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红颜不是祸水 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警不觉就到了晌午,垂头丧气,两手空空回到家里,婆娘秦彩花最多就是抱怨一句:“逑用,又一个都没有打到。”

    “今年的金鸡跟老子有仇。”

    打金鸡的时机已过,宋又洛照样摸黑上山,还是守在那破屋周围。

    姜可是学武术的,吴辛雨跟他不在一个城市,本来就不认识。大串连那年,火车停在一个不知名的站,都大半天了还不开车,车厢里不仅拥挤,还无比混乱。吴辛雨实在受不了,费了很大的劲挤下车,到站台上透一下气。到车要开走的时候,她拼尽了所有力气也没有挤上车。眼看着开走的火车,和站台上同样没有挤上车的人,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有些慌乱。她在站台上的人堆里到处寻找,希望能找到认识的人,好歹也在这陌生的地方有个伴。找是找到了,同校高年级的五六个男生,她认识,那是学校里几个有名的二流子,毕竟大家都认识,有总比没有强。路过的火车都呼啸而过,再也没有在站上停下来,想搭上路过的火车看来是没有指望了。已是深夜,火车站的候车室里虽然人不少,但差不多都歪倒在椅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吴辛雨被那几个二流子拉进了一间空屋,几个人按住她,领头的那个二流子把她强奸了,第二个脱光了衣服正要上来,被人一脚踢飞到屋角里,再也没有爬起来,还没有等人反应过来,那几个二流子已经都蜷缩在地上了,连哼都哼不出来。姜可胡乱地帮辛雨穿上衣服,拉着她跑出了站。

    姜可说那几个人有两个可能成为太监,其余的没有三五个月的调养,生活都不能自理,与其回去被报复或者去坐牢,还不如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隐居起来。

    那破屋就在山脚下,天还没有亮透,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感觉得到破屋的安静。姜可肯定也在山上打金鸡,破屋里肯定只有吴辛雨一个人,正躺在床上酣睡,那一定是一个活生生的睡美人啊。宋又洛忽然像疯子一样向破屋奔去,累得他气还没有出匀净,背上已冒出了一股凉气,幸好没有直接冲到破屋去,那姜可走到了自己的前面,提着好几只金鸡,已经在开破屋的门了,他赶紧往后退,缩进了柏树林里。

    人,一旦着了魔,那就无药可救。苦竹湾的人都知道,错过了清明节前后那几天,再想打金鸡,那就是说的空话。平时的金鸡飞得高,根本就不下地,也很少听得到金鸡鸣叫,而且机警得很,你连金鸡的影子都很难看到。只要是喜欢打猎的人,这几天除了打金鸡还是打金鸡,哪怕再辛苦也无所谓。宋又洛同样是半夜就出门上山,天亮开了之后金鸡再也没影了,那些人都急急忙忙回去赶上出早工了,他还在山上东转西转,转来转去,始终都在破屋周围绕圈圈。山上的太阳出来得早,照到破屋的炊烟,照到吴辛雨在院坝里晾衣服,举手投足是那么娴熟那么优雅,在园子里摘菜,动作是那么潇洒飘逸,恰似轻歌曼舞,在淡淡的晨雾里,无异于下凡的仙女也食人间烟火。就是想跟她说上一句话,就是想看她回眸一笑,就是想给她一个拥抱。如果自己不是苦竹湾的官,就不担心名声;如果没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就不怕影响他们的前途;如果婆娘长得有点儿丑,不怕她闹离婚,还不如干脆来个霸王硬上弓,就算那女人把自己告了,甚而至于被当场捉住了打一架,大不了挨一顿打,打得个鼻青脸肿,好多天都卧床不起,也就那么回事。倒他妈的霉哦,我只能做贼,而且偷了还千万不要让人晓得了的那号贼。

    吴辛雨睡觉的房门只是虚掩着,摸到她的床前倒一点儿没费劲,熟睡中的吴辛雨以为是姜可回来了,翻了个身又睡着了。宋又洛跟见了鱼的猫没有什么两样,三下两下就钻进了她的被窝。这婆娘该不是在等我吧,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应该是她男人刚干过了才走的,管不了那么多,先上了再说。他伸出双手,把本来侧睡的吴辛雨扳过来,饿狼似的扑了上去。

    本来酣睡的吴辛雨嘟哝了一句:“你还要来吗?”。感觉得不对头,拼命扭动身体,想摆脱压在身上的男人,毕竟女人的体力不是男人的对手,最终还是只能任由宋又洛在她的体内体外尽情搓揉。

    让宋又洛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最初本能的反抗外,接下来不仅没有抗拒,还配合他来了个接二连三,把他这么多年累积起来的欲火,灭得干干净净。两个人依偎在床上,让他知道了姜可两个人为什么来,又为什么不走。

    天上像个弯刀似的月亮,,洒到破屋的月光,本来就只是那么点意思,到了后半夜,那点意思也被山梁挡住了,这时候看那破屋,就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那本来静谧的影子里,走出了一道明亮的电筒光,那道光很快就进了柏树林,不用说,肯定是姜可到柏树林,把白天就锯好了的柏木,趁夜深人静扛到县城去卖。管他是偷也好,辛苦也罢,此时兴奋的是宋又洛,凭他这么多年摸惯了黑走惯了夜路的本能,直接就向破屋扑了过去。

    前门上了锁,他绕到后门,这房子是他在这里组织修的,要弄开后门很简单,直接把门板提起来就了事,哪知道后门被改装过,怎么提都打不开。没办法,他又绕到窗台前,乡村的木格子窗差不多是个摆设,只管通风透气,不管防贼防盗,哪晓得那龟儿子把窗子也加固了,怎么弄都弄不开,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要是把吴辛雨惊醒了,说不定更麻烦。凿墙是不可能的,一尺多厚的土墙,虽说当初是用泥巴一点一点筑起来的,过了这么多年,早已风干了,这阵比青石板还硬。进不了屋,汗水都急出来了,好不容易瞅到这么个机会,未必就这么白眉白眼地放弃了?那是不可能的。从房顶的燕子口翻进去,就算是不心从燕子口掉下去,摔出个好歹来,那也是活该。乡村修房子,在房顶转角的地方,会有一个很大的豁口,人从那豁口钻进钻出都没有障碍,一般都是不封闭的,方便在屋里筑窝的燕子飞进飞出。因为位置在房顶上,爬上房顶翻进去,也要有一根结实的绳子才能吊下去,要是绳子断了或者抓不牢,摔下去即使不死也要成重伤,贼娃子偷东西都不会去翻燕子口。看来要进这破屋,不翻燕子口就再没有路可走了,没有现成的绳子倒好办,山上有的是葛根藤,大不了多弄几根。

    中

    清明时节,本该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在这里就是冬天还没有过完,风是冬天的风,冷是冬天的冷,到山上打枪的人,都还穿着厚实的棉衣。每年清明前后的十来天时间,平时连看都不一定看得见的金鸡,会飞到低矮的树枝上,在天亮前后的半个时左右,婉转鸣叫着呼唤配偶。打猎的人提前就藏在金鸡可能出现的树丛里,只等金鸡开口叫唤,借着晨光循着叫声,尽管看不怎么清楚,只要枪响了,多半都能把金鸡打下来。金鸡身上的肉并不多,但却长得特别漂亮,一身又红又亮的羽毛,恰到好处的夹杂了一些黄绿青紫的点缀,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树枝上飞来跳去,艳丽精巧,给人看了就要兴奋的感觉。把金鸡的皮剥下来,处理过后填充些干草渣再缝合好,放在窗台上或摆在茶几上,活脱脱一只刚飞进来的金鸡,给屋里凭添无限生机。每年的这个时节,城里的人到处找这个金鸡买。

    那时候,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保护法,既容易打又能卖个好价钱,苦竹湾有枪的男人都上山去了。就在金鸡开口叫唤的同时,也是到处枪响的瞬间。就在自己守候的野苹果树上,明明飞来了一对金鸡,在树枝上一边欢叫一边跳跃,有好几次都挨在了一起,就那么两几三米远,这时候只要开枪,一枪两鸟是跑不脱的。那不是金鸡,那明明是吴辛雨,好漂亮,好欢快,在朦胧的晨光中,依然那么亮丽。枪响了,金鸡被吓得凄厉惨叫着飞走了,宋又洛把枪顺势往地上一丢,斜靠在长满苔藓的岩石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