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红颜不是祸水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背你妈的时哦,要不是那个婆娘太漂亮了,漂亮得勾魂,说齐天杵齐地也不可能让他们在破屋里住下来。这阵儿安逸了,祸惹大了,还连那个婆娘的气气都没有闻成。宋又洛是哪么想都想不过,黑夜里,自己都不知道对着哪个方向开了一枪。

    那几年的混乱,混乱得有点儿出奇。不晓得是从哪个城市来的一对年轻男女,把破屋当成了自己的家。苦竹湾的人知道这里有一家人,也只是传说是哪里派来守林场的,再有就是那个女人太漂亮了,苦竹湾那么多漂亮的女人,没有一个比得过。高挑匀称的身材,黑亮飘逸的长发,饱满圆润的鹅蛋脸,水嫩水嫩的吹弹可破,白皙红润,恰似熟透的樱桃。那双又黑又大的丹凤眼,闪动着无穷无尽的秋波,男人多看一眼,就免不了产生莫名的臊动。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衬托起坚挺的胸脯,总让人觉得那里有一对即将奔跑的兔在跃跃欲试。看惯了苦竹湾乡村女人的漂亮质朴,再去看城市女人的优雅洒脱,无异于看到了下凡的仙女。飞浪沟那望不到边的柏树才刚刚成林,还不是个什么打猎的好地方,来打猎的人不禁不觉多了很多,挨了打不好意思说的人也多了起来。

    世界上的事情说是鬼使神差,那都是假的。宋又洛是干部,在自己的地盘上白眉白眼地冒出两个大活人来,不过问是不可能的。他过问了,只是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没有问出个所以然,却给出了所以然的解释:上边派来护林的,男的叫姜可,女的叫吴辛雨。至于有没有什么麻烦,那也等有了麻烦再说,只要他们别跑了,那就是他心里最想的。

    不管怎么说,人家对他还算客气,经常一路去打猎,一起喝酒,感觉有那么一点哥们儿。只是每当离开破屋时那个垂头丧气,让宋又洛自己都觉得了无生趣。

    本来就是来历不明的两个人,稀里糊涂的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自己作为当地干部,不仅没有过问不说,也没有上报过,已经是严重的失职。看起来是在装糊涂,实际上是为他们在这里的存在打掩护,并间接地提供了方便。仅仅是挖完了山上野生的草药,或者是捉完了河沟里的鱼虾,那都无所谓。这柏树林是专门造的人工林,哪么说都是公家的,虽然说那么大的一片树林,砍了那么点也没有啥子了不起的事,要是去数树桩,肯定是一个吓得你吃不下睡不着的数字。到时候怎么处置他们先不说,追究到自己头上那就不是过错,而是犯罪了,弄不好被抓去坐牢也不一定。不去想还没有事,这一想事情就复杂了,走在软绵绵的林地上,自己那双腿也软绵绵的,想走也走不动了,他干脆仰在软绵绵的柏树林里,睡他娘一觉再说。

    山里的晚风吹来,又冷又潮湿,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宋又洛才意识到自己还在飞浪沟这荒山野岭里。平时邀约上几个打猎的伙计,整晚整晚的在荒山野岭跑来窜去,还觉得其乐无穷,这会儿的感觉是那么孤独那么凄凉那么惶恐。

    飞浪沟的破屋,本来是那些年迫于形式,建这个林场时堆放工具和杂物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树林,没有必要建个什么林场。一眼望不到头的飞浪沟,被同样望不到头的两面山坡夹在中间,似沟似河的飞浪沟,总有流不完的山水,要不是那年烧了半个多月的大火,把两边的山坡变成了焦土,还没有人注意到飞浪沟里有那么多的鱼,那么多的虾。建这个近千亩的林场,苦竹湾的人在这里栽一天树苗捞一桶鱼虾还挣一天的工分,好像没有费什么劲。只是这近千亩的柏树苗栽完的同时,这里就成了被遗忘的地方。破屋也就从那个时候起成了破屋,有人记起那里还有几间破屋,也只是那些经常上山打猎的的人来躲雨,总比找石岩壳躲雨要好得多。

    破屋飘起了炊烟,破屋就不再是破屋。

    姜可两个人在这里没有工资可领,也分不到生产队的粮食,生活就靠他在山里打猎、挖草药,平时哪怕再累再辛苦,他都舍不得让女人跟他一路去吃苦。碰到女人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那些早已在暗中瞅机会的男人偷偷摸摸地往破屋里钻,往往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姜可已不知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那男人揍了再说。渐渐地吴辛雨见了男人就躲,敢来破屋的男人也日渐稀少。这里俨然与世隔绝的孤岛。

    飞浪沟的柏树林长大成材的时候,那片山林甚至更远的山上,能挖来卖钱的药材也挖得差不多了,那一棵棵做家具的上等材料---柏树,就成了姜可的财源。趁天黑把树砍倒,再按一定的尺寸锯成做家具的材料,同样是趁天黑扛到县城的家具厂里卖掉。天亮时,苦竹湾赶早去县城的人,碰到的姜可已在回来的路上。对那些事宋又洛比哪个都清楚,本来他可以也应该去制止去追究柏树被盗伐盗卖,可他偏偏就当了回睁眼瞎,从来就没有吭一声。

    当初不管是迫于形势还是为了应付,反正当年弄的这人造柏树林,因为土层肥厚,土质湿润,没有牛羊践踏,自然而然地疯长,时间并不长,比碗口粗得多的柏树,密密麻麻,挨挨挤挤,没有办法数得清到底有多少。枝叶相互交叉重叠,形成了天然的大伞,走进林子里就见不到一点阳光,阴森森的有点恐怖,胆儿是不敢进去的。熊有洛仗着身上背了支不错的猎枪,慢悠悠地在柏树林里走来走去。看到的树桩这里一个那里一个,开始还能数得清,越往树林里边走越多,已经数不清了。那些树桩还有那些残留的树枝,从腐烂程度上就可以看出,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被砍了,陆陆续续的,到底砍了多少啊,他自己都已经吓得倒吸凉气。

    打猎的时候,他见识过姜可的动作有多敏捷,也见识过他的力气有多大,更听说过有哪些人挨了他的打,看那架势,他一个人打五六个人都不成问题。每到两个人喝酒的时候,吴辛雨就坐在他面前,想多看几眼又不敢多看,不敢多看又忍不住要看,更担心稍不注意惹到了姜可,他翻脸不认人,自己也成了挨打的人。挨顿打还是事,就怕今后再也没有机会那么近地看到吴辛雨这个妖精了,更不要说其他的了。哪怕姜可劝酒劝得再热情,他从来就不敢多喝。哪怕是不情愿,只要走出那破屋,就是一副失魂落魄的酸样。老子在这湾里睡了那么多的婆娘,没有睡成吴辛雨,就等于是一个婆娘都没有睡到。

    老子就不信逮不到机会。

    年轻时的宋又洛是一表人才,念完高从十六岁当会计起,就一直在这苦竹湾里当干部,一直的土皇帝,也有一个人见人爱的漂亮老婆。可这土皇帝从别的女人肚皮上栽了下来,所以除了在非叫他宋书记不可的时候,都把他叫做“风流货”。

    说起来是农村的,一直当干部,却没有真正的种过庄稼。从生产队队长到大队长变成村长,再到村书记,给婆娘说声要下队去,没有人弄的清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十天半个月不回家那是常事。

    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开始,出门总喜欢带上他的猎枪,听说那猎枪是他的哪辈子先人,给个啥子军官当付官时,那军官被打死了,他拉上军官的九姨太逃命时顺带着扛回来的,是个好东西。成天在苦竹湾里这家那户的逛,遇上看得顺眼的女人一个人在家,弄上床是常事,到底睡了好多个女人,他自己都没有数。他总觉得自己有那运气,没有被讲过“对付”。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混在女权世界当小白脸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帝仙尊叶辰一指成仙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葫芦天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