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红颜不是祸水 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秦彩花擦掉眼泪,穿好衣服站在窗前,也不看一眼还傻不痴呆的老光棍,像老师在给学生布置作业:今后我啥时候叫你来你就必须来,不然我把这事说出来,后果很严重。

    光棍儿打久了,对女人本来都有些麻木了,平时跟认识的甚至可以说关系有点好的女人说上几句话,再开几句流里流气的玩笑,那已经是可以快乐几天的事情。帮她们做点杂七杂八的活路算啥子嘛,我老光棍有的是劳力,只要你看得起,我喜欢帮忙。这阵跟秦彩花把那个事做了,安逸是安逸,怪不得那么多男人拼了命的找女人,原来女人的滋味能让人走火入魔。别人入魔是享受,我入魔可能就只有成魔鬼了。秦彩花是这苦竹湾里最漂亮最风光的女人,那些胆子再大的人,恐怕敢打她主意的人也没有几个,而且她两口子都是这里的官儿,惹到了就算不要你的命,但把你弄去坐几年牢,那是很容易的事情。管他妈的,事情做都已经做了,这辈子也叫有过女人,就是死了,做鬼也风流。

    这几天的光棍儿可能是疯了,在房顶上翻盖青瓦,本来就是脏兮兮的一身,他也不管不顾,只要兴趣一来,三下两下就从房顶上溜下来,把脏衣服一脱,在水沟边胡乱地搓洗两下,就把秦彩花往床上抱。就这么几天,白天黑夜的,到底在那床上做了好多回,他自己都数不清。

    秦彩花明明说还要过两天才散会,那个背时的宋又洛咋今晚上就回来了,要回来你早点回来,这深更半夜的回来,恰好把秦彩花跟老光棍堵在了床上。老光棍又一次被吓得滚到了地上,这次他是连从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那么在床边的地上爬着。让老光棍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的又打又闹,弄死哭活的事没有发生不说,熊有洛还默默地抱了床铺盖,到隔壁那屋去睡了。随便哪么说,老光棍也不敢再在这里睡了,连滚带爬摸着黑回了自己的那个窝。

    宋又洛再一次跪在秦彩花的面前,发誓要通改前非,永远不再背叛,为了保住现有的面子,为了两个儿子,乞求秦彩花不要去找那个老光棍作践自己。秦彩花没有要让步的意思,你去找最漂亮的,你快活自在,我去找个,你就不自在了?裤子一脱不都是么。

    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再哪么说,宋又洛都不愿意再当官了。在家里安装了一套乡村打米磨面的机器,给周围的人打米磨面,忙得脚后跟不落地,平时连门都懒得出。

    “我从来就没有弄过女人,我弄不来。”

    “笨,弄不来我教你。”秦彩花抓住老光棍的手

    平时,喊老光棍来帮家里做点事,再平常不过。这几天,宋又洛到外面去开会,秦彩花把老光棍叫过来,说是下雨天要来了,让他帮忙把房顶的瓦翻盖一下,免得今后漏雨。没有一个帮手,这活路没有个三五天,是干不完的。

    老光棍长得又黑又粗,偌大一个莽汉,劳力不错,脑袋不灵,家里条件差,四十来岁了还没有娶到婆娘,碰没有碰过女人,只有鬼晓得。天黑了,秦彩花炒了好几个菜,拿出了一瓶家里最好的酒,叫老光棍先喝着。到秦彩花上桌子的时候,老光棍已喝得有些醉了。

    “光棍儿,来,陪妹儿再喝几杯。”老光棍经常给她家里做活路,吃饭喝酒都是随意,吃饱喝足了事,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要陪哪个的话。今天这婆娘抽的是啥子疯,喊我陪她喝,那就是舍命也要陪她喝。陪是陪安逸了,就是醉得不要说走不回去了,连怎么上的床都不晓得。

    “你的妈?你的妈有这么年轻?”

    “我、我、我,我没有那个你。”

    “你说没有就没有,你把衣服都给我脱完了,还不认账?”

    “咚”,宋又洛一屁股坐到地上,冷汗水从里到外奔涌而出,把衣服都湿透了。我的妈呀,比撞到鬼还恼火。遭打散架或者是脱一层皮都是事,悄悄地把伤养好就是了,反正你的婆娘我已经偷到了。怕就怕这事弄穿了,就不只是苦竹湾的人晓得了,恐怕会传得更远,一直都以为还不错的这张脸是要不成了。还在读书的两个娃儿,因为我的臊皮事,再也抬不起头,更不要指望啥子前途了。婆娘要离婚,自己连腔都开不起。不当干部无所谓,就怕是追究起来,安个流氓再加上合伙偷盗集体林木的罪名,不弄去坐牢才怪。不敢往下想了,再想就只有在这墙上撞死。

    “你狼狈得那个样儿,还出来偷婆娘。滚!”

    这事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放他走,喊他滚他都不敢滚,要是前脚走出门,背后就给他来一枪,还不跟狗日死了一样。就算是现在放他走,枪在人家手上,苦竹湾没有哪个不认识那支枪,他随时都可能找来,到时候就不是麻烦,而是灾难。

    天已大亮了,太阳光透过窗口射到了床上,把老光棍晒醒了。一看不是睡在自家床上,身边还睡了个秦彩花,吓得一个翻滚,连人带铺盖滚到了地上。没有了铺盖,秦彩花就那么一丝不挂,赤裸裸地仰在床上。

    “哎呀,我的妈呀!”

    走出破屋,秦彩花一把抢过宋又洛手里的枪,对着他的脑袋,那张早已气得变了形的脸,看起来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肌肉拼凑在了一起,那双冒火的眼睛射出来的是凶光,平时整齐洁白的牙齿咬在一起,像要咬断眼前这个杂种的命脉。“砰”的一声,枪响了,没有打死宋又洛,那支枪,那支他哪辈子祖先给军官当副官弄回来并传下来的猎枪,被秦彩花高高地扬起来,砸在石岩上,断成了两节。她提起空枪管,像揍野猪一样把宋又洛揍了个不知东南西北。

    女人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旦惹毛了,她做的事你想都想不出来。

    刚走出那扇关不住风流的门,就看见黑黢黢的饭厅里,有一棵红亮的烟头在闪光。奇了怪了,曾经观察过好多回,姜可从县城回来,至少应该在两个时后,苦竹湾里恐怕没有比我胆子更大的,敢黑天摸地往破屋里钻,那就是撞到鬼了,鬼,肯定是撞到鬼了。宋又洛被吓惨了,跌跌撞撞地摸到墙角处,昨晚上把枪放在墙角里,这阵拿到手上,多少总能壮下胆。可是,再怎么摸也摸不到枪,战战兢兢地划燃一根火柴,还是没有找到枪。

    “莫找了,枪我帮你藏起来了。”黑暗中说话的是姜可。

    “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嘛。”

    “商量?其他事都可以,动我的女人,没得商量。”

    苦竹湾不缺漂亮的女人,秦彩花就是最漂亮的那个,嫁给宋又洛,说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都不过分。这么多年,男人一直是苦竹湾的官儿,自己也一直挂了个妇女主任的衔,两个儿子活泼可爱,看起来就是这湾里最风光的一家人,其实也真的很风光。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秦彩花不是不知道,只是顾及面子,一直隐忍,没有闹开而已。看到可怜巴巴的男人跪在地上求自己,秦彩花没有撒泼也没有哭闹,而是爽快地答应了。

    “枪,我的枪呢?”

    “要枪啊?简单,去把你的婆娘喊来,我当着你的面,就拿枪给你”。姜可说得轻松淡定,其实没有商量的余地。

    下

    怀里抱着这大城市来的女人,还没有品味够,可恶的天就要亮了。再不走,姜可回来,想走也走不了。

    确实走不了。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