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他无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黎墨拿起旁边的水杯,侧过身子,手抚着她的背,将水杯递到她嘴边,并未放开。

    许清知托着杯底,不管不顾地猛喝了两口。

    黎墨在身后轻轻抚弄着她的后背。

    简直一个典型的忠犬男友。

    然而许清知却没有注意到,平复下来,侧过身子,看着黎墨。

    “黎墨,你突然之间……抽哪门子疯?”

    那些话,怎么可能是他说出来的?!

    这厮怕不是个假的吧?

    黎墨的脸色沉了沉,将水杯放到桌面上,手却没有从她的后背上拿下来,而是摩挲着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许清知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到底哪里来的妖孽?

    她转头看他,他却朝着她笑了笑,视线点了一下她面前的饭碗,“还吃吗?”

    她现在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搂在怀里,怎么吃?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万分不解地看着他,眉头紧皱,神情充满了怀疑和抗拒。

    黎墨心中隐着一股怒火,尤其在看到她的表情时,更像是在他体内泼了一桶油,被压抑着的火势腾地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面上不动声色,扣在她肩膀上的手,却暗暗家重了几分力道。

    “不吃的话,那我就继续吃了。”

    他说着,单手端过刚刚被许清知扒拉了一口的饭,拿起筷子,格外自然地吃了一口。

    许清知嘴角抽了抽。

    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楚亦。

    似乎在请教楚亦黎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亦耸耸肩,表示无从得知,只是脸上的笑容却透着些无法形容的……诡异。

    肩膀上突然传来一阵钝痛,许清知疼的五官都跟着皱了一下。

    黎墨这个时候却抬头,面含浅笑地看着楚亦,淡淡开口道:

    “楚大影帝不远千里来这里有何贵干?”

    楚亦挑了一下眉,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丢进了嘴里,“老朋友相约,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老朋友?”黎墨皮笑肉不笑。

    “自然,黎少爷可能不知道,我跟清知,也算是青梅竹马,多年不见,难得在事业上又有交集,缘分不浅。”

    许清知眼皮一跳,掀眸瞪向楚亦。

    今天的男人,一个个是都疯了吗?

    青梅竹马?

    她小时候才见过他几次?!

    察觉到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力道越发的重,许清知脸色微变,缩了缩肩膀、

    力道果然松了许多。

    把话说的这么暧昧,是要害死她啊!

    黎墨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确难得,既然是我太太的青梅竹马,我自然不能怠慢,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不要客气。”

    许清知彻底放弃了挣扎,短时间内习惯了这两只妖孽在她眼皮子底下虚情假意假客套。

    楚亦:“那真是太好了。那么以后就打扰二位了。”

    黎墨顿了顿,“你打算在这里待几天?”

    “说不准,不过少说,也得一月有余吧。”

    黎墨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沉。

    楚亦扯了扯唇,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黎墨最后还是将许清知那碗饭吃完了。

    几个人站起身要结束这顿饭局,黎墨率先给许清知拉开了椅子。

    许清知抬眼看了他一眼,走出缝隙,下一秒腰上便是一紧。

    她身体微微怔了一下,低头看着放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心中轻轻扯了扯。

    刚刚的疑惑甚至排斥,到了现在,竟成了一种温顺。

    这是她想要的。

    虽然他的突然变化让她摸不着头脑,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就好了。

    然而她因为这个美好的现状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打开包厢门的瞬间,她心中的暗喜和火热,突然被浇了一盆泡了冰的水。

    “楚亦,真的是楚亦!”

    “楚亦果然跟许太太在一起!”

    “真的是……”

    面前是一群记者围着他们不停地在拍照。

    口中都是“果然如此”的口气。

    显然是有人知道她和楚亦在这里一起吃饭的事情了。

    许清知站在原地,站在黎墨的怀里,暗自讽刺一笑,而面对记者,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浅笑嫣嫣。

    等到记者拍够着照片,才发现了与他们知道的不大相同的地方。

    关于楚大影帝的新闻,他们必然是不能放过的。

    更何况,还是当今黎太太跟楚大影帝的绯闻。

    容城第一豪门太太,居然跟楚大影帝搞在一起,如果真的被他们挖到料……只是想想都觉得兴奋。

    这种新闻流量的火爆程度,足以跟平城沈繁星这位热门话题人物想媲美了。

    然而他们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却也同时发现。

    这个料,似乎要泡汤了。

    如果只是楚亦和许清知两个人还好,哪怕有第三个人,他们都可以咬定楚亦和许清知的关系。

    千不该万不该,却不该是如今站在许清知身旁的男人——黎氏总裁,绯闻女主的丈夫,黎墨。

    都说楚亦和黎太太有亲密私交,如今更是私下一起约着吃饭,但是如果是人家夫妻两个一起跟楚亦吃饭的话,那所有的八卦,根本就无法成立。

    再怎么说,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去给自己的老婆和奸夫去当幌子吧?

    更别说,他还是堂堂黎氏总裁。

    所以说……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许清知和楚亦并不是以前的绯闻关系。

    许清知和黎墨也并非是传说中那样摇摇欲坠,即将婚姻破裂的夫妻?

    以前胖所有人都津津乐道的八卦,现如今,一下子被打的七零八碎,脸真疼。

    人家明明关系好的很。

    如果说,黎墨突然闯进包厢,跟她刻意亲密,她莫名其妙,不明所以,那么从刚刚出门看到这么多记者,许清知便知道了一切,彻底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面对突然围上来的记者,楚亦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不过片刻,便轻笑一声,微微拉高了帽子,面向了记者。

    “楚亦,请问你这次来容城是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有。”

    “能不能透露一下具体是什么?”

    “不能。”

    “那请问您跟许……黎太太是什么关系?”

    “朋友。”

    虽然都有回答,但是这种答案,说了还不如不说。

    “朋友”两个字,在现下来说,早已经不是一个纯粹单纯的名词了。

    众人将注意力又放到了许清知和黎墨身上。

    但见黎墨亲密地揽着许清知的腰身,女人小腹微凸,笑容浅淡,显然两个人关系好的很。

    几个人离开的时候,楚亦突然又站住,转头问旁边的记者。

    “我能问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吃饭的消息的?”

    记者们面面相觑——

    “一开始楚亦在机场的视频被人放到了网上。”

    “又有照片显示楚亦上了黎太太的车……”

    “之后我们就接到匿名电话,说黎太太和楚影帝一起用餐……”

    楚亦挑挑眉,随后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看着前面拥在一起的两人背影,嗤笑一声。

    有意思。

    几个人走到停车场,记者并没有跟上来。

    许清知站停在自己的车子旁边。

    “够了吧,记者没跟上来。”

    黎墨微微眯起眼睛,并未动作。

    “阴阳怪气,你想说什么?……不管你想说什么,但是许清知你最好认清你现在的身份,不管是黎家少奶奶,还是我黎墨的妻子,跟影帝闹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绯闻,不管是黎家还是,我都丢不起这个脸!”

    许清知站在原地沉默了良久,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她从他怀里微微转过身,仰头看着身旁那个早就一脸阴冷的男人。

    “黎家的脸面是脸面,你的脸面也是脸面,就我许清知的脸面,什么都不是,活该被你踩在脚下。”

    她说完,冷笑一声,“不过的确,的确是我从一开始,就把我的脸面亲手扔在了你的脚下……”

    她的话让黎墨瞬间想起了几天前她跟他说的那些话,心中怒意无端翻腾,她每次说都有道理,就是他无理取闹,没事找事?

    “看来你在这方面的确有自知之明,不过还不够,许清知,你既然嫁给我,就要知道,你要懂的,要做的,远远不只这些。”

    许清知清清淡淡的一笑,手突然攀上黎墨的肩膀,踮起脚尖,仰头在黎墨的唇上轻轻吻了上去。

    黎墨猛然顿住,漆黑的眸子瞬间紧缩又扩大,视线像是一条勒紧的绳锁链,紧紧锁着与他。

    许清知轻轻闭着眼睛,两个人近在咫尺,她能感觉到,男人呼出的气息,和他瞬间紧绷的身体。

    她以为,他会在她碰触他的瞬间,几乎条件反射地将她推开。

    那么什么黎家的脸面,他的脸面,连她的脸面,就都没有了。

    如此一来,她也就……彻底死心了。

    可是却没有。

    她不敢睁眼看他的脸,也不敢去面对她想象中的一切。

    现在……

    几秒的无动于衷,让她缓缓睁开眼睛,视线猛然撞进黎墨漆黑幽深的眸子里,她微微顿了顿,放下脚尖,缓缓撤开两个人的距离。

    她低头,抬手将落在脸颊的头发勾到耳后。

    “……这些可以吗?”

    她一只手紧紧握着,“为了脸面,突然返回来,跟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演伉俪情深的夫妻,真的好吗?”

    黎墨幽寂的眸子微动,身上隐隐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所以,”他伸手,指腹轻轻擦过唇瓣,似是将许清知吻过的痕迹擦去。淡淡开口道:

    “你又是有多心不甘情不愿,委屈自己做这些?”

    许清知因为他的话,眸中掠过讽刺的笑。

    “我心甘情愿,也没有不委屈。”

    她凉凉道,视朝着黎墨身后的方向看了看。

    “我的尊严的确不值一提,甚至众所周知我是个不择手段谋婚姻的卑鄙女人。人家前程似锦,风光无限,无端跟我这种女人扯上关系,实在太冤。”

    黎墨漆黑的眸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陡然变得阴沉。

    所以,她突然扑上来吻她是做戏。

    不是为了黎家,不是为了他,更不是为了她自己,而只是为了那个所谓前程似锦,风光无限的国际影帝。

    “呵。”

    他突然冷笑了一声,“所以为了他,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是吗?”

    许清知扯了扯唇,“我只是不想连累无辜的人。”

    “他无辜,我就活该?”

    许清知心中猛然一刺,眸子也随之不可控制地颤了颤。

    她盯着他,突然笑了起来,“黎墨,别忘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黎墨冷笑,身上的寒意更甚,“言则,如果是其他男人的,你也会跟他们结婚是吗?”

    许清知差点没被第二口饭噎死。

    捂着胸口第一时间看了他一眼,想要说什么却被噎的越来越难受。

    信了他们的邪。

    许清知看着自己的米饭落入他人之口,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一把将黎墨面前的米饭拿了过来。

    许清知冷笑一声,拿起筷子扒拉了一口米饭放进了嘴里。

    “难道刚刚就尽想着在莫小姐面前表现风度优雅,连饭都不好意思吃了?”

    黎墨盯着她将米饭吞下,细不可察地扯了扯唇,“自然是的。怎么能让别人轻易看到我最真实的一面呢?某些东西,自然都是只能给内人看的。”

    她的话让男人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然而他直接走到了她跟前,扯开她身边的椅子便坐了下来。

    许清知:“……”

    楚亦:“……”

    “这是我的。”

    黎墨睨了她一眼,却是破天荒地开口道:“我饿了。”

    哦……

    网上说的果然都是错的。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需要他的时候永远见不到人影,不需要他的时候,倒是阴魂不散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好像跟网上说的不一样啊?

    转身关门的时候她又朝里面看了一眼,黎先生抽出筷子,直接拿过她刚刚送的米饭吃了起来。

    门再次打开,这才才是她的第二碗米饭。

    进屋看到突然变成三个人的包厢,神情微微疑惑了一下,将米饭放到了许清知旁边,又从旁边的备用台上拿出一双新筷子放到了黎墨面前,便一脸疑惑地走了出去。

    许清知只是随意扫了一眼,第二眼便紧跟着又抬了起来,有些惊讶地看着正在大步朝里面走过来的男人。

    随即,她便皱起了眉。

    “你来干什么?”

阅读别闹,薄先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一生何求小说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