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零章 累世分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博彩……谷外有墨家茅舍七八十间,皆是有主之物。赵墨后来,未及有居。我等便以此为博,若赵墨胜,苍居之墨退出房舍,由赵墨为其另起新居。若苍居胜,则苍居之墨为赵墨新起居舍,可否?”

    “为何是我等为他们建造!”憨夫和葛婴齐声不满,说完,又恶狠狠对视一眼。

    李恪的头更大了。

    “叫你等为对方起房,自然是……建房之权在你等手中,你等自然可以掌控大小方位,如此方显胜者尊荣,可对?”

    双方同时大喜,仿佛看到自己住进别墅,又亲手在一旁盖起不遮风不挡雨的鸽子笼,看着对方在窗户底下瑟瑟发抖的盛况。

    事情总算摆平了……

    三组既分,憨夫领检修组,因为他本来就正带着墨者们研究霸下的构造。葛婴领了改建组,因为李恪答应做改组指导,免得改建出来的成品不合心意。剩下一组碑楼以辛凌总领,风舞为辅,因为辛凌公正,风舞专业,这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人选。

    看着大伙斗鸡似分散开去,李恪偷偷抹了把冷汗。

    “不想你倒是有些急智。”慎行在旁阴测测道。

    李恪撇了撇嘴:“我身上有几分本事,老师不是最清楚不过么?”

    “也是……”

    李恪扭了扭脖子,抻了抻腰:“老师,为何不见徐师和欧冶家门徒,莫非他们早被您气跑了?”

    “大丈夫一言九鼎,你道都如你一般敷衍?”慎行哼了一声,说,“此次欧冶家来者众多,除夫人兄外,另有铸匠五六十,弟子门人百二三十,各家家眷五六百人。”

    “这般多?欧冶家难道倾巢而出了?”

    “便是没有十足,也有七八。”慎行低声说,“他们月前便来了苍居,家眷皆安置在外谷,至于内谷……夫人兄重开了名剑谷,欧冶之人皆去了那处。”

    “名剑谷是何地?”李恪奇道。

    “此事先前倒是未跟你提过。”慎行摇了摇头,展开回忆,“墨子当年发现苍居,并在此处建造霸下,可你却不知,苍居其实远不止这眼前一处。”

    “莫非还有名剑谷?”

    “苍居有三谷,中谷最大,为墨家与公输共享,名迷城谷。左右二谷略小,为另两家分用,名唤神仙、名剑谷。”

    “仙家和欧冶家?”

    “正是。”慎行傲然道,“当年四家皆鼎盛之时,以墨家为首共建霸下。四家虽共享苍居,然苍居却依旧是墨家的苍居!”

    李恪耸了耸肩:“我便说,您与徐师提及的钢炉为何我不曾见过,原来是藏在那名剑谷中。”

    “钢炉藏于名剑谷,另一尊墨炉藏于神仙谷,盖因二地地势不同,物料存于其间,不易损毁。”

    “那龙纹赤鼎藏在何处?”

    “赤鼎……我昨夜令人在墨子衣冠冢旁建了草庐,赤鼎便藏于庐中。”

    “供着?”

    “不是庐内,乃在庐中。”慎行指着山壁道,“船,木也;人船,非人木也。”

    “您把它藏在墙缝里了?”

    “人木也,鼎庐也。”

    ……

    不得不说,慎行把龙纹赤鼎藏得极妙。

    李恪去衣冠冢祭拜了墨子,顺道看看草庐模样,发觉庐内有一处祭坛,较平地略高,不过也只高到脚踝,而龙纹赤鼎却有半人高。

    可想而知,这尊要命的大鼎如今一大半埋在地下,另一小半就在祭坛之下,如此以九鼎架设墨子灵位,既不会辱没了墨子的身份,寻常人看进来,也不会想到祭坛底下别有洞天,还藏着一尊始皇帝只要听说,就要砍人脑袋的破鼎……

    这就是视觉无差。

    参观完鼎,慎行就在墨子衣冠冢前给李恪讲了第二遍《所染》,又两个时辰,下课,休憩,李恪来到改建组的所在,开始和葛婴等人讲解改建的方向。

    苍居内谷,瀑布深潭,一人细语,百首相闻。11

    李恪挠了挠头,小心翼翼斟酌起字句:“事有三件,你等就两拨,怎么分都难显公平。田忌赛马听过吧?你等便以此为题,战上三场。”

    葛婴眼前一亮:“何为博彩!”

    慎行不忿道:“那你说,如何既令理明,又令志同?”

    李恪冷笑一声:“自然是不辩经纶,辩科学!”

    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索性就把两边的墨者召集到一处。

    李恪愣了愣,看着面前蔓延躬直的后背,只能硬着头皮开动脑筋:“这样,霸下初次远行,需检修、改建、重建碑楼,此三事也。你等从一至三报数,各自分作三组,两两合作,不得有违。”

    憨夫和葛婴齐齐一呆:“师弟{假钜子},凡是交给我等便可,要他们何用?”

    说完,二人对望,火花四溅。

    同为赵墨,双方间尚能有这么大的嫌隙,一统三墨任重道远,李恪甚至觉得,这愿景有些像是天方夜谭。

    慎行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笑盈盈道:“恪,可感到墨家之兴盛?”

    李恪以为慎行在反讽,回身一看,却从那张老脸上看到欣慰和满意。

    慎行气势汹汹对着众人号令:“假钜子有事予你等,静听!”

    众人当即鞠礼。

    慎行怔了一怔,指着李恪负气道:“以人言诘人,非礼也!”

    李恪寸步不让:“断章取义,非智也。⊙√八⊙√八⊙√读⊙√书,2●3o≥”

    李恪只见双方各据深潭一角,东扬西不抑,可错不可顿。其诵读声之朗朗,几乎压过奔腾的瀑布。

    这让李恪不由汗颜。

    “《庄子天下》?”

    “正是天下。”慎行抚须说道,“墨家从不虞口舌之争!墨子在世时,便鼓励弟子为墨义相争,他说理越辩越明,不辩则死,故墨家相争,分所应当。”

    “只是他却不曾想过,辩到最后,其弟子皆‘以钜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吧?”

    他忍不住问:“老师,这些八明明是在别苗头,您究竟从哪儿看出兴旺?”

    “别苗头,此言倒是别致。”慎行哈哈大笑,摇头晃脑,“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ji}偶不仵{wu}之辞相应。”

    第二日,李恪一身新衣,直入内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八+++八读==书≥

    内谷之中人声鼎沸,赵墨众人换回墨褐,正随葛婴齐诵墨经。

    而另一侧,憨夫也带着苍居墨者正做着同样的事。

阅读大秦钜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汉祚高门大唐:武神聊天群都市最强兵王盛唐大救星三国之我是张角特种兵之最强熊孩子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