餐过后,许清知收拾完餐桌,就没有从厨房里出来。

    黎墨进厨房看了一眼,那纤细的身影在水槽前不知道在忙碌什么。

    “你在干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耳畔响起,许清知猛然转头,脸颊跟黎墨的脸狠狠撞到了一起。

    “嘭”地一声,发出的声响在厨房里格外清晰。

    “唔……”

    许清知捂着额头使劲搓了搓,“……你干嘛突然站到我身后?!”

    黎墨眉心紧蹙在一起,一手摸着被她撞上的鼻梁,一手撑在水槽边缘,弓着身子似乎被撞的很疼的样子。

    这个姿势,刚刚好,将许清知圈在水槽与他的怀里。

    看到黎墨貌似很难受的样子,许清知从他怀里转过身,伸手握住黎墨捂着鼻子的手,仰着头,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你没事吧?我看看……有没有流鼻血……”

    黎墨微微顿了顿,手将鼻子捂得更紧。

    流鼻血?

    在这个女人面前展露这么丢人的一面?

    怎么可能?

    可抬眸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样子,他漆黑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汇聚的视线放在许清知脸上,看着她每一寸表情。

    许清知依旧不依不饶地抓着他的手腕往下拉。

    好半天,黎墨一直纹丝不动的手突然松了力道。

    许清知捧着他的脸,上下左右看了看,手还放到他高挺的鼻梁上摸了摸,捏了捏,晃了晃。

    确定没事后,许清知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事……”

    黎墨的身子又压下几分,高大挺拔的身形不期然逼近许清知。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许清知身形一顿,定眸看向面前逼近自己的那张英俊的脸,神情不由有些紧张。

    “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身上带着独属于她的气息,似乎是她由内而外散发而出的体香,混杂着她往日里用的洗漱品淡淡的馨香味道。

    不免让人心生旖旎。

    “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你在干什么?”

    他声音低低沉沉,带着丝丝暗哑。

    刚刚她看到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但是他却还是问了。

    许清知轻轻眨了眨眼睛,手向后撑在流理台上,身体往后靠了靠,然而微微挺起的肚子,却因为这个动作,抵到了黎墨的下。身上。

    她脸色当即红了些许,“我把晚上要做的比较费时间的菜先准备一下……”

    他就知道。

    “给隔壁那个国际影帝准备的?”

    许清知轻轻点点头,“他可是我的摇钱树,我得好好伺候好他啊……”

    黎墨脸色倏然沉下。

    许清知也是一愣,只因腰上突然扣上一只手。

    黎墨再次贴近她,“许清知。”

    许清知呼吸一窒,紧张地看着他。

    “怎么……”

    “我现在很生气,所以……你再说一遍,你要伺候好谁?”

    许清知吞了一口口水,如是说,“……楚……亦……唔……”

    【2000章撒花花~最近有私事要忙,一直对大家心怀感激,忙完我适量多更点补偿大家~】

    许清知控诉,这就是折腾她啊!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黎墨就突然转过身,一双眸子阴沉沉的盯着她。

    许清知眸中笑意更深,“你确定要我说?”

    黎墨沉眉,“说!”

    “刚刚Moon拉着我到沙发跟前,看到了一个袋子……”

    许清知跟上去,想要看他的表情,“然后发现里面都是新买的洗漱用品,是你准备的吗?”

    “有吗?……大概吧,忘了!”

    “怎么可能会忘?!”许清知在身后道,“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忘?明明自己早就准备好了,还要折腾我大半夜专门跑趟超市……”

    这个理由,多少是那个男人的性格,也是她可以接受的理由。

    别扭。

    她抿唇笑了笑,站起身上了楼。

    黎墨脸色当即变了变。

    转身朝着外面走去,“……然后呢?”

    许清知摇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就笑成这样,疯了?”

    许清知想不明白,但是心里却隐隐猜想,昨晚他应该……是觉得没有很好的台阶下吧。

    明明都已经跟她生气了,如果不了了之,似乎也不像他的作风。

    敲了敲门,黎墨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

    许清知手捉着门框,笑道:“吃早餐了。”

    黎墨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看着她那张布满笑意的脸,微微蹙眉,“笑什么?”

    卧室里没有他,隔壁房间也没有。

    她去了书房,果然发现他在。

    伸手摸了摸小Moon的脑袋,“小家伙,你了是不是想表达什么?”

    小Moon哼哼了两声,又咬了咬袋子。

    “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什么?”

阅读别闹,薄先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一生何求小说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