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我们就是华农兄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监军?”

    李景隆念叨了两遍,突然眼前一亮,连连作揖,“妹妹啊,你可真是女中诸葛,哥我服了!”

    李景隆如获至宝,立刻入宫求见……

    三天之后,李景隆终于领兵出发,十五万人,浩浩荡荡,向西安进发。

    陪着李景隆一起出兵的监军正是练子宁!

    前面提到过,因为麒麟一案,练子宁被下狱,落到了唐韵的手里……那段日子,简直比地狱还要残酷多少倍。

    练子宁都不敢相信,他能活下去。

    其实朱元璋是没顾得过来,再有老朱也想一网打尽,把东宫的师父都干掉……留着练子宁,就是留着一个舌头,让他咬人的。

    遗憾的是老朱突然驾崩,没来得及发动,练子宁起死回生,他在府里养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一口气。

    害他倒霉的齐泰已经死了,练子宁只想送给他俩字:活该!

    齐泰死了,练子宁觉得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才应该是帝师之首,奈何前面早就站满了人,黄子澄也就罢了,居然白衣出身的方孝孺,竟然也爬到了他的头上,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一次练子宁本想回朝为官的,可听说要讨伐朱棣,他就来了兴趣。

    假如能活捉燕王,那就是天大的功劳。他一跃就可以爬到所有人的前面,成为天子最信重的臣子。

    这不,练子宁果断抢下了监军的宝座。

    只是练子宁不知道,这的确是个宝座,奈何上面镶的是钻石,以他的屁股,是享受不来的。

    可练子宁却半点觉悟都没有,他还跟李景隆讲呢!

    “曹国公,别看朱棣有些名气,可他现在已经背反朝廷,成了大明的罪人!天下臣民百姓,人人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军心士气,全都在我们一边,奉旨讨贼,堂堂正正,必定能一鼓而定!”

    这位还跟李景隆鼓气呢!

    只有李景隆心里暗暗冷笑,老子根本就没打算赢……姓练的,让你跳吧!这一路上,我都听你的,最好打仗的时候,你也指手画脚才好!

    我有身家性命在应天,不能造反,也不能投降,我只能打败仗!可打败仗要丢脑袋,没法子,就只能用你的人头,来保我的性命了。

    所以,你练子宁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死人……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老子只当是临终遗言了!

    身为统帅,心里想的是这些玩意,李景隆绝对是奇葩当中的奇葩,缩写成奇葩二次方。

    只不过李景隆还不知道,就在他的军中,还有一个人,也在盯着他。

    这个人有点惨,连士兵都不是,只是负责运粮的民夫。

    柳淳真有些郁闷……他装死是成功的,可装死之后的日子,就没有那么惬意了,尤其是两军交锋,总要出力气吧!

    现在的历史走向,虽然大方向还在,但具体的事情已经面目全非。

    谁知道李景隆会不会偶尔灵光一现,万一朱老四栽在了这个傻瓜的手里,那可就完了。所以柳淳冒充民夫,随军北上。

    柳淳练武多年,虽说功夫一般,但身体素质绝对一流,没法子,谁让他不满足一个老婆呢!这男人啊,就要吃得了辛苦,能负重前行,这才是好汉子!

    柳淳鼓励着自己,他跟大家伙一起,翻山越岭,有时候还要把粮食卸下来,背到坡上,然后再装车下去,一百多斤的粮食,扛着上坡,还要一趟一趟的,该有多累?

    柳淳身上的汗水湿透衣服,都发出了馊臭的味道,好在他不是那么娇贵的人,要不然,还真撑不住。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民夫能有什么讲究的,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有人埋锅造饭,还有人去河边打水。

    柳淳转了一圈,手里提着两个竹鼠回来了,环境还不错,竟然有竹鼠吃!

    同行的民夫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有个老头就忍不住套近乎道:“小兄弟,好身手啊!真是好样的!这个竹鼠够肥的,怕是有三四斤,一个人都吃不了!”

    他不停称赞,用意再明白不过,你还不分我一点?

    柳淳懒得搭理他,只是用手里的匕首切开肚子,将皮毛扒掉,然后又取出内脏,清洗之后,就用削好的竹片,做了个架子,把竹鼠绑在上面,然后弄了点炭火,慢条斯理地烤着,很有点华农的味道,就差一个兄弟了……

    小老头盯着柳淳半点,这小子榆木疙瘩儿一个,属于铁公鸡的,根本不愿意让。

    再看看柳淳的个头身板,他又不免胆怯……这小子看起来不甚粗壮,可浑身上下,线条匀称,充满了力量。偶尔露出来的手臂,更是粗壮无比,爬满了青筋,想胜过他,把握不大,即便自己还有两个侄子但帮手,也不容易啊!

    小老头放弃了对竹鼠的垂涎,只能嚼着充满了砂石的糙米饭,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吃过了饭,大家随便找个地方就睡了。

    柳淳眯缝着眼睛,正在闭目养神,突然,身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睁眼看去,发现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家伙,蹲在自己的面前,他手里拿着两块柳淳扔掉的竹鼠皮。

    “那个……大哥……这个能不能给我?”

    柳淳笑了,“怎么,你饿了?”

    “不不不!”小家伙连忙摇头,他向四周瞧了瞧,见大家都睡了,才压低声音道:”你听说过鸡鸣山学院吗?我听那里的人讲,北边可冷了,冬天下大雪,能冻掉脚趾头!”小家伙很认真道:“我,我没有御寒的衣物,要是冻掉了脚趾,就回不了家了!会成为外丧鬼的!”

    小家伙怕怕道:“以后你打猎吃肉,把皮给我,我手艺很好的,这一路上,我们做两件皮衣,皮靴,就不怕冷了!”

    小家伙为了让柳淳相信,还掏出了身上带着的针线,“大哥,你那么高大,我给你做衣服,是你赚了!真的!”

    柳淳突然笑了,“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柳淳伸手,把另一只竹鼠拿了过来,递给小家伙,“吃吧!回头我教你怎么处理毛皮!”

    半大小子,哪有不喜欢吃肉的,更何况竹鼠肉那么香,他连着咬了两大口,嘴里塞满了肉,鼓起的腮帮,还真有点像个机灵了的小竹鼠。

    “大哥,你还会处置皮毛?”

    柳淳点头,“不算什么难事,我会的东西还真不少。“

    小家伙来了兴趣了,“那,那大哥你会教书呢?我是说教,教鸡鸣山学堂讲的东西?你懂吗?”

    顶点

    “谁是垫背的?”

    “这还用教么?你去见朱允炆,让他给你派个监军不就完了!”

    “妹妹,你再给哥出个主意……那啥,你要是没主意,就请那,那小子帮忙!”

    李无瑕哼了一声,“哥,你可是堂堂的曹国公,岐阳王的儿子,年少有为,人所共知……”

    李景隆连连摆手,“别吹捧了,你哥知道自己的本事。我连燕王都斗不过,更遑论柳……那小子了!你快点说,他有什么办法没有?”李景隆凶巴巴道:“假如他没有好办法,我就,我就把他假死的事情捅出去!来个同归于尽!”

    “怎么没关系!我就是要让人知道,他对大舅哥的生死不闻不问,他是个坏了良心的畜生!我说到做到!”

    李无瑕越发听不下去了,这哪是大哥啊,简直成了泼皮破落户。我宁可死了,在死前我也要喷一口血,让你难堪!

    “哥啊,你不能不去,又没本事打赢,那就找个垫背的,多容易啊!”

    放在别人身上,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朱棣兵力薄弱,粮饷稀少,据守西北,根本没有任何出路,即便他能回到北平,朝廷的胜算依旧是巨大的,这是力量的差距,无法弥补的!

    只要朝廷大军出动,燕王就会束手就擒。

    李无瑕忍不住摇头,自己这个哥哥,真是脑子坏掉了。

    “现在柳郎藏身之地,无人知晓,你捅出去,那是自己找死,跟柳郎没关系的!”

    自己可以跑,但是却还没活够,绝对不能被当成败军之将给宰了!

    假如朱允炆知道李景隆的想法,估计会直接掐死他。

    要不然在封赏上面,他魏国公凭什么在自己之上?

    但是话又说回来,天子到底是不相信徐辉祖,这不,还是将对付朱棣的任务交给了自己,至于徐辉祖,那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你们根本不知道,明面上的这头猛虎不算什么,暗中还藏着一条毒蛇呢!他装死脱身,就藏在暗处。

    有这小子在,想打胜仗,那是不可能的。

    打胜是不可能打胜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胜了,只有逃跑才能维持得了性命……可问题是谁能替他背黑锅啊?

    朱允炆的师父们,普遍都是这个看法,即便最保守的方孝孺也没想过回失败。

    而李景隆真的很想告诉他们,会的!一切都会的!

    在这个改朝换代的当口,要说最清醒的人,其实是李景隆,真的,至少他比多数人知道的都多!

    首先,他知道柳淳还活着,而且就在周围,那些在市面上到处流传的文章,很可能就出自柳淳之手。

    其次,李景隆知道,朱元璋在驾崩之前,曾经给徐辉祖一道手谕……具体内容不清楚,但李景隆猜测,徐辉祖应该是用来换取新君的赏识了。

阅读奋斗在洪武末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最强西南王特种兵之综武大提取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特种兵之超级英雄系统大唐:武神聊天群汉祚高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