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祸起萧墙 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第二天酒醒了,唐幺鸡想起昨天喝酒时,跟毛仕苟说得有点多。到底说了哪些该说的,哪些不该说的,已经弄不清楚了,现在有必要马上到苦竹湾去一趟。

    毛仕苟那个家,也真是穷到家了,茅草房顶下的泥巴墙,到处都是裂缝,破旧的木板门歪歪斜斜的挂在门框上,既不能防贼也不能挡风,阴暗潮湿的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毛仕苟那哮喘的老汉儿,搭个板凳在院坝里晒太阳,屋里院坝里到处都是鸡屎,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啊。唐幺鸡把毛仕苟约到水沟边的那块大石头上,进行了一次很透彻的交流。

    公社又组织召开了几次斗争大会,不仅没有再斗余天棒,甚至叫他会场都用不着去。别人都觉得是遇到了怪事,余近岚清楚这不是怪事,但她必须要做自己最不情愿的事。

    举行了简单的仪式,余近岚嫁给了毛仕苟,然后就搬到了苹果园去住,当时生产队还派人去把苹果园的房子整修得像模像样的。只是总有那么一些阴差阳错,结婚那么多天了,两口子还没有在一起睡过。

    当初建这个苹果园,不过是流于形式搞的一个面子工程,位置远离周围的住户不仅偏远,还没有管理配套的水源和道路,自从建起来之后就没有怎么管过,当然也没有收成,只不过有那么个苹果园存在而已。果园里的房子从修起的那天起,就没有怎么住过人,好歹也是用青瓦盖成的,收拾一下,比毛仕苟他们那几间茅草房好得不是一星半点。让他们两口子住在那里,实际上解决了毛仕苟的住房困难,对上边的人可以说是安排了专人看管苹果园,可以说是两全其美,其实真正觉得美的是唐幺鸡。

    余近岚正在用锄头铲路边的杂草,唐幺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都没有警觉得,看到他时,人已经来到了面前。这个人她见过,公社开斗争大会时,坐在主席台上的就是他。这时候跑到这荒坡里来,不是起了打猫儿心肠才怪。

    唐幺鸡对余近岚的美貌垂涎已久,本来想上前一把抱住她,没想到她警觉地把锄头横在胸前。就算自己当过兵,也算是人高马大,但在这个肩挑背磨惯了的农村女人面前,不一定能占到便宜,要是把哪里弄伤了,出去还真不好意思说。唐幺鸡立即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面孔。

    “你是余天棒的幺女,我早就认识你。我是公社的武装部长,也是苦竹湾的驻队干部。我派毛仕苟到县里训练去了,要半个月后才结束,我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

    余近岚不止一次看到毛仕苟跟在他屁股后头到处钻,也听说过他不是个啥子好东西,对他没有必要客气。

    “你回去吧,我这里没得啥子看头。”

    “好看,你长得这么乖,哪个说的没有看头。”

    “唐幺鸡,你要是不走,伤到你那里,是你该背时。”

    “你还真的忘恩负义,这房子是我给你安排的,你老汉儿是我喊他们不斗的,这阵你想打翻天印,不怕斗死你老汉儿?你真以为毛死狗有那么大的本事?”

    不是因为老汉儿,弄死都不会嫁给啥子毛死狗,想不到比毛死狗还可恶的狼还杵在这里的。

    “你想咋子?”

    “就想要你。”

    “野物,要我也要等我男人把处破了再说。”

    “我管不了那么多,今天你就是我的。”唐幺鸡没有等话说完,抱起她就往屋里冲。

    苦竹湾的驻队干部是公社的武装部长唐尧吉,时不时的就到苦竹湾里来晃一圈,好像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不知道是哪个还送给他一个麻将牌里幺鸡的绰号,只要不是当着他的面,都把他叫成“唐幺鸡”。毛仕苟找了个机会,把唐幺鸡约进了镇上的饭馆里,美美实实地喝了一顿酒。好在那家伙酒量大,自己酒量更大,喝着喝着就把唐幺鸡喝趴下了。虽然毛仕苟知道酒桌上的承诺都是废话,但酒桌上说的也有很多真话。

    唐幺鸡的老汉儿家底子不薄,可他烧大烟赌钱嫖女人,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他看上了他们附近的一个姑娘,就死皮赖脸要人家做他的老婆。那家人不干,他就跑去把那姑娘强奸了,还到处宣扬,弄得人家姑娘跳河死了。恰好遇到余天棒在那里收帐,听说了之后,还没有等县长派来抓人的警丁赶到,他就跑去把唐幺鸡的老汉儿的腿打断了不说,还把他弄成了太监。从此之后,他们家很快就到了讨口要饭的地步。怪不得要往死里整余天棒,还把自己弄成了枪手,要弄你们自己去弄,莫把我牵进去,只是帮不了余家的人,自己没得办法了。

    “那不敢。你是官,我是地富子女,骂了你还不挨斗啊。”

    “不要那么说,我也是身不由己。”

    “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你能不能看我,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们不要再那样揪斗我老汉儿了。”

    毛仕苟觉得很难,不是因为出手狠劲地打了她老汉儿,这个民兵付连长绝对不是他当。当不当那个跑腿的官倒无所谓,要去给上头指名道姓要重点斗争的地富分子求情,不要说自己的职责,自己的立场,能不给自己倒扣个什么帽子就不错了。

    看到毛仕苟那么为难,也知道他不是个什么敢作敢为的人,大概没有什么指望。余近岚干脆把头一扬,两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毛仕苟,明明白白地说:“毛仕苟,你只要把事情办好了,你今后要我做任何事情都行。”

    毛仕苟看着余近岚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还有那明显红得发烫的脸,自己再笨,也免不了心里鬼火乱冒,毕竟自己是个年轻气盛的男人,面前是自己一直以来,敢看不敢想的大姑娘,不想入非非那才怪。

    “说得好撇脱。你故意犯错误,那就是阶级立场有问题,你打算犯个啥子错?弄得好就好,弄不好还得去坐几年牢,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退也可以,今后斗余家的时候,你安排别人去,反正我不去。”

    那个姓邬的,都已经成精了,虽然没有什么文化,说出来的道理你还不得不服。估计是余天棒以往得罪了什么人,这次是专门针对他的,上边的人点名让你毛仕苟去,就是因为你跟余家是砍上坎下的邻居,余家也帮过你们家,让你出手打他,哪就说明是苦大仇深,活该挨打了。况且,跟你一起揪斗余天棒的那个人,是从上边派下来的,我们哪个都不认识。你不打别人照打不误,你不认真打,肯定要告你,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幸好你还算听话。至于后头会怎么样,我们没得哪个晓得。

    “我不过只是个跑腿的,说话做不了数。”

    “作不了数,也还是说得上话,总比我们连话都说不上的要强得多。”

    “哦吆,毛死狗,当官了,人都见不到了,你好拽哦。”

    “你又来骂我来了?”

    “这个不得行,民兵连不是你想来就来,想退就退。”

    “那我就去犯个错误,你把我开除总可以吧!”

    稀里糊涂的开了会,稀里糊涂被任命成了苦竹湾民兵连的付连长,今后不需要天天出工下地。

    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余天棒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背上的於青是没有了,可是背却明显的驼了,一直咳嗽,吐的痰里还带有血丝,人也变得苍老了许多。一家人眼睁睁地看着,心痛得不得了,可就是没有什么办法,说不定哪天又要被揪斗,那不是要被折磨死啊。

    天上哪怕只是一勾弯月,照到苦竹湾里,依然是那么清楚明亮。说起来快到夏天了,夜晚的水沟边不是凉快,而是冷,冷得让人打寒颤。余近岚一直坐在水沟边的大石头上,等那个毛仕苟回家从这里路过。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忙啥子,一天不是被派到这里,就是被派到那里,只有晚上才回到自己家的茅草房。

    他妈的,老子不明不白的叫你们装进了套子里。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也不晓得。

    对面山梁上,有人在喊:“毛仕苟,叫你明天到公社去开会。”

    第十八章祸起萧墙中

    苦竹湾民兵连的邬连长,没有读过书,但家里是那几年可以说是最好的雇农成分,从部队复员后,就一直当民兵连长。管的不只是训练民兵,反正像开斗争大会,管理这里地富反坏右的事,都是他负责。他平时不需要出工下地,全年的工分一点不少。毛仕苟在苦竹湾里找了大半天,才在山顶上的苹果园里找到他。

    “毛连长,求你想个办法,让我退出民兵连。”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